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九章 直下天水
  酒王接过丹药,甚是感动。又觉得无以为报,便将身上的天王令牌拿出来交给胡善祥,说道:“为兄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给你,这是我们拜火教的天王令牌,总共有四块,分别由我们四位天王掌管。凡是持此令牌者便是我教的贵宾,但凡有所求本教四殿十二旗的弟子都会听从调遣。”
  往常给胡善祥东西的只有她的师父,胡善祥从来也没有多问过,所以,她直接接过令牌就往兜里放了。酒王见状,心里不禁地一阵摇头,暗自想着以义妹现在的武功,恐怕已经能够和三木道长这样的人物打成平手了,哪里还会需要令牌的帮助。不过,义妹的这种性子,实在不是很适合行走江湖。
  此时,夕阳西下,落霞满天,正是飞鸟归巢的时候,清风徐徐,大路两侧的山泉似乎在催促着行人投栈住店,着急地击石飞鸣。酒囊天王心里计算一下时间便说道:“义妹,我们已经出了兰州城四十里地,离榆中县城尚有六十里地,天色将晚,就算我们赶到榆中县城大概还要两个时辰,那时候,城门已经关闭,看来今晚我们露宿山野了,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习惯,义兄你呢?”胡善祥反问道。
  “义兄上次被知音楼的杀手打成重伤,躲在五泉山的山洞里,整整疗伤了三年,现在离开了,只怕住到城里反而不舒服了!哈哈……”酒王说到这里,又提议道:“不如我们再赶一个时辰的路,便找个地方歇息,明早天亮了,我们只要再赶一个时辰的路,就到榆中县城,估计那时候,城门还没有打开呢,如何?”
  胡善祥道:“也好!”
  酒王道:“到时候,义兄打点野味,也让你尝尝义兄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练就的手艺。”
  ……
  一个时辰之后,在山中的一个水潭旁边,酒王正在忙碌着。他正给一只打来的山鸡拔毛开肚洗干净,鸡毛、鸡头、鸡脖子、鸡内脏以及鸡爪子被他丢在身后的石块上。接着又将洗干净的荷叶,用鸡肚子里掏出来的脂肪块,在上面涂擦上一层油来,弄好之后便将荷叶平铺在大石块之上,再次把山鸡拿起来,用竹签在表面扎出一些口子来,然后用随身携带的辣椒盐涂到了山鸡的身子上,便用之前的荷叶将山鸡包起来,并用绳子绑好,提在手里,向坐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的胡善祥望去,不由地被眼前的图景给惊得怔了一下,等到回过神来后,才慢慢地走了过去。
  此时的胡善祥正坐在一个一尺左右深、四边也大致一尺大小的火坑旁的石墩上看着火。她已经除下了斗笠,左手横在双膝之上,右手托着下巴,仿佛在思念着远方的心上人,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迷人。月亮仿佛也因为看到了她的容颜,顿时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小男孩,躲到了水潭之中,任由夜风如何摇荡,依旧抓着潭底的石块,不肯起来。火苗也在欢腾,噼里啪啦地叫唤着,似乎是在她圣洁的光辉的反照之下,变成了婴儿,兴奋地蹬着小脚丫,一次一次地伸手索抱……。
  听到酒王走来的脚步声,她抬起了头,从思绪中走了出来。而此时酒王正一边拎着用荷叶包好的山鸡,一边兴致勃勃地说道:“再有半个时辰,我们就有叫花鸡吃了。”说完便来到了火炕的傍边,在胡善祥的对面蹲了下来,将手中的鸡放到了傍边和好的泥土上,又用手挖起泥土将整个鸡封了起来。接着又将火炕里烧着的柴火都拿了出来,不过却在坑里留下了两层的火炭,便将泥土封好了的荷包鸡放进坑里,又将烧着的火柴放在鸡上面,把外层的泥土烤硬,然后,撤走火柴,并把火柴上烧出来的火炭也一起敲到坑里,再盖上土。而后酒王又到水潭去洗手才返回来,和胡善祥一起等待起炕吃鸡。
  在等待的过程中,酒王便给胡善祥讲其自己行走江湖的一些趣事,时不时地也逗得胡善祥展颜微微一笑,插上几句嘴。等到吃叫花鸡的时候,胡善祥觉得味道不错,又向酒王问起了叫花鸡的作法,酒王一一讲解,把一顿夜宵吃得也是十分的尽兴。其后见夜色已深,加上明天天亮又要赶路,便相互道了晚安,各自找地方睡下了,一夜无话!
  第二日早上醒来,两人就在水潭边漱口洗脸,便又开始赶路了。用了一个时辰,便来到了榆中县城的城门口,不过城门正如酒王昨天所说的,尚未打开。两人只得静等一炷香左右的时间,才见城门打开,随后便进程用了早饭。
  就在酒王和胡善祥出现在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有拜火教的弟子发现了他们的行踪。所以当他们在路边的小摊上还没有吃完早饭,便有拜火教安排在此地负责打探消息的头头找了过来。来人一见是教中的酒囊天王,立马快步向前,双手抱拳行礼道:“属下迦楼罗殿飞鹰堂副堂主耿忠拜见酒王。”
  待到自称“耿忠”的来人说完,酒王才放下手中的碗筷,转身对着来人说道:“耿副堂主,无须多礼。本座和你也是见过多次了,本该和你叙旧谊,但是此刻本座和本座的义妹急着赶去天水,所以只能下回再说。你现在先去给本座牵两匹快马来,本座要用。”
  “属下领命。”耿忠说完便立即退下,不多时便和他的手下牵来了两匹马。
  酒王接过缰绳,分了胡善祥一匹,又和耿忠说道:“谢谢了,耿副堂主,咱们后会有期。”便骑上了马,和胡善祥绝尘而去。
  当天两人经过四个多时辰的奔波,终于赶在了天水城城门关闭之前到达了拜火教在天水城内设立的分堂。又因为胡善祥不愿意与他人有过多的接触,酒王便先让天水分堂的堂主聂进给胡善祥安排了房间、沐浴的热水以及晚饭。
  待到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酒王便与聂进来到聂进为自己准备的房间。此时聂进也已经让下面的人在房间里安排了酒菜。聂进在拜火教里的地位虽然低于酒王,但是两人向来相交莫逆,没有外人的时候,相处比较随意,况且酒王失踪了三年,他也是担心了三年。如今见到酒王归来,不仅高兴不已,且有许多疑问要问酒王,所以便让下面的人备下了酒菜,为酒王接风洗尘,打算今晚聊个通宵,一叙阔别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