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十七章 火烧春花楼(上)
  且说瞿三三人离开了云来客栈之后,便往三人平日里隐匿的住所赶回去。待到回到住所,便听到泰安长拳马志骂道:“这些知音楼的苍蝇真是阴魂不散,走到那里,就跟到那里,改天惹火了马爷,看马爷不拍死他们!”说完直接坐到了椅子上,提起了茶壶,自己灌了自己一口,也不管瞿三和楚良嫌弃的眼光。
  此时,只见楚良说道:“堂主,你看琴王是否已经暴露了?”
  瞿三道:“你知道刚才知音楼的人是如何跟上我们的吗?”
  马志不知道瞿三为何由此一问,便反问道:“是如何跟上我们的?”
  瞿三道:“这些人估计早就在琴王的房外监视琴王了。看到我们和琴王接触,才跟过来的。他们的目标应该是琴王,但是估计还不知道琴王的真实身份。”
  “不对啊!以琴王的能力,不可能一进入洛阳城便会被知音楼的人发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楚良大惑不解。
  瞿三道:“如果是琴王故意的呢?”
  “故意的?不可能吧!”楚良和马志齐声反问道。
  瞿三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两位还记不记得,我们留在云来客栈的密探当时是如何向我们报告的吗?”
  马志抢先答道:“我记得当时密探说是有云来客栈来了一位身穿白衣、头戴斗笠的女人和一位身著黑衣打扮的大汉,他们摆出了琴王和我们约好的暗号,约我们去见面的。”
  瞿三道:“密探说的女人和大汉,便是琴王和她身边的跟班。可是琴王为什么会打扮得如此引人注意呢?”
  马志道:“对啊,如果琴王是要避开知音楼的耳目的话,不应该是这般打扮呀!”
  “所以,我认为琴王的打扮是故意为之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起知音楼的注意,而且是为了将知音楼的高手吸引出来,好一举歼灭。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种身穿白衣。头戴斗笠的究竟是哪位武林高手特有的装束,而这位武林高手又是因为什么而让知音楼一定会对她进行截杀呢?”瞿堂主不仅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楚良和马志一时也想不出来究竟是谁,便也沉默了起来。瞿堂主见自己把他们两人带偏了,便赶紧说道:“无论这位高手是谁,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行动无疑是琴王的主动出击,以琴王平日里缜密的心思,绝对是把最糟糕的情况也考虑进去了,并且也会作了预防的,所以我们只要按照琴王的安排行事就是了!只是不知道这火该如何放才好呢?”
  “也是。不如我们待会乔装打扮之后,装作互不认识去春花楼喝花酒。到时候,就让老鸨把我们分别安排在三个不同的方位,只要戌时一到,便同时放火,让春花楼的人想救火都救不过来,堂主以为如何?”这是楚良接到琴王安排的任务的时候,就开始思索的行动方案,如今见瞿堂主问起,便直接说了出来。
  瞿堂主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马志一听瞿堂主同意了楚良副堂主的提议,便拍手故作兴奋,催促道:“兄弟们,既然决定了,那还等什么,咱们快点吧!提到去春花楼和花酒,哥们的身体里就有一种莫名的躁动。这半年来一直听说春花楼的姑娘们是如何的美妙,但是因为害怕暴露身份,哥们都是不敢去过一趟。听说现在的头牌是用一千颗百年珍珠从扬州的丽春院挖过来的苏姗苏大家,其舞技可以称得上是当今天下第一。被那些文人墨客吹捧成大明朝的公孙大娘了。可是你说,这些个文人墨客,把人家苏大家比作谁都好,偏偏要把人家一位妙龄的女子比作一位大娘,真是没天理啊!”
  楚良嫌弃地道:“去你的!你一个抡拳头的武夫,读过几行书,还说起人家文人墨客来了。那公孙大娘是指唐开元盛世时的第一舞者,大诗人杜甫曾经为她写过一首非常著名的诗,叫作《剑器行》。人家还是小娘子的时候便已经名满天下了,只是因为姓‘公孙’,加上是在自己的姐妹当中排行老大,大家便称之为‘公孙大娘’而已!人家的‘大娘’,可不是指和你妈一样的岁数,有点文化好不好?”
  “谁知道咧,一个名字,既有公公,又有孙子,还要有大娘在里面,我不认为是指一家子人就已经很好了,那还会以为她是年轻的。只是可惜了我们的苏大家啊!”马志不屑地说道。
  “楚大才子都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不知道我们的马副堂主还替人家苏大家觉得可惜,究竟为的是哪般呀?”瞿堂主打趣地问道。
  “你想啊,苏大家在扬州的事,我们暂且不算,单就她这半年来在洛阳来说,拒绝了多少的王孙公子、武林豪杰和富商才子,却每晚都要在亥时三刻在春花楼展示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舞技,这是为什么呢?这其中的原因,你们有没有想过?”马志故作神秘地问道。
  瞿三和楚良对视了一下,齐声说道:“我们还真没有想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不是因为马爷我一直没有去找她,而她又要为我守身如玉吗!她也知道我的难处,所以才挑亥时三刻来表演的,只因为这个时间点或许还能有一丝的可能等到我。奈何我马爷心中只有神教的大业,哪怕只是一个小女子也装不下了。事到如今,我俩此生已是注定无缘,只能道一声美人情重,小生谢过了!罢了!罢了!今晚且送她一把大火,从此免她深夜辗转呀!”马志煞有其事地说道。
  “真是恬不知耻,大言不惭!我看你的脸皮都得赶得上东门的城墙那么厚了!”瞿三和楚良似乎被气得受伤了似的,齐声骂道。骂完便又捧腹大笑了起来,之前紧张的情绪,也随之缓解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