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十八章 火烧春花楼(下)
  洛阳本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发源地和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古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隋唐大运河的中心枢纽。单就其交通便利来说,洛阳更是晋商南下,徽商北上,陕商东进的必进要地。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扩大原金国所修的河南府的规模,重修了洛阳城,其经济民生等方面都获得了高速的发展,如今其繁华程度直逼京师。其中濒临洛河的南关,得利于洛水的便利,又是山陕地区通往豫东官道的所经之处,洛阳城里较大的商铺大多数都集中到了这里,使得南关成为了洛阳城里最繁华的商业区。而春花楼便是建在洛水流经南关时的一个浅滩上。春花楼前正是南关商业区的主干道——长乐街,每日商旅往来,络绎不绝,热闹非常。
  酉时过后的春花楼,华灯初上,楼里各位姑娘的宝奁一个接着一个被打开,丫鬟穿梭不停,侍候自家的小姐梳妆打扮。四处飘香,沟水涨腻,老鸨来回巡视,龟奴抹桌擦凳,原本静悄悄的春花楼,一下子就冒出了半楼的人来,有叫喊的、有跑上跑下的、有临窗叹息的……,很是突兀,却又有条不紊。
  不多时,春花楼前刚刚消失了的车水马龙又再次出现。而春花楼里,已是灯火通明,姑娘们笑脸盛开,无论碰到了那个客人,先用手帕挑逗你一番。如你是她的老相识,则要挽着你的胳膊,蹭你一段路。总之,为了你身上的银两,怎么也要先给你一点甜头的。
  瞿三等人按照刚刚商议出来的计划,也是早早来到了春花楼。三人各自要了一个房间,并叫了姑娘坐陪。来之前,瞿三再次以堂主的身份提醒楚良和马志二人,今晚不仅要在春花楼放火,还要办别的事,到时候可能免不了要和人交手,所以,务必要保存体力,姑娘上来之后,可以听歌唱曲,切不可开弓上马,以免耽误琴王的大事。两人当时也是信誓旦旦地答应了。楚良还好,可是马志一到房里,看到上来的姑娘,二七年华,面容姣好,身段妖娆,又温言软语,百般体贴,那里还顾得了许多,便直接成就了好事。只是马志百日蓄洪,一朝宣泄,虽然也是气势磅礴,但到底也免不了英雄气短,只得在通身舒畅之后,来一个狗尾续貂,学人家儿女情长了。不过终究还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一番纠缠之后,马志只得将佳人赶出了房间,也不管外面多么的喧闹,回到床上,独自闭目养精蓄锐起来。
  大概两柱香之后,马志突然张开了眼睛,走下床去,来到门口,打开了房门,走到往外面看了看。此时,瞿三和楚良也是向他看来,三人暗地里点了点头,便又回到房间,关紧了房门,而后一边拿起了油灯,一边来到了床前。先是用油灯点着了锦被和枕头,等到床也跟着烧了起来之后,又将枕头和锦被扔到其它木制的家具之上,随后离开房间,并把门关好。
  三人完成了这一套作法之后,就重新会合到了一起,接着又装作报信,敲开了其它客人的房门,告诉他们春花楼走水了,让他们赶紧逃命,并且趁着这些人慌乱之际,又将他们房里的锦被等物也都点燃了。反复几次之后,大火便已成势,三人也在窑姐们的尖叫声中,随着其它恩客一起撤离了春花楼。
  此时的春花楼已是人仰马翻,混乱无比。到处都是你推我挤,想要尽快逃生。那些来春花楼寻欢作乐的客人还好,逃命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麻烦,最多是再提一下裤子,就可以往外赶了。但是,在春花楼卖艺卖身的姑娘等人,便可怜到了家了。他们苦苦积攒下来的身家,还放在这春花楼里,如果不赶紧取走,必将被这场大火给烧毁,而后半生只怕将没了依托。所以,逃命之前,这些人大多数都返回了自己的住处,去拿自己的积蓄。不过,悲剧也随之发生了,这些返回去取积蓄的苦命人,有不少也葬身了火海。这些葬身火海的苦命人,或者发出呼救,或者发出哭叫,或者发出狂笑……。
  也许对他们来说,春花楼的这一场大火还比不上春花楼这个火炕大;这一次或许便是解脱!
  坐镇春花楼的知音楼洛阳分舵的副舵主娄红莺,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场针对春花楼的阴谋。而在火势已成的情况下,想要扑灭,已是不可能了。她要作的不是减少损失,而是找出纵火的凶手。所以,她立即带人围在了春花楼的外围,监视起所有撤离春花楼的人,只要发现可疑的目标,便立即拿下。然而,瞿三三人已经离开多时,娄红莺的监视注定将会徒劳无功。不仅如此,因为她的这一举动,几乎把知音楼隐藏在春花楼的高手都暴露了,从而也造成了这些高手即将灭亡的厄运。
  这些高手大多是亡命之徒,又以男性居多,原先几乎都是四海为家的人。对他们来说,加入或者依附知音楼之后,被派到春花楼这么个烟花之地来做事,也算是变相地拥有了一个温柔乡以为家了。加上与春花楼的姑娘接触多了,许多也免不了会有一两个姘头。知音楼对于这种事虽然不是乐见其成,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这些人更是卖命。如今春花楼被烧,对于他们来说,便又是使他们丢掉了家似的,一个个悲愤莫名。既担心自己的姘头葬身火海,又忧虑自己日后的生活不再安逸。
  他们之中也不乏脾气暴躁之人,看着春花楼中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他们的心头之火,也怒不可遏!开始骂道:“妈的,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我们知音楼作对!让我找出他来,看我不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总之,各种狠话、脏话都从他们的口中喷射而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