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二十三章 重设分堂
  看着鬼剑楼主逃之夭夭,而无法追踪,洪教主只得将满腔的怒火撒向被鬼剑楼主抛弃的那五位杀手。
  这五位杀手中的任何一人的武功都不弱于之前的娄红莺。
  自从琴王和他们交上手之后,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反而一直处于下风。
  要不是之前这五人中已有两人受过伤,她估计早就支撑不了;而如果琴王的武功还停留在三个之前的状态的话,此时必然已是被打成重伤了。
  随着洪教主的加入,琴王的压力顿时消失。
  而那五位杀手虽然都想逃命,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无一幸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被洪教主和琴王联手一一击毙。
  总的来说,洪教主的目标基本上都实现了。
  估计今天过后,知音楼在洛阳的势力还没有覆灭的,也会赶紧撤离洛阳,避免遭受拜火教的进一步的打击。
  唯一遗憾的是让鬼剑楼主趁机逃走了。
  至于鬼剑楼主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春花楼被烧成灰烬,原先隶属春花楼的高手几乎被歼灭,连鬼剑楼主联络过来参与截杀“雪山圣母”的四位高手,也一起被打死了。
  而且知音楼在洛阳的分舵也将被铲除,知音楼的势力经此一战之后,将折损三分之一。
  最糟糕的是鬼剑楼主的身份就算没有暴露,至少已经被洪傲教主给盯上了。
  往后知音楼的行动,必须更加隐秘,否则一旦被拜火教盯上,将遭受全面的打击。而鬼剑楼主将被迫在往后的一段极长时间里,龟缩不出。
  否则极有可能会被洪傲教主找到机会向整个武林公布其真正的身份,这是鬼剑楼主不能冒的一个风险。
  如果说,知音楼虽然遭此一劫,但是知音楼还有人受益的话,这个人肯定就是剑奴。
  在整个大战的过程之中,剑奴一直站在不远处,通过观察琴王施展饮冰剑法的那三式剑招,剑奴不仅明白了其所修炼的饮冰剑法的剑招的威力之所以比不上琴王所使出的威力,以及他之所以一直无法练成饮冰剑法的最后两招——“万里雪飘”和“千里冰封”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出现在运气法门之上。
  此处暂且不去说剑奴日后因此而取得的突破,单说洪教主和琴王杀光知音楼的杀手之后,又连夜干了什么。
  且说洪教主和琴王杀光知音楼的杀手之后,立即赶回云来客栈,找到瞿三等人,把大战的经过和他们简单地提了一下,便让瞿三和楚良去把他们半年来发展的教众赶紧召集起来,尽快带到城南的李府——知音楼洛阳分舵的所在之地。
  而洪教主和琴王则是由马志领路,先行赶去城南李府,以防知音楼洛阳分舵的人提前撤离。三人赶到了李府之后,杀了几个死忠于知音楼的小头目之后,便完全地接收了知音楼洛阳分舵。
  而过不了多久,瞿三和楚良也带来了一些人手,随之便开始了对知音楼洛阳分舵的全面接管工作。
  之后,由于担心鬼剑楼主躲在暗处,伺机杀出,洪教主便在李府歇息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然后才让马志又带他赶去城外的绿柳山庄。
  只是当他们赶到绿柳山庄的时候,绿柳山庄已经人去楼空。
  原来剑奴看到鬼剑楼主因为不敌洪教主,带伤而逃之后,便想到了对方之中既然有拜火教的教主,那么,极有可能会像对待春花楼一样,也把城南的李府和城外绿柳山庄给连夜捣毁。
  而鬼剑楼主的唯一弟子——詹苗,此时正在绿柳山庄,所以剑奴在洪教主离开之后,便第一时间赶向绿柳山庄,想要通知大家尽快转移。
  而当他赶到绿柳山庄的时候,他也见到了逃回来的鬼剑楼主正在下令,让山庄的人撤离。
  由于绿柳山庄有密道,鬼剑楼主也不怕和洪教主遇上,所以他带着戴升和剑奴,等到其他人都撤离了之后,才悄悄地从密道离开了绿柳山庄。
  因此,当洪教主和马志赶到绿柳山庄的时候,便只能面对一座空荡荡的庄园了。
  虽然接收的是一座空园子,但洪教主也不生气,因为这一切都是意料中的事,毕竟从鬼剑楼主逃后,到现在,都将近两个时辰了,足够鬼剑楼主组织绿柳山庄的人撤离了。
  不过,洪教主也不想空手而归,所以他便让马志放了一把火,把整个绿柳山庄给烧了,随后才和马志一起赶回城南李府。
  本来洪教主之后会在洛阳重开一个分堂,单就建筑规模来说的话,绿柳山庄也够气派,是一个上上之选。
  只是绿柳山庄毕竟是知音楼的一个巢穴,知音楼的人对于这里的地形肯定是十分了解的。
  加上可能还有密道机关之类的东西存在,所以一旦把这里改成拜火教的洛阳分堂的话,那么,将来洛阳分堂对于知音楼来说,无疑是一个被脱光了衣服的少女,毫无秘密可言!
  所以,在马志叹了一声惋惜之后,“绿柳”就在烈火的欢呼声中,踏上了寻找“春花”之路。只是:
  黎庶向来少居处,江湖何必多焦土。
  天生绿柳许无情,莫与春花来又去!
  话说洪教主赶去城外绿柳山庄之后,琴王和瞿三便在大厅里一边安排手下清点李府里的财物,并装箱,以便天亮之后搬运,一边牵挂着洪教主的安危。
  虽然以洪教主的武功,绝对是没有人能伤的了他的,可是世上比武功更厉害的毕竟还是阴谋诡计。
  谁又能确保城外的绿柳山庄不是龙潭虎穴呢!
  不过,此时看到洪教主平安回来,两人的心头大石也就落地了,便赶紧上前参拜。
  洪教主在主座上坐好之后,便向瞿三问道:
  “瞿堂主,洛阳西门外的山庄建得如何了?”
  瞿三见洪教主询问,赶紧答道:
  “启禀教主,自去年九月份,琴王传令让我们在西门外选址暗中建立分堂是时算起,至今已有六个多月。
  在这六个多月了,我们已经按照图纸的要求,把地面上的房屋都建好了。
  只是担心被知音楼发现,所以内部的密道和机关等都不敢动工,以防泄密。
  如果不考虑人手配备方面尚有不足的因素,现在便可以成立分堂。”
  洪教主听完瞿三的回报之后,高兴地说道:
  “很好!密道和机关等方面的事情,等我们分堂建立起来后,再由我们神教自己的人来修建,那样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到时候,本座会从总坛调派一些能工巧匠过来,你不用担心。至于其他方面的人手,明天琴王你就从迦楼罗殿再调派一些人过来补充完整即可。
  天亮之后,你们三位堂主要赶紧安排人手和车辆马匹将李府的一切财物运到我们的分堂。
  等到把李府搬运空了之后,再让人找一找有没有暗室机关,一旦发现立即捣毁。”
  待到洪教主说完之后,琴王等四人立即答道:“是,教主。”
  原来洪教主把控制不住火势,以致于殃及附近的人家,便没有下令将李府烧掉。
  交待了一切安排之后,洪教主和琴王便来到了瞿三提前为他们收拾好的房间休息,毕竟几场奔袭下来,也是够累的。
  接下来的几天当中,拜火教众人便轰轰烈烈地开始操办其洛阳分堂的事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