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二十四章 觐见道衍和尚
  且说那日清晨,聂进将胡善祥送到了碧峰寺的山门之前,便和胡善祥告别,赶往洛阳和洪教主等人汇合去了。胡善祥站在山门之前,简单地看了一下四周,只见山门前竖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谢绝入内”四个字,她也不以为意,直接往寺院里走去。
  原来今年元宵节之后,道衍大师就从东宫里般了出来,在碧峰寺挂单住下。随之碧峰寺的非幻主持就接到成祖皇帝的密旨,让他不要让人打扰道衍大师的清修。非幻主持和道衍大师商量后,便在山门前竖起了那块“谢绝入内”的木牌,表示谢绝一切访客,不过其它一切如常,山门依旧定时打开。
  碧峰寺最早的前身乃是“瑞相寺”,始建于三国东吴时期,历经沧桑,到了元代则更名为铁索寺,然而到了元末又再次毁于战火。直到太祖洪武五年,金碧峰禅师向太祖提出在铁索寺的原址上重建寺庙,得到批准后,才由工部侍郎黄谦主持重建,建成后就以金碧峰禅师的名字命名此寺“碧峰寺”,并让金碧峰居住在寺内。金碧峰禅师乃是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高僧,在南京有很多人跟随他学习佛法,而道衍和尚便是得到他的真传的弟子之一,被他认为“当为太平光头宰相”。由于这段渊源,道衍和尚在南京之时,一般都在碧峰寺挂单。
  此时,宝刹的广场之上,正有一个小沙弥在打扫大道,见胡善祥不顾木牌上的告示,就直接闯进寺里来,便赶紧放下手中的扫把,上前双手合十说道:“女施主,请恕本寺暂不接待访客,不知道你来此有何要事,能否告知小僧,小僧好向主持请示,是否允许女施主进殿?”
  胡善祥见小沙弥和气,便也停下了莲步,轻声说道:“请小师父代为向主持禀报,小女子胡善祥,又名胡雪梅,应道衍和尚之约,前来拜访道,希望贵寺能予方便。”
  虽然胡善祥已经说了是应邀而来,但是小沙弥还是认真地说道:“女施主,暂且再次稍待片刻,小僧这便向主持禀告。”
  “多谢小师父,小女子就在此处静候佳音。”胡善祥略表了一下谢意。
  待到小沙弥转身向大殿里走去之后,胡善祥便在原地四下看了一下。胡善祥自三岁起,每年都要和雪山圣母在五泉山嘛尼庵住上半年以上,所以对佛门之事也是甚是了解。只见当面就是一座宏伟的大殿,大殿的匾额上写着“天王殿”三个字,每个字的笔画都苍劲有力,定是出自名家之手。天王殿东侧往前则是钟楼,西侧则是鼓楼,加上背后的山门,碧峰寺的前半部分的布局相当严谨,犹如一个大型的四合院。
  正当胡善祥端详着鼓楼后面的翠竹的时候,便见听到一声佛号从天王殿的方向传来,胡善祥只得转身恭候起那道佛号的僧人来。只见那僧人身后跟着两个小和尚,其中一个便是刚才扫地的小沙弥,向着胡善祥走来,到了胡善祥的面前,便行了个佛礼,恭声说道:“阿弥陀佛,姑娘可是雪山圣女胡雪梅施主?”
  胡善祥一边弓身还礼,一边说道:“小女子正是胡雪梅,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非幻和尚道:“贫僧法号非幻,忝为碧峰寺主持,特奉道衍师叔法旨,前来为圣女带路。圣女请!”说完就往身后的天王殿作了个有请的手势。
  胡善祥也双手合十行礼,并说道:“有劳大师了!”
  两人便一起向天王殿里走去,身后则跟着那两个小沙弥,非幻和尚一边走,一边给胡善祥解释道:“此殿乃是本寺的天王殿,众僧正在诵经作早课。天王殿后面则是正佛殿。待会由东侧出了天王殿,经迦蓝殿,过了正佛殿,便是华严楼,道衍师叔就在楼中恭候圣女。”
  不多时,胡善祥和非幻和尚他们便来到了华严楼所在的小院。此时道衍和尚已经在楼前的台阶上恭候着了。原来非幻和尚之前接到小沙弥的禀报,便知道道衍和尚要等的人已经来了,便让身边的小沙弥先去禀报道衍和尚,自己则是亲自去迎胡善祥,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胡善祥和非幻和尚见道衍和尚出来楼前相迎,两人赶紧上前,只见非幻和尚先说道:“启禀师叔,师侄已经将圣女带来。”道衍和尚道:“辛苦主持了。”非幻说了一句“师侄不辛苦”之后,便上前站到了道衍和尚的右边下首。等到非幻主持给道衍和尚行礼完后,胡善祥立即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弓着身子说道:“弟子胡雪梅拜见师伯。”
  道衍和尚见到当年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心里非常高兴,哈哈大笑道:“雪梅师侄,无需多礼,且随师伯到禅房里来。”说完便先向楼中走去,胡善祥赶紧拾阶而上,跟在身后。等到道衍和尚和胡善祥都进了禅房之后,非幻主持就将房门带上,自己则站立在门外守护,不让他人靠近,而那两名小沙弥也让他给打发到了院门口去站岗了。
  禅房之内,道衍和尚已经坐在了蒲团之上,而胡善祥则乖巧地站立在下首。只见道衍和尚欣慰地说道:“记得七年前,师伯和你瞻基师兄到五泉山拜会你师父的时候,梅儿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如今一眨眼的功夫,已是个大姑娘了。不知道梅儿有没有回本家去看过?”
  胡善祥见道衍和尚还是像小的时候那样称呼她,不由地倍感亲切,不过,心里又突然地想起了朱瞻基来,纠结着朱瞻基现在见了是否也像小时候一样称呼她为梅儿,出现了片刻的走神。道衍和尚见状,以为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一边提醒,一边继续问道:“梅儿,梅儿,是否家里出了事?”
  胡善祥听到道衍和尚的呼叫,才回过神来,脸上顿时地浮起了红晕,赶紧答道:“梅儿自三岁起就跟在师父的身边,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下山前师父才告诉梅儿,梅儿的父亲是谁。然而,人海茫茫,梅儿也一时也不知道父亲人在何处,至今尚未寻找。”
  听到胡善祥说不知道如何找自己的父亲,未免她伤感,道衍和尚便赶紧说道:“三年前,你师父曾在信里和老衲提起你的父亲是锦衣卫百户胡荣。老衲随后便让太子派人帮你查一查,相信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亲人了。”
  胡善祥道:“多谢师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