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三十章 陌生的重逢
  道衍和尚见永乐皇帝至今尚且对他当年不肯还俗的事情还倍感遗憾,只得笑道:
  “当年臣下确实是为情所困,才剃度出家,可是多年修行之后,虽然不能作到将七情六欲尽数斩断,但是对于儿女情长却是早就看开了。
  便是太祖立朝之初,臣下的表妹就已经找过臣下,让臣下还俗,且那时候,臣下的年纪还没有到四十岁,尚属壮年,臣下尚且不愿重涉红尘。
  所以,陛下问鼎之后,臣下已是耳顺之年,更不会学人家偎红倚翠,蓄发还俗了。
  只是这样却辜负了陛下的一片美意,还望陛下能够谅解。”
  永乐皇帝感慨地说道:
  “算了,本想再说点从头来过,你我会如何的话,可你我都没有几年好活的人了,便不去聊那些伤感的往事了。
  只是,反过来想一想,不聊这些伤感的往事,还真令人窒息要死!
  先不说你我到了这般的位置会如何地寂寞孤独!单就你我这般的经历,也只有你的往事朕才愿意听,而其他人的往事朕哪里还提得起兴趣听,而朕的往事也只有你能听得下了。
  算了,少师还有佛经相伴,朕哪里还有什么开解的筏子!
  除了你我的这点可怜的往事,便剩下那疆场厮杀了。
  算了,我们还是一起去看看瞻基吧!”
  说完便站了起来,向朱瞻基的房间走去,整个人很是伤感。
  自始至终,太子朱高炽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只是很透明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且说太子妃张氏带着胡善祥离开春和殿,向朱瞻基的房间走去,在路上便开始聊起了天来。只见太子妃好奇地问道:
  “祥儿称瞻基为师兄,莫非你们之前有过见面?”
  胡善祥道:“七年前,道衍师伯曾经带着瞻基师兄来五泉山拜会我的师父。但是那次拜会之后,我们便没有再见到过。”
  太子妃道:“我记起来了,七年前,道衍师父确实曾经从我们身边把瞻基带走过一段日子。
  当时道衍师父说是要带瞻基去江湖上历练一下,顺便去拜访一下自己的老朋友,原来指的就是令师。
  不过,我似乎记得他回来之后,曾经和我提到过一个小女孩,好像叫梅儿的……,不知道你认识吗?”
  听到太子妃说朱瞻基曾经和太子妃提到过自己,胡善祥心里涌起了一种甜蜜的感觉,虽然不是很浓烈,只是一丝丝的,但是也让她感到了久违的幸福。她低着头,羞涩地说道:
  “在山上的时候,师父另外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胡雪梅,所以瞻基师兄当时就和师父一样叫我为梅儿。”
  太子妃恍然大悟道:
  “原来你便是瞻基口中所说的梅儿,当时他还和我说了许多关于你们的好玩的事情,好像有捉鱼、练剑、看萤火虫等等。
  不过,我现在不仅记不起他当时所说的话,连他当时的样子也都没有印象了,不知道祥儿你还记得瞻基七年前的样子吗?”
  胡善祥不好意思地答道:
  “瞻基师兄那时候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许多,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太子妃不由一哂道:
  “现在就要见到瞻基了。你还怕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吗?
  待会儿见着了,你便先好好地端详一下,不就清楚了吗?”
  胡善祥见太子妃拿她打趣,虽然脸上有点窘,但是心里却是多年未有的开心。
  其实,太子妃今天的心情,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先是从早上听到道衍和尚请来了高人为朱瞻基医治时的兴奋,到永乐皇帝点菜时的伤感,再到拒绝皇帝赐婚给胡善祥时的心如刀割,最后到获得一个称心如意的儿媳后的欢喜。
  这一连串的转换,似乎让此时的她忘却了平日里的端庄稳重以及宁静祥和,反而让她为了释放,在挑逗自己未来的儿媳的路上,越走越远,毫不考虑到胡善祥平日里的那副冷若冰霜的面容。
  她抛弃了自己的平日,便不管了别人的平日,而这个所谓的“别人”却也是如此配合地抛弃了自己的平日。
  只见太孙妃张氏才和胡善祥说了一件朱瞻基小时候的趣事,又将胡善祥扯到了话题当中,极富诱导性地问道:
  “祥儿,你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虽然还能记得瞻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但是他以前的样子我还真记不起来多少了,但你刚才却说还记得许多,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胡善祥正听得入迷,也不知道对方在套她的话,便不加思索地说道:
  “每日得空的时候,多想几遍,自然就不会淡忘了。”
  太子妃又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她都不知道她这样的聊天方式,一般只会是闺蜜之间才会采用的。
  ……
  这样的时光让她们很惬意,不过却很短暂,因为她们已经来到了朱瞻基的房中。
  在把朱瞻基的一些基本的情况和胡善祥说了之后,太子妃张氏便以胡善祥要为朱瞻基检查,不能受到干扰为由,将所有的人带出了房间。
  其中包括刚才被永乐皇帝册封为太孙嫔孙语燕,只留下胡善祥一人陪在朱瞻基的身边。
  当然,张氏这么做既是担心有外人在,胡善祥不好释放自己对朱瞻基的思念之情,同时也是为了把永乐皇帝赐婚的事情和孙语燕说一下,让她提前有个心里准备。
  见到众人离开了房间,胡善祥也不再隐藏自己内心的情感,看着躺在床上毫无反应的朱瞻基,她的双眼冒起了雾气,开始模糊了起来。
  在过去的七年当中,她所想象到过的她们两人见面的画面当中,从来就没有过此种情景。
  只见她一会儿伸手来回抚摸着朱瞻基的脸庞,一会儿又将朱瞻基的手掌捧起贴在自己的脸上,从不示人的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掉。不多时,便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双眼一闭而后一张,那些想要随大流一起逃跑却晚了一步的泪珠儿,便被收了回去。
  此时,七年前,朱瞻基在五泉山的一幕幕,也川流不息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有《渔家傲》一阕叹曰:
  长住青山高冷处,每看颜色惟如故。
  只为君来见媚妩,见媚妩,花枝头上相回顾。
  闲逐飞鱼穿水瀑,才收剑舞归风雨。
  夜放流萤相倚觑,相倚觑,如何觑得重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