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水浒开了个挂 > 第三百五十章 神机军师显威破大阵
  且说众人在这商议如何破阵,那边神机军师朱武却在闭目盘算着什么。良久睁开眼,见众人都是停下交谈,看着他,朱武一笑道:“诸位看着某做甚!”
  鲁智深当即道:“咱们都知道朱军师最擅阵法,前些日子就多次看破敌阵,破了对方阵法,此次遇到这大阵,可有办法破之?”
  朱武见步军扛把子鲁智深相问,摇头一笑道:“本来我也是没办法的,不过刚才闭目沉思时,脑中突然就闪过了许多破阵之法,仿佛天授一般。”
  “俺们在这说的这般热闹,老道你却睡了一觉?”李逵咋呼道。
  “我什么时候睡着了?”朱武道。
  “不是天授破阵之法么?不睡着怎么授?哪有醒着的时候就有仙人下凡的。”李逵道。
  花荣却知道这是朱武的特性发挥作用了,也不说话,只等着其继续往下说。
  “哎呀!军师既然有破阵之法就赶紧说啊,省的我们再此浪费脑力!”秦明也是出声催促道。
  朱武整理了一下思路,缓声道:“辽国设的此大阵之法,为聚阳象也。只此攻打,永不能破。若欲要破,须取相生相克之理。需要二三十员将领出阵才可。”
  “如有破法,军师只管说来!我等自会照做!”花荣开口道。
  都是一起走过的兄弟,朱武听了,也不啰嗦,直接起身度步道:“敌有五大阵,咱们也需要分开五阵来。北方玄武水星阵中,令落雕弓唐斌,入阵撞破其旗内七门,再差乜恭、杨志、龚旺、卞祥、韩滔、王贵带领麾下人马入阵协助破敌。”
  “东面青龙木星阵中,令豹子头林冲,入阵撞破其青旗军七门,再差潘忠、徐宁、潘俊、孙安、彭玘、汤怀带领麾下人马入阵协助杀敌。”
  “西方白虎金星阵中,令霹雳火秦明,入阵撞破白旗军七门,再差黄信、史文恭、胡春、岳飞、徐庆、索超带领人马协助破敌。”
  “南方朱雀火星阵中,令双鞭呼延灼,入阵撞破红旗军七门,再差呼延通、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带领麾下人马协助杀敌。”
  “中央麒麟土星阵中,令玉麒麟卢俊义,入阵撞破黄旗军七门,再差姚政、张清、丁得孙带人入阵协助。”
  “令花和尚鲁智深和副将潘迅率领麾下疯魔营,攻打敌方右军的太阳阵。”
  “令醉伏虎武松和副将叶敬武率领麾下伏虎营,攻打敌方左军的太阴阵。”
  这时跟随着安道全一起过来的扈三娘起身道:“军师,听说这太阴阵中都是女兵?”
  “不错,太阴阵是由辽国的天寿公主答里孛率领的五千女兵镇守的。”朱武道。
  “那我申请攻打太阴阵,也去瞧瞧他们的女兵是否厉害!”扈三娘道。她可是一直等着上阵的机会的,这次好不容易让她找到了正当理由,女将对女将不是正好么。
  “这……”朱武看了看花荣,见其点头后,就道:“令一丈青扈三娘随伏虎营一起行动。”
  “其余水军头领,并应有人员尽到阵前操纵火炮,火枪协助破阵。”
  分令已了,马陆水三军众将都有任务,俱都起身领命,随后下去准备去了。
  且说兀颜光,先前见梁山不敢进阵交战,随而退走便差遣所领军马直奔到梁山寨前,连番于外叫阵两天。
  花荣等人商议大战事宜妥善后,次日起身,来与辽兵相接。一字儿摆开阵势前面尽把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只待天色傍晚。黄昏左侧,只见朔风凛凛,彤云密布,罩合天地,时未晚天先黑。
  花荣令众军人等,断芦为笛,衔於口中,笛哨为号。当夜先分出四路兵出寨去,只留一军摆在阵前。这分出四路军马,赶杀探查哨路的番军,绕着阵脚而走,杀投北去。
  戌时左右,梁山军中连珠炮响起来。呼延灼、呼延通打开阵门,引兵杀入辽阵后军,直取“火星”朱雀阵。卢俊义、张清随即引兵杀入中军,直取“土星”主将。林冲、徐宁领军杀入左军阵内,直取“木星”青龙阵。秦明、史文恭领军撞入右军阵内,直取“金星”白虎阵。唐斌、杨志便调军攻打头阵,直取北方“水星”玄武阵。
  “醉伏虎”武松和“一丈青”扈三娘,引兵便打入辽兵“太阴”阵中。“花和尚”鲁智深,也引兵打入了辽兵“太阳”阵中。
  后边水军当先操纵着火炮齐发,空中霹雳交加,由近至远,乱轰敌阵,两方人马端的是杀得星移斗转,日月无光,鬼哭神号,人兵撩乱。
  且说兀颜统军,时正在中军遣将,只听得四下里喊杀声大振,四面厮杀。急上马要看时,火炮已轰到中军,烈焰涨天,炮声震地,被直接命中的自然毫无活路,那些被擦着的就是惨叫连连,听着就好不瘆人。卢俊义带威武营军马,赶到了帐前。兀颜统军,急取方天画戟,与卢俊义大战。
  “没羽箭”张清在后,取石子往空中乱打,打的四边牙将,中了的伤者多逃命散走。姚政,丁得孙于后纵马横刀,带人乱杀没了将军带领的军士。兀颜光见身畔没了羽翼,卢俊义武艺有高,拿不下来做人质,不敢再待,急忙拨回马望北而走,卢俊义飞马紧追。正是饶君走上焰摩天,脚下腾云须赶上。
  张清在背后见兀颜光输了,一夹马匹直追将过来,急拈一枚石子,向兀颜光打去。那石子正中兀颜统军后心,只听的铮地一声,火光迸散,正射在护心镜上。却待再来一发,卢俊义赶了上来,挺起铁枪,当中便刺。
  那兀颜光上阵却是披着三重铠甲:贴里一层连环铜铁铠,中间一重海兽皮甲,外面方是锁子黄金甲。卢俊义那一枪刺下,只透了两层。再复一枪,兀颜光调整了状态,就枪影里闪过,勒马挺这方天戟来迎战。
  两个又战了三五合,张清赶上,觑着兀颜统军面门,又放一石子。兀颜光急躲时,那石子却是将其凤翅金冠打掉。兀颜光见了急忙就要遁走,张清飞马赶上,拈起石子,望着其头脸上便打。石子飞去,打的兀颜光扑在马上,拖着画戟而走。卢俊义又赶上,这下劲力使的够,一枪直透过腹部,张清也是紧跟一枪,可怜兀颜统军,一世豪杰,被卢俊义张清两条枪,结果了性命。有诗为证:李靖“六花”人亦识,孔明“八卦”世应知。“混天”只想无人敌,也有神机打破时。
  却说鲁智深引着疯魔营,一起呐声大喊,杀入辽兵的“太阳”阵内。那主持阵势的御弟大王耶律得重急待要走时,被鲁智深一禅杖,砸断马头,倒撞下马来,潘迅上前,揪住头发,一刀取了首级,随后引兵杀散了“太阳”阵势。鲁智深道:“哈哈!痛快!咱们再去中军,拿了那辽主,便是了事了!”说着又向前方大旗处杀去。
  再说辽兵“太阴”阵中天寿公主答里孛,听得四边喊起厮杀,慌忙整顿军器上马,引五千女兵严阵以待。只见武松,叶敬武并“一丈青”扈三娘引着兵马杀入帐来,正与天寿公主交锋。武松叶敬武放了答里孛与扈三娘交战,两个战无数合,扈三娘放开双刀,抢入公主怀内,劈胸揪住。两个在马上纽做一团,绞做一块。
  叶敬武正好在旁经过,顺手飞起一脚帮了扈三娘一下忙,让扈三娘活捉了天寿公主答里孛。随后三人带领伏虎营士卒在阵里杀散女兵。可怜玉叶金枝女,却作归降被缚人。
  再说各军都在作战,花荣也没闲着,亲自领着五百亲卫营,亲自杀到辽国兵马的中军。焦挺吕方挥枪舞戟,乱杀番将番兵。辽国郎主耶律延禧玩乐在行,打仗真的不行,而且胆子也不大,在见到花荣引领重骑过来,立刻就慌忙下令就退。当时就有护驾大臣与众多牙将,紧护辽国辽主主銮驾,往北而走。阵内“罗睺”,“月孛”二皇侄,俱被刺死于马下,“计都”皇侄,就马上被焦挺活拿了。大兵重重作战,直杀到四更时方息,杀的辽兵二十余万,七损八伤,死伤着不计其数,逃走着更不能作数。
  战之天明,诸将都回来了。花荣鸣金收军下寨,传令带生擒活捉之敌众,各自献功。“一丈青”扈三娘献“太阴星”天寿公主,卢俊义献皇侄耶律得华,唐斌献曲利出清,杨志献萧大观,史文恭献裴直,岳飞献高彪,韩滔献雷春,黄信献狄圣。之后诸将献出首级,不计其数。花荣将生擒的八将,尽行解赴幽州收禁。所得马匹,就行拨各将骑坐。
  不得不说,这次光是收获的马匹就不少了,而且其中的好马更是多,给梁山将军们换新的好马匹足够了。
  抓获的俘虏也是统统交给后方的王焕处理,等这次大战落幕之后再行安排。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w\w\w\.\m\i\m\i\e\a\d\.\c\o\m】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