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炼魔头陀 > 第518章,九环虫
  昙音和尚回头,看到贺远几人等着他的判断。
  他说道:“但愿西风能吹的长久一些。如果西风时间太短,只怕,咱们还要半途回来。”
  贺远说:“尽力就好,咱们走快一些。”
  几个人催动马匹,昙音和尚一马当先,进了西风口。
  贺远几个人离开之后不久,山口处又来了一队人马。
  梁坛主骑马走在最前面,她的手下,多半是步行。
  贺远等人的留下的痕迹还在。梁坛主一挥手,拓拔步带头走进了山口。
  过了半晌,第三队人马到了这里,带头的人是那位石登云老人。
  山风呜咽,犹如鬼笑。
  贺远骑在马上,马蹄踩踏在山中道路上,发出踏踏的声音。进入山口,越往里走,风声越大。
  几人进入山口,看到的是变化无常的山谷。一边是相对平缓的山坡,另一边是陡峭山岩。山谷入口时十分狭窄,几人走了数里,并未发现什么异状。周围都是赭石色的山岩泥土与嶙峋怪石,很少看见植物。山岩上,不时能看到土黄或土红的断层出现。
  谷中道路并不是一马平川,他们时而上行,时而下坡。越往山谷深处走,风力越强。四人的衣袖,不停的被风力鼓动起来。
  他们骑在马上,尽量不说话,用步做了个简易面罩,遮住口鼻。
  可是,贺远发觉,风中没有想象中的风沙,风中反而带着强烈的湿气。湿气有一股奇怪的酸味儿。
  湿气让人很不舒服,马匹也时常不安的打着响鼻。
  山谷中,除了风声的呜咽,并没有看见其他东西,更没有看到昙音和尚所说的那种毒虫。
  道路难行,他们有的不快。又往前走了一段路,贺远走在最后面,偶尔回头望向去,来时的入口已经被石壁挡住;前方的路钻进了重叠的山峦中。
  山谷的恶劣,没有生命力的环境,给人一种压抑阴森的感受。贺远叫出田老六和桂三,让他们打探周围情况。
  越往前走?湿气越重。
  绕过了一处山岩,前方道路折了两个弯。贺远发现前方的缓坡和陡峭山壁上,出现了一片一片的植物。它们并不高大?像是附在山岩与泥土上。植物分布并不规则,有多有少?整体呈现墨绿色。远远望去,像是甩了一些墨点在山谷中。
  前方是一段可以共计几人并行的道路。贺远路过一片植物时?隐约感觉这些植物还在动。
  他来到一处似乎会蠕动的植物面前?惊骇的发现,这是一大团像毯子一样的植物?生长在一块儿土坡上。这植物很奇怪?只在山岩和土坡的缝隙中生长。所以?长得并不均匀。
  真正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东西,要走到近处才能看到。并不是如植物在蠕动,而是植物的叶子上趴着密密麻麻的虫子。
  这植物没有叶子,全都是一根一根的细刺。在细丝的缝隙中?纠缠盘绕蠕动着,数不清的的虫子。
  虫子约有小指大小?身上有湿乎乎的粘液。
  “这是些什么虫子?”
  其他人听到了贺远的声音,看了过来。
  看清楚植物的异状,几人不由自主的远离了植物。
  昙音和尚说:“这会不会就是我师傅所说的九环虫。师傅说,这虫子有九节?有双翅,可以飞行,十分迅速。碰到这种虫子时,不要被它的粘液沾上。粘液有火毒,会把人的皮肤灼伤,沾到血之后,粘液会化作另一种剧毒。咱们还是避开那些虫子吧。”
  贺远仔细看去,的确如昙音和尚所说。每条虫子约有数道横环,颜色各异,与植物纠缠在一起,身上的粘液会因为刮蹭,偶尔滴落在土石上。
  贺远看向周围。越是虫子多的地方,周围的山石泥土的颜色就呈现棕黑色。不知被这些虫子的粘液侵蚀了多久。
  唐英和尚说:“这些多半就是久还重了。不知为什么和师父说的不太一样。咱们从这儿走,他们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贺远发现,虫子被风吹到后,粘液就会分泌的更加厉害。没有看到虫子的翅膀。他说:“这虫子没有翅膀,怎么能飞起来?”
  他的话音一落,许是他们停的太久了,那一团植物中有虫子感受到外物。一条虫子从植物上面掉了下来。虫子在地上挣扎一会儿,猛地从九环缝隙里张开了一对翅膀。
  虫子的变化,吓了几人一跳。
  他们看清了,虫子的翅膀,是从粘液中抽了出来,被粘液弄的软塌塌。虫子几次尝试,都没能飞起来。只能向几人爬过来。
  贺远看了一眼。“咱们赶快走,别耽误太久。”
  和尚催马,带头离开。路上,几个人想了许久。和尚说:“或许,是这风中的酸味儿,让他们分泌了粘液。粘液又把虫子身上的翅膀打湿了,虫子飞不起了?
  所以,这个时候才安全。”
  贺远说:“或许,是这个样吧。”
  忽然,几人的隐约听到身后的方向,传来断断续续的哨声。
  这声音似有似无,但绝不是幻觉,应该是离得远的原因。
  贺远向后看去,并没有发觉异状。过了一会儿,田老六和桂三儿赶回来告诉他,身后的道路上有人跟了上来。而且,虫子也动了。
  贺远回头仔细一看,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们经过的道路上,那些墨绿色的植物,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正在从枝杈上,滴出一团一团的虫子堆。虫子仿佛像油脂一样滴了下来。无数的虫子滚成一团,从树植物上落了下来。一旦它们地上,便如地毯一样铺开,向着道路上涌了过来。还有一些虫子,向着贺远他们追来。
  贺远吼了一声,“不好,虫子有变化,咱们快点儿跑。”
  柳孟君几人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了渗人的场面。虫子密密麻麻地从山坡上流了下来,一有些,已经扑在了他们经过得道路上。
  几个人摧动马匹,他们已经顾不得动静大小。几匹马在山路上跑了起来。
  离他们一里多远的地方。梁坛主领着罗教十几个人,正沿着贺远他们经过的道路上行走。她把一只骨哨吹的呜呜作响,声音尖锐无比。
  -----------------
  感谢书友读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