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界陨灭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还挺软
  “陆神医,师姐她怎么样了?”
  看着陆长青抱着叶纷纷回来,叶家此次参赛的弟子们不由焦急地围了上来。
  而陆长青现在哪里有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
  刚才,他本来是打算直接动手的。
  只是,在木元素修复叶纷纷伤势的过程中,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顺利。
  因为,这伤口有毒!
  也就是这种剧毒,让陆长青彻底地明白了林俊凡使用的那些类似液体流动的长刃,为什么会只有金元素波动,而感受不到太过明显的水元素波动!
  水银!
  没错,林俊凡使用的那些无柄长刃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器,而是纯粹由水银组成的武器!
  并且,这些水银还要比普通的水银毒性更强,破坏力更大!
  此时的叶纷纷,身体正在不断地被残留的水银所侵蚀,破坏!
  同时,这些水银所散发出的有毒气体,也在不断地污染着叶纷纷的血液与神经!
  怎么办?
  怎么办!
  陆长青感觉自己真的要抓狂了。
  这种情况,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别说治疗了,就连如何清楚这些水银他都毫无一丝头绪!
  就在刚才,他已经将五行之力全部试了一个遍。
  火元素确实可以灼烧掉这些水银,但是也同样会加速水银剧毒的挥发。
  而水元素
  水银根本就不溶于水!
  “哼~”
  突然,叶纷纷闷哼一声,本有些苍白的俏脸上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
  陆长青眉头一凝,将手背轻轻地放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发烧了!
  看着呼吸越来越弱的叶纷纷,陆长青感觉自己非常的无力。
  胸口的怒火也在不断地燃烧。
  突然,陆长青体内的五行圆珠突然停止了转动,紧接着
  轰!
  一股恐怖且透露着邪恶的气息弥漫向整个缥缈峰之巅。
  场上所有人,除了梁辰依旧打着呼噜睡得正香外,包括梁真人以及青松道人都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神色凝重地将目光望向了陆长青的方向。
  正在默默闭目休息的林俊凡感受到这股邪恶的气息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地将目光转向了陆长青的方向。
  看着宛若换了一个人一般的陆长青,若有所思地轻笑一声,便重新闭上了双目。
  而不远处,叶烨烨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叶纷纷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一般,嘿嘿笑道
  “宝贝女儿啊,老爹可是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平台上,第二人格的陆长青再也不复方才的愤怒。
  整个人显得尤为的深邃与诡异。
  给人一种非常危险,非常邪恶的感觉。
  “呵,中毒了吗?”
  “倒是有点意思了。”
  在叶家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陆长青直接将手按在了叶纷纷的胸口之上,就连一点避讳的意思都没有。
  紧接着一股充斥着衰败凋零的墨绿色气团不断地涌入了她的体内。
  墨绿色气团所到之处,所有散乱的水银颗粒全部被腐蚀一空。
  最为神奇的是,这些被腐蚀干净的水银颗粒居然连一丁点儿的烟雾都没有扩散出来。
  而此时,叶纷纷的眉头也逐渐地放松了下来,只是俏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还依旧没有消退。
  陆长青满意地点了点头,将墨绿色的气团全部重新收回体内。
  紧接着,一股暗金色的金元素不断地通过叶纷纷的胸部渗入了她的体内。
  “逆金之噬!”
  一声轻喝,散乱在叶纷纷体内的无数毒气就像是嗅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疯狂地向着暗金色的元素内涌去。
  随着这些毒气不断消散,先前陆长青留在她体内的木元素之力也开始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很快便将叶纷纷受损的器官以及神经修复完毕。
  差不多五分钟后,陆长青再次收回了金元素,满意地点了点头,邪笑道
  “差不多了,再有个几分钟应该就能醒了。”
  “啧啧,这手感还真是不错”
  一边说着,还轻轻地捏了一下。
  这一幕,当真是让叶家几人差点吐出老血。
  实在是没想到,这陆神医居然真的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行为。
  而对象,还是叶家的掌上明珠
  “你摸够了吗?”
  正在此刻,叶纷纷悠悠地睁开了双眼。
  看着一脸邪异笑容的陆长青,虽然有心想要将他的手推开。
  但最终又不知道出于何种想法,并没有这么做。
  只是,出于女性的矜持,叶纷纷还是轻声地提醒了一句。
  只可惜,现在的陆长青可不是之前的陆长青了。
  见叶纷纷已经醒来,陆长青不仅没有收敛,还再次轻轻地捏了一下,调笑道
  “美女,我要是说没摸够,你还让我摸吗?”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过后,陆长青这才移开了大手,在叶纷纷一脸羞涩的表情中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场地中央。
  初雪那锋利的切口一指变种人阵营的普兰卡,阴恻恻地笑道
  “老母牛,出来受死吧!”
  一声老母牛,差点没让普兰卡气得七窍生烟。
  但偏偏看着眼前这气质宛如恶魔的陆长青,愣是不敢出言反驳。
  这种感觉当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就好像是一个从小被人欺负的孩子。
  就算他心里再有怒火,也不敢对着欺负他的那个人发怒一般。
  普兰卡这一刻是真的有些怕了眼前这陆长青了。
  或者说,就在刚才陆长青挡住了林俊凡攻势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些害怕了。
  他只是一个B级初阶的变种人啊!
  而林俊凡可是B级高阶的!
  陆长青能够轻易地挡住林俊凡的一枚飞刃,就凭自己,显然是很难有胜算了。
  想到这里,普兰卡不由将目光移向了林俊凡,哀求道
  “林先生,救救我”
  林俊凡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将目光移向了正对着自己冷笑的陆长青,轻笑道
  “陆长青,杀他的话,还请你速度快一点。”
  “然后,我们打一场。”
  普兰卡闻言不禁一愣,不敢相信地看着重新闭上双目的林俊凡,惊恐地喊道
  “林俊凡,你不能这样!”
  “你作为领队不能见死不救啊!”
  然而,林俊凡却是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转身便重新坐回了平台边缘。
  陆长青玩味地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冷笑道“看来你已经被抛弃了?”
  “那么,来吧。”
  “让我撕碎你!”
  普兰卡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一点一点地向着平台边缘挪去,勉强地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一脸邪笑的陆长青讨饶道
  “陆神医,我投降,还请你能够饶了我这一次。”
  “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都是林俊凡让我这么做的。”
  “求求您,饶了我吧!”
  当普兰卡的话刚说完,整个人已经退到了平台边缘。
  现在的他,根本就已经不想去考虑会不会得罪林俊凡了。
  他只想活下来!
  眼前的这个陆长青,相比较之前变化太大了!
  这种变化,让他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陆长青饶有兴趣地将初雪往砖石地面上一插,两条手臂随意地搭在剑柄之上,玩味地说道
  “你再咬林俊凡两口,说不定我一开心就放过你了也不一定呢。”
  “最好咬得难听点儿,我这人就喜欢听人爆粗口。”
  然而,已经退到平台边缘的普兰卡一改方才的唯唯诺诺,怨恨地瞪了陆长青一眼,阴狠地说道
  “陆长青!你欺人太甚了!”
  “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话刚说完,便果断地跳下了平台。
  挑衅地对着陆长青挑了一个中指。
  毕竟,比赛规则说得很清楚了,跳下擂台就算是投降了。
  所以,他现在完全就是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
  只可惜,他还是太不了解陆长青了。
  或者说,太不了解这第二人格的陆长青了。
  规矩?
  规则?
  呵呵
  陆长青撇了撇嘴,轻轻地抽出初雪。
  一步一步地向着已然跳下平台的普兰卡走去。
  “煞B,你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还是太看得起这狗屁规则了!”
  “劳资要杀的人,今天谁也阻止不了!”
  这番话可以说是嚣张至极。
  就连规则的制定者,梁真人以及青松道人都一并骂进去了。
  让众人意外的是,两位修为高深的裁判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是他们不想有反应呢?
  想想东方玲珑
  那特么是不敢有反应啊!
  不过,他们倒也是有些奇怪,眼前这陆长青为何前后变化如此之大。
  眼看着两位裁判毫无反应,普兰卡现在是真的慌了,看着塔顶毫无反应的两位裁判,惊恐地尖声道
  “梁前辈,青松前辈,规则是你们制定的啊!”
  “有人现在要违反规则,你们不管吗?!”
  管?
  怎么管?
  梁真人很果断地,直接转过了身子,索性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眼看着陆长青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普兰卡索性也不再废话。
  全身的肌肉瞬间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岩石,果断地向着山下跳去。
  “嘿嘿,想逃?”
  “逆土之破!”
  随着陆长青的一声冷笑,初雪之上瞬间涌上了一层深褐色的光芒。
  光芒极度内敛,但又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