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三章 接收天水
  这时一个年轻人过来,见到段锐微微行礼,恭敬道,
  “二叔,这人好大胆,居然敢拿个空箱子来糊弄你,您又何必把天水都尉许给他!”
  段锐道:“景儿,若他不守这天水城,怕要守这天水城的人,就成了你了。
  布了这么久的局,三战三败,引得妖族倾巢而下,为得不就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争取让咱们西凉边境至少十年安稳。
  而这天水城自然是重中之重,自然要选个硬骨头!”
  “这秦雄……真能担当如此重任?”段景怀疑的问道。
  “少有侠名,果敢用事,最重要的是家在天水,受天水之人信赖,抗妖之心坚定。我刚来天水之时,便听到了他的名声。”段锐道,“不过最重要得是,他身上气运浓厚啊!”
  “气运浓厚……”段景听到段锐的话,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段锐看了段景一眼,道,“望气之术,乃兵阴阳之根基。
  为将者当选选气运厚重之人予以重任,纵有所遭遇,此人也定然能逢凶化吉,完成任务。
  若寻气运浅薄之辈委以重任,怕是转眼人死灯灭,更会误了国事家事,徒惹人笑。
  三战三败,秦雄每次断后却能逃走,今日更拿着一口空箱子来成功换得天水都尉。
  这样的人,难道气运还不深厚!”
  “二叔望气之术,纵然在乾坤峰也是独树一帜,相信这秦雄定不会让人失望!”段锐道。
  “嗯!”段锐点头,道,“对了,妖族将来,你去太守等天水重臣的府邸。
  就说愿意与我一起前往安定督战的,上交一半家产作为军资。
  若不愿意交的,自己留在天水等死便是。”
  “二叔……”段景脸色微变,知道段锐的性子,怕是免不了,开口道,“诺!”
  段锐看着段景离开摇摇头,脸色带着几分叹息,自己家的小崽子还是要打磨啊。
  “景儿,武官爱钱天经地义,当今仙皇志远慧深,你若连钱都不爱了,那你想要什么啊!”
  咯吱一声,房间门打开了,李适与李文优两人向门口看过去,此刻来的正是秦雄。
  李适的目光落到秦雄手中箱子上,拿进拿出依旧是那一个,甚至看起来未开封。
  李适皱皱眉头,道,“看起来是失败了,那位段大人准备自己防御天水。”
  至少李适跟着秦雄到来天水,整个天水城好像没一个人对这位段大人是满意的。
  “我已是天水的都尉,统率整个天水军。”秦雄对李文优道,“老李,你说的真对!”
  “不过侥幸猜中而已!”李文优不居功,只是拿起扇子抱拳说道。
  秦雄随手把手中箱子拍在桌子上,然后把这这小箱子打开,却是一枚枚铜币。
  秦雄看着李适咧咧嘴,道:“小兄弟莫要小看了我,这一枚枚铜币,是我平日里一点点积累下来的浮财。
  若不拿着它们,我怕是连段扒皮的门都进不了。
  只是没想到,往日掉进钱眼里的段扒皮,知道箱子里不是黄金后,居然还让我当都尉。
  真是奇怪!”
  李文优倒是一脸淡然,道:“段锐三战三败,但每次战争前都有意识的把百姓全部撤离到天水来,显然便有在天水这里一决胜负的意思。
  你这三次虽然此次都溃败,但勇于断后,输得精彩。
  他最信天命阴阳,能活下来的人中你官最大,战心最强,自然也入了他的眼。
  明天我们便去召集老乡,来修筑天水城防。
  不过,你手上的钱纵然段锐没有收,怕也是保不住了。”
  秦雄毫不在意的拍拍手,道,“只要能守住天水,又何必舍不得这些钱财。
  若天水城破,倩儿都未必能够活下来,这些浮财又有什么作用。”
  “那就明天晚上,散了这些浮财,杀了你家的仅剩下的牧牛,与兄弟们吃一顿!”
  李文优道,“告知大家,已经当上了天水都尉,愿意与你死守天水的便是留下.
  若不愿意留下来的,放他们离去便是了。”
  “好!”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对李文优回答,“便按你说的办!”
  李文优说到这里,转过头看向李适道,“我与小兄弟一见如故,不如二人抵足而眠如何。”
  我能够拒绝吗……李适的心中默默吐槽,但最终还是对李文优点点头。
  李适能感受到李文优眼中感觉几分煞气,若自己不答应,怕是会有坏事发生。
  所以,面对李文优的邀请,李适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答应了下来。
  秦雄便召集起他的天水同乡们,告诉大家自己当上了天水都尉,负责整个天水的防务。
  若是大家信任自己的,便跟着自己干也就是了。
  如果不愿意的,现在就带着家人离开,说不定还能求一条活路。
  听到这话,有的人犹豫了,有的人走了,当然也有的人信任秦雄而留下来了。
  秦雄也不多话,把家里唯一的一头牛给杀了,手中所有的钱给分了。
  秦雄的碗里拿起了一杯浊酒,高声说道:“大家知道,我秦雄不会说话。
  总之,妖族要杀来了,我也许不了你们什么高官厚禄。
  我手上有点自己存的铜币,大家分分算给你们家人的卖命钱。
  到时候妖族杀来了,一个个的都不许背对着妖族。
  最后我沾大家一点光,一起吃口牛肉,也算是就算是妖族杀来了,一起做个饱死鬼!”
  “老秦,你把东西都给我们分了,你家里还有米下锅不!”人群中有人喊道。
  “老子接下来就住军营里了,吃住都算朝廷的!”秦雄道,“对了,你们分点粮给倩儿,到时候天水守下来了,老子挨家挨户的还!”
  “这可就说定了!”人群中有人喊道,“你可一定要把天水给守下来。”
  “老子不死,天水不破!”秦雄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声喊道,“大家一起喝酒吃牛肉!”
  众人听到秦雄的话,也不客气的开吃,毕竟这年头想要吃到牛肉可真的不容易。
  而众人正吃的起劲,却听到突然有人大喊道,“妖族来了!妖族来了!妖族杀来了!”
  “这不是张平吗?你不是听到要打战,直接逃走嘛!”周围的人说道。
  “妖族的灰狼卫已经出现在了周围,我今日才出城不到十里,但没想到……全家啊!”
  听到这话,众人们脸色纷纷大变,李适看了李文优一眼,眼睛连眨仿佛道:“你安排的?”
  李文优感受到李适的目光,双眼的眼珠微微飘逸,仿佛对李适回答:“不是!”
  至于为什么李适会看向李文优,是因为昨天晚上,李文优让李适挑选几个今日不合作的人,在他们出城后伪装妖族杀人,从而加快秦雄掌管都尉实权。
  但现在李适都还没有动手呢,结果居然真的有妖族杀过来了。
  就在一团混乱时,秦雄果断站出来,道:
  “大家安静,愿意跟我一起守着天水的,跟我一起去兵器库领取兵器。
  不愿意守天水的,都给我去段府,跟段扒皮的大军走至少安全些!”
  听到这话,很快人们便分流开来,有人跟着秦雄,有人前去段府。
  去段府的人中少不刚吃了牛肉分到铜钱的无赖,留下来的人里,也有去而复返的张平。
  “老张,你这是?”秦雄看着张平道,“战场可怕,你要走我能理解,你确定要参与吗?”
  张平满脸黯然又坚毅道:“家里人都死了,我还是留下来杀妖族吧,杀一个,赚一个!”
  秦雄拍拍张平的肩膀,说道,“跟着我,别轻易死了!”
  差不多一天时间,段锐便带走了由仙朝或者世家派来的天水重臣和部分百姓离开。
  主要是段锐去军营中整军后,以抵挡妖族的名义向前往定安督战,然后把大军都给拉走了。
  听到这话,只要是世家派来的重臣死活都要跟上段锐,跪求一起督战。
  至于与天水共存亡……对不起,他们还真没这想法。
  如果没段锐他们离开多少有几分失土的责任,但段锐先走,他们离开也只是跟随上官而已。
  至于自己家里的浮财被段锐搜刮了一笔,他们忍了。
  反正他们是活下来了,区区钱财,不过只是身外之物,丢了也就丢了。
  与之相反,倒是天水出生的小吏与寒门,开始积极的协助秦雄接管天水。
  反正平常做事情的都是他们,上面派遣到这穷苦地方的世家子弟基本上都是丢过来流放的,没遇到几个有本事的,真正做事情的都是这些小吏与本地寒门。
  所以,李文优接手这些力量后,马上带着这些小吏与寒门,一家家接手世家逃后留下来的庄园,以及最重要的粮仓。
  毕竟时间太仓促,他们秋收完不久是真的来不及把粮食带走!
  这些庄园自然是还有些看家护院留下来,保护这些粮仓。
  不过,直接被李文优一声令下全部都杀了,确保这些粮仓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上。
  这样的杀戮整整持续了三天,一家家拿着名册杀过去,除非交粮,否则鸡犬不留。
  终于在第四天时,李文优来到了秦雄的面前,手上拿着粮册道,道:
  “一共收集到足够天水军民一年用的粮食,至少短时间内,秦兄你无需为粮食担心。”
  “辛苦你了,文优。”秦雄松了一口气,对守住天水的信心更是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