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十七章 马贼王
  “大人,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看你都还是好好的,但在你拿起狼牙棒,骑上马后,就成了活脱脱的马贼了!”
  樊丑看着李适现在的样子,虽然依旧眉清目秀,但却气质全无,忍不住说道。
  樊丑是金城人,因为金城与张掖比邻,在张掖之战被妖族攻破后,金城因为丝绸之路而兴起的小城自然也遭受到妖族祸害,樊丑便跟着难民一起逃到了天水来。
  他是因为李适招募的军队能够吃三顿饭,尤其表现好的五百人每天都有一碗牛肉汤,便果断死心塌地的跟着李适混了,而且他也相当有力量,被李适任命为百人将。
  李适默默看了樊丑一眼,如果不是看在你丑的份上,就凭你这话,你这百人长就没了。
  嗯,李适挺喜欢把樊丑带在身边的,除了人憨能打以外,最主要得是能凸显自己的英姿。
  本来自己长得只是小帅,但樊丑在自己身边后,那自己就非常帅了。
  “别废话了,先端掉个马贼窝,让我们有立足的地方!”李适说道。
  “大人准备端哪里?”樊丑抬起头看着李适疑惑问道。
  “就这个吧……”
  李适看着李文优给自己情报,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李文优便已经把周围情报摸索得七七八八,尤其是马贼的据点都标注了出来,显然是早有准备了,看得李适感叹真是非人类啊。
  现在李适要做的,就是什么计划都不做,找准目标直接带着大军碾压过去!
  因为这段时间自己要成为马贼王。
  马贼的山寨看见了,李适带着大军A上去,然后马贼的山寨就换了主人。
  电视剧中什么盗贼山寨中藏龙卧虎,在大军的面前完全不存在的。
  李适看看被一个狼牙棒砸得血肉模糊的马贼首领,然后又把他的心腹给干掉了。
  坐在原本马贼首领的位子上,李适道,“我以后就是这里的老大了,你们谁反对!”
  一群马贼相当识时务,一个个果断对李适大当家,大当家的呼喊着。
  李适也不多话,直接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以后西凉这块地就是老子王路飞的地盘了,如果还有谁敢龇牙的,老子让他这辈子都不用吃放了!”
  “王老大,王老大!”
  甚至不需要安排托,面对钢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很快众人便是应和呐喊,最后整个营寨都出现了此起彼伏的吼声。
  接下来的日子,这些马贼们自然过得水深火热。
  平时的懒散生活彻底不见,李适接下来便带着大军对这些马贼们改造。
  李适想要训练出素质类天赋,哪怕自己有上辈子的见识,尽可能用科学的方法进行训练。
  但自己毕竟没有成功训练过,所以需要大量试验品。
  而对自己的士兵不好祸害,但对这些马贼就无所谓了。
  李适对素质天赋的第一个理解是想要让这些士兵把某项能力训练成本能。
  所以自然是往死里面训练,人道主义在李适这里是不存在的。
  李适没把他们全部杀了,而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去做素质天赋实验,这本身就挺仁慈的。
  毕竟这些人是祸害人的马匪,西凉这边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他们不乖乖回家恢复生产,结果出来做马匪,那就是自己找死,别怪被自己给逮住。
  虽然李适对他们能不能直接训练出素质天赋有所怀疑,但先往死里训练,看看效果再说。
  千余人的马匪,第一天死了一百多人,第二天死了两百多人,第三天就哗变了。
  然后李适带着部队直接把这群人从群情激奋杀到胆颤心惊,一直杀到认命。
  最后每个人都颤抖的跪在地上,表示自己错了,这时候只剩下两百多人。
  因为人数太少了,李适也不指望他们能够成就什么天赋,不过继续往死里训练就对了。
  长时间努力积累下来,想来多少会有点作用,不过杀穿了这次哗变后,他们就乖得多了。
  李适看他们这么的听话,便把他们的伙食从两顿提升到了三顿,一个个那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有的吃饭时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看得李适莫名其妙。
  接着李适对某些表现出色的家伙,还能够吃到牛肉喝到酒水,那更是感动的撕心裂肺。
  李适打算继续找人研究天赋,所便带着大军瞄准了下个马贼营寨.
  当自己带着大军跟这些马贼们厮杀时,原本李适怀疑那两百人会看准机会对自己下手。
  说实话,就算是陷入了两面夹击,甚至有人倒戈,李适感觉也不可怕。
  杀穿前面,在掉过头杀穿后面就好了。
  只要自己不慌,这由自己带出来的大军,也不可能败给这群马贼的。
  但李适没想到这群由马匪训练出来的家伙们,虽然与自己的大军有几分格格不入。
  但真战斗起来却格外凶猛,比自己亲手训练出来得士兵还要卖力。
  李适看着不明白,便打算以后再慢慢思索其中原因。
  把这群马匪剿灭后,剩下来的马匪李适继续按照原来规划往死里训练。
  这次训练倒是顺手的多了。
  不过即使如此,新来得马匪在李适训练下也只坚持到第五天便发生了哗变。
  然后这次李适的部队都还没有来得及碾压,结果那两百原来的马匪就把数倍于他们的新马匪给杀穿了。
  在李适的部队到来后,这些敢哗变的马匪已经被全部捅死了。
  经历这次哗变后,留下来的马匪数量到达了五百人,更全部承受下李适看起来相当不合理的训练方式。
  他们不但完成了训练,而且一个个变得非常沉默,但对李适的命令绝对没打任何折扣。
  尤其是,李适看着他们这么卖力的情况下,把他们纳入到医疗营的治疗中,享受着医疗营的护士小姐姐们治疗,这些家伙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哪怕是遇到坑,李适怀疑自己一声令下,这些人肯定会用命给自己铺出一条道路来。
  马贼俘虏们这样的表现,即刻刺激到李适带出来的精锐们。
  没别得什么话,自己可是真真正正的良家子中挑选出来的,怎么能给这群马贼给比下去。
  一个个家伙对平时训练更积极了起来,有时候甚至跟那马匪些比划比划。
  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加重了医疗营的负担,毕竟医疗营只有三十几人,照顾这么多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李适也乐得如此,因为李适能够感受到有了刺激后,自己麾下这只部队真正进入到蜕变中,一个个不断随着借助灵云力量突破气种,整只队伍的实力在不断的变强。
  李适一路肆无忌惮的横扫马匪,自然引发张掖、酒泉与武威三郡的马匪人人自危。
  尤其是李适这种要么在找马匪战斗,要么找马匪战斗的路上的行为,直接扰乱了这一个刚刚才形成的马匪圈子。
  三家马匪这时候本能得汇聚起来,跟李适下最后通牒。
  他们把天水地区让给李适,若李适不同意,那李适将会成为整个边境地区马贼的敌人。
  这次三家马匪联手是两万人,虽然叫做马匪,但实际上骑马的也就八千人左右。
  而李适两个月时间的扫荡,也让自己手下从两条腿进化成了六条腿,全都换上了马匹。
  曾经带过来的两千五百的精兵,现在只剩下了两千人,不过自己招募过来的马匪数目倒到达了三千人,也就是说,现在李适手上也就只是五千人而已。
  不过,李适又不是孤家寡人,在发现李适只用两个月便成功把这些马匪聚集起来决一死战时,李文优安排那位负责转运物资的文士对李适道,
  “李适大人,文忧大人让我来通知您,只要您把这群马匪引入天水官道附近,大军便会将它们合围,到时候您与天水联手,定然能够把这一群的马匪一网打尽。”
  “回去告诉李文优,我要任性一下了!”李适看着这人道,“我有种感觉,如果我独自解决掉了这群马匪,那我麾下部队,很有可能就会拥有天赋。”
  文士说道,“文忧大人也说了,将在外君临有所不受。
  您选择放手一战,那就放手一搏。
  如果输了再往官道撤离效果也是一样的,甚至会更逼真,因为马匪们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了!”李适对文士道,“不过,我一定会赢的。”
  文士也没多话,他只是把李文优的话传递过来而已,至于李适的抉择是怎么,他无所谓。
  李适则把自己与三方马匪决战的消息高速了所有人。
  不论是李适从天水带出来的正规军,还是李适这两个月不断收编又不断消耗掉的三千马匪,对李适这个命令都没有太多的感触。
  因为这两个月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路上,否则就是死命训练。
  这样的情况下,对这群人来说,干架才是真休息,正常训练那是要死人的!
  所以,绝大多数人甚至有几分闻战则喜。
  决战当天,随着李适一声“出发!”
  大军头上灵云长虹如龙,浓郁得仿佛全员都觉醒了气种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