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三十六章 预备役
  很快,贾文和也想要看看李适到底是真的有天赋,还只是巧合蒙对了,便马上给李适解说起军阵,阵法首重调度,那种调度能力不合格的基本上就摆出个阵法怼过去就好了。
  但那些调度能力强的,甚至能在战争中进行变阵的怪物,基本上一个军阵加持就等于一个随时可变的大型军团天赋。
  而有这样一个能力在手,若说百战百胜也许做不到,但只要统帅没走入牛角尖,基本上都能够确保自己的军队在任何情况都能存活下去。
  而李适便兴致勃勃的跟贾文和去学习阵法知识,等到贾文和说完了基础后,看看夜已经深了贾文和便是打着哈欠去睡觉了,反正贾文和也没指望李适能一下子就学会。
  这就好像是数学题,你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做一遍,自己一副恍然大悟。
  但自己上手果断两眼蒙圈,只能作废了,更不要说这里面还有一个军队调度的问题。
  就算是贾文和自己,也不敢说把军队的指挥做得如臂使指,那军阵自然会出现漏洞。
  很多时候,军阵本身是完美的,但军阵在实际运行时,往往因为统帅自身能力缺陷导致军阵运转出现了问题,而军阵这种东西,要么吃天赋,要么吃经验。
  然后,贾文和第二天起来,却见到李适已经调度着自己的军队摆出玄襄之阵,李适头顶上的灵云分成阴阳二气不断旋转,却又不断交错,而麾下战士更是井然有序,按部就班。
  “我一定是打开帘幕的姿势不对,是不是回床上躺着继续睡一觉再说!”贾文和心想。
  “文和,你起来了!”李适顶着一个黑眼圈,对贾文和道,“我成功布置出玄襄阵了!”
  “你……你怎么做到的!”贾文和好奇的打量着李适,有些不可思议。
  “按你说的,以玄襄之阵为核心,以灵气为枢纽,通过调度士兵的组织力,自然而就成了!”李适对着贾文和说道。
  “我说过吗……我说过吧……我一定说过!”贾文和心中不断的催眠着自己。
  实际上,李适真不感觉调度这个困难。
  这些阵法说起来很奇妙,实际上就是组织力具显,而贾文和让自己做的各种几何题目,便为了指挥调度军阵时做出一些提前规划。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把圆阵转化成方阵,在真正的战争中便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割圆法,先是确定一些士兵的顶点作用,通过事先布局,把这些顶尖加固,然后把一部分多余的士兵,指挥到这些顶点进行巩固,以牺牲他们为代价进行成功变阵。
  这种方法变阵相对难度较低,只要平时有演练,知道哪些士兵起到顶点作用,战争时,别让他们死在第一批,那绝大多数掌握玄襄之阵的将军都能掌握这种办法。
  另一种是渐变法,这就需要指挥者拥有相当强的预读指挥能力。
  在战场上料敌先机随时进行指挥调整,在维持军阵变化的同时,还能每次都切中敌军要害,把变阵的代价减少到最低。
  简单的说,割圆法是给才能一般的普通人准备的,渐变法是给顶尖大佬准备。
  而割圆法的最低标准,也是贾文和这种懂得玄襄之阵,还能够做到军队指挥的帝国精华。
  此刻李适正常演练用得是渐变法,仅一天的时间,李适便把这只军队指挥的有模有样,甚至摆出了一个玄襄之阵的雏形,这看得贾文和心中有着几分抑郁。
  “果然,我只能从政,一点从军天赋都没有。”贾文和的士气受到严重打击。
  而李适稍稍的操练后,便是让士兵们自己去训练总结,李适回去睡觉去了,困死了。
  毕竟妖族刚刚才被打败了一场,武威这里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而在等过个几天,相信天水的救援就到来了,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天水与武威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正常行军也就三四天的路程,真正麻烦的是行军粮食与各种行军装备的准备。
  而李适去睡大觉了,贾文和观察起了李适的这只军队,却见到这些军队与自己以往见到的军队有着很大的不同,这只军队的活力,比以往的军队要强得多。
  “是因为这群人吃的更好,还是因为这群人更努力?”贾文和对这只队伍起了几分了解的心思。
  这是时候的李适回去睡大觉了,但这群军队中的各个头头却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
  反而军队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什长进行着讨论。
  贾文和过去听了听,基本上都是在商议着李适的军阵,以及怎么样更有效的进行行动。
  这一种主观能动性,让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李适的提线木偶,而是有着自己思想的士兵。
  贾文和见到这幕,感觉到十分疑惑,不由对姜冏道,“姜司马,李将军麾下的士兵,都这么好学的吗?”
  相对郭祀这个马匪中出来的粗汉,与樊丑这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的丑汉,贾文和表示还是跟姜冏这个正常的天水良家子有共同语言一点,至少姜冏长得赏心悦目。
  “这算是军队里面的习惯吧!”姜冏道,“平常训练的时候,李适大人便是要求什长们把他们遇到的问题进行总结,以往正常训练时是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汇总。
  现在打战了,应该不会有这般的总结会议,但等到战争结束,还是会进行总结的。
  用李适大人的话来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总结经验,就会让我们得到提升。”
  “但是……他们怎么记录,他们难道就不怕忘记了吗?”贾文和不由的说道。
  “他们识字的,虽然识字不多,但用竹片记上几个还是能做到的。”姜冏道。
  “他们什长都识字?!这起码有两三百人了吧!”贾文和难以置信的说道。
  “嗯!”姜冏点点头,说道,“李校尉弄出来的,他组织了医疗营的女先生教大家识字。
  说来也奇怪,一个个三五大粗的大汉,面对着医疗营的女先生却乖得很。
  后来一年时间,李校尉便让这些能够识字的将士慢慢当上了伍长。
  现在军队里面虽然不能说所有人都识字,但至少什长以上的官职绝对都识字了。”
  “难道队伍中,就没有不服不想要学习的刺头!”贾文和听到了姜冏的话,不由问道。
  “当然有人仗着自己实力不错反抗!”姜冏道,“不过他们都被李适大人弄过去当亲兵了,然后交给樊丑来督促学习,原本每天是有着医疗营的女先生进行教学,结果换成了樊丑这个家伙,更重要的是这些刺头还打不过樊丑,处理的多了,自然没人反对了。”
  “李适真了不起!”贾文和听到姜冏的话忍不住的感叹道。
  “的确,李适大人真的很了不起,他给天水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姜冏也赞同的点点头。
  而实际上,姜冏完全不知道贾文和所说的了不起在哪一方面。
  “潜力爆发……这个特性,所爆发的潜力所指的不仅仅只是士兵的身体素质吧!”贾文和若有所思,“这样一只近乎自己不断成长变强的部队真的很恐怖啊。”
  不过,贾文和想到这只战部的潜力爆发特性,也有着非常强的负面效果。
  那爆发之后虚弱,会本能的需要大量的食物进补,所以才会一口气吃了掳掠过去的三分之一的牛羊,要知道这些牛羊是给两万的狼骑准备的啊。
  从侧面看得出来,想要维持这样一只部队,所需要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应该也就只是能打造这三千之数吧!”贾文和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张公义带着医疗营与预备役赶到了这里。
  同样带来的还有原本给众人准备的后勤,当然先是把人派遣过来,让人过来搬运物资。
  而听到这消息,郭祀,樊丑与姜冏果断兴致勃勃的过来接收物资了。
  因为三个人都非常清楚,只要自己下手慢了,另外两个家伙怕是连个渣渣都不会给自己。
  另外,张公义带来的五百预备役,更在三人的友好慰问下,直接被抽干净了。
  等到了李适睡醒从营帐之中起来的时候,却见到张公义一个人拿着跟枪追着三个人抽。
  那有望成为龙将的武力,在这一刻被张公义展现得淋漓尽致。
  纵然是郭祀,樊丑和姜冏三人联手也只能避开锋芒,当然多少也是因为抽干净了张公义的血,有点不好下死手。
  但至于放过被抽调出来的士兵,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你这个预备役的统率,在李适设定之初,不就是给我们这些主力吸血的嘛!
  而且,就算是在张公义麾下的预备役士兵们也非常乐意去主力。
  且不说西凉人本就好战,更重要的是,主力每天都有肉吃,以后还有书读,还能跟着李适还能立功,为什么不跳主力啊!
  所以,张公义好不容易把补给送到了李适身边的第一天,便成为了悲剧的光杆司令。
  李适看他可怜,便让他做自己的副将,至少冲锋陷阵的时候能够帮自己挡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