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三十八章 唯一希望
  李适没继续跟贾文和争论这问题。
  因为骁骑连第一天赋都未曾开发到极致,就更不要说什么第二天赋了。
  真等需要二天赋了那就去战场上杀只双天赋军队,那想来也就能成为双天赋了。
  贾文和继续跟着李适询问骁骑中的事情,比如说为什么让军队读书识字,为什么会有医疗营之类的。
  毕竟这些东西真正的创始人是李适,没有比李适更懂得这些东西存在的意义了。
  至少贾文和不认为李适是疯子,资源多了就随便砸。
  而李适倒也跟贾文和进行了解答,没有什么好藏着掩着的,很多东西别人既然问了,那肯定会有一定思考,藏着掖着只是会加剧别人的好奇心而已。
  所以,接下来四五天李适与贾文和两人倒是进行了相当不错的交流。
  李适从贾文和这里学到了不少的军阵知识,而贾文和也从这里知道了李适治军的思路。
  虽然贾文和跟李适交流过后,对李适的治军思路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只认为李适的治军方式只适合小规模培养精锐部队。
  否则养出这样一只部队的成本实在太高,要是全国如此,整个国家的财政早就崩塌了。
  而且严格说起来,现在大仙朝的财政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所以在贾文和看来,李适治军的确能训练出强军,但计算上成本,实在太不合适了。
  而就在李适与贾文和两人秣兵历马,锻炼着自己的军队时。
  此刻妖族虎千秋已经带领着妖族大军真正逼到武威城下。
  虽然正规军只有虎族战士一万,狼骑两万,豪猪射手一万,以及野猪战士一万,也不过五万人,但带着的猪族战士却有二十万,浩浩荡荡的气势逼人。
  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武威傅燮便马上派马寿成来通知李适求援。
  李适听到马寿成的报告,不由皱起眉头,妖族比自己所想得来得更快。
  贾文和站出来对马寿成道,“还请马将军尽快回去告知太守。
  三天内天水援军主力便会支援到位,让他无论如何请支撑住三天。
  当然,李校尉与我也会尽全力支援武威的。”
  听到贾文和的话,马寿成松了一口气,看看李适不语,只是对自己微笑,也以为李适也是这个意思,便果断抱拳道,“我这就回去告知太守,多谢诸位相助。”
  看着马寿成就这么的离开,李适说道,“文和,这么骗别人不好吧!”
  “若是不给武威增加信心,在这妖族惊涛骇浪般的横推下,武威怕是一天就会易手!”
  贾文和道,“反之成功进行的防守,之后心态就稳了。
  而且如果天水援军不能再三天内到达,就算再赶过来,也没有意义了。
  失去了武威,接下来几乎无险可守,直逼天水。”
  李适听到贾文和的分析,心下却也认同贾文和的推论。
  的确,如果再过三天,天水支援再不过来,的确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过即使听到贾文和的话,李适心中也没多少安慰。
  李适知道接下来的道路会非常艰难,毕竟自己所面对的不是两万五万十万,而是有着整整二十万的妖族精锐。
  哪怕猪族步兵在妖族的眼中不过只是炮灰,但对李适来说,自己的军队经过补充也不过只是三千人而已,这般惊人数量对比,怕是任何人都会感到绝望吧。
  在西凉这种地方,大多数都是平地,水火之计很少有适合的地形能使用起来。
  更不要说,随着初春到来,这一天比一天温暖,天时是站在妖族这边的。
  可以说,接下来的战争真的非常困难,困难得甚至令人感觉到窒息。
  “不知道,老大什么时候过来!”李适也升起了这么个念头来。
  战争很快便开始了,虎千秋凭借着自己海量炮灰的优势,没有玩什么虚的,直接便是四面围攻,让二十万猪族步兵宛若潮水般的对着武威发动进攻,不给人半分喘气时间。
  对傅燮来说,这样密集的攻城完全刷新了他对战争的认识。
  妖族这般完全把猪族步兵当做炮灰来使用,把人海战术使用到极致。
  仅只第一天,武威城的防线便风雨飘摇,甚至连武威城头顶灵云都开始变得稀薄起来。
  而第一天开始,李适便尝试着带着自己的骁骑几次冲击妖族大军。
  骁骑经过与狼骑的一战,士兵们几乎得到了全面的提升,潜力爆发的特性让骁骑只要没死,那下次出现的他们会变得更强。
  所以,哪怕虎千秋专门留出了一万狼骑去截杀骁骑,但却占不到半分便宜,甚至反而在李适与张公义两人的联手发挥下,不论狼骑用出什么样的战术,都被李适所率领的骁骑凿穿,杀得狼骑们胆颤心惊。
  然而骁骑却也无法真的摆脱狼骑,而且李适所做得也只是杀穿狼骑,而不是歼灭狼骑。
  但杀穿狼骑没有意义,因为李适麾下骁骑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纵然杀穿了狼骑李适也不敢继续率军深入,否则军队合围,自己这三千人肯定会被直接吃掉。
  所以,李适只能调转麾下骁骑方向,重新从已经被撕裂的狼骑队伍再碾压一次回去。
  一连三天的时间,李适带着麾下的校尉跟着狼骑兵们来回厮杀了七次。
  虽然每一次自己都赢了,但就战略层面上来说,自己并没有起到支援武威的效果。
  虎千秋派出来的狼骑们成功把李适给钉死在了外围,让李适哪怕想要救援也有心无力。
  因为,李适的士兵真的太少了,少得根本就没任何办法正面击溃狼骑。
  双方较量了几次,在狼战发现李适率领的骁骑在李适带领下,战力高得惊人,不论自己如何围追堵截,都被李适率领的军队轻易撕开了缝隙。
  在这样的情况下,戴罪立功的狼战选择了直接跟李适比拼伤亡,选择一种以命换命的打法,专门培养出一群小队,直接向李适麾下的骑兵身上撞。
  虽然自己麾下的狼骑豁出性命也未必能够把李适麾下的骁骑给撞死,因为骁骑的素质在一次次的碰撞中变得越来越是变态,已经跟狼骑拉开了差距。
  但这样不要命的攻击,肯定会被骁骑造成极大的影响。
  毕竟一支连命都不要的军队任何人遇到肯定都会感觉到麻烦。
  如果不是李适灵机一动,直接变阵施展锥形,强化了凿穿的破阵能力,硬是打了出去。
  说不定骁骑就完全陷入到在这里了。
  这次攻击是李适水下骁骑损伤最严重的一次,仅只一个照面便让骁骑阵亡了三百多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让李适不敢再轻易的冲阵了。
  当然,狼骑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倒下的是数倍于李适的骁骑的人手。
  不过狼骑有人,这点消耗狼战不在乎。
  三天的时间,七次的来回冲锋,在这生死之间,李适飞快的掌握军阵之道,甚至连李适麾下骁骑人员也能够非常快的领悟李适需要调度的军阵。
  这也是李适能够来回穿梭的重要原因,毕竟一只可以算得上是二天赋的军队,哪怕对于大仙国这样的帝国来说,也是真正精锐了。
  然而现在,七次来回冲锋,对骁骑来说,却是已经到达了极致。
  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一种沉重的疲惫感在死死压着李适,但李适清楚自己要背负着这沉重感继续前进。
  而就在第三天,这时候的李文优终于过来了,而且是他亲自过来了!
  “文忧,你怎么亲自过来了,天水的事不需要你处理?”李适看着李文优疑惑道。
  “必须要把这次妖族的拦截在武威!”李文优道,“否则天水今年就不用春耕了!”
  “这么说,援军已经到了?”李适欣喜道,“明天就能让大军进入天水城吗?”
  “实际上,今天军队就已经来了!”李文优道,“你的表现大家都看到了。”
  “今天……就来了!”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有些意外道,“那为什么不见你们?!”
  “也许是因为,在李文优看来,天水是支撑不过三天的吧!”贾文和走出来,他目光看着李文优有着几分愤恨,道,“是不是李郡丞。”
  “安定不愿意出兵相助,所以天水只有两万的军力而已。”李文优眼皮都不抬一眼的说道。
  “安定不愿意出兵?!”
  听到这话,贾文和一惊,反而想到了什么似的苦笑道,
  “的确,对现在的段家来说,一片糜烂的西凉正好让段锐从神洛那个旋涡中出来!”
  李文优惊讶的看了一眼贾文和,感觉自己小看了贾文和的见识,道,
  “所以我们手上只有两万军队而已,但妖族却有整整二十多万。
  哪怕其中绝大多数不过只是一些打打顺风战的猪族步兵,在妖族的眼中只是炮灰而已。
  但这惊人的数量差距,正常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赢的希望。
  我思来想去,我们想要赢的机会只有一个时候。
  那就是在对方攻破武威的那一瞬,也就是对方获得成功的那一瞬。
  这是我们能打败对方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