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五章 袁绍,你的快递收到了
  “张宁,你献地精有功,今天起,你便是我手下直属医疗班组长。”淳于紫苑对张宁道。
  “谢过紫苑姐。”张宁低着头对淳于紫苑道。
  淳于紫苑管理着医疗班,手下有四个医疗班的组长。
  张宁进入到了医疗营后,凭借着出色的道学与医疗底子真论起技术来,比较起绝大多数只能算是临时赶出来的硬才护士们来说强太多,自然而然便脱颖而出。
  不过,医疗营一般没上阵杀敌,所以人员流动性不高,张宁脱颖而出也进不了管理组。
  这次因为李适把人带到长安,很多原本在天水的女子选择留在天水,倒给巨鹿俘虏的女子们腾出了不少位子。
  尤其刚经历巨鹿那般惨烈地狱,更让巨鹿女子们对这能保护她们的医疗营有极强归属。
  所以,在位子有空后,以张宁为代表的巨鹿女子借助这机会进一步融入医疗营中。
  淳于紫苑手下有个医疗班组长选择留在天水,张宁乘机选择张角当初培养黄巾力士的补气药材人参作为自己的进身之阶告诉淳于紫苑。
  张宁现在已经有点适应医疗营的生活了,作为一个女子,张宁没什么报仇血恨的想法。
  毕竟不论是朝廷的宣传中,还是她的经历中,黄埔明才是第一仇恨对象。
  至于西凉骑兵,如果没有他们,自己怕是已经死在巨鹿了。
  所以,张宁唯一想着的便是活下去,在这悲哀的时代继续活下去。
  张宁清楚,其他人离开医疗营还有归处,但自己离开医疗营,却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
  所以,张宁算是巨鹿女子中对医疗营的归属感最强的人了。
  “对了,李适见到我们找到地精,便给我下了命令,说要找找青蒿、葛根和板蓝根三种药材,除了名字以外,什么特征都没有,你可认识?”淳于紫苑对张宁问道。
  “青蒿,葛根和板蓝根?”张宁听到了淳于紫苑的话,也是满头雾水。
  张宁不确定道:“青蒿听起来好像是一种蒿,但可入药也不少。
  至于葛根和板蓝根好像某种药物根部,若只名字,完全没办法去寻找到相应药材啊。”
  “哎……果然如此。”淳于紫苑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发信给扁鹊他老人家,说不定能知道这些是什么药材。”
  李适因为见淳于紫苑居然找到人参,而且听到人参名字叫做地精,便怀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想法,问问淳于紫苑知不知道这几种药材。
  而李适的知识底蕴摆在那里,知道的中药材名字也就那么几个。
  知道青蒿那是因为屠吆吆获得了诺贝尔奖。
  知道板蓝根那是因为遇到瘟疫什么的时候,这东西好像每次都是被第一时间抢劫的。
  至于葛根,纯粹是姥姥家当做食材煲汤的时候吃到过,算是补药的一种,对现在的骁骑营来说,只要是补药,那就是好药!
  当然,李适压根就不知道他所认知的青篙在古代叫做黄花篙。
  也不知道葛根是葛洪命名的,而现在还没葛洪这个人。
  更不知道板蓝根这种东西,来源有两种一种是菘蓝,一种是马蓝。
  古代从来没把这两者分开来,一直到1995年药典才第一次把这两者区分开来。
  总之,李适这次纯粹外行要内行做事情,至于什么时候能有效果,那就天知道了。
  不过,医疗营在长安期间,倒开始慢慢积累下口碑了。
  因为,医疗营虽然是以战场上救援士兵们为主,但到底有了相当丰富的临床经验。
  而李适更让淳于紫苑把救人的步骤与规章书写下来,形成规章制度,给护士们传阅学习。
  这制度至少在组织度上碾压了其他个人医疗机构与江湖郎中。
  同时,为了加紧对医疗人员的培养,医疗营在长安驻扎期间,李适让淳于紫苑带着预备役开进行免费看病,买药收费的试点政策。
  这让有点头疼脑热的家伙,便会来医疗营中看病,所以病人自然络绎不绝。
  当然,病人们多了也有医闹的。
  李适让法衍亲自下去査,查实后,便把医闹全家都拉过去修路去了。
  罪名是诽谤官府,全家发配。
  没错,医疗营是军队编制,属于李适直属麾下,你来这里医闹,不是诽谤官府是什么。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医疗营看病是免费的。
  只要不是在这里买了药当场吃下,还没走出医疗营就死了,那就不关医疗营的事情。
  因为李适让医疗营开诊,很大原因便是让平民做试验品的,让医疗营能尽快成熟起来,否则谁家医院免费看病啊!
  对李适袒护医疗营的行为,法衍是很看不惯的。
  但他翻翻汉朝法律,还真没有找到一条,如果义诊把人给治死了,那医生应该付出什么代价,这让法衍好气啊。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很少见的。
  毕竟医疗营中虽没当世顶尖医生坐镇,然而有淳于紫苑这位医家高手与张宁这位传承了《太平要素》的道家高人在,只要别是那种罕见的疑难杂症基本上都能治愈。
  至于出现什么疑难杂症,出门左拐就是军营,去报名看看能不能入军。
  只要凝结气种,对疾病抵抗力就会大幅度上升。
  如果能成为龙将,那你很棒棒哦,这辈子基本上不需要担心什么生病问题了,砒霜论斤吃也死不了的。
  不得不说,李适的到来的确是给长安带来了相当大的变化。
  一个面若枣红壮汉,外出闯荡数年后,回到自己家乡,却也有几分不认识的感觉了。
  “长生,你回来了啊!”河东老人见到这男子惊讶道。
  “嗯,回来了。”长生脸上挤出带着几分僵硬笑容,显然不习惯去微笑。
  “你身上的事……”河东老人看着男子略带着几分关怀,又有几分畏惧。
  “我参军讨伐黄巾,又跟妖族在北方打了一场,立了功勋已被赦免了罪责。”长生道。
  “这就好,这就好!”河东老人对长生欣喜道,“胡氏这些年独自带孩子,可辛苦哩!”
  河东老人倒没有怀疑长生的谈话,毕竟他的为人河东老人倒是清楚。
  而且朝廷对很多罪犯都鼓励他们北上杀妖族,只要妖族杀得多,基本上都能赦免罪行。
  某种程度上来说,李适也是走这路子,只要杀的人不是那种仙门九家级别的都能赎罪。
  因为这不是个人命宝贵的现代社会,而是个人命如草芥的封建时代。
  这也造成了游侠横行,义气上头就杀人的风气,也是底层人命保护自己的最后手段。
  长生看着河东老人,道,“今日回来,却感觉今日河东变了很多。
  这道路好像修缮过,路上好像也没什么泼皮了,而且田里麦子长得比其他地方更好了。”
  河东老人倒点头道:
  “这多亏了新来了的李太守。
  他派遣了新亭长来我们村,那可是老兵啊!
  原来的王屠户还死赖着亭长位子,结果这新亭长来了后,一个人打十个。
  他把那只会给泼皮们保护的王屠户给打死了。
  后来长安派人来调查,结果那王屠户白死了,那张亭长是手眼通天啊。”
  长生默默听着河东老人的话,听着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本地的变化。
  河东老人更乐得有人跟着自己唠嗑,道,“然后,这张亭长便带着我们村种田去了。
  别说,只要听这张亭长的话,基本上种起粮食来都能多打个几斛。
  至于那些泼皮啊,则是被亲民营的抓过去修桥铺路了。
  泼皮如果骚扰乡里种田,只要没个正经营生,那告到张亭长那里,亲民兵很快便会把他们抓过去修桥铺路。
  上头话怎么说来着,哦,劳动改造!
  现在那些泼皮流浪儿已经不敢随便出来晃荡了。
  若被人盯上告上去,一抓一个准。
  你现在踩着的这条路,就是亲民兵修出来的,村里泼皮多少也出了点力。”
  长生听到河东老人的话,摸摸胡子,道,“那这新太守倒是好官啊!”
  “那可不!自从新太守来了后,长安的日子好了很多了。”河东老人点头道,
  “也就希望这新太守能多待个一两年,让我们多享受享受这太平日子哦。”
  很快长生回到自己的家中,从外面看过去,见妻子胡氏在教授儿子识字。
  见到这幕,长生心中多少有几分愧疚,
  当初的自己犯了事,虽然杀干净了仇家,但也不得不离开河东避祸。
  只能把产后没多久的妻子留下来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
  此刻敲敲门,心中倒忐忑得很,明明自己连龙将都能剁了,但却有几分莫名的畏惧感。
  胡氏打开门见到长生,目光流露出惊喜,却仿佛长生只是出去出工了似的,温婉说道: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吃吗?”
  “嗯!”长生发现嘴笨的自己好像也不会去说什么安慰话,默默点头而已。
  小男孩好奇的看着长生,却见胡氏道,“平儿,快叫爹。”
  小男孩略带着几分犹豫,不过也没叫,反而有些害怕的躲开了。
  他跑到里屋,然后怯生生的向眼前陌生男子看过去,只是好奇的看着。
  长生也不习惯这相处的模式,却听到房门声又敲响了。
  这时候,胡氏过去打开房门,惊讶道:“李老,张亭长?”
  那河东老人开口道,“胡氏莫怕,我回去路上遇到了张亭长。
  这不长生回来了嘛,所以来登记一下,把长生编辑在册,也就算正式回来了。”
  听到这话,胡氏才打开们让两人进来。
  这张亭长看到长生眯起眼睛的样子,本能得汗毛倒立,道,
  “我是这儿的亭长张三,听说你是杀了妖赎罪回来了,所以过来登记确认一下。”
  “张亭长有什么要问的,就请尽管问吧!”长生看着张三说道。
  张三问道“既然是赎罪回来,可有赎罪文书,另外你在赎罪期间的化名我也要知道。
  我需要上报上去与朝廷那边进行核对,看看是不是把你的罪名给核销了。”
  长生拿出一份文书递给张亭长,张亭长看过后确认无误,看着上面的名字读道,
  “关云长?名字倒好记,那你以后落户河东,是准备用关云长,还是继续用关长生?”
  “关长生吧。”关长生道,“既然已经赎罪完了,那自然是用回原来名字。”
  张三点头说道,“好,那我就按关长生的名字给你登记入册。
  你新来长安,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
  现在长安这边李将军主持,如果你仗着武力在乡里逞勇斗狠,肯定会被抓起来干苦力的。
  如果你一时间找不到事,我可以介绍你进施工队,不说能挣多少钱,但至少温饱没问题。
  我看你好像也在战场厮杀过,如果年龄不到三十,我还可以推荐你直接入屯田营。
  到时候就算没被骁骑营给选上,但在屯田营里面学得一手种田技术,运气好还能有书读。
  到时候也能跟我一样做个亭长了。
  就先到这里了,你刚回家,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团聚了。”
  “谢谢张亭长!”关长生双手抱拳,对着张亭长感谢道。
  很快,河东老人与张亭长便离开了,留下关长生一家在这屋子中。
  接下来,关长生在家里呆了几天,不过他的性子终究不是乐得在家里做农事的人。
  最终还是与胡氏商量后,便进入到亲民兵中。
  亲民兵里虽有些年龄过了三十二岁的老兵,但更多是民兵性质的自卫军。
  主要的军事训练,以听懂军事命令,了解规章制度,认识旌旗等理论性质的东西为主。
  真正进行军事训练反而并不多,反而常常帮助本地父老乡亲们做各做活。
  这更像是个有官方背景的互助团体,不过官方命令下来去工作,也能拿到粮食。
  在这里呆了几天,关长生便因为自己优秀体魄,以及对军事制度的熟悉,被挑选出来,推举进入到屯田营中。
  到了屯田营,关长生发现屯田营的士兵还是挺多的,好像是有个几万人。
  随着粮草丰收,李适对李文优提出扩编意见。
  医疗营扩编到六百人,骁骑营扩编到六千人,屯田营扩编到三万,至于亲民兵只有管理的老兵是要钱粮的也就六七百的名额。
  对李适扩编,李文优思索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毕竟李适自己直接主管的军队并不多也就六千人。
  至于屯田营虽说是给骁骑营补兵用的,但严格意义上来,他们的定位也就只是郡兵而已,又不像骁骑营这般的专业化部队。
  而且李适能拿来补兵,其他西凉兵也能够拿来补兵,只不过需要磨合而已。
  而屯田营的训练算是正规多了,除了屯田外,还要进行军事训练。
  更重要得,屯田营中开启教育课程,医疗营或者医疗营预备役的女子会过来教授识字。
  只不过,屯田营与骁骑营不同的是,骁骑营是必须要学,屯田营自由学习。
  谁想要来识字的,每日完成屯田与军士训练后,便能过来围着教授的女子听课。
  如果来得晚了,怕连这女子的声音都未必有机会听到,就更别说在油灯下黑板上的字了。
  对绝大多数士兵们来说屯田营最大好处,除了能自己吃穿不愁,家里还能享受到一定免税待遇。
  有时候,李适还会发些白条,让他们带回去,给家里人换一些食物。
  至少某种程度来说,这样的待遇,已经算是给得相当高了。
  当然也是李适当前阶能给士兵们所能够给的最大福利了。
  想要给所有士兵们发工资的话,至少在短期内是绝对不可能的。
  当然这些士兵也从没有想到工资这个词跟自己有关。
  而就在李适慢慢种田时,数骑快马飞快穿梭过长安,一路直接向秦雄与李文优两人所在的西凉前线飞驰而去。
  秦雄看着接到的消息不由发愣。
  “刺史,这上面写着什么?”李文优看着秦雄发呆的样子不由问道。
  “仙皇陨,袁家公子绍向何进大将军建议招我等边军回神洛,杀阴官,拥立新帝!”秦雄把手中文书递给李文优,道,“我等应当如何行事。”
  李文优脸上流露出欣喜,果断道,“此乃天赐良机,我等当速速回军,前往神洛。
  有此拥立之功,退可与袁家携手在西凉自保无虞,进跟随何进大将军于神洛封侯拜相。”
  “既然如此,我等即刻便是动身!”秦雄果断道。
  “西凉骑兵先行。”李文优道,“李适这在长安一年,定然已积累下丰厚物资,我等在长安换马补粮,速度绝对远超常人所料。”
  “那这里交给谁?”秦雄不由担心道。
  李文优道。“让徐荣带领神洛五校徐徐撤退,至于这里便交给韩约吧。
  当初他被马寿成踹了营,那心中火气还没消呢。”
  “你就不怕他们联手!”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担心道。
  “且不说他们间还有没有信任,就算联手了,我们依旧覆手可灭!”李文优道。
  秦雄微微沉默,不得不说,当初那一战的确让秦雄印象相当深刻。
  “这次去神洛总感觉很危险,还是把李适也带上吧!”秦雄心中不免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