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八章 吕布在暴走
  不论怎么样,吕布在门口叫嚣,你联军这么多人却一个上去的人都没有那就有些过分了。
  就在这时候,翼州牧韩馥站了出来,开口道,“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
  这时候韩馥的班底挺奢华的,武有潘凤为龙将,文有沮授至知命,统兵的还有鞠曲义,全部都是一流配置,再加上自身地位,某种程度来说,比袁绍要更加强大。
  “早闻冀州有上将潘凤,不知道将军可愿意前往一战!”袁绍向潘凤看了过去。
  袁绍这时候可真没动冀州的心思,因为仙门九家之一的袁家向来都在朝廷中打转。
  所以,袁绍倒真是想借助大军的力量讨伐秦雄,然后袁家继续做中央第一家族。
  潘凤放下手中的鸡腿,道:“末将愿意前去一战,侍卫,拿我的大斧来!”
  随着潘凤起立,众人却才发现此人身高九尺有余,一身戎装,虎步龙行,提着一柄仿佛是门板似的大斧头,便离开了营帐,看着斧头被打磨得寒光闪闪,让人不由心寒。
  “终于来了吗?”吕布倒兴奋的看着潘凤手持大斧向着自己冲刺而来。
  “贼将看斧!”潘凤大吼一声,便挥舞着自己的宣花斧向吕布狠狠砍过去。
  吕布单手使出方天画戟,便从容的接了下来,不过接起来却有点沉。
  吕布从容道,“又是一个天生神力的神将,不过你这力道,欺负欺负弱者还行,但你怕是连自己这股力量都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吧!”
  吕布一边说话,一边手中方天画戟开始乱舞起来,潘凤顿时满脸通红。
  自己从小便是天生神力,成为龙将后更所向披靡,但遇到的对手都是比自己弱小的对手,从没有比自己更强大的。
  这次遇到吕布,却第一次遇到比自己更强的敌人。
  潘凤突然发现自己与吕布只是交手了十招,自己就有点承受不了吕布的进攻了。
  突然吕布一牵引,潘凤连自己连手中的斧头都握不住了,斧头直接被吕布挑飞。
  吕布倒也没有顺势杀了潘凤,而是方天画戟一拍,正好拍在这宣花斧上。
  斧头撞上潘凤,潘凤整个人都被这斧头给撞飞出去,那可不只是吐了一大口得血。
  “你有点潜力,最好再加把劲,今天饶你不死,下一个谁来!”吕布大声道。
  对吕布来说,这次来联军这里与其说是战争的,还不如说是为了自己的武道来这里找对手磨炼的。
  因为吕布想要变得更强,成为龙将之上的天人。
  在神洛时,他倒想去找王越,这个当今唯二的天人交手一下,但很可惜,王越不在京城。
  据王越门下说带着亲传弟子史阿去找童渊去交流去了,主要内容应该是炫耀弟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迟迟不肯回来,让吕布有点望眼欲穿。
  没办法,吕布找不到高人来指导自己突破天人,那就培养几个能够刺激自己的对手。
  而龙将加上天赋异禀的家伙,便自然落入到吕布的眼中,这也是潘凤活下来的理由。
  对一般人来说,遇到高强对手自然要杀掉。
  但对吕布来说,你挣扎吧,努力吧,然后被本大爷碾压吧!
  李适也是在吕布的这个名单上,甚至李适不论是控制力,还是素质爆发上,都完全碾压了潘凤,有种潘凤的加强版的感觉。
  只不过,李适跟吕布交手了一次之后,就不打了,以后再找他,永远都在军营中。
  此刻潘凤败北,是任何人都没预料到的事情,尤其是潘凤被打得抬回来。
  看着潘凤的宣花斧都被打断了,袁绍也知道潘凤尽力了,开口道,“吕布悍勇,怪不得将军,还请将军先下去休息。”
  潘凤听到这话不由低下头来,甚至连双眼都有些红肿了。
  毕竟自己被打成敢这样,韩馥看都不看自己,但袁绍身为盟主还出来安慰,自己的心也是肉长得,怎么可能不感动啊!
  “凤无比惭愧!”潘凤低头道。
  袁绍便让人先把潘凤送下来,然后高声道,“谁敢出战吕布!”
  袁绍目光所及,在这一刻,所有龙将以下的武将自然全部低头装死,没人站出来送死。
  龙将水准的将领哪怕跃跃欲试,但却也被自家的主公拉着。
  毕竟只要有脑子的人都是准备来扬名的,不是来送菜的,吕布能够十几回合就打败潘凤,已经强得超越了正常范围了。
  “若是吾上将颜良文丑再次,又何惧区区吕布!”袁绍在这时候怒斥道。
  当然,袁绍也就是说说,真要是来了,那能不能活下来还要看吕布的心情。
  如果在吕布看来没有继续成长的潜力,对吕布来说,还是直接砍了吧。
  此刻,吕布叫嚣了一阵,却见盟军直接开启云气堵住大门,一副你叫就叫,反正老子不开门的样子,看得吕布真的是好生郁闷,却只能带着自己的骑兵先回营地再说。
  吕布率领吕家火骑爽了一把,便回到了自家的营地中。
  吕布出去爽了,聂辽在这里却辛苦搭建营地。
  不过,正是因为吕布把群雄们打得抬不起头来,聂辽倒是安安心心的在这里扎好了营帐、
  没有多久便见到了吕布怒气冲冲的回来了,看起来相当不舒服的样子。
  “少将军,您这是怎么了?”聂辽看着吕布的样子,果断站出来询问道。
  “那些关东将领惧是鼠辈,居然紧闭大门,一个都不出来了!”吕布很郁闷道。
  “将军,我们的营地已经扎好,既然他们不过来我们可以过去!”聂辽道。
  聂辽虽然带兵很是稳重,但却极其富有冒险精神,对吕布提议道。
  听到这话,吕布一愣,却是没有想到向来稳重的聂辽会有这个提议。
  见到聂辽继续道,“而且我们的并州新火骑刚刚训练出来,也需要刷刷经验。”
  吕布听到聂辽这话,顿时点点头。
  当初在神洛下,被李适击败,对吕布这么骄傲的人来说,又怎么不在私下里面努力。
  不过,他带兵天赋的确不眨的,但秘术的学习天赋却相当优秀,基本任何秘术看一眼,便已经学会了。
  所以他结合自家秘术,让在李适那边呆了一段日子的吕建偷学到了一天赋改造办法,重新修改了自家的并州火骑的天赋,从原来的双天赋变成了现在的一天赋。
  但吕布有信心,自家并州火骑,在自己带领下,绝对能打过当初的双天赋。
  而很快便入夜,这时候联军为了防止吕布夜袭,甚至在营地的周围布置了雾气。
  虽然说,这年头很少有人黑夜里面偷袭,最主要的是夜盲症的原因。
  士兵们都看不见,那偷袭起来,说不定便是陷入到了营地中。
  这时候,吕布的大军整装待发,他与其说是去夜袭,还不如说是强袭来得恰当。
  三万并州军,吕布真正能够指挥的也不过只是自己的五千吕家火骑。
  剩下的五千骑兵交给聂辽来带,至于两万的步兵则是丢给吕建,至于他怎么指挥吕布就不管了,跟着自己杀就好。
  “关东联军,我可是很期待着你们的挣扎哦!”吕布骚气满满,方天画戟一挥,开口道,“大家跟我冲!”
  刹那间,一团炙热的火红色在吕布身上冒了出来。
  今天负责巡夜得是袁术的士兵,而袁术更派遣了自己的大将纪伏义亲自巡逻。
  孙坚那日对着袁术的骂话,袁术到底听进去了,因为这件事情是自己袁家的事情。
  至少到现在为止,袁术依旧执行着袁基留下来的计划,为了袁氏的未来进行拼搏。
  如果在最初的时,袁术并不明白这个概念,依旧好像是公子哥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但孙文台骂醒了袁术之后,袁术在这营地中变得务实多了。
  像吕布来了让自家俞涉出马迎战,现在轮到自家巡夜,袁术也直接派遣出了自家大将。
  因为袁术终于明白,这个联盟是为了自己袁家搭建的。
  如果自己这个袁家人都不关心联盟的成败,那其他人凭什么去关心,拼什么去拼搏。
  真当个个是孙文台吗!
  而纪伏义这人就是属于那种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的人。
  既然袁术亲口吩咐下来要由自己巡逻,那纪伏义便是认认真真的进行巡逻、
  就在这时候,纪伏义惊讶的看到地平线上出现了璀璨的光辉,原本浓郁的雾气,在这光辉的照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几乎本能的纪伏义大声叫道,“敌袭!”
  纪伏义果断让自己的传令兵去报信,而自己则是拿着三尖刀,打算率领亲卫挡一挡。
  “哟!不错,见到了本大爷居然没有逃!”吕布见到了纪伏义,嘴角一笑。
  方天画戟便向纪伏义拍过去,仅仅一招,纪伏义便连人带马直接被方天画戟打飞了出去!
  吕布连看都看一眼,却继续对大军道,“众将领随我一起马踏联军大营!”
  “杀杀杀!”并州的吕家火骑听到吕布的话纷纷举起武器,高声呐喊着。
  吕布汹涌而来,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宛若太阳一般的璀璨光辉,在黑夜中无比显眼。
  吕布的偷袭,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强袭才对。
  吕布几乎跟纪伏义派遣出来的传令兵同时到达的,但军营中,一些知兵的统帅早早就发觉了异常,并且警戒了起来。
  但跟他们所想象中的偷袭截然不同,此刻吕布正大光明的杀进来。
  甚至在这一刻,吕布脑袋上都顶着一个耀眼得如同太阳一般的光晕,为大军照亮前路。
  说实话,一般上在战场上换了别得家伙像吕布这般嚣杂,那早就已经死透了。
  但谁让这是吕布呢!
  在战场上他追求的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身上的光圈,虽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但也让吕布的并州火骑们清楚的知道,他们的统帅就在最前方。
  而这所带来的士气加持,基本上就等于是吕布只要还在战场上,士兵就士气爆满。
  而吕布此刻,就是带着并州大军,毫不讲究的横冲直撞入了联军大营中。
  不用想,吕布最初袭击的这个地方,直接便出现了炸营,好像是皇族王岱的营地。
  然后王岱还有没有死吕布不知道,但是看着这些已经完全慌乱的士兵,吕布清楚这一路诸侯如果一不小心,怕会在炸营之中直接便是抄了人生近路。
  吕布也不知道谁是谁,总之,直接带着自己的吕家骑兵一个个冲过去。
  终于在到达第四个军营时,吕布受到阻碍,不过阻碍自己的并不是武将,而是士兵。
  经过与李适一战,吕布已经不会再小看这些懂得调度的将领了。
  因为明明自己在战场上无人能治,然而在李适调度下,偏偏自己这边战局一步步恶化。
  现在,自己也遇到了会调度的将领,这些训练出来的士兵,虽然依旧对自己无比畏惧,但却在他们背后的将领的调度下,合围起来向自己进行攻击。
  “不过,还是太嫩了!你以为你们是西凉兵吗!”
  吕布方天画戟挥舞,一道道的残影下谁也不知道标出了多少的鲜血。
  这些士兵们虽然纪律严明,哪怕面对这吕布这种怪物依旧鼓起勇气奋勇而战,但吕布却也不是孤家寡人,随着他麾下的吕家火骑狠狠的冲击到这群士兵们的身上。
  顿时间,这支军队直接被吕家火骑给狠狠撕扯开了缺口!
  显然,吕布加上吕家火骑的威力,远远超过了这一支士兵指挥者的预料之外。
  他所能够做的就只是在吕家火骑的肆虐中,尽可能的稳住军士,不要让这个军营炸了。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吕家火骑吗?真的是强啊!”一名年轻军官不由道。
  “文则,你能够在吕布突如其来的冲击下,稳住我们的营帐不被攻破,已经很是不错了!”鲍信来到这位将领的身边,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有你,不然吕布这么冲进来就炸营了!”
  “那只是吕布不想要与我们过多的纠缠而而已!”于文则倒是不见有半点的欣喜。
  正是因为知兵,所以于文则才清楚,如果吕布的吕家火骑真的自己独自对上,纵然自己的士兵训练有素,但失败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双方的素质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吕家火骑,可不是谁都能够抵挡的!”吕布也没跟这人过多纠缠。
  因为他就是想要借助这一次的夜袭,看看这联军之中到底有多少高手。
  至于身后,有聂辽的骑兵跟随,有吕健率领的步兵掩杀,吕布丝毫不怕自己的后路。
  吕布便又冲到下个目标,这次的目标是孔融的营帐。
  不过孔融虽然自己不怎么样,但却有员龙将与吕布奋勇交手了十回,不过吕布没见他有什么潜力,便打算顺手杀掉。
  但这时候,一道箭矢带着无与伦比的气浪从远处而来,吕布手中方天画戟与这箭矢碰撞,这箭矢承受不住两股力量的正面冲锋,转眼便是爆炸开来。
  “很好!”吕布大笑一声,也没去理会逃命的这手持铁锤的龙将。
  把自己的腰间挂着的长弓拉出一个圆满,原本没有箭矢,但吕布却用自己的灵气制造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箭矢。
  箭矢所过,近乎千米内只要没有云气庇护的地方直接化成了粉尘。
  而落到刚才那一根箭矢射来的方向,那边轰的一声巨响,发出了剧烈的爆炸。
  “好久没有拉弓射箭了,力量的控制有点失手了!”
  吕布嘲讽的向着刚才箭矢射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对方死没死自己不知道,但看起来好像不会再射箭了!
  不过吕布也不理会,继续向下个营地冲刺而去!
  “元让,元让!”曹孟德慌张的从一个大坑中把夏侯元让给挖出来。
  刚才那一道箭矢来得实在是太快了,只是见到夏侯元让射了一箭,然后吕布反手就向着夏侯元让射了过来,接着便剧烈爆炸,反正作为虎贲的曹孟德是真没反应过来。
  “孟德,我,我……没事!”夏
  侯元让的胸口被炸开了一个口子,不过看起来无比的其凄惨,但到底还是皮肉伤。
  夏侯元让不由庆幸,幸好最后炸开来了,否则还是收束的能量,那自己肯定是死翘翘了。
  “九原吕布,真不知道是何种的怪物!”曹孟德抬起头向着吕布看了过去。
  此刻的吕布甚至没有停留,继续向下处的营地出发。
  这一刻,曹孟德打量吕布这个在大晚上的战争中依旧绽放出璀璨光辉的家伙。
  不得不承认,此刻吕布头戴束发紫金冠,肩披百花战袍,身擐唐猊铠甲,腰系狮蛮宝带,手持方天画戟,身上更是三百六十度的无死角光辉绽放。
  不论是任何人见到了吕布这样,都得称赞一声英武霸气!
  只不过吕布在一头撞到了袁术的营地时,终于碰到了今天的第一个硬茬。
  孙文台带着他的四个家将,也不讲什么江湖道义,直接便是正义的围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