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九章 袁家逆风中
  吕布率领着吕家火骑冲入到袁术营地中,唯一的龙将纪灵已经被吕布随手解决了。
  哪怕袁术手下有批相当忠心的骨干将领,但这些将领在吕布的面前,那就是俞涉等级的,甚至让吕布随手杀了,那吕布都没什么感觉。
  吕布没见袁术军营中有什么阻拦自己的敌人,便打算把这营地顺手摧毁,便直接向下个营地而去。
  所以抬起头找了找袁术帅旗的位置,便纵马狂啸,手持方天画戟向袁术帅旗杀去!
  此刻袁术站在帅旗下心里非常害怕,但世家子的骄傲让让袁术哪怕心里面战栗无比,但还是站在帅旗下下,而不是向着王岱那些人吕布一来便逃没影了。
  然而吕布可不会管你这么多,吕家火骑一往无前,便直接向袁术冲去!
  袁术很绝望的闭上眼睛,但双手就是死死抱着帅旗,或许是怕自己一松手就腿软了。
  “吕布休狂,江东孙文台来也!”这时候孙文台倒率领自己的大军过来了。
  “文台!”袁术听到孙文台的叫喊声不由热泪盈眶,抱着旗杆更紧了,身子像是弹簧似的直了起来。
  袁术看着孙文台二话不说便带着家将迎上吕布,心中对孙文台当初让自己下不来台的介怀彻底消失了干净。
  袁术心中默默想道,“文台,就冲你今日不计前嫌,我袁术今日便欠你一个人请。
  若他日你落难,我必施以援手,你若身死战场,我必照顾你的妻小。”
  当然,袁术这些话没说出来,因为袁术知道说出来,孙文台怕只会把自己当做笑话来看。
  孙文台此刻可没心思去管袁术在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毕竟在跟吕布的战斗中想分心,那不是找死嘛。
  但即使如此,孙文台却也没有想到吕布这般强大,强大得简直超过了龙将的想象。
  孙文台自己便是龙将,再加上自己的四大家臣与自己默契配合,早就形成了合击之术。
  若寻常龙将遇上,由孙文台主攻,其他死人辅助,哪怕对方是龙将也应该死透了。
  但当对手换成吕布后,吕布以一对五,却越战越强,肆虐的方天画戟在吕布手中不断挥舞,明明是自己五人联手围攻,但孙文台却感觉,吕布那惊人的气魄把自己给压制住了。
  “很好!”吕布大笑一声方天画戟划过道道残影,赤红色气浪仿佛火焰般随着吕布的大笑而喷发而出,一招便把祖大荣,韩义公,程德谋和黄公覆四人横扫开来。
  孙文台精气神在这瞬间爆发,全部汇聚到了自己的双手上,大喊道:“猛虎式!”
  刹那间,吕布感觉到仿佛被猛虎盯住扑食而来。
  虽然因为解决掉了孙文台身边的帮手,所以不能够发挥出全力。
  然而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向上,一只黑色的狂龙从方天画戟中涌出。
  配合吕布这招朴实无华的上挑,硬是结结实实的对上了孙文台的猛虎式!
  顿时气浪翻滚,剧烈的爆炸声轰然作响。
  吕布骑着马匹不由后退了一步,但孙文台手中的长枪却整个都崩裂了开来,长枪碎片直接炸在了孙文台身上,顿时鲜血淋漓。
  值得庆幸,绝大多数伤害都被马匹给抵挡下来,孙文台受伤不严重,只是这马匹报废了。
  不过,龙将这种生物只要不死,那绝大多数皮外伤都能自然恢复。
  而吕布却也很满意的看着孙文台道,“你很不错,努力努力,有资格做本大爷的垫脚石!”
  说完,吕布也不理会孙文台是什么感受,便继续向下一个营地冲刺了过去。
  “主公!”孙家四家中受伤较轻身体素质较好的韩义公把孙文台从地上扶了起来。
  “吕布果非常能敌!”孙文台吐了一口血感叹道。
  这时候,袁术倒也趁着孙文台抵挡住的已经成功让手下的人整兵更形成云气。
  袁术过来,对孙文台说道,“文台,身体如何?”
  孙文台看了袁术一眼,倒也没有太过多想,只是说道,“可惜阻止不了吕布!”
  “是啊,没有想到吕布如此悍勇!”袁术同样感慨的说道。
  这时候,吕布继续向下个营横冲直撞,这旗帜上好像写着一个张字。
  不过无所谓了,对吕布来说,自己一般不记渣渣的名字。
  此刻,有了孙文台稍稍阻拦,联军到底回过神来,开始调度起灵云,组织起攻势。
  所以吕布冲入这个军营时,明显感受到了压力。
  当然更重要得是,在吕布直接率领吕家火骑冲入到军时,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直接一拳打爆了吕布自己的马匹!
  是的,原本吕布只是以为眼前这这个壮汉只是有些慌不择路的阻拦在自己面前,想要随手解决掉。
  但没想到,这壮汉到底有着何等的巨力,仅只一拳,便见自己胯下那正在冲刺的马匹,直接被这个壮汉给打到在地,一声嘶鸣后便到底不起了。
  若不是吕布自己的底子好,及时反应过来,吕布说不定被战马给压住了。
  “来将何人,居然敢伤我战马!”吕布怒气冲冲的对着来将大声喊道。
  “陈留典韦!”典韦大声喝到,:“吕布你修得猖狂!”
  吕布本能的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危机感,但吕布又何尝害怕过别人强大!
  没有任何的犹豫,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挥舞而来,然而典韦挥舞起自己的拳头,便是直接用血肉之躯与吕布的方天画戟碰撞而上。
  刹那间风起云涌,澎湃的浪潮直接向着周围宣泄,吕布连带着方天画戟后退数步,同样典韦的拳头更是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不过,很快吕布便见到了被自己砍出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结疤。
  “好痛啊!连老虎都撕不开我的防御,你居然能做到!”典韦也是惊讶道。
  “精修?”吕布见到典韦的模样倒是满脸惊讶,没想到,这年头还有精修!
  该怎么说呢,精修也是一种非常消耗资源的修炼体系,要么是非常富有的仙门,要么是非常穷的野人。
  因为精修需要水平到达龙将的野兽的血肉滋养,普通食物是没办法提供给人精修所需要的能量消耗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精修这种强则强,但体内能量全部都拿过去滋养身体了,所以也就没有云气。
  某种程度来说,在不到达天人之前,这种人就算是战力水平远超过龙将,但也不能带兵。
  因为自己压根就没有云气,所以也调度不了军队中的云气,而没有云气的大军遇到了有云气的军队,基本上都是被碾压的。
  就韩知兵开创的灵云体系来说,精修就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大异类。
  虽然仅只碰撞了一招,吕布发现这家伙的正面战斗力实在是太憨实了。
  如果没有大军保护云气覆盖,自己倒也能砍死对方。
  然而现在的话,若是纠缠到一起,拖延得久了,怕是自己会出事。
  吕布犹豫了一下,倒没继续跟典韦继续战斗下去的意思了。
  因为自己一路杀到这里,整个联军的云气已经重新布置了起来。
  如果自己再拖延下去,等到联军云气把自己封锁,那自己想出去却也不是容易了。
  毕竟这种天赋异禀的精修高手,就算是自己想要拿下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家伙天生腿短,吕布此刻直接飞到了天空上,毕竟龙将是能飞的,但走精路线的龙将便是飞不了,此刻典韦看着吕布只能傻眼。
  “联军,吃本大爷这招!”吕布话语间,调度军团之力到自己的方天画戟之上。
  刹那间挥舞而出,仿佛是一轮落日从天空中陨落,直接砸在联军头顶。
  此刻,哪怕有着灵云不断削弱,但这个能量波冲击地面时造成的爆炸,仿佛天雷轰鸣!
  这惊人爆炸下,造成的伤害有多少且不多少,但造成的混乱绝对让联军吃一壶的了。
  “关东联军,今夜本大爷爽了!来日再行决战!”吕布说完便抢了匹马带着骑兵们跑了。
  因为大军云气已经重新连接,再加上地面上还有典韦这个家伙。
  吕布感觉再不跑自己的大军怕是要陷进去了!
  所以,此刻吕布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留下了一片狼藉的盟军营地。
  吕布是不是天下第一武将,谁也不敢确定,但至少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逆天的。
  第二天还不到五更,袁绍便阴沉着脸把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来。第一个便拿袁术开刀,道:“公路,昨夜你负责安排巡逻守卫,我军为何会被说吕布袭营。”
  说实话,虽然这场的战争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如果不是先有孙文台拖延,后有典韦奋战,自己甚至来不及调度大军,居然就这么简单的被人袭营了,这让袁绍怎么接受。
  这时候,不是再照顾自己兄弟的时候,要得是聚拢人心平复怨气。
  “昨夜吕布袭营时,我麾下大将纪伏义与碰面,巡逻队伍全军覆没。
  纪伏义被吕布打落下马,靠捡到一块盾牌覆身,才捡回性命,没被并州兵踩成肉酱。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已经警示我等,盟主若是有需要,可以查阅交接的名目。”
  袁术站起身来说道,很快便是把相应的交接名目送了过来。
  实际上,营地一开始的确是接到了警示,但这些军队又不是什么百战精兵,自然不可能马上反应过来,但就这一点点的世界差,吕布便杀进来了。
  说实话,看着袁术居然还真拿出了一份名目来,在场的众人也是啧啧称奇。
  “既然如此,那就不罚你了,吕布之勇,昨日我也见过了,纪伏义的确是难以低昂!”
  袁绍随手翻阅了一下名目,也没过多的追究,点点头便就这么过了。
  袁术倒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的老哥,若自己的话,怎么也会落井下石吧!
  没有想到,袁绍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了自己,这倒是让袁术有几分不习惯。
  不过,袁绍站起身来,威严无比的环视众人,开口道:
  “吕布之勇大家已经见到了,诸位如果还有怠战之心,休怪我无情。
  昨日,多亏文台你奋战争取时间,我代路公像你赔罪,谢你能放下私怨,一心为公!”
  袁绍说到这里,来到孙文台面前,深深行了一礼,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时候,虽然袁绍仅是简简单单行礼,但这可是作用四世三公底蕴的袁家袁绍。
  孙文台却也愣愣的看着袁绍,没有想到袁绍会这么做,顿时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
  袁术也道,“吾为一己之私致文台身陷险地,却是文台不计前嫌,但术在此还文台原谅。”
  孙文台看看袁绍,又看看袁术说道:“既为天下苍生,我孙文台又岂会因私废公!”
  “文台大义!”袁绍微笑着给足了孙文台面子。
  然后袁绍继续来到张邈的身边,看着张邈身边的典韦,脱下了锦袍送给典韦,道,
  “典将军力敌吕布,昨日应当居于首功。你是张邈麾下,相信张陈留定会赏赐于你。
  我这一件锦袍算是代表联军赠予将军,望典将军奋勇帮助我力克吕布!”
  “谢啦,可吕布会飞,俺不会!”典韦倒没客气,直接便收了下来。
  “我们大军出动,终归会有让他飞不了的时候!”
  袁绍说完,便重新坐回了自己主帅的位置,说道,“重将听令,各部率领十足加强营寨防护,挖掘壕沟,布置据马,切不可再出现昨日之事!”
  “诺!”所有的诸侯领命。
  袁绍继续道,“吕布猖獗,诸位可是否有什么良策,击溃吕布小儿!”
  “此事易尔!”这时候韩馥军中却有人高声说道。
  “何人说话!”袁绍听到这话心中一喜,向着声音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末将姑臧鞠曲义,现在为韩刺史军下!”这时候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汉走了出来。
  韩馥看着鞠曲义擅作主张的走出,却是满脸的不满意。
  但见到了袁绍向着自己看了过来,只能陪着笑脸道:“鞠曲义向来孤傲,还请袁盟主不要见怪。”
  “你说破吕布容易,却要说得清楚,否则便治你个霍乱军心之罪。”袁绍说道。
  “吕布昨日一战,我便是已经见到了,吕布不过只是仗着自己一身武勇横冲直撞罢了!”
  鞠曲义道,“昨日看起来吕布骁勇势不可挡,而实际上并州军,骑兵孤进,步兵脱节。
  由我执军,袁盟主麾下大戟士阻断,我率领麾下先登弩兵射击,公孙将军白马义从掩杀。
  区区并州吕家的并州火骑而已,昨日便让他们有来无回!
  斗将那是无谋匹夫,我等军士,讲究得是军阵杀伐,若盟主许我指挥,我定然把吕布一战拿下!”
  众人听到鞠曲义的话不由纷纷议论起来,允韩馥看着鞠曲义的目光更是惊悚。
  因为韩家成为当初跟王莽打天下的赢得便是这弓弩之力,先登军便是韩家的得意之作。
  但韩馥突然发现,鞠曲义看样子已经拿到了属于韩家先登军的训练方式了。
  袁绍听到鞠曲义的话眼睛一亮,韩家,袁家和公孙家都是仙门九家之一。
  所以,韩家袁家和公孙家都有自己的专属兵种。
  比如说韩家擅长箭矢的先登军,袁家号称不破壁垒的大戟士,以及公孙家的疾风突骑。
  不过公孙家出了一个公孙伯珪喜欢骑白马,疾风突骑在公孙伯佳的手中改了特性,也就成为了现在的白马义从了。
  袁绍想想鞠曲义的话,却也不得不承认吕布冲锋时的确会跟自家军队造成脱节。
  但脱节归脱节,然而真正有人能够抓住这个漏洞吗?至少袁绍自问自己是抓不住的。
  而周围的人,对鞠曲义站出来突然这么的说,纷纷嘲笑起来。
  而鞠曲义面对着众人的嘲笑只是横眉冷对,心中怀着,一群庸才,却又自艾自怜,感叹自己空有一生的统军天赋,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让自己施展的地方。。
  不过,袁绍站出来果断道,“将军若是愿意立下军令状,我愿意相信将军一次!”
  “袁盟主,您可是要三思啊!”这时候的韩馥听到了袁绍的话,倒是跳出来说道。
  “你们可否有破吕布的策略,若没有至少曲义将军有!”袁绍斩钉截铁的说道。
  而听到了袁绍的话,众人张张嘴吧却是一个都不敢站出来说有。
  毕竟吕布昨夜的表现实在是太精彩了,闯荡军营如入无人之境,众人能怎么办,完全就只是背景板而已,至于没有做背景板的基本上已经没了。
  鞠曲义没想到,袁绍这个盟主,居然愿意相信自己,给自己一个舞台。
  这让鞠曲义却是双手抱拳,半跪在了地上,向袁绍表达了谢意!
  至于军令状,在鞠曲义看来不过只是笑话而已,自己如果败了,那自己肯定死了,又何必理会什么军令状。
  很快盟军在袁绍的支持,鞠曲义的调度之下,开始围攻起了吕布的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