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李适的精神天赋
  李适再次回到长安,这次长安落魄了很多,至少自己当初当长安太守时,决然没这般萧瑟,当然也许是冬季已来,自然街道上的人少了太多了。
  李适先是去内政厅处,把郑国渠今年的粮食产量报告交了上去。
  不过李文优却不在,这时候在内政厅处负责处理事务的人是贾文和。
  询问贾文和后,李适知道李文优最近几天都没有来内政厅,生病了。
  李适有些发愣,便是跟着贾文和告辞后,便来到李文优的家里。
  报告后,李适在李文优老仆的带领下,见到李文优,此刻他正躺在床榻上。
  面色苍白,脸上不见有几分的血色,倒是他见到李适到来,目光中闪烁过几分温润:“李适,你来了啊!”
  “李叔,你生病这么严重?我让张仲景过来给您看看!”李适看着李文优的样子道。
  “天数而已!”李文优微微睁着眼睛,然后抬起头看着李适道,“生死由命!”
  “李叔,您可是那种拼了命也要胜天半子的人,何时信命了!”李适摇头道。
  “但我是睁眼瞎啊!”李文优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又怎么能不信命呢!”
  李适听到这话不由微微沉默。
  作为西凉的两个头头,秦雄躲在了郿坞不出来了,李文优生病,却又不想要理事。
  这让一直在修郑国渠的李适是所没预料到的。
  不过,即使如此,西凉骑兵们还是在长安占据了绝对主动,至少朝廷奈何不得。
  李文优看着李适道:“有你在也好,将来真出了什么事情,至少西凉军不会群龙无首,而只要西凉军不乱,那么至少也能享受一世的富贵了!”
  李文优指指李适道:“你有王翦之能,我有李斯之才,但秦雄却终究成不了秦王啊。
  我以为我能够压服天下,结果到头来却是连识人之明都没有。
  李适你说我李文优这一生,到底有多么可笑啊。”
  李适沉默了一下对李文优道,“李叔你还起得来吗,起得来,你跟我来一个地方吧!”
  李文优微微一愣,但听到李适的话,却也给身子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衣服,跟着李适出去。
  接着便坐着马车,跟着李适,来到了军营之中。
  李适叫了门口小兵的名字,然后这小兵对李适激动的行礼后,便让李适进去了。
  李文优只是看看这个小兵,感觉这个家伙军纪涣散,在心里面默默打了一个叉叉。
  接着,李适便是带着李文优在这军营之中溜营,然后一队由百夫长率领的士兵从李适面前走过,李适也默默的叫出了名字……
  李文优多少有点惊讶,没想到李适认识这个百夫长,难道这家伙有什么潜力?
  结果只要遇到了士兵,不论官职大小,甚至只是一个站岗的小兵,李适都能认出对方来。
  然后,今天还遇到了两个百夫长踢球,踢着踢着打成了群架。
  这种事情军队中常有,基本上是没有人管的,然后李适开口叫了所有人的名字,让这场风波消弭了。
  这时候,李文优突然回过神来,明白了李适让自己想要看的到底是什么。
  李文优转头看向了李适,伸出手指指着李适道:“你认识他们所有人!你怎么做到的!”
  “精神天赋,”李适也不是很确定道,“我把它叫做点兵册。
  在我当初在做长安太守的时,完成了军转干的政策之后就觉醒了。
  它能把我跟士兵的意志联系起来,士兵们越信赖我,那我感受得越清晰。
  同时我的意志也会本能的记录这种联系,而士兵们的信息也会保留下来。
  再见到这个士兵时,记忆便会自然触发。
  就好像是一本看过的书,原本生活中压根就记忆不起它的存在,但当再次见到这本书时,那书中的内容就能很快回忆起来。”
  “精神天赋……你居然有这样的精神天赋!”李文优道,“这样的话,你肯定也有龙将将环了,是啊,天下举世闻名的名将,怎么可能会没有龙将将环。”
  李适点点头说道,“我把它称作是将心。它能让我所信任的人或者组织得到全面提升,概念越广泛,增幅效果越小,概念越具体增幅效果越强。”
  “具体说说?”李文优听到了李适的话,倒是有几分的好奇了?
  “我信赖西凉骑兵,那在我开启将环后,西凉骑兵能得到全属性一层增幅。
  我信赖骁骑营,在我开启将环后,骁骑营差不多能够得到一点五层的增幅。
  而我信赖某一个个人,在我开启将环之后,他将得到二层以上增幅。
  不过,这种增幅对龙将以上的人增幅并不明显。”李适道。
  李文优思索着,突然抬起头看着李适道,“将心指定个人的范围是有什么决定但的!”
  “每个被我记住名字的将士,我记住得越多,那能享受将心效果的人就越多!”李适道。
  “那你,记住了多少的人了!”李文优听到了李适的话,不由说道。
  “我曾经统率他们的时候,拿着点兵的名册一一对照着点名过,他们都记在了我的精神天赋点名册里面,只要他们愿意信赖我,我们我便是能够回应他们的信任!”李适说道。
  李适转头向李文优郑重的说道:“所以李叔,我不知道您颓废什么。
  总而言之,秦老大敢做的事情,我能去做,秦老大不敢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您依旧是我们西凉的军师,至于秦老大,他想要在郿坞待着,那就继续待着。
  他不去扛起西凉的旗帜,那我去抗!”
  李文优看着李适,当初见到他的时候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四年了,还是五年了,他抬头挺胸的站在自己面前,说出了这般话语。
  突然间,李文优感觉所谓的颓废感消失了,那股澎湃的动力又重新而来。
  是的,秦雄颓废了,但李适重新站了起来,西凉的旗帜依旧飘扬着,自己的梦想依旧能够实现,自己打造起来的平台,依旧任由自己驰骋。
  李文优笑骂道,“滚!你李叔还没死呢!倒是你,来长安不会只是为了来看我的吧!”
  “嗯!”李适点头道,“郑国渠修复后,我想要再开水渠,否则明年粮食可能还不够吃。所以这件事情需要您同意,修建水渠的人员有了翻修郑国渠经验,至少在技术上不用担心!”
  “又修水渠啊……”李文优听到了李适的话不由抽搐了一下嘴。
  作为一个真正执掌朝廷的内务的人,李文优看着李适一分钱没花,就修建起了郑国渠感觉人生充满了幻灭。
  而更让李文优感觉到幻灭的是,这李适居然向自己提出了修建第二挑水渠。
  最重要的是,这种劳民伤财的工程,到了李适的手上居然还有着稳定民心的作用。
  说实话,如果不是李适修建郑国渠吸纳了大量的长安人口,以把大量的神洛人口迁徙到长安,至少在李适没来的那些天,就算是李文优几乎算得上是万能谋臣却也有种爆炸的感觉。
  但在李适修建起了郑国渠后,这些人口被吸纳,整个长安的治安马上转好了。
  甚至因为李适最初一日一结,每日发放的钱粮让长安的官员们以为是自己补贴李适。
  一直到秦雄开始铸小钱,他们才发现实际上西凉人自己也没钱。
  所以,所以人对李适天天变出钱来的手法,真的是有些看不懂了啊!
  “算了,你爱修就修吧,我不管你了!”李文优挥挥手说道,“反正你自己筹钱!”
  “好的!”李适微微一笑,便对李文优道,“那我就回郑国渠了。”
  “你不去看看秦雄吗?”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微微一愣。
  “还是让我对他的印象,一直留在那豪烈的西凉人身上吧。
  一直躲在郿坞的他,我怕我见了反而会感觉到恶心,所以还是不要见了!”
  李适非常直接的对着李文优说道。
  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微微一愣,但深吸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李适来到了长安,跟李文见了一面,便是继续回郑国渠去了,没有去见秦雄。
  当然,这一件事很快便是被人告知了秦雄,不过秦雄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愣愣的。
  秦雄虽然酷烈,但相当重义气,虽然有着武人行径动不动就杀人,但实际上他从不对西凉人士出手。
  就算王允吕布这些士并州边郡出身的人秦雄都委以重任,甚至从没怀疑过他们。
  所以李适回长安却没来见他,他的确恼怒,但不会杀李适。
  恍惚间,秦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呆住了。
  自己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球形,走几步路都仿佛要大声的喘着气,那个豪烈而武勇的龙将秦雄,已经无影无踪,见不到半分影子了。
  秦雄顿时明白了李适为什么不想要见自己了。
  秦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道:“现在的我,还能够拉的动弓,骑得了马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秦雄这个问题,因为他现在只愿意把自己藏在郿坞中,不出来了。
  第二天,李文优便精神抖擞的来到内政厅中,贾文和看着李文优龙行虎步的样子,倒是带着几分的惊讶,说道,“看起来李适带了灵丹妙药给你,就一天病就好了。”
  “所以现在要给那小子卖命啊!”李文优说着拿出了一份报告出来,递给了贾文和。
  “首起谷口,尾入烁阳,然后注入渭河?”贾文和靠着报告说道,“这是要建水渠?”
  “显然这个小子翻新郑国渠是有计划的。”李文优感叹着说道,“把我们吃得死死的。”
  “还能怎么样,他要修那就让他修呗!”贾文和摇头道,“反正你又不打算掏出半个子,要是他能够把这条水渠给修起来,你的计划至少实现了前半段了。”
  听到这话,李文优不由叹了一口气,道,“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钱啊!”
  “还是先不要去管钱的事情了,既然你重新有精神了,那王允上蹿下跳的过生日,你要去参加吗?”贾文和仿佛很是无意的说道。
  “过生日好啊,不过生日怎么让他把人联系起来呢!”李文和笑道,“并州一系如果乖一点,那自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不知足的话,那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贾文和不由眉头一挑,显然自己的老朋友这个是真已经恢复了战斗意志了。
  贾文和就喜欢跟着这些心狠手辣,但是又意志坚定的家伙后混着。
  自己顶多也就只是需要查漏补缺而已,这样的话,自己便是能够省心省事很多了。
  贾文和想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来着,嗯嗯,做一个寿终正寝的俸禄小偷。
  而就在李文优重新燃烧起了斗志的时候,李适却也回到了自己的内政厅之中。
  荀公达,钟元常和司马朗三人却是在内政厅旁边的小厅中吃着火锅。
  嗯嗯,这东西还是李适发明出来的,后来在西凉慢慢普及了。
  而吃这最难的是需要一口铁锅,毕竟青铜鼎这种东西是需要封侯了才能够用的,而这三人显然不够资格。
  “看起来我来的正是时候!”李适也不客气,让仆人给自己送上了筷子后说道。
  说着李适,便夹了一片羊肉放在滚烫的开水中,羊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红色变成褐色。
  见到火候差不多了,便是捞起来沾了沾酱料吃了下去,果然是美味。
  “果然,秋冬季节,也还是吃火锅舒服啊!”李适吃下了一片,很是感慨道。
  “长平侯远道而来,再送几叠羊肉过来。”司马朗开口道。
  毕竟是十二时辰都不熄火的小厨房,很快便是有仆人送了几叠羊肉过来。
  “你呀,是怕自己羊肉被我抢了去吧!”李适摇摇头,对着司马朗说道。
  当然李适的筷子可没有停下来,顺手又是夹了一块羊肉,涮了一遍,放到嘴里。
  “正是,正是!”司马朗倒也没有掩饰什么,却也拿起筷子夹着吃起来。
  到这时候的荀公达停下了筷子,看着李适说道,“长平侯,你可否给我答案了。”
  李适听到这话,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荀公达说道,“可以了!”
  “答案呢?”荀公达看着李适却是郑重的询问道。
  这样的气氛,让钟元常有几分的屏住呼吸,司马朗原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同僚吃饭,毕竟李适在跟众人一起工作的时候,又不是没有一起吃放过。
  但现在司马朗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吃放应该有的气氛,所以自己还是默默吃羊肉吧。
  “我会扛起西凉的旗帜。”李适看着荀公达却是郑重的说道。
  “仅仅如此吗?”荀公达听到了李适的话,目光却是有几分黯淡了下来。
  “因为西凉是我的基本盘,至于我的目标,我到是想要实现华夏一族的伟大复兴!”李适看着荀公达说道,“至少这是我感觉我在这世界唯一能找得到的生命意义了。”
  荀公达听到了李适的话,不由皱起眉头,因为实在是不理解,作为华夏一族,不是一直都很伟大吗?
  哪怕是大仙朝的时候,一样跟妖族有来有往,丝毫不见落于下风。
  而李适缓缓道:“我要做的事情,需要国家统一作为基本盘才有可能实现。
  至于现在去谈,不过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与其如此,不如说说你们有什么梦想?”
  李适说着目光便是向着司马朗看了过去,这个家伙活跃气氛还是箱单不错的。
  “歌以咏志吗,我只是希望司马家能继续传承下去吧!”司马朗倒是一脸平静的说道。
  “家族传承,的确是重要之事!”李适对着司马朗点点头说道。
  李适的目光看向了说钟元常,却是见到了钟元常说道,“收集全蔡大家的书法。”
  荀公达不由捂住了脸,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这个朋友就是对蔡邕书法情有独钟呢。
  “那你怎么不努力努力取了昭姬或贞姬,让他们嫁妆多带几幅字画来,这样你就能继承老师书法字画了!”李适听到钟元常的话,倒是忍不住的笑话道。
  钟元常撇撇嘴道:“你当我没有去过吗,结果我去的时候,贞姬跟一个姓羊私奔了。”
  “……”李适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惊悚,道,“贞姬现在才十二岁吧!”
  钟元常狠狠点头:“好像是泰山羊氏的羊衜,下手真快,将来有机会,绝对不放过他!”
  “那昭姬呢?”李适听到钟元常的话,总感觉跟自己聊得不是一个频道。
  “昭姬许配给卫家的河东卫仲道,不过卫仲道已经病死了,卫家却没有人来接昭姬,反而好像打算换了主脉……
  算了,如果卫家真的打算换主脉的话,我去蔡家提提亲看看,看看能不能让昭姬改嫁。”
  钟元常一副我为了我的爱豆,所以舍生赴死去取他女儿的表情。
  “老师没把你给打出去,我觉得老师的修养已经很不错了!”李适很是郑重的说道。
  “你呢公达?”李适转过头,向着荀公达说道。
  “也许想要找个人辅佐他平定这混乱的天下,让大仙朝重新回归正轨吧!”荀公达却也不是那么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