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十八掌 序幕的揭开
  大雪风飞,北地冬天格外寒冷,绝大多数平民住进自己搭建的土屋中。
  这土屋里面有着李适设计的地暖,家家户户只要在秋天时积蓄柴火与碳石,冬天时便能拿出来取暖了。
  只是进入冬天后,只要是雪天就基本上不能出去行动了。
  否则呼呼呼的雪风说不定会直接把人给吹冻住,绝大多数平民这时候都在家里呆着。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原本都是神洛居民,那是天子脚下高人一等。
  这一年的人生变幻,也需要他们一段时间去接受去转变。
  至于现在,他们所想的就是,随着郑国渠工程的建设完成,他们好像没有了工作的地方。
  不过,从李文优那边回来,李适便派人去附近村落中进行通知,明年还有工程要进行,让他们安心,过年养好膘,明年又够他们累的。
  这就让这些人安心了很多。
  而实际上,随着郑国渠修建完毕,绝大多数村庄多少都是有田地的。
  这些村庄都被李适安排在郑国渠流淌的区域,所以每户基本上都能够发到50亩田地。
  李适说这些田所有权是国家的,但使用权是他们的。
  以后他们只要上交够了给国家的税收,那剩下来的他们种植什么都可以。
  就是田地买卖受到限制,必须要经过国家同意才能进行买卖,而不能自己私下里买卖。
  当然,田地对绝大多数的农民来说就是命根子,正常情况肯定不会买卖。
  而李适只是为了将来的土地国有化做准备,只不过现在先种植下一粒种子而已。
  至于什么时候的成长,什么时候收割,李适自己也不知道。
  但至少自己通过开渠弄出来的良田,肯定要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对这些农民们来说并不清楚里面的道道,但他们知道的是,李适每亩只收一石粮食。
  自己手上留下来的几乎有两石,这数量对绝大多数平民来说简直不敢去想。
  而且今年有人先来一步,从官府那里拿到种子与工具,甚至还有官府来教导他们种植。
  很多人到了年关,看着自己手中的粮食,没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实在了。
  后来到的人也不用着急,因为郑国渠修建完成后,几乎每户都有分到田,只是今年来不及耕种,只能等到明年来耕种,至于今年的粮食,打工换来的白条,便是能够换到粮食来。
  对绝大多数百姓们来说,能安稳生活下去的人生,便非常足够了。
  哪怕明年没有像是郑国渠那样包吃住的做工地方,但只要有田,心里就安稳。
  然而在这样的暴风雪中,却依旧还有者人在雪地中跑步。
  是李适的骁骑营,张公义卫队,姜冏卫队,每一个卫队都带着三个整编的屯田营,开始在这暴风雪中跑步。
  哪怕暴风雪再大,对这世界的军队来说,只要能辨别方向,这种暴风雪是能够熬过去的。
  毕竟有着云气这种东西,实在不行李适当场捏个增温阵法。
  另外李适也是知命水准的文官,已经拥有呼风唤雨改变天气的能力。
  毕竟屯田营除了那些专业研究种植的人以外,他们终究是士兵,所以肯定要锻炼的。
  李适有的屯田营是为了种田准备的,但有的屯田营他们就是主力的预备役。
  可不能让他们种田种着种着,然后真把自己当做是农民了。
  所以下雪冬天,李适依旧给他们穿上鹅绒风衣,带上厚实的手套,风雪中慢跑起来。
  从谷口,到烁阳,李适安排了数个村社,便要让屯田兵们跟着主力,来回奔跑锻炼。
  这既是锻炼士兵们的耐力,更是磨炼屯田兵们的意志。同时也是帮助郑渠他们修建水渠做个前哨。
  虽然水渠帮不上什么忙,但用这几万将士,在冬天给你趟出条路来总归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话,来年工作起来也会更加的方便。
  而下雪天李适让屯田兵们顶着暴雪进行意志的磨炼,当然也会出现非战斗减员。
  李适也只能够尽可能去救,而实在是救不了的话,那李适也只能接受。
  毕竟他们是战士,将来肯定会直面生死的。
  在训练中出现,至少其他的人还有挽救的机会,如果是在战场上出现,这一恍惚的时间,可能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当然,雪停下,李适却也开始给屯田营加持军阵,比如强化武器效果。
  这个军阵虽然简单,甚至就算是在当今出现了这天赋也有很大的概念被洗刷掉。
  但是,当他们拿着的工具不是什么锋利的刀剑,而是锄头、镰刀各种农具呢?
  那么这些屯田兵们在开垦田地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增加开垦的效率。
  比如说卢子干的灵气体系自成一派,虽然卢子干自己认为比不过皇甫明,但云气固化用来辅助修渠呢?
  那是不是很多看起来过不去的沟沟渠渠,有了这屯田兵的辅助施工起来就能如履平地。
  还有,把屯田营当做是发光的电灯泡用,虽然有些奢侈,但这的确是提升了效率。
  所以,李适感觉,把屯田营训练出军团天赋还是相当有意义的。
  哪怕这些天赋在实战的时候很可能完全用不上,但反正自己会改天赋,到时候需要什么天赋再改回来就好了。
  然而屯田营却可以在这里来锻炼他们的基础能力,至少让屯田营们补得不再是白板士兵,而是直接能补一天赋士兵,仅是这所带来的意义,也是相当重大的。
  就更不要说因为这所带来的生产力效率得到了一个较大的补充,因为这种方式只适合国家主导的集约型田地,不能在平民中推广开来。
  而现在,李适便拿着这一支支屯田营进行试验,把他们改造成各种各样的天赋。
  比如精通器具,便是让他们在使用各种农作器具的时候能够更加的顺手。
  如说灵力爆破,这一条水渠下来肯定是会有某些地方有大石头难以通过,那就直接用加强的军团攻击炸开。
  比如耐力增幅,不仅仅能作用自己,还能作用自己手下的牲畜,让他们更加耐使用。
  总之,零零总总的军团天赋,李适便在这冬天改造出来,然后等到春天到来,桑君长与郑渠两人要修建水渠时,说不定便是会用到这些屯田兵们了。
  当然,这个冬天,长安城的人也没有闲着,几乎天气刚刚转暖,便有人开始商议。
  “秦雄乱国,将军身为仙门九家世代忠良,难道要屈居秦雄之下吗!”
  长安中,王允借助自己的生日宴会把貂蝉塞给吕布。
  不过吕布到底是世家子出来的,怎么会因为区区貂蝉就动容呢!
  吕布道,“王司徒,纵然我与你合谋秦雄成功,但李适手上还有三支西凉精锐,纵然是我也绝对不可能是李适的对手啊!”
  不得不说,当初李适直接干翻了鞠曲义统帅的盟军,别人可能已经忘记了这个猛人,但是吕布依旧还记得。
  哪怕这一年的时间吕布已经重新训练出了新的火骑,但对上李适,吕布依旧没有底气。
  毕竟李适当初是率领铁骑真真切切击溃过并州军的。
  “李适骁勇这点我早就已经知道!”王允认真道,“但我也已经为他准备了底牌。”
  吕布微微的一愣,但不多时吕布便见到了一个人,吕布满脸惊讶道:“皇甫将军?!”
  “在刺杀秦雄成功后,我会去接手由神洛五校改编的长安守卫。”皇甫明站出来道。
  王允说道:“李适的内政能力有目共睹,尤其修建郑国渠居然不费分文,这简直匪夷所思,如果李适投降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投降的话……”
  王允说道了这里,目光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阴狠。
  这等文武都是超一流的人才,说一句国士无双都不过分,如果不能够为大仙朝所用,那么也就只能让他去死了。
  “而且我还联系了马腾与韩约,他们将会率军由武威出发,过安定,直接袭击长安!”
  这时候的王允继续道,“再加上这一路的人马,我们是不是胜算极大。”
  “那华公伟呢?”吕布思索了一下道,“平常之时,他几乎不离秦雄左右。”
  王允对着吕布道:“禅让那天,华公伟会站在秦雄的身后吗?
  只是华公伟到底是龙将,听到了意动终究会动身前来。
  还请吕布将军负责将其拦截下来,若能杀掉自然是最好的。”
  “不需要我出手?!”吕布听到王允的话,目光中到是带着一抹惊讶。
  “因为我已经为秦雄挑选了最好的刺客!”王允自信满满道,“他一定能成功!”
  吕布见王允这么说,自然不再多说什么。
  因为吕布非常的清楚,自己不去亲手杀秦雄,那自己不会跟西凉军结成死仇。
  “我们就等着给秦雄举行禅让大典,让他在人生最后的日子走得轰轰烈烈!”王允却是无比阴狠的说道。
  说实话只要是正常人,没有任何人会喜欢秦雄这样的一个破坏者。
  “这是要开始了,后天就要开始禅让大典了,呵呵。”李文优红肿着脸冷笑了一声。
  “我说,你就少说一点吧!”贾文和看着李文优的脸说道,“秦雄打得你!”
  李文优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君臣一场,他都要踩入死地了怎么也要去劝劝他!”
  “不,我的意思是,一个龙将的力量打到你脸上,结果你的脸上只是红肿了一点,是他当时留了力,还是你,也已经不是所谓的虎贲了!”贾文和道。
  “……它收了力。”李文优摸了摸脸,看着贾文和一脸不信的神色,道,“我发现我像是他们一样走正常的龙将走不了,就改走典韦的那种精修龙将道路了。”
  “用不用这么拼啊!”贾文和感叹道,“我们不过只是文臣,有个虎贲实力够了吧。”
  “你不懂!”李文优挥挥手,道:
  “我的资质没有你好,不像你随便管理下内政便成功觉醒了精神天赋。
  当初我游历了近乎整个北方,成为天水县丞管理整个天水施政才勉强觉醒了精神天赋。”
  李文优说到这里,却是有一种吊车尾对天才天赋的深深羡慕。
  “的确,我要是你这资质,反正不会有那么大的执念去让自己到达知命水准!”
  贾文和点点头,李文优是真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把经验与积累极限燃烧才觉醒的。
  完全不像是贾文和李适那般几乎寻找到某些契机后自然而然就成功突破了。
  李文优撇撇嘴道,“精神天赋这种东西,不过自身某些特质的升华而已。
  如果自己的根基不断的扎实,那这种东西所带来的便利也会变得越大!
  其实精修挺适合我们的文臣的,精修后身体素质会有很大提升,容易活得更长。”
  “这个我喜欢!”贾文和听到了李文优的话,瞪大眼睛道,“给我一份你的训练方案,看来我也要每天抽出一个时辰来锻炼下身子了。”
  李文优撇撇嘴,也没多说什么,追求寿命什么的对贾文和这种家伙来说有很大吸引力的。
  但是对李文优来说,走精修之路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精神百倍,然后能够快乐加班。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他们肯定会要在禅让大典动手的,你就算不救秦雄,至少也不会在这里等死吧,至少现在的你可不是个想要等死的样子。”贾文和道。
  既然李文优开始转精修,研究怎么样增加寿命,那自然说明李文优不想死啊!
  “西凉是我们的地盘,他们能够争取的是哪几张牌,别人不清楚,我们还不清楚吗!”李文优从容的说道。
  贾文和伸出了手指,说道:
  “吕布自从王允的生日宴会回来后,便跟着王允勾勾搭搭,说明并州军不可靠了。
  不过吕布手上也就五千骑兵,哪怕有以前的火骑种子补齐,但这吕家火骑,也就勉强二天赋标准吧。”
  “皇甫明也跟王允搭上线了,是杨家搭得线。
  虽然不是很想要承认,至少李适亲口说过,他非常的忌惮皇甫明。
  并且李适也承认,这天下如果有谁能让它恐惧的,就只有皇甫明了!”
  “那你还不杀了他!”贾文和听到了李文优的话,却是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以身边这队友的性格,这么大危险,不可能让皇甫明跟王允搭上线还能活得好好的吧!
  “我觉得李适是自谦了,反正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出能够打败李适的想法!”
  李文优一脸平静的说道,“皇甫明是最好的诱饵,只有他能调出朝廷中有多少的鱼!”
  “朝廷上的鱼还用钓吗,除了我们西凉一系,谁不想要秦雄死!”贾文和摇头说道。
  “就算是这样,杀了文武百官到底需要一个理由。”李文优道,“我是很讲规矩的,如果他们不讲规矩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呵呵!”贾文和符合了两声,不过很快皱起眉头说道,“你真这么看好李适吗?
  如果皇甫明出手的话,那由神洛五校改变过来的将士很可能便是会倒戈。
  尤其徐荣那个家伙,到底是太不讲政治或者太讲政治了,完全是谁执掌朝政就听谁的话。
  如果秦雄真遇难,他很可能会直接带着士兵们倒向朝廷了。
  到时候我们所要面对的就是天下第一武将吕布,加上天下第一名将皇甫明,以及皇甫明最熟悉的神洛五校。
  就纵然是李适率领的西凉铁骑,你确定吃得下吗!”
  “这是他必须要面对的一关,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在那些家伙把目光盯准秦雄的时,烧掉长安城内的粮仓,有郑国渠做后盾,他可不缺少粮食。”李文优很是从容的说道。
  “你……还真是!”贾文和听到摇摇头,却又是说道,“那外部力量呢!”
  “马寿成,韩约和段景!”李文优道,“本来应该再加上白波的,可惜不知道怎么没了。”
  实际上李文优不知道的是,白波黄巾实际上来了挺多人的,都伪装是良民去修郑国渠了。
  而等到了郑国渠修完,到了冬天他们拿着白条换了粮食,又会去接机白波兄弟们了。
  这些白波黄巾们自己也是清楚自己只会破坏不会建设,现在好不容易有产粮的地方,总不可能打下来之后继续荒废吧。
  还不如留着这里,等明年能做工时过来做功,没功做那就到了秋天粮食成熟了打劫。
  毕竟白波黄巾多是本地人,好不容易朝廷出了能人来修郑国渠,难道还把这给损坏了?
  不怕这辈子被自己家乡人戳脊梁骨吗!
  所以白波黄巾对李适来说就是有点武装暴力性质却又没有田地的农民工。
  尤其李适在翻修好了郑国渠,把田地分给这些落户人后,有些白波黄巾就转职成良民了。
  很多白波黄巾就想着就这么混进去算了,但这时候的户籍开始发挥作用了。
  他们想要做工可以,但想留下来却不行,毕竟正规渠道过来的都是有户籍的,他们白波黄巾是黑户,没有户籍只能做短工,做完短工还逗留的话,就会被村子上报上去,然后劝离。
  说实话,他们倒是挺想要转正的,但李适了解这些人的情况后,感觉郑国渠附近人已经塞得够多了,毕竟当初的百万人口,几乎有一半都是围绕着郑国渠塞的。
  继续塞人肯定会造成人多地少的矛盾。
  所以与其让他们落户这里导致良田不够分,还不如等到新郑渠开工,让他们落户在新郑渠这里。
  至于今年他们怎么过去,李适感觉都在自己这里换取了这么多的粮食了,怎么也应该能渡过今年吧。
  总之,李适相信底层人民生存能力的,毕竟伟人引领历史,群众繁衍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