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填平的沟壑
  皇甫明比王允更秦楚自己身上的重担,以及更尊重李适这个对手。
  所以皇甫明给吕布的命令的确是作为先锋,看看能不能把李适后手给勾引出来。
  如果实在不能,那便在见到李适的沟渠后,让火骑斜角向左路西凉大军进行攻击,吕布的任务就是击溃李适的左路军队。
  吕布虽说跟王允混在了一起,但自己到底有私心的。
  听到皇甫明这命令自然非常容易接受,毕竟让吕布直接去踩李适屯田营挖掘出来的沟壑,那肯定是炮灰,实在难以接受。
  此刻,吕布一马当先,云气在火骑头顶形成一大片赤红色的火烧云,直接向着左侧进发。
  而紧跟在吕布后的马寿成,自己原本便带着三万骑兵的。不过在傅燮劝说下归顺朝廷。
  之后,在皇甫明的建议下,从这三万骑兵中挑选出六千精壮,训练成了双天赋的军队,并且还配置了两个三千人的一天赋部队,分别交给长子马孟起,校尉庞令明统帅。
  而皇甫明在这马寿成挑完的人中进行了整编,倒用一万人组建了一天赋的屯骑与越骑。
  至于再剩下的老弱病残,皇甫明在战争时送给了吕布,让他的骑兵补充到一万人。
  不过,最后剩下的这些人,要么是老弱病残,要么是性格恶劣。
  总之,就算皇甫明想要捏出天赋来都做不到,便让他们跟着吕布打打顺风战。
  吕布自然来者不拒,哪怕这些人是老弱病残,但他们至少是骑兵啊。
  如果不是长安城中粮食实在不够,就算马寿成也绝对不会舍得把这些部队交出去的。
  不过,马寿成承认在经过皇甫明训练后,自己手下原本的部队变得精锐了很多。
  虽然现在自己手上只有一万两千直属部队,但却绝对能打赢自己以前统率的三万人!
  所以,马寿成对皇甫明还是挺尊敬的,听从他的命令对李适的右路军发动攻击。
  “皇甫太尉,温侯与马征南已经杀向了西凉军两路了!”傅燮对皇甫明道。
  因为击杀了秦雄,宣布了西凉军是叛逆,皇甫明成为了太尉,吕布成为了温侯,而马寿成也当了征南将军,反正这一个个的人都升官了。
  “我们也动身!”皇甫明道,“便去会一会这位长平侯!”
  皇甫明最终还是选择了让吕布与马寿成从左右两路对着西凉军发动攻击。
  不论是吕布,还是马寿成都是有着一定的自主权力的。
  但没办法,从秦雄被杀到现在甚至没有过去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皇甫明要重编军队,训练天赋,甚至要在粮食耗尽之前,寻找到机会与李适决战。
  这让皇甫明根本就没办法把两人彻底收到自己麾下,让自己能如臂使指的进行战斗。
  所以皇甫明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妥协。
  此刻,皇甫明承担下正面攻坚,至少在皇甫明没溃败前,吕布马寿成也不会轻易放弃。
  毕竟他们也知道,只凭借着他们是不可能打败李适的,他们只能依靠皇甫明。
  “吕布攻击左路,马寿成攻击右路,而皇甫明亲自率领中军与我等一战吗?”
  李适很快便发现了皇甫明调度的部队,对华公伟道,“公伟,你率领飞熊军与两个编制的屯田营战士迎战吕布,有没有问题?”
  “诺!”华公伟果断抱拳,对李适直接道,
  “老子早就想要宰了吕布那个小子了,若不是他阻拦,当日我定然把相邦给救下来。”
  显然,华公伟对自己接到这任务还是相当满意的。
  李适看着张平说道:“右边是马寿成的西凉军,他们虽然原本是我们放养出来的。
  但能在西凉骑兵交手下挣扎这么长时间,更打出狼族的仆从兵来也不可小视。
  不求能速胜,但要把这支部队给拦截下来,张平,你能不能做到!”
  “纵然身死,也定要让这一群人有来无回!”张平双手抱拳便带着西凉骑兵离去。
  张平在西凉兵体系中虽然低调,但却是西凉兵体系的老人,所以除了六千的精锐以外,同样是有狼族仆从兵的,一共有两万多人,不过一般上李适等人不计算狼骑兵炮灰。
  所以,这次虽然张平独自负责右翼,但李适相信短时间内,也分不出什么胜负。
  至于自己,李适看到皇甫明率领五校军队缓缓而来,李适知道自己的对手就是皇甫明。
  严格意义上来说,李适跟皇甫明都面临着临时兼并掉了势力还没整合好的问题。
  所以,李适也让张平与华公伟,甚至李确等人分离出自己的指挥体系。
  但李适比皇甫明好的是,这些天李适已经在这些天把自己的屯田兵从郑国渠送来了。
  整整十个兵团,除了其中的两个分给了华公伟进行协助。
  毕竟华公伟原本是秦雄的亲卫,这让华公伟哪怕统帅着最强的飞熊军,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华公伟是没有仆从军协助的。
  剩下的八个军团,每个兵团五千人,并在这几天挖掘战壕的过程中,李适也突击训练出了两万弓箭手与两万步兵,他们全部都是一天赋的战斗军团。
  其中两万弓箭手中有一万交给韩元嗣统率在战壕各处手持强弩进行积极防御。
  另外一万弓箭手则是由朱文博统率,被李适编制成云气箭,随时准备箭雨洗地。
  至于两万步兵,李适训练出最基础的武器掌握,让他们能娴熟的使用盾牌与西凉剑,然后便交给张乂与于文则两人统率。
  实际上在练兵过程中,李适发现于文则的练兵天赋不错,对队列有着别样的敏感。
  虽然对军阵的领悟程度不高,但要给他阵图的话,他按图索骥倒直接摆出效果相同的阵法,只不过不会进行变阵,是个死阵,不过李适还是感觉很值得培养。
  至于屯田步兵,对李适来说不需要他们掌握特别变态的天赋,单是武器掌握就足够了。
  毕竟他们基本上是临时从屯田兵转职成正规军,只要让他们发挥出正规军应该有战斗力,对皇甫明来说,便是群相当麻烦的家伙了。
  而且这些只是屯田营兵团的战斗力,还不计算李适,姜冏和张公义本人率领的西凉骑兵。
  可以说这次是李适建立起了屯田兵制度后,李适第一次拿出全部力量。
  如果这场战争输了,那李适想要利用屯田营进行滚雪球的计划,就彻底崩溃了。
  所以,这场战争对皇甫明来说是为了大仙朝不能输的战争,对于李适来说也同样输不起。
  而皇甫明与李适摆明了车马,开始了正面碰撞。
  皇甫明一声令下,徐荣带领步兵营一步一步沉稳得向李适等人的方向开始前进。
  徐荣看看着李适,心中多少有几分的唏嘘。
  说实话,李适作为队友的时候徐荣过得挺舒服的,秦雄作为自己的上司,也从没有对士兵们苛刻过,甚至还对自己颇为信任。
  当初自己被张角打败,更是秦雄力挺自己才能够继续在军队之中做着统率。
  所以徐荣真说起来,跟着西凉方面的关系还是颇为亲近的。
  但徐荣是个纯粹的军人,对秦雄被刺杀而亡他感到愤怒,毕竟秦雄对他并不赖。
  然而他面对朝廷的命令,面对着皇甫明来接管军队,他也没有反抗,而是选择了接受。
  因为他感谢秦雄,但更跟忠诚于大仙朝,既然是来自朝廷的命令,那么他就会选择遵守。
  而也正是因为徐荣这样听话,皇甫明感觉徐荣是一个可用之才,反而没有把他拿走。
  不但手把手教授徐荣如何训练出步兵营,而且还让徐荣继续做步兵营校尉。
  此刻,徐荣看着李适军队挖掘的沟渠和构筑的战壕越来越近,让前排士兵们举起盾牌,后面士兵们扛起了一代代的沙土,打算直接把这些战壕沟渠用最笨的方式填平掉。
  “如果战死了,那这种负罪感,便会消失了吧!”徐荣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有所觉悟。
  “放箭!”
  看着徐荣带着步兵营们一步步的靠近,终于在接近了沟渠大约三十步时,李适下令让韩元嗣率领麾下的弓箭手们射出弩箭,一发发强弩顿时涌出!
  虽然这些强弩大多只是一次性用品,在发射这一发弩箭后,有的强弩直接便崩裂了。
  但刹那间成千上万的弩箭万箭齐发,这所造成的战斗力,直接把徐荣率领的步兵们给射爆了,几乎所有步兵营将士的脑袋一片空白。
  活下来的人都恐惧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战士,以及刹那间便是洒满了正片土地的鲜血。
  因为此刻自己能够活下来,靠得不是自己多有么的强大,而是运气真的不错。
  而就在整个步兵营发愣的瞬间,李适指挥着两万屯田兵从沟壑中冲出,反客为主的对徐荣发动了攻击。
  显然想要借助这一次的机会,要狠狠打徐荣一个措手不及。
  至少有着这个先手优势,让这群一天赋的屯田兵也能短时间与步兵营正面抗衡。
  “只是一发强弩吗?”皇甫明也被李适突然万箭齐发的强弩吓了一大跳。
  就算自己的步兵营掌握了不屈意志,但这本身只是让人在受到致命攻击后,在意志力上进行复写,而不是真的死而复生,尤其如果脑袋都被这强弩定穿的话,那就必死无疑了。
  当然,如果只是腹部什么的被强弩命中,那只要意志力还没有消散,还是能进行战斗的。
  看到屯田兵们借助这发强弩进行掩杀,皇甫明也松了一口气。
  在战场上只要进入肉搏战,那强弩这种平行攻击的武器,就很少发挥出作用了。
  毕竟如果不计代价的连自己人都射杀,那这种将领是会很快被自己手下抛弃的。
  “不过,好不容易修建的沟壑与战壕就这么的放弃了吗……”皇甫明看着这幕若有所思。
  这时候,在韩元嗣指挥下,那些掩藏在了战壕中已经射了一发弩箭的弓箭手们,纷纷射出箭矢来,一根根包裹着云气的箭矢,威力可不能小视!
  皇甫明想要动手还击,但他却发现,这些这些在战壕中的弓箭手,有着战壕掩护却也就算了,更重要得是他们一支支小队稀稀疏疏的,而并不是全部汇聚在一起形成编制。
  因为弓箭手只有形成了编制,拥有足够数量才能发挥出箭矢的威力。
  而零散的弓箭手在这样的战场想要发挥出效果来是很难的,除非各个都是神射手。
  不过,皇甫明很快便是明白了,这群弓箭们的沟渠与战壕并不是笔直的,而是一个带有弧度的曲线。
  这让弓箭手们虽零散在这沟渠与战壕中分布,但他们射出的箭矢却能有效的集中射击。
  这时候如果自己想用长水营箭雨洗地,怕还没把这群弓箭手给洗完,长水营就先累死了。
  “射声营现在只能射出三箭,每一箭都非常重要,长水营的箭矢针对密集型的云气与数量,这么稀稀疏疏弓箭手阵型也发挥不出应该有的压制效果。”
  皇甫明看着眼前局势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李适难办,但没想到李适这么难缠。
  不论是射声营的意志引导箭矢,还是长水营的燃灵箭,原本针对弓箭手都是相当不错。
  所以在战场上遇到时,一般都能有效压制住对方弓箭手。
  但在对上李适的这一万弓箭手时,皇甫明开始感觉变得棘手起来。
  首先这一万弓箭手本身只是一天赋军队,用射声营的蓄力箭攻击那就太奢侈了。
  射声营这种蓄力类的弓箭手,在战场根本就射击不了几发,每一击都必然着战略意义的。
  能够直接歼灭一个战部那是最好的,但不能做到这点,也至少要实现己方的战术目标。
  否则低于一定层次的作用,射声营每一发都是亏本的!
  长水营无法发挥出作用,射声营攻击不合算,这些沟渠与战壕开始出发挥出第一个效果。
  这样的效果下,秦雄唯一的选择,就是把这漫天箭雨,降临到屯田兵身上。
  而屯田兵们原本还在趁着步兵被强弩洗礼而有些发愣时攻击,但却没想到,很快来自长水营的攻击已然而来,一根根的箭矢向着他们射来。
  箭矢本身威力并不强大,在一名名老兵叫喝声下,一个个在后排的将士高举起盾牌。
  一片接着一片的盾牌呈现四十五度倾斜,一根根箭矢落在盾牌上,噼里啪啦的弹射开来。
  虽然屯田士兵们还十分慌张,但凭借着自身军团天赋武器掌握,至少能让他们能在需要时把正卒应该有的水平发挥出来,对于李适来说,正常水准就足够了。
  皇甫明看着这一幕不由皱眉。西凉不擅长步兵,这点皇甫明是知道的。
  所以对比起两侧,皇甫明更加看好中路能成功突破,但皇甫明发现自己小看李适了。
  或者说,从一开始自己已经很谨慎去估量这位新时代名将,但自己还是小看他了。
  他制造出来的沟渠,利用地形优势很好的避免了弓箭手的洗礼。
  而当自己打算进行集中突破对准步兵下手时,却发现他麾下步兵哪里是自已原本以为临时拉过来的种田兵,这些士兵绝对是标准的正卒。
  皇甫明来到长安后,是见到过李适的屯田兵的,更见到屯田兵种出了惊人重量的粮食。
  但皇甫明哪里知道李适的屯田兵是分种类的。
  一种是正规的种田的屯田兵,一种是用来给主力补兵的屯田兵。
  而在修建郑国渠的时,李适把补兵类的屯田兵都聚拢到郑国渠那边,留下来得只是种田屯田兵而已。
  所以,在皇甫明原本判断中,李适虽然用屯田兵支撑起步兵,但一波长水营的箭雨就让李适的屯田营原形毕露。
  显然,李适的屯田兵虽算不上精锐,但绝对能够算得上是正足。
  至少一波箭雨便让屯田步兵们溃败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
  即使如此,李适开始指挥自己的屯田兵们开始后退,快速的回到沟壑。
  因为步兵营不亏是皇甫明精心打造出来的,双天赋的他们虽然被弩箭万发打蒙了。
  但在徐荣的镇定指挥下,这步兵营将士们在与屯田步兵的战斗中逐渐恢复,甚至隐隐约约有了反过来压制住屯田营步兵的势头。
  所以李适果断让自己的屯田兵们后退,指望他们撤退的有多么漂亮是不可能的。
  但让屯田营的战士们撤入沟壑,用沟壑碉堡配合着韩元嗣的弓箭手们给屯田营士兵快速回到后方场地重新整个,这还是能够做到的。
  所以,这一刻一个选择放在皇甫明的面前,他到底是追不追!
  而皇甫明的选择是追!
  皇甫明原本就决定正面与李适交手,所以步兵营将士们这一刻扛起死去战友丢下来的沙袋,一袋袋丢入到李适好不容易挖掘出来的沟壑。
  这几道沟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这些步兵营士兵冒着箭雨填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李适在这些沟渠中倒入了油与酒的,说不定能够阴皇甫明一下。
  但皇甫明扎扎实实的进攻手段,让这腾升起而的火焰根本就没发挥出应有效果,就被沙袋给压死了。
  不过,借助这短暂修整,李适也做好了迎接第二波交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