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命酒师 > 第八十二章 小琊冰宫
  时值七月酷暑,巍国北疆却是银装素裹,正经历着冰天雪地的天气。
  而越往北走,雪花飘的越大。
  冰山也越来越多。
  那些如似一排排白玉雕刻的擎天冰峰,就是远近闻名的冰华山了。
  山脉绵延无数,根本看不到边际。
  这一日。
  在崇山之间的一条冰川谷道内,忽然走来一头小毛驴,蹄足踩在坚滑的冰面上,发着‘哒哒’脆响。
  毛驴牵在一位中年道姑手上,这道姑体态圆胖,颇有福像,另一手持着拂尘,时不时朝后抖扬,带起一股暖阳热力,洒向驴背的黑袋上。
  这黑袋里装有类人之物,俯趴在驴背,却像是昏厥了一样,一动不动。
  因为冰川当中天气寒冷,估摸一炷香时间,黑袋就要冻出一层冰,这时中年道姑使用拂尘一扫,袋冰就会一碎而开,不会对袋中之物造成伤害。
  就这样,中年道姑牵着小毛驴,在曲折蜿蜒的冰川谷道里行进一个多时辰,中年道姑抬头看看天色,黄昏已至,需要寻个歇息之所,她自己有法力在身,倒是不怕赶夜路。
  但驴背上的黑袋可万万坚持不住,须知到了夜间,冰华山的温度会瞬降,兼有风暴卷起,即使有她保护,也有冻死风险。
  中年道姑朝附近张望一会儿,认准了西北方向,自语道:“这小琊冰宫的辖区内,有天然冰井十二口,冰隧二十七条,冰洞三十五座,冰田冰林百十块,但是靠近华中风暴眼,长居的修士并不多,我记得,除了两位采莲散士,爱在这里晃荡,便再无其他闲人了,地盘这么大,我随便择一座冰洞临时居住,料想不会碰上他们。”
  冰洞、冰隧都是冰山的部分山体消融后形成的洞穴地貌,普遍位于山脚处,中年道姑常年混迹小琊冰宫,对地理非常熟悉,很快寻到一座十余丈高的冰洞口前。
  此时已经入夜,月光垂落下来,照在冰上,莹莹闪光。
  中年道姑肉眼也能看清冰洞内的环境,并无活物出没的迹象。
  她便牵驴入洞,先取出照明石抛去洞璧,待整座冰洞大亮,她又施法搬了几块冰石,把驴背上的黑袋卸下来,让其仰靠在石边,解开袋口,往下一捋,露出一位身穿鹅黄衣衫的少女来。
  这少女本在闭目昏迷,中年道姑正要施法弄醒少女,两耳忽地一竖,侧头去洞外,冷冷呼喊:“谁?明人不做暗事,请现身出来说话!”
  “哈!不成想丹顶仙子竟然长了一双顺风耳,听的可真远啊!”
  “修为也另有精进!咱兄弟前年遇上她,她才只有练气十一层法力,两年不见,竟已到了圆满地步!厉害,厉害!”
  这是两道不同男音,中年道姑顺着音源追探过去,见有两道人影分别矗立在洞外的两座峰头上,居高临下,不怀好意偷窥着她。
  她对两人并不陌生,正是早前念起的采莲散士,土著出身,本是一对孪生兄弟,左山头那个高瘦汉子叫候秋生,他是老大,行事稳健,不易对付;右边山头那个短须汉子叫候春生,他是老二,好色如命,作风乖张,相对好收拾一些。
  她自己喜欢戴着一顶红帽子,被同道们称作‘丹顶仙子’,或者‘丹顶仙姑’,真实姓名不提也罢,反正她是流亡冰华山的野修,四海为家,也就天涯随姓。
  她远眺侯家两兄弟:“这大半夜的,两位候兄不闭关休息,站在山顶做什么,吹风啊?”
  候春生打趣一句:“吹风?没有吹着!反倒是风把一位大美人给吹来了!”
  可怜丹顶仙子已有四旬年纪,除了肤色有些白皙,容貌那是平庸之极,但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冰川内,就算是丑八怪,也能让侯春生瞧出绝代芳华的美态来。
  “呸!”丹顶仙子唾骂一口:“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休要婆婆妈妈,咱们又不是初打交道的生面孔!”
  “对极,对极!”侯春生戏谑味道更浓:“咱们可是老相识,老相好哩!”
  丹顶仙子见这混蛋没完没了,脸色渐怒,却又无可奈何,她修为走到练气大圆满不假,但侯家兄弟都有后期实力,联手之下与她相比,那是只强不弱。
  侯家兄弟见她来了脾气,嘿嘿一笑,跃下山头:“实不相瞒,咱兄弟有大买卖与你谈,又一株千年莲现世在华中风暴眼内,仙子你是否有兴趣采摘?”
  他们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联袂进了冰洞,不过他们也知道丹顶仙子是硬茬子,始终与她保持安全距离,免得她过于敏感,暴走发难。
  千年莲?丹顶仙子其实也是采莲士,定居附近已有十多年,定期深入冰华山中段的风暴山区,从天灾环境中寻找与采摘雪莲花。
  而出土最多的雪莲花都是百多年火候,千年莲极为稀有,也价值连城,修仙界已知有三种能够冲击玄胎的灵物,药效最强是玄藏丸,其次是心莲茶,再次是金露液。
  心莲茶必须使用千年期的雪莲花才能熬制出来,如果侯家兄弟真的发现千年莲的踪迹,那对丹顶仙子就是一场机缘,她接下来要尝试筑就玄胎,心莲茶是她最为苛求之宝。
  “什么味道?真香啊!”那侯春生是色中饿鬼,时常南下巍国境内劫掳良家女子,他鼻子也极灵验,一闻就知,这是处子身上特有的香味,但是更香甜,更醉人。
  他目光一转,不自禁叮嘱黑袋中的黄衫少女,只瞧了一下,他就再不能从少女脸上移开:“仙子,你女子是谁,与你有何关系?”
  就连不动女色的侯秋生也被那少女的容姿给惊艳到,不由瞪大眼睛,还忍不住感叹一声:“传闻世间绝色以化形的狐媚为最,但与狐妖相比,这女娃又多了三分清纯,看她脸颊挂泪,楚楚悲色,真是惹的人怜惜非常啊。”
  他不说便罢,说了以后,他弟弟侯春生一个箭步冲上前,嘴里嘟嘟囔囔:“看我抱她入怀,好好怜爱她一番!”
  心想非得把这少女占为己有不可,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付出多少代价,此生一定要让此女成为他侯春生的禁脔。
  说来也是奇怪,他侯春生也算是久经花丛的老手,阅女无数,今天却在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面前失去自控力,眼中疯狂之色外露,伸手就要去抓那少女。
  “啪!”丹顶仙子一巴掌扇来,把他震退好几步,又指着他道:“摸一下,五块灵石!”
  挨了一掌,侯春生稍稍有些清醒,勃然大怒:“什么?五块灵石,才摸一下?你想钱想疯了吧!”
  丹顶仙子哼了一声:“她值这个价!如果不是看在咱们旧识的份上,起码二十块灵石,才能让你饱一饱手福!”
  侯春生被气笑:“那亲一口呢?”
  丹顶仙子手指他鼻前:“你没有资格亲她!这丫头天生异香,出生时百花齐放,百鸟齐朝,生来就有大富大贵之尊,大运大福之气!”
  侯春生怔了一下,竟是深以为然:“此女体香却是不凡,我嗅上几口,刚才差点失了神智!但她既然有大运,怎么会让你给捉住了?”
  丹顶仙子皱皱眉头:“我也觉得奇怪,像这丫头的天眷根骨,被我擒到,我有可能会遇上什么麻烦,其实我不想带着她,但她实在太值钱,我准备把她上贡给小琊冰宫的少宫主,换几坛金露液尝一尝!”
  “不能换!绝对不能换!”侯春生大急:“那个少宫主是个凶徒,偏爱辣手摧花,把她送去,那是往火坑里推!”
  “不推给少宫主,难道推给你呀!”丹顶仙子嗤笑起来。
  侯春生整整衣衫,很有自信的说:“我怎么了,癞蛤蟆也能吃上天鹅肉,我难道上不了大运大福的床?对了仙子,她尊姓大名啊,像这种绝代尤人,出身肯定极贵吧!”
  丹顶仙子大摇其头:“她偏偏出身在寒门!姓乔,名惜妃,据她自己说,她是琼台派下辖狮井茶庄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