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师父是幕后黑手 > 第七十二章:缺心眼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把我当百度百科吗?以后谁问起这个问题,你就放开心神戒备,让他们观察你的道心,他们就会懂了,在忙,挂了。】
  白开水骂骂咧咧的挂了通讯。
  云奕子只好按照白开水所说,放开了心神戒备,说道:“你们观察一下我的道心就知道了。”
  当即便有三道神念落在云奕子身上,扫来扫去的。
  最终,风雷与苏御对视一眼,纷纷不可思议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你们看到了什么鸭,为什么我看不到?”墨雪与云奕子一样懵,都不知道他们俩看到了啥。
  风雷嘀咕道:“我算是知道阿雪为什么那么粘着小玉梁了。”
  苏御叹了口气:“是啊,这就麻烦了。”
  “苏师兄,什么麻烦了啊,为什么我看不到啊。”墨雪用神念扫了好几眼也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风雷笑着解释道:“你当然看不到,因为你跟他是一个类型的存在,你是不是感觉跟他待在一块特别快乐以及有趣?”
  墨雪连连点头:“对啊!”
  云奕子也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为什么呢?”
  苏御仰头望着天花板道:“因为你们两个都缺心眼。”
  风雷跟着补充:“缺心眼的人会相互吸引。”
  他们看上去像是在吐槽,可语气又很认真。
  还有这种沙雕设定?这真的是仙侠世界吗?云奕子都傻了,不太明白两人的意思。
  “原来阿梁也缺心眼啊,咱们可真是有缘。”墨雪听明白了,显然她知道“缺心眼”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缺心眼,是字面上的意思吗?”云奕子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风雷说道:“算是个比喻,正常的修士,他的道心往往映照着他的本我法相,也就是凡人俗称的元婴,而你跟阿雪的道心,真的就只有一颗道心,没有本我法相的存在,这就是缺心眼的意思。”
  云奕子似懂非懂,只听明白一点点,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风雷不介意客串可靠大前辈的人设,又解释道:“修士修真寻道,修的是真我,寻的是真我本道,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追寻大道去不断的完善真我,以此为基础,构建出属于自己的返璞归真境界。而你们两个,没有真我,只有一条命中注定的天命之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天生君子吧?”
  其实从风雷发现文庙七十二君子别册里没有云奕子的名号时,他就已经开始怀疑这件事,但并没有就此下定论。
  毕竟儒家有些君子,也不喜欢高调行事,喜欢隐藏自己,在外游历时还喜欢取一个别号。
  比如周长亭他其实并不喜欢二更君子的名号,所以在外游历时他又给自己取了个“林殊归”的号,寓意为“林中多歧路,殊途而同归”。
  这种别号在君子册上是没有记载的。
  所以当时风雷便初步认为云奕子的“玉梁”也是一个别号,直到他报出自己真正的君子封号“奕仙”时,自己又能感应到那君子法相之后,风雷基本就断定,这家伙是天生君子了。
  但作为商人的谨慎,他又多问了一句,因为他看得出来云奕子不善言辞,且如同一张白纸,不懂得避开君子印记的约束,会想尽办法的回答别人的提问,如果实在不能回答,他也会直接了当的告知此事无可奉告。
  结果不出他所料,这位玉梁君子,真的是一位天生君子。
  云奕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本以为这种事情,应该能瞒很久,至少可以瞒到大结局什么的,一路上让他们自己脑补迪化。
  结果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被风雷给摸了底。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真是太险恶了!
  风雷见云奕子沉默了,郑重其事的道歉:“天生君子这种事,实在罕见,在下难以按耐好奇之心,唐突了,实在抱歉。”
  “这枚璃龙玉佩,便当做赔礼,还望玉梁小兄弟原谅。”他往腰间一抹,手里便多了一枚苍翠的璃龙玉佩。
  云奕子赶忙推辞:“不用,我应该谢谢风道友为我解惑才是。”
  要不是风雷这一番试探,他自己也不知道会被蒙在鼓里多久。
  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云归子从来没跟自己说过这事。
  风雷直接就把玉佩放在他手里,认真道:“我点破了你的身份,沾了因果,必须了结,这枚璃龙玉佩平时可以作为纳物之用,亦可镇火避邪,招来财运,当然君子应该不近铜臭,不过我看得出来,你挺需要一份纳物装备的。”
  云奕子不经意间打量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箱笼,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璃龙玉佩,在犹豫要不要收下。
  “收下吧”苏御出声劝说一声,又补充道:“你师父瞒着你,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天生君子,乃是天地应运而生,天赋异禀的同时,也要背负着命中注定的使命。我猜你师父是想等到你自己发觉,如今被风雷点破,可能会对你的未来造成不小的影响,这份因果如果不了结,对风雷往后的真仙劫,会有很大影响。”
  风雷笑道:“一份璃龙玉佩不能抵消这次因果,不过这都不是事,沾染一位天生君子的因果,福祸相依,我认为福这一方面,必然要多过祸。”
  他一直在人间寻找契机,完善真我本道,或许云奕子这次的因果,能成为他的突破契机。
  苏御扫了风雷一眼,也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于是自己也摸出了一份礼物,是支毛笔,笔杆莫黑色,笔须纯白无瑕,隐隐透着流光。
  “这支笔名为丹青妙手,其中蕴含着一缕画圣的道韵,收下吧,这次事件,我也参与了,理应赔礼。”
  云奕子一手握着璃龙玉佩,一手拿着丹青妙手,陷入沉思。
  命中注定的使命?难道说,我是主角?
  风雷跟苏御看到他陷入沉思,还以为他因为被点破的身份,而感到迷茫,内疚感又深了些许。
  当然了,如果他们知道云奕子在想什么,想必会毫不犹豫的说一声:“不愧是缺心眼!”
  墨雪看到两人都送礼了,也在琢磨自己该送点什么好,于是便抬起了右脚,试图将她脚踝处绑着的红绳给取下来。
  苏御连忙把墨雪的脚按了回去,骂道:“你干什么!这个不能送!”
  “可你们都送了鸭,我也要送!”
  墨雪试图再将脚抬起来,苏御抬手将她定住,苦口婆心道:“我的姑奶奶,你送什么都可以,这个真不能送给他。”
  云奕子这会儿也回过神了,说道:“阿雪已经送了我一个箱笼了,真不用再送了,我受之有愧。”
  墨雪被定住,没办法开口,苏御看了看云奕子,附和道:“对对对,你都送了箱笼了,他以后会天天背着的,听话,红绳不能送人。”
  苏御说完,又犹豫了一会儿才给墨雪解开定身。
  墨雪不愧也是缺心眼,开口便道:“哦哦,原来我送了啊,那就好。”
  苏御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差点妹妹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