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宋整挺好 > 第四百五十章 不吃鱼的刘衙内
  当时父子俩手下带了近千士卒一同逃命,一见许多妇人便生了坏心思。在士卒的怂恿下,刘延庆同意抢些妇人带着,待夜里找个地方让大家好好乐一乐,也不枉大家辛苦作战。
  赤甲娘子军大多是新招募的,原本的一千娘子军也训练没多久,田十一自然不可能让她们独自赶路。刘延庆、刘光世父子两个带兵冲到近前才发现,竟然还有一千天赐军随行,被妇人迷花眼的西军士卒之前竟然没有发现。
  西军呼啦一下扭头便跑,李拼搏带人追了一段便打算放弃了。但刘氏父子运气太差,竟一头与杨再兴走了个脸对脸。
  刘延庆见杨再兴马快枪急,急于逃命之下竟然从马上掉了下来,结果被他儿子刘光世的战马一脚踩在脑袋上,当场就死透了。刘光世也因为马蹄子被他爹绊了一下,从马上摔在地上,随即被绑着送到了十一哥面前。
  要说北宋未年最可恨的人里面,绝对有刘光世一个。每战必逃不说,还领了当时北宋最多、最精锐的兵马。能打仗的兵马整日跟着他到处逃命,北宋不灭亡就成怪事了。
  刘光世既然落在了十一哥手里,田十一觉得应该和长腿将军好好亲近亲近,起码也要做一个好客的主人,邀请刘衙内到昌国住上个三十年、五十年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光世虽然权力官位皆在田十一之上,但却依旧磕头作揖不停,求田大人放他回去。
  田十一问刘小将军是否读过书,刘光世连忙点头。田十一拿出炭笔写了一行字,言说刘小将军只要流利快速读出这行字,三次中有一次全读对就可以放他回去。倘若三次都读错了,那便要请刘小将军到天赐盟好好学习学习了。
  刘光世心中一喜,觉得田十一是有意放他回去,待接过纸张看到那行字时却眨巴着眼睛像做梦一样。
  在杨再兴的催促下,刘光世只好试着读了一遍。
  “红鲤离绿鲤离旅驴。”
  杨再兴哈哈大笑,刘光世只好用力伸了伸舌头又吞了吞口水,这才再次读道:“红鲤鱼与鱼与驴。”
  杨再兴笑得更加夸张起来,刘光世强掩心中的羞恼,向田十一请示可否明日再读那最后一次,但却遭到了拒绝。
  万般无奈的刘光世好好把口条捋顺了一回,将语速放慢了许多读道:“红鲤鱼绿鲤离李驴。”
  众人大笑,刘光世恼火指责田大人在戏耍他。
  田十一笑而不语,杨再兴却接过来读了一遍:“红鲤鱼绿鲤鱼与驴。”
  字正腔圆发音标准,一个字都没有错。孙友爱也来凑热闹,同样也读了一遍,同样的一个音都没错,而且语速极快。
  刘光世仰天长叹,发誓今生再也不吃鱼了。对了,还有驴,也不吃了,免得口条不利索。他哪里知道,杨再兴他们平时是把这句绕口令当成行酒令来玩的,喝下两坛子酒还能一字不差地说出来,哪里像他今日这样第一次接触。
  刘光世被关了起来,也不知要在昌国当多少年的“座上宾”,反正在和金兵打完仗之前,十一哥是不打算让他回去的。
  天赐军所在的大营本是官军所建,粮草补给一应俱全,可说是什么都不缺。官军如今在杭州城内,五万多人想在这座大城里找点吃的东西很容易,叛军的物资可都在城里屯着的。唯独此时驻扎在曲拳山的方腊欲哭无泪,因为这营寨原本是天赐军修的,田十一走的时候连颗老鼠屎都没留,叛军已经断粮了。
  方腊此时的困境田十一知道,童贯也知道,所以他们两个都不急,慢慢等着叛军自行崩溃,或者跑出来做最后一搏。
  当天夜里杭州城突然喊杀声震天,很快哨探来报,说是方腊已经杀进杭州城之内了。
  田十一满脑子问号,虽说童贯手下所剩官军不多,但方腊手里的叛军同样也没有多少,杭州城怎么就轻易失守了呢?
  刚想到这里,童贯派来求援的人却已经到了。原来摩尼教早年便有通向城内的地下密道,里外夹击之下官军极为被动。
  田十一可以接受童贯坐镇杭州,但方腊却不行。只要方腊重新夺回杭州,用不了多久又会聚集起数十万叛军来。虽然只能是乌合之众,但剿灭叛军之战便又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去了。
  此时的杭州少了一座城门,因为被天赐军给炸飞了,叛军和官军的战场就在那座城门附近。
  牛皋和杨再兴各领一万天赐军奔袭杭州城,但目标却是另两座没有失守的城门。只要有火药在,有城门和没城门对天赐军来说没什么区别。
  王寅从心里不想和天赐军打仗,但此时的永乐朝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王寅最终仍是接了方腊的军令,带兵埋伏在天赐军救援杭州的半路上。但方腊和王寅都没想到,天赐军却分了左右两路,从另两处城门突入杭州城内,根本没走他们俩算好的那条必经之路。
  方腊潜入杭州城内登高一呼,藏在杭州各处的叛军蜂拥而出。城内城外的叛军疯狂攻击着官军,童贯则带着官军拼死抵挡着。
  两队天赐军再席炸毁了两座城门,从两个方向杀了过去,在火药弹开路下像刀切豆腐一般将一伙伙叛军打残、打散。
  童贯见天赐军来救援,连忙带着官军开始反攻,方腊最后一次挣扎终于还是败了。
  方腊在吕师囊和浦文英的护卫下拼死杀出了杭州城,童贯率军在后面紧紧追杀。而城内的叛军却已经被天赐军关门打狗,随即四散着向其他城门逃去。天赐军又进城了,留在城里早晚会死,已经丧了胆气的叛军不敢再继续留在城内。
  布下伏兵等待天赐军的王寅也发现了不妥,正带兵赶往杭州,半路却遇到仓皇逃命的方腊。
  王寅带兵再度与童贯打了一场,但此时的叛军不仅人少,而且大多没吃饭。再加上官军有骑兵冲阵,王寅很快便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