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心魔种道 > 第二十一章掘地求升
  “这是···要作甚?”王钰一脸纳闷的看着眼前这座嶙峋古怪,说不出的‘奇葩’的高山,又瞧了瞧面前的大铁瓮和大铁锤,顿时觉得之前做的各种准备,都成了无用功。
  天可怜见,他那原本不算丰富的脑浆,为了熟记各种心理暗示、语言话术、逻辑分析类的书籍内容,耗费了多少。
  本打算等到再开游戏的时候,大肆发挥一番,却不料竟然变了?
  王珏、张大嘴、白鹭等人的心态,与王钰也约莫一致。
  他们或许准备做的没有王钰那么丰富,但是这些时日,也对那一场‘谁是大侠’的游戏,进行了多次模拟复盘,从中也发现了不少隐藏和忽略的线索。
  自信,若是再参加游戏,绝不至于那般被动。
  相比起王钰等自认‘老鸟’,此时却重归萌新的失落。
  宋清文作为十魔宗的长老,此时是镇定且余裕十足的。
  自信无论发生什么,都有足够的手段应对。
  “哈哈哈!欢迎!欢迎!欢迎诸位莅临在下小小的世界。”由柯孝良扮演···当然只是投影出来的无面人,再次登场。
  依旧是一身嬉皮的打扮,五短的身材,圆滚滚的脑袋上,却不见任何的五官。
  宋清文认真的看着这个‘无面人’,想要从细节中分辨出,这个无面人的真实身份,是否与某位正魔两道的前辈高人契合。
  “这一次的游戏很简单,只要大家坐进这个大铁瓮里,然后利用一旁的大铁锤作为攀登工具,登上山顶即可。全程不可动用半点修为,而且这座山通体由玄铁铸造,单凭蛮力是砸不开,也砸不坏的。”无面人做着游戏讲解。
  这个新生的葫中界‘游戏’,是柯孝良以前世有名的虐心、虐手游戏‘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为创意蓝本建造。
  这款游戏别名‘掘地求升’,玩家控制一个坐在缸里的人,用一把榔头不断往上爬,操作极其困难,一个不小心随时可能回到游戏的起点。前世时这款游戏曾经虐哭了不少自以为有大心脏的游戏玩家,更令不少游戏主播当众失态,陷入自闭。
  柯孝良提取了其中的精粹,加以强化,便有了此时葫中界内,众人看到的这座‘奇山’。
  也唯有在葫中界内造物格外‘便宜’,柯孝良才能以玄铁,打造出这么大一座奇山来。
  山中看似有棱有角,实则多有暗道滑沟,笔直且狭小。
  只要攀登者一次手松,立刻就会滑落回原点,重新开始。
  葫中世界,直径三十米的距离,向上的高度却没有限制,所以柯孝良将奇山打造的极高。
  且在山顶与半山腰之间,刻意隔断了近百米,仅仅以一根细树相连。
  攀登者若是侥幸到了此处,用力稍过,就会折断树藤,若是没有勾住,却又一定会滑落下去,被打回原点重新开始。
  “奖励呢!这一次的奖励是什么?”刘陆莽撞的问道。
  他人已经坐进了大瓮里,开始左右摇摆,尝试着感觉。
  无面人嘻嘻哈哈道:“当然!当然有奖励!”
  “这一次的奖励格外丰厚!”
  “我这里有一部天罡三十六变化,演诸天道法,直指大道,非福泽深厚,跟脚非凡,天资绝顶,毅力过人则不可学。亦有一部地煞七十二变,演万般旁门,触类旁通,只需心思灵活,身体坚硬,颇有资质者便可学。此二种变化,学成一部,便可逍遥天地,任它三灾九劫,都寻不着你,与天同寿。倘若是都学会了,便是直通不可测之境地,遨游无穷,周游混沌星河也。”
  宋清文闻言,此时心神皆震。
  眼神格外的认真,且躁动起来。
  王钰等人境界太低,见识太少,可能不知。
  但是宋清文却依稀听闻过天罡地煞变化之名,那是极为古老的神通,每一种都直指大道,十分深奥。
  王钰急迫道:“登顶了就都教我们吗?”
  无面人闻言嘻嘻笑道:“怎么会有这种好事?看你长得不好看,想的倒是挺美。”
  “登顶第一名于天罡地煞变化之中,任选三门神通修行,第二名两种,第三名一种。至于未曾登顶和没有赶上前三名的···还是只有鼓励奖。”
  “当然,也有时间限制,限制时间只有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内,未曾登顶,就当做全部失败。”
  说罢之后,无面人在半空中摇身一变,化作一只大鹏鸟的摸样,消失在高天之上。
  宋清文眼神犹豫,有些纠结。倘若这无面人说登顶就全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那他怎么也不信的。
  但若是只能选一到三种···这确实有可能。
  毕竟前辈高人,高深莫测···有一些怪癖,也不足为奇。
  宋清文此刻纠结的是,要不要直接出手强抢。
  却因为布确定无面人的身份与修为。
  担心破坏了这一次的机缘。
  最终,他还是在内心说服了自己。
  “且先试试看,若是不成,再行强夺之事。”
  想到这里,宋清文便与其他人一道,都拿着锤子,钻入了大瓮中。
  哐哐哐!
  刘陆已经出发了。
  双臂展开,大铁锤砸在玄铁浇筑的山壁之上,借力不断的往上升。
  眼看着就上升了十几米,却突然手中一个没抓住力,大铁瓮坠落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刘陆整个人都被强大的冲击力震的有些懵。
  随后抬头看了一眼高不见顶的怪山,很怀疑自己如果爬的更高,再摔下来,会不会被直接摔死。
  宋清文却紧接着动了。
  作为魔宗长老,宋清文不仅仅是修为高深,更在各种技艺上,都有极深的造诣。
  强大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单一、单薄的。
  所以,即便手中的锤子呈现八角形,并不好用力勾住岩壁。
  岩壁上也多有光滑,借力之处极少。
  脚也无法动用,更不能用任何的修为,他却依旧极为灵巧、快速的往上攀升。
  眨眼间,就升入了云端,快要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可及范围之内。
  其他众人也都纷纷不再多想,急忙追赶,生怕错过了良机,后悔终生。
  宋清文不断的旋转挥舞着手里的大锤,一点点的往上攀爬,一路掠过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山拗、山脊。
  突然他的手中一空,大锤竟然在岩壁上砸开了一个窟窿。
  随后窟窿里传来一股吸力,趁其不备,将之拉扯了进去。
  宋清文本能的想要以自身法力对抗,却又及时收住,任由这窟窿将他吸入进去。随后是一条长长的、向下的滑道。
  数息之后,宋清文重归山脚,抬头望山,以他的心性,此时也微微有了些许的浮躁。
  “不着急!只要下次注意些,登上山顶很快的···没问题!”宋清文心中鼓气两句,随后再次挥动大锤,拖着大瓮里的身体,再次攀山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