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心魔种道 > 第二十二章从自信到自闭(为大头天魔易的万赏加更)

第二十二章从自信到自闭(为大头天魔易的万赏加更)

  哐哐哐!
  王钰、王珏以及白鹭以不同的方式,几乎同时落地。
  随后稍加调整之后,三人又不分先后的冲了出去,挥舞着手里的锤子,继续攀登‘奇山’。
  此时的他们,依旧活力四射,信心满满。
  宋清文也再度出发了。
  这回他运用上了更多的技巧,甚至拿出了多年未曾再用过的微劲技巧,以极为细微的力道冲击山壁,以感知自己落下的每一锤,是否都有落到实处。
  虽然是后出发,却是迅速的赶超了王钰等人。
  再一次的让他们只能跟在身后吃灰。
  而王钰等人,却在各种攀登中遇到‘坑’,反反复复的下坠、重启。
  终于宋清文抵达了一处高崖。
  高崖上,长着一株古松,古松的树杆与再往前一截山峰连在一处。
  这也是两处山崖,仅有的实物联系。
  他需要爬过古松,去到更上一层。
  宋清文小心的试探,发现古松并不是虚幻,而是真实存在的,并且颇为结实,便挥动大锤,使劲的往前一冲。
  锤头落下,古松的前端,竟然如橡胶一般具有弹性。
  反弹的力道折回来后,尽管宋清文竭力用各种技巧化解这股反弹的力道,却还是免不了,被半山腰的一阵风吹散了身形,随后一如既往的坠落···。
  一切重归起点。
  “有意思,设置了这么多的陷阱,这算是求得神通之前的考验?”宋清文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是一个很不喜欢麻烦的人,然而眼前的这个难关,却已经让他觉得相当的麻烦。
  哐哐哐···!
  几个身影再次坠落下来,就砸在宋清文身侧不远处。
  “你们都给我滚开,不要妨碍我!”宋清文头也不回便说道。
  刘陆直接怼道:“新来的!不要太嚣张,否则的话···呜呜呜!”
  刘陆的话没说完,嘴巴却已经长满了肉芽,然后自行粘合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担心直接出手杀戮,可能会引起此界主人的不喜,宋清文此时连刘陆的魂都已经给炼了。
  原本还打算声援刘陆的众人,此刻全都闭嘴,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只等着宋清文先行走远后,他们再出发。
  宋清文莫名的心中突然忐忑,然后深吸一口气,接着上山。
  接下来,宋清文算是知道,什么叫做‘防不胜防’了。
  遇到原本坚硬的山石,突然软化,而不幸坠底。
  遇到莫名十分滑腻的青苔,然后被打回距离山底不远处。
  遇到‘小概率’事件山体滑坡,山体形状突变,被冲了回来。
  遇到流星砸向山崖,连带被击中,坠落回来。
  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五十次···一百次!
  宋清文已经由原本的自信满满,到现在的自闭麻木。
  周遭的一切,仿佛与他都没有关系了。
  时间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加速却又拉长的通道。
  一切变得既漫长又缓慢。
  就连王钰等人的‘干扰’宋清文也不在意了。
  他只还清楚且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要往上,继续往上。
  而王钰等人,却都已经接连的濒临崩溃。
  他们比宋清文失败的次数更多近十倍。
  并且往往是还没出门多久,就重回起点,重新开始。
  且不论距离成功登顶还有多久、多远。
  单单只是那千篇一律的风景,寂寞枯寂的画面看久了,也有些想吐。
  有时候,同一块地方,甚至会因为不同的原因,反复跌倒十几次。
  “王钰他们的表现,没有出乎我的意料。通过他们,我也确实收割了将近三千点魔性值。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被逼入绝境,以至于一次性的超额输出,导致心性大变。但是宋清文···竟然还是只有心绪稍微显得浮躁了些,却始终没有溢出魔性值。”
  “究竟是他的心性极佳,还是因为修为高,所以有办法封锁情绪,不让魔性值外泄?”柯孝良有些疑惑。
  “看来还要再加点料!”柯孝良心想。
  宋清文再一次的回到了起点。
  他原本泛起波澜的心绪,此时早已恢复了平静。
  即便他不停的失败。
  但是那又如何呢?
  求道求存的路上,他曾经遇到过许多危险的敌人,遇到过许多次绝境。
  那要比眼前所经历的这一切,都要复杂、繁琐且绝望的多。
  宋清文固然从自信转变为了自闭,却归根结底,内心深处没有真正的有所变化。
  “重新开始最让人感觉紧张了。如果你像我一样,在即将炼成一品灵丹的时候,突然发现忘记添加一味主药。或者如果当你已经杀死了你以为的仇敌,却发现不过是被仇敌利用。如果你修炼了很久,却发现正在错误的方向努力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如果你的法宝生出了器灵,器灵却是一个胆小懦弱的白痴。如果你在和道友们坐而论道,你的观点获得了一致的认同,却发现此刻所说的,正是你最初最为反对的。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比如你已经度过了极为难过的一段时间,那么你将要经历的事情可能太多了,你可自由来去,我会一直在这里。”
  莫名其妙的旁白,开始出现在宋清文的眼前,以至于在起初,宋清文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一些幻觉。
  “哼!惑我心神?小手段罢了!”宋清文冷笑一声,挥动大锤,毫不犹豫的再出发。
  但是显然,宋清文小瞧了柯孝良的无耻。
  更多的旁白,正在朝着他不断的袭来。
  “好像我们现在离得更近了,创造者和攀登者,设计者和使用者。你本可以拒绝,但是你没有。你身上有东西被隐藏起来了,那选择继续。”
  “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你已经来到这里,忍耐了这么多,所有的俏皮话和迟钝,所有的失败,这些你都原谅了我,你给了我皇帝般的恩赐。”
  “我们有同样的品味,你和我。这不是野心。它与野心相反。这是一个体会失败的残酷任务。如果你赢了,你会感觉糟糕。所以我为你放进了这条蛇。”
  “你有想过你是谁吗?是在瓮里的男人,开天辟地的巨人?你是他的手吗?你是锤子的顶端吗?我想不是——你的手移动,锤子并不会一起移动。男人以及男人的手也没有移动。在这里你是他的意愿。他的目的。向上攀爬途中体现的决心。”
  一句又一句,似乎饱含了什么深意,实际上毫无用处的垃圾话,开始以各种方式···特别是宋清文失败的时候,出现在他的眼前。
  仿佛是在对他进行安慰,实则是进行莫名的···嘲讽。
  宋清文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够了···!”
  “给我闭嘴啊···啊~!”
  “您的魔性值到账···一万八千点!”柯孝良此刻被一波暴富给瞬间击倒。
  “卧槽···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