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十三章 东渠和久羽
  灰隼温顺的俯下身来,让凌昭骑上去,不过凌昭可没有忘记自己之前被追杀的时候,它是怎样无情地抛弃自己的。
  算了算了,不和一只鸟计较。
  回去所用的时间,也和来的时候所差无几,任务的最后一环是回到久羽那里复命,灰隼带着他去到了殿内,首席弟子久羽已经在那里微笑着等候。
  交接完任务以后,凌昭正查找着其他可以完成的任务,久羽突然问道:“凌昭师弟似乎有什么心事。”
  凌昭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好奇他为什么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久羽依旧是那幅招牌式的温柔笑容:“有烦心的事的话,就不要这么逼着自己去做太多事情了,不如静下心来走一走。”
  凌昭摇头:“不用了,有些事情越想越烦。”
  那些事情他打算先放下,以后再去思考。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想要去查看技能秘籍的,于是向久羽拜别,按照地图上的训练场走去,地图上介绍的,这里就是翎羽弟子学习箭术的地方。
  这里是一座宫殿旁边的空地,只有少许的靶子,在周围密林的衬托下显的格格不入。
  训练场上,只有依稀几个孩子,正在太阳底下,汗流浃背地练习拉弓。凌昭扫了一眼他们的信息,这些似乎都是npc。
  “喂,加油呀,你们这得练到什么时候?”
  声音传来,凌昭才发现旁边的树荫下,坐着一个年轻人,正用那疏懒的语气教训着这几个训练的孩子。
  东渠,是这个年轻人头顶的名字,让凌昭有些诧异的是这个人也是个npc。不得不说好像翎羽宫里的npc颜值都不错。
  “那边的小弟子,在那边干什么呢?”东渠看到他了,斜着眼高声说道。
  “我是来学习的。”凌昭走近回答。
  东渠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学习?学习啥?你现阶段技能都不点满了吗?喂!那几个小兔崽子,别以为我跟别人说话,你们就能偷懒了。”
  东渠一脸不想理会凌昭的样子,转头去招呼那几个练习的小孩。
  凌昭看着他,一时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真人还是npc。
  “请问要学习箭术的话,不是在这里吗?”
  “是啊。”东渠转头看着他,表情有些奇妙:“可是你们啊,是我们翎羽宫的天才弟子,你们的箭术天赋,可是刻在骨子里的,需要学习什么呢。”
  凌昭可以在他的语气中听到一丝不明的讽刺意味,完全不像是由一段程序设定出来的npc。
  他说完之后,目光就从凌昭身上收回,继续盯着太阳底下操练的那几个孩子。
  “因为那些技能都不像是自己真正会使用的,只需要一个念头,身体就会做出相应的动作,这并不是我自己学会的,而是别人强加给我的能力,我想正经学习箭术。”
  凌昭诉说着他的感觉。不是自己学会的,终究不被自己所掌控。
  “呵呵,一看你就是纯箭术小白。曾经啊,也有人说过像你一样的话,不过他们最后放弃了。”东渠嘲笑地说着,“真正感兴趣的人,在现实中就会去学箭,何必到游戏中来学。”
  凌昭迟疑一会儿缓缓说道:“因为我就是,存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东渠吐露这件事情,或许因为东渠本身就是npc,是显得太过真实,甚至让凌昭一度认为是活在这个世界的真人。
  没想到东渠听到这些话却哈哈大笑:“什么意思?网瘾少年嘛?分不清虚拟现实?哈哈哈哈……”
  “……”
  凌昭突然有点后悔给他说这些事,东渠看上去,属实像一个喜欢打击人的家伙。
  “不过看你这么感兴趣的样子,教你呢,也不是不可以。”东渠话锋一转,“不过能不能坚持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凌昭诧异:“那多谢东渠师兄!”
  东渠不屑地看着他:“你叫我师兄?久羽那臭小子都得叫我师叔。”
  没等凌昭回应他,东渠起身走进旁边的宫殿,过了一会儿,拿出了两张木弓和一些木箭。
  “给,用这个练习,你就无法调用系统赠予你的技能了。”
  凌昭好奇地接过木弓,拉开弓弦想要调用技能,果然发现自己忘记了,该如何释放技能。
  “喂,你们几个过来一下。”东渠像正在练习的几个孩子招手,几个孩子连忙停下手中的事,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来吧,教你们这位师兄箭术,基,础。”东渠戏谑地笑道,然后又坐回一边乘凉去了。
  不是你来教我吗?
  凌昭疑惑了,转头看着这几个刚到自己腰间这么高的孩子,陷入了沉思。
  几个孩子围在一起讨论着,时不时回头看凌昭,看的他诡异的感觉。
  “我们讨论好了,让我们先看看你有什么基础吧。”
  凌昭有种荒谬的感觉,自己居然正在被几个孩子教导着。
  他左手握紧木弓,搭上弓箭,右手拉弦,毫不费力的将木弓拉了个满月。
  “还不错,姿势是对的呀。”一个孩子摇头晃脑地说。
  “对个屁,你给我去重练。”躺在树荫底下的东渠翻了个白眼,“凌昭,你这拉弓姿势是为了耍帅的吗?给我把弓立直,还有手,抬高了。”
  凌昭听到立即改正。
  “用了那么久的技能,连个姿势都学不会。你就这样保持着站俩小时吧。别乱动哟,反正你们在这个世界里也不会累,多站会儿,多站会儿有好处的。”
  太阳依旧挂在天空上,只不过阳光落下来之后,除了让凌昭感觉有点热之外,其他影响不大。
  前世刚刚步入修炼之途的时候,吃的苦可比这个多得多,起码这里他不会有疲惫的感觉。
  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仿佛要将这种瞄准的方法深深铭记住。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光线逐渐变得昏暗起来,那几个孩子有时候自己练着,有时候围过来看着凌昭,让他怪尴尬的。
  余光瞥见有个人影走了过来,不过他刚转动眼珠,东渠的教训声就响起了:“看哪呢?看靶子!”
  凌昭只好乖乖听命,其实他在想让他练两小时,这个真的有用吗?
  “停下吧,休息一下。”
  这是久羽的声音。
  “你来干嘛?搞破坏嘛?臭小子一边去。”东渠对他完全不客气。
  久羽走到凌昭身边,示意他把木弓放下,“这样没用,他逗你玩的,你根本不需要练习这个。”
  “向别人学习,不如求诸于己,真正的宝藏,其实已经在你的门派技能里面了,如果你真的想掌握的话,不如多释放技能,研究其中的技巧。”
  凌昭看了看身边的久羽,又看了看东渠。
  “切,逗他玩了,怎么了?”东渠一脸不在乎,“你看那副信以为真的模样,就算他的这里掌握了有什么用?小子,你现在15级,可是你现实中能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吗?没有力量,知道了再多技巧也是白扯。”
  久羽皱眉:“东渠,你少这么说话。”
  “少这么说话?拜托,我的设定难道不就是脾气很冲的翎羽宫长辈?难道因为我是npc,就应该哄着这群呆……”
  东渠正嘲讽着说着,突然顿住了,眼神呆滞,过了好一会儿,突然又说话了:“切,逗他玩怎么了?你看看他那副信以为真的模样,哼,天真。”
  这句话与前面说的前半句一般无二,但是后半句却完全不同,颇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和刚才那几秒的呆滞有关吗?
  凌昭盯着东渠,似乎想看着他出了什么问题。
  久羽的神色很复杂,几次想开口说话,却没有说出来,组织好语言之后才终于开口:“你作为长辈,应当有一点长辈的样子。”
  “切。”还是那副不屑的模样,但在凌昭看来,似乎有哪里不同却又说不出来。
  似乎他本来应该说的话,被硬生生修改了。
  东渠招呼着那几个孩子:“走了,吃饭去,明天继续。”
  孩子们欢呼地跟上他,凌昭和久羽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凌昭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久羽,他此时面无表情。
  “刚才东渠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凌昭斟酌着问道。
  “啊,发生了什么?”久羽又挂上了那招牌式的温柔笑容,但是现在凌昭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笑容很假。
  “就是刚才他……”凌昭想了想,还是不问了,毕竟刚才那几秒太过诡异,“就是有关技能的问题。”
  久羽微笑着回答:“凌昭师弟,神语世界的奥秘很多的,还等着你自己探索呢。”
  探索?
  凌昭想着久羽,想着刚才神情丰富的东渠,那几个活泼生动的孩子,真的是没有生命的吗?
  又或者只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的傀儡。
  凌昭想不明白。
  正思考时,一条私信发过来。
  「鹤知归:新手战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