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二十章 卑微
  凌昭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着,穿过一条条桥街,在浮萍城复杂的地貌里穿行,务必离开断七步的可视范围。
  他面无表情,心中却在一直思考着。
  自己居然会以为这个地方很友好,战斗生死只会发生在战场里。
  是杨二之前放过龙殿夏那件事给的自己错觉,还有那些平静毫无危险的剧情任务给的错觉。直到断七步这番追杀,他才明白过来,这方世界,只要不是安全区,那就根本不会安全,因为这里不存在死,那些爱好战斗的人只会更疯狂。
  「队友中二少年杨死亡」
  看到提示,凌昭感觉到自己呼吸一滞。
  这家伙,明明可以逃掉的,只要不管自己,只要不管自己生死,可是他非要留下来挡住断七步。
  “咳咳,我在绑定复活点复活了。你脱里了那个丑鬼的探查范围没?”
  杨二虚弱的声音传来。
  “嗯,我快到传送碑了。”凌昭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感情。
  传送符和下线都有十秒的僵直期,下线是10秒无意识,传送符则是要原地蓄力,还会被打断,这也是杨二没有提出这两个方法的原因。
  “惨啊,我刚上线啊——我得练级去了,起码升回62,不能让金戈他们发现,他们得嘲笑我的。”杨二故作轻松说道,但是凌昭知道他肯定没有这么轻松。
  “怎么样?刷经验本去吗?那边的事情别管了。”
  凌昭声音很低:“对不起,谢谢你。”
  “啊?什么?”杨二一下懵了,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我太弱小了,我要是强一点你就不用掉级了。”
  还是习惯了以前身处高处的力量,没有了实力还自不量力,如果自己不留下来看热闹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啊哈哈哈,谁没有萌新的时期呢是吧。”杨二爽朗地大笑,“再说了,一个小等级而已,我都不在乎,你没必要自责。”
  杨二的语气很是随意,仿佛已经从刚才被追杀的严肃气氛里走了出来。
  “走走走,刷本去,你问问鹤知归去不去。”
  凌昭已经来到了传送碑前,他触摸着碑身意识注入,选择了杨二目前所处的安全区传送点。
  在传送法阵启动之前,凌昭回头看着浮萍城,心中默默把断七步和龙殿夏的名字记住。
  他知道,自己拥有别人比不上的升级速度,这两人,在未来的时间里必须报复。
  ……
  原本枯荣古树所在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焦土,就算这里的地形都可以自我恢复,但是应该也需要等好几天才能回复如初。
  一个人影突然在半空中出现,然后嘭一下砸到地面。
  “哎疼疼疼。”
  掉下来的正是慕迟,他在外边等了十几分钟,思索着觉得那个猛女应该打完boss离开了,他才上线。
  让他有些茫然的事是,就打个boss,至于这一片地形都损坏了吗。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下线之后,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块焦土是战斗留下的痕迹。
  慕迟环顾四周,突然发现前面的坑里好像有几个金箱子!
  “啊,这几个箱子!”
  慕迟的视线瞬间被被几个箱子紧紧抓住了,他不可能看不出这是某些boss死亡之后的掉落宝箱,难道那位大佬没有捡箱子吗?
  慕迟一边激动地搓手手,一边接近金箱子,他现在心情兴奋得很,满脑子运气爆表,天选之子之类的词语。
  然而就在他手机将接触到箱子的一刹那,一股巨力直接打在他的背上。
  “唔——”
  慕迟感受到疼痛,连忙回头,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正在走来。
  “还有小虫子,居然敢染指我们的东西?”
  来人正是断七步,刚才惊鸿已经告诉他,醉梦终究还是没有赢过他们俩,已经开始被追赶逃窜了,让他把枯荣古树的掉落捡回来。
  刚才杨二的临死反抗,属实烦到了他,最后居然打掉了他半血,让他很不爽,而现在发现有一个小虫子,想捡他的东西,让他更不爽了。
  “滚!”
  没有给慕迟解释的机会,断七步再次释放了攻击技能,直接将慕迟击杀。
  “你传到悠城去堵她,看看那边有没有人接她,你小心点!”
  惊鸿指挥的声音传来,断七步马上收起箱子,往传送碑赶去。
  留下躺尸的慕迟欲哭无泪,他为什么要这个时候上线啊,太难了啊呜呜呜呜……
  ……
  明明杨二才是被打了掉级的那个人,但是实际上却是他一直在安慰凌昭,不要把这些不快的事情放在心上。
  凌昭也看不懂他是因为懦弱不敢记仇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但是他知道在这方世界能有这样一个引领自己成长的人,是一种幸运。
  鹤知归也被喊过来刷经验本了,不够他的表情有些郁闷,似乎刚才经历了不好的事情,在本里也是一直在碎碎念着。
  在最后一遍快刷完的时候,杨二惊讶地发现金戈他们上线了。“别看我别看我,别关注到我等级。”杨二小声自言自语。
  可惜事与愿违,没过一会儿,金戈就给他发来入队申请了。
  “金哥咋啦嘿嘿嘿嘿嘿,下本呢?”杨二尽量用自然的语气笑着。
  可是金戈现在一点都不想和他开玩笑:“你怎么掉级的?谁杀的?发生了什么矛盾?”
  听着这冷酷的语气,凌昭下意识地看向杨二,这下他还准备回避这个问题吗。
  鹤知归也若有所思,刚才其实他也想问,但是凌昭和杨二好像都有些严肃,而且他询问可能除了徒曾烦恼,其他啥用没有。
  杨二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跟人吵起来然后顺便打了一架……”
  “真要是这样你早就跟我叭叭一大堆了。今天谁欺负你了,我们给你找场面去。”然而金戈并不信他的鬼话,他知道杨二一直不喜欢给人惹麻烦,可是麻烦上门了哪能忍下去?
  “呃……害……”
  杨二吞吞吐吐,明显不太想说,“就一级经验而已,不是啥大麻烦的。”
  金戈没有搭他的话,而是说道:“你忘了我们以前说过的,你是我们罩的。怎么现在觉得自己不是萌新了,就不把我们这些带你玩的人放在眼里了?”
  “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那家伙太强了,还有好几个同伴,这不是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吗?”杨二急忙说道。
  “你觉得我们像是欺软怕硬的人吗?”金戈反问道。
  这下凌昭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杨二不想让金戈发现了,看这架势已经准备回去寻仇了,可是空山的战斗力其实并不强,真要打起来肯定是吃亏的。
  “是乾君阁的那群疯狗……”杨二垂头丧气地说道。
  要说这乾君阁,也是很有名的,不过不是实力多强,而是他们势力都是一群暴躁的疯子,别人碰我一下,他们必要咬下来对面一块肉。而且他们欺软怕硬的能力不错,面对真正的大佬屁都不敢放一个,而杨二这种实力不强还没背景的,就是他们日常欺凌对象,因此臭名远扬。
  金戈沉默了一会儿。
  “真的没有必要!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吗?啊哈哈哈……”杨二尬笑道。虽然说都遵守着一个默认规则,祸不及旁人,可是那些疯狗势力的可不管你们是不是杨二的亲友,真要彻底翻脸,直接变成敌对,那其他人会很难玩的。
  “等雨哥上线了我问他的态度。”金戈毕竟是空山新雨的领袖之一,如果他是独行侠,那无论敌对有多强,多么不可战胜,他都会帮杨二找回场面来。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直接宣战,那其他人,承受不起后果。
  刷完经验本之后,杨二就被拽过去做经验任务去了,留下凌昭和鹤知归两两茫然。
  “所以之前到底发生了啥事?”虽然了解了个大概,鹤知归还是想知道细节。
  凌昭一五一十讲完以后,叹了口气:“我们现在,太弱了。”
  他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性格,这种被人欺凌还无法还手的境况,实在太窝火了。
  鹤知归无奈摇头:“既然已经重头开始,就应该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了。”
  凌昭表示赞同,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实力提升上去,才有资本谈反击。
  有了压在心头的阴霾,凌昭想要练级的心情也急切了许多。但是这里的升级途径还真不多,蚀星诀也不能乱用,只能等明天的深渊之地。
  “就下线了?”
  凌昭疑惑地看着鹤知归消失的地方,刚才他好像接到了什么消息,然后一脸不情不愿地说下线了。
  现在系统时间才显示的晚上九点,又变成了一个人的孤独时间。
  说起来,昨天光顾着纠结蚀星诀了,好像把辉光诀给忘了,还没有验证过在这方世界的修行速度。
  他又来到了东明湖畔的势力驻地,也许是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他对这里比较有好感。
  与昨晚的和傍晚夜色不同,现在游戏里还是白天,看着还有些晒人的阳光,凌昭默默坐到了木楼里。
  平复了一下心情,进入了修炼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