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二十四章 叶庚弓——腐蚀
  枫叶的脸色很不好看,为什么这家伙能不听指挥啊,他一个脆皮,凭什么敢开怪呀?
  退出深渊之地之后,这个倒霉孩子也瞬间离开了队伍,他自然也听不到枫叶的抱怨了。
  在守卫伤害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难道不应该让她这个能打能扛的先去试探一下嘛。这下好了,六个人的队伍,直接就折损了一个,麻烦死了。
  “啊,师傅,那怎么办啊?”凡跃白询问,抓着法杖的手有些颤抖,神情看不出是恐惧还是兴奋,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亲身面对看起来如此凶猛的怪物。
  “只能打了,现在也退不出去。”枫叶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这周围的空气墙肯定已经树立起来了,只许进不许出,除非在守卫旁边的人全部死了,这面空气墙是不会消失的。
  鹤知归开启神赐技能,说起来,他现在的这个技能等级已经五级了,可以对三个人释放了,所以直接给的枫叶,凌昭和凡跃白。
  巨禽整个身体直接朝着最近的枫叶扑过去,巨大的翼展刮起狂风,让枫叶脚步都有些不稳。
  “呃——”枫叶直接被巨禽击飞出去,也幸好她刚才处于烽火长城的保护范围,这一下没有掉太多血。
  “师傅——”凡跃白哪里见过这么强的boss,手忙脚乱开启火神心法,召唤火球扔向巨禽。
  “才造成了三百伤害?”凡跃白傻眼了,火球落到巨禽身上时,看起来没有造成任何损伤,可是技能介绍上可是写的很清楚,能早成一千多伤害哎。
  月玖儿取出武器是一支月白色的透明玉笛,一边释放回复技能,一边撇了一眼凡跃白:“法抗很高的还有免伤,而且免疫法师法术的负面影响,除了雷系和暗系伤害,其他法术打它就是废的。”
  “啊这……”凡跃白无奈了,意思就是自己没啥用呗。
  他看向旁边的凌昭,都是远程输出,凌昭好像没受到什么影响,真就针对自己这个弱小的火系法师呗。
  钢羽巨禽的仇恨已经完全在枫叶身上了,硕大狰狞的爪子往半跪在地上的枫叶狠狠踩下,这个盾娘急忙往旁边翻滚,躲开这凶狠的一脚。
  “没关系,它没有指向性伤害。”
  虽然对比起巨禽的体型,枫叶是在是太渺小了,但这也正是她的优势之处,她可以灵巧的避开巨禽想要击中的地方。
  偶尔的蹭伤是难免的,一被刮中必然会直接掉一小截血量,奶妈的存在就可以增加容错率了。
  “太无力了……”鹤知归在一遍嘀咕着,神祝师就是一个完全的pvp职业,渡虚的虚弱是被完全免疫的,只有一点细微的伤害有效,暮雪落伤害也低的很,偶尔能减一下它的速度,避免它直接击中枫叶。
  “我没法伤害到它的有效位置……”枫叶超旁边一跳,避开巨禽刺来的巨喙,而她原本站立的地方发出一声巨响,几道宽大的裂纹蔓延开来。
  她刚举起长刀,试图对巨禽的脑袋造成伤害,旁边一道罡风就刮了过来,让她不得不退后。
  凌昭松开弓弦,惊弦击中了巨禽,会心一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可惜都没能在这片羽毛留下伤痕。
  “能破去它的防护吗?免伤太变态了。”
  虽然他神色没什么变化,但是不代表他的伤害没有受到影响,就算出了会心,惊弦也只有1500左右的伤害,得磨多久的血量啊。
  鹤知归摇头:“只有暗系法师的腐蚀能力才能破掉它的钢羽,我们就用久一点时间吧,也能耗死。”
  他说完,抬手让月泉飞出,恢复着众人消耗过半的技力值。
  “唳——”
  钢羽巨禽嘶鸣一声,腾空飞起,它身上的羽毛无一不闪耀着一股凌厉的青光。
  它的翅膀拍打着,带起一阵阵狂风,之前的影响枫叶行动的气流已经很强烈了,而现在几人直接被生生吹起。
  “糟了!”
  枫叶看向其他人,只见他们都被吹散开来,离她很远。
  巨禽又一次振翅,密集的钢羽虚影在它身边极短时间内凝聚,而后雨点般射向地面。
  凌昭抬头,视野中已经全部被光点充斥着,不过一秒就将落到地面,他不敢肯定这些飞羽会不会直接刺穿他们。
  “用技能档,可以摧毁的!”
  枫叶语速极快地提醒,长城技能还在cd,她将举盾扛起,挡住从天而降的飞羽。
  用技能挡,可是凌昭不觉得自己的弓箭可以挡住这满天刺落的羽毛,凡跃白倒是离他很近,不过这家伙此刻可是一片茫然没反应过来的,完全不能指望。
  还有什么能挡住……
  风漩!
  在那一瞬间凌昭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想法,这个昨天突然出现的技能一闪而过,他停下其他的所有思考,释放出了这个技能。
  风应该是没有颜色的,然而在释放这个技能点时候,浅青色的微光迅速从他的脚底旋转着飞出,开始扩散,逐渐转化为青色的旋风将他和凡跃白护在其中
  飞羽落在旋风之上,仿佛击中了不可摧毁的阻碍,无一例外破碎开来,在气流中翻滚着,被抛向远处。
  “别愣着,开技能。”
  凌昭知道风漩的持续时间绝对不久,连忙对凡跃白说道,后者也总算反应过来,在风漩消失之后,续上了能够阻挡飞羽的火焰技能。
  过了几秒,飞羽终于稀疏了不少,至少在凌昭看来以他的反应速度可以在其中从容穿过。
  鹤知归那边还好,圣山牢笼虽然不能造成伤害,但是却可以制造屏障,这些伤害还不至于击碎它。
  月玖儿就惨了,孤零零一个人,生生扛下了这波飞羽,幸好她是治疗师,最后以残血活了下来。
  “苏苏,快来救我呜呜呜……”
  月玖儿委屈巴巴,时不时有零星的飞羽从她身侧划过,治疗技能需要读条,她根本不敢走动。
  鹤知归无奈地朝她那边跑过去,必须先保下她,不然没有治疗师,那是真的要全灭了。
  枫叶皱着眉,就这一波攻势直接将他们打得稀碎,差点全灭,真不该直接开怪的,这一层的守卫对于一群萌新来讲确实有些难。
  “20%耗损度了……”
  乘着钢羽巨禽还没有发起下一波攻势,枫叶看了下巨盾的属性,战坦职业是唯一有两件武器的,长刀主攻击,盾牌主防御,但无论是武器还是防具,耗损度100%就会报废,无法使用,需要专门修理。
  此时boss的血量下降才不到5%,枫叶已经想到,如果自己失去了盾牌,那会更加难打。
  “啊这,这怎么还在下刀子雨啊,玖儿姐姐,快奶我……”
  “闭嘴你个憨批——”
  月玖儿自己现在血量都不健康,没空管凡跃白,很不友好地回复他。
  他们在调整中,可钢羽巨禽却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直接俯冲下来,以一种不可匹敌之势,面对这些胆敢挑衅自己的小家伙们。
  凌昭因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此时已经重新拉开了弓弦。
  “暗系法术可以腐蚀它的钢羽,是只有法术,还是任何伤害都行?”
  凌昭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都行,伤害越高腐蚀越快。”鹤知归回答。
  如果都行的话。
  凌昭想到了被自己放在背包里的叶庚弓,因为45级才能装备,所以一直没有使用它。
  不过他可是试过,虽然不能装备,但是是可以像东渠给他的木弓一样使用的,并且它的特技“暗系腐蚀能力”,一样可以生效。
  正当鹤知归疑惑,凌昭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时,就见到他取出一把暗褐色的枯木长弓。
  凌昭的包里还有两百多支箭,都以数据的方式存放着,这一刻他取出一支,搭在叶庚弓上面,可以明显看到这支箭的前端染上了一层黑色的雾气。
  “嗖——”
  附带着腐蚀特性的飞箭射向不远处的巨禽,此刻这只巨禽正在追赶着枫叶,对于凌昭和凡跃白挠痒痒般的伤害,完全抱以无视的态度。
  它自然也没有察觉到这支带着暗系腐蚀能力的飞箭,之间一道黑色箭影穿过几十米的距离而来,然后从它身边划过,直接落空。
  “……”鹤知归疑惑,“你在干嘛?”
  凌昭沉默,目光紧紧盯着钢羽巨禽,继续取出一支箭羽,重复之前的动作。
  “嗖——”
  又是落空。
  一枚飞羽冲着他的头顶落下,凌昭根本没有抬头去看,轻巧地往左一挪,堪堪避开它。
  「鹤知归:有点难,我失算了,这一层根本打不了守卫。我能卡bug带你离开空气墙,可以随时放弃那两个人跑路。」
  “不用。”凌昭摇头回应他的私信,继续取出木箭,搭在弓弦上。
  虽然他不知道鹤知归怎么能不用死亡就卡出去,但是不站而逃可不是他的作风。
  更何况,这只是一只25级的怪物而已,连它都无法战胜的话,以后凭什么跟那些大佬角力?
  凌昭此时的状态专注无比,那追赶着枫叶移动的巨禽就是他唯一的目标。
  “中——”
  凌昭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着。
  没有自动施法没有系统技能,没有命中属性,没有伤害标准。
  这一箭凝聚着这两天以来所有的练习成果,他凌昭自己真正拥有的实力,飞向背对着他的钢羽巨禽。
  “呲——”的一声,正中脊背。
  与之前的碰撞不同,这一箭直接戳进了它的羽毛里,甚至逼着它僵住了本来攻击枫叶的动作,目露凶光,仇视着凌昭。
  以被命中的地方为中心,一块小小的黑色区域出现了,这一小块区域里,它那本如钢铁般的羽毛,迅速溃烂掉落下来。
  “不用跑了。”凌昭冷静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