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二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突然狂暴了,怎么回事?”
  枫叶感受到钢羽巨禽的暴躁变化,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她也没有注意到凌昭那边的变化。
  凡跃白也看傻眼了,他也注意到了,那一箭造成的伤势,他刚才还在为凌昭突然空了两箭而迷惑,这一下好像突然逆转了。
  “你能控制法术击中它钢羽脱落掉的地方吗?”凌昭一边继续取出木箭,一边说道。
  “我,我试试……”
  凡跃白连忙回答,可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操作,技能依旧是毫无章法地朝着钢羽巨禽乱飞。
  “小心,它过去了。”
  枫叶提醒的声音传来,而巨禽也是同时转变了攻击的目标,飞向凌昭。
  不过凌昭可是完全不担心,要说灵活度他可是比枫叶还要强,尤其是她的所有力量都是这个游戏世界赋予的,可是凌昭不同,他的意识远超他人。
  钢羽巨禽的靠近,只是单纯给他增加命中率而已。
  “凌昭!你小心……”枫叶正在为自己拉不住仇恨懊悔,可是话说到一般,突然顿住了。
  如果说她刚才在钢羽巨禽的攻势下还有些狼狈的话,那么凌昭就太过于从容了。
  无论是天上落下的飞羽,还是钢羽巨禽的肉身攻击,凌昭都能灵巧地避开,并趁着它的空档期,张弓射出一支带着腐蚀气息的箭,生生戳入它的钢羽之内。
  而且凌昭这个时候的伤害绝对不低,让枫叶觉得,一开始自诩为领队的自己才是混着的那个。
  随着钢羽一点点脱落,巨禽越发愤怒和暴躁了,身旁带起的烈风也越发猛烈,好几次凌昭都差点受到影响,被巨禽的爪子抓中。
  “我来了,别再乱了仇恨……”
  “不用了,你在旁边看着就行,过来会影响到我。”凌昭打断枫叶的话,这是实话,身侧有人会影响他的活动。
  “明明一开始就可以这样遛鸟的,还整的那么难打的样子……”无所事事的月玖儿嘀咕道。凌昭无伤单挑钢羽巨禽,让她这个治疗师没有用武之处,只能偶尔给那个站桩法师凡跃白加点血,回复他被落羽打掉的血量。
  “唳——”
  巨禽眼中发出的红光越来越甚,它身上的钢羽已经掉了一小半了,这是它赖以减伤的一身防护,现在不仅是这个用弓的小虫子可以给它造成大量伤害了,就连那个傻乎乎的法师,只要技能落到它没有防护的地方,也能烧疼它。
  它的凶厉并没有被凌昭放入眼中,毕竟只是一只空有气力没有智商的大鸟而已。
  凌昭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本来有些笨拙的射箭动作也变得行云流水,有一种他已经掌握了箭术精髓的错觉。
  不过多时,他居然感觉到有一丝疲惫感,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的,尤其是双臂,竟然隐隐传来一些酸痛。
  他还以为,在这片世界是没有累这种感觉的。
  “给我加点蓝吧……”另一边凡跃白弱弱地向鹤知归说道,同时很奇怪,为什么凌昭蓝条掉那么慢呢?
  他当然不知道,凌昭根本就不是用的技能,叶庚弓根本就没有被装备上,它的属性增益凌昭全部无法获得,而且就算凌昭想使用攻击技能也用不了,所有技力消耗都来自疾行诀和穿心诀。
  “越来越疲惫了……”
  凌昭松手,一发带着腐蚀气息的箭羽飞向钢羽巨禽,命中了它没有羽毛防护的部位,可是伤害对比之前低了很多,他现在的体力不足以支持他像之前一样强势了。
  巨禽的巨大翅膀朝他刮来,凌昭居然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有些茫然,反应过来之后,那钢羽已经来到近前了。
  “糟了!”
  凌昭直接被击中胸口,无力地被击飞出去。
  “凌昭——”
  枫叶一直盯着他,生怕他出现什么失误,这下果然出现失误了,她赶忙一个「势如破竹」突进过去,也没管自己是否会受伤,直接就要拉住钢羽巨禽的仇恨。
  “你怎么样?”鹤知归赶到凌昭身边扶住他,月玖儿也知道现在不是傲娇的时候,及时给上了治疗。
  “呃……”
  凌昭撑住额头,眼睛半眯着,看着飞袭过来的钢羽巨禽。
  怎么会,连视线也模糊了。
  是因为刚才一直过于集中注意力,所以根本感觉不到身体的异常吗。这停下来之后,各种脱力和酸痛感纷纷涌了上来。
  一座雪白的圣山牢笼从地底升起,将他们三人保护在里面。
  牢笼之外,钢羽巨禽正在暴怒地用爪子抓击着,鹤知归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剧烈晃动,圣山牢笼绝对撑不住五秒。
  “枫叶,快。”他朝枫叶说道。
  不过其实也不需要他提醒,枫叶已经到了。
  「关山破」
  「折戟沉沙」
  没有多复杂的技巧,枫叶贴近就是两刀砍在它的爪跟部,这里已经没有了鳞羽保护,这两刀生生将它的爪踝砍断一半。
  “唳——”
  钢羽巨禽发出嘶鸣,不过枫叶却能听出这声音里痛苦占了绝大多数,心中不由得欣喜。
  这只巨禽,终于是要落入败势了吗?
  随着它的血线越来越低,他的理智也越来越低,枫叶能感觉到,它现在的攻击虽然依旧凶猛,但是却已经失去了章法,分外凌乱。
  凡跃白的暴力输出,终于在此时体现了出来,对于失去一半钢羽的巨禽,他的火焰法术展露出了本就属于最高输出之一系别的威力。
  “没有危机了吗……”
  凌昭松了一口气,差点向后倒去,鹤知归连忙扶住他。
  “没看出来啊,你这家伙什么时候练了一手箭术……”
  鹤知归用奇怪的语气说道,他自然也知道技能机制之中的一些奥秘,并且表露出了自己的好奇。
  “这不是还空了很多嘛……”凌昭苦笑。
  “还行吧……有人过来了。”鹤知归目光一凝,目光穿过巨禽和枫叶身侧,那里的不远处有两个身影接近。“黄雀吗……”
  他的声音低沉,深渊之地里多的是抢怪抢掉落,杀人越货的行为,空气墙只许外人进,不许战斗成员退出,其实无疑为这种行为提供了便利。他们现在状态都不是很好,怎么处理这两个人。
  听到鹤知归的话,凌昭抬头,虽然他现在视线有些模糊,但是还是能看到人,思索了一下发现事情好像确实不太乐观。
  那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名为“北海墓”的召唤师,女的是一个名为“西海莲”的治疗师,看起来颇为亲密的样子。
  枫叶皱眉,一边将钢羽巨禽的翅展砸开,一边高声说道:“两位朋友,这是我们抢到的守卫怪,请离开一些谢谢。”
  “呵呵,真有趣,还有人在深渊之地谈归属问题。”西海莲是一个声音很有魅惑力的女性,就算是发出嘲笑,也没有影响她那成熟美丽的气质。
  北海墓微笑抬手,示意她别说话,而后温和地看向枫叶:“没事,我们不会抢你们的掉落的,你们请便。”
  “把守卫拉到他们那边去,低等级召唤师也敢出来跳,看他怎么死。”月玖儿完全不慌,低声说道。
  钢羽巨禽还有40%血量,把他俩拉进战斗,看那个长着一对大胸的奶妈有没有足够的技力值,保他俩活下来。
  其实不用月玖儿提醒,枫叶也知道,直接引着钢羽巨禽朝来的两人走去。
  “啧啧……有没有人之间的基本信任了,说了不会抢,你们还这么防备着我们。”北海墓露出了单纯的笑容,从容后退:“我走还不行嘛,你们继续。”
  枫叶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股怒气却没法发泄,她很清楚地知道,就算那两人现在离开了,也可以随时回来,可是她不干掉守卫,就会被守卫干掉,没有退出的选择。
  凡跃白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见枫叶拉着钢羽巨禽往那边跑,也跟着移动位置确保自己能够得到到巨禽。
  “你现在怎么样了?能恢复体力吗?”
  鹤知归询问靠在他身上,闭眼休息着的凌昭。
  后者微微睁开眼,用低沉的声音说着:“等会儿他俩过来了,先杀人。”
  他语气分外冷静肯定,这不是目中无人,而是自信,就算枫叶,凡跃白和月玖儿被钢羽巨禽拖住,但是只凭他和鹤知归,就足够送这两个企图当黄雀的家伙离开了。
  35%……
  25%……
  15%……
  随着钢羽巨禽的血量越来越低,枫叶也越来越谨慎,那两个想抢东西的家伙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终于,钢羽巨禽的血量掉到了10%以下,它发出最后的嘶鸣,倒在地上,虽然还有生命值,却已经没有了反击的力量。
  “还好,它已经失去反抗能力,这下他们应该不敢过来硬抗我们几个人的攻击。”
  枫叶松了口气,可是刚说完她就看到那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真敢来啊?”月玖儿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凌昭应该也休息的差不多了。
  枫叶转换目标,挡住接近的北海墓和西海莲,持着刀盾,不善地看着他们:“刚才谁说的,不抢东西?呵呵呵……”
  北海墓笑得很灿烂,“对啊,我们抢的又不是掉落,是守卫怪。”
  枫叶一时间没想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就见一道黑影从北海墓身侧飞出,几乎瞬息直接扩散笼罩住了这片区域。
  是他的召唤兽技能。枫叶心想着,不是什么攻击性的召唤兽,就想直接攻击距离她不远的北海墓。
  “糟了!动不了了,技能也放不出来!”准备活动的一瞬间,枫叶突然发现不妙,像是僵在了原地。
  北海墓笑着直接从他身边经过,走向没有反抗之力的钢羽巨禽。
  他取出一面旗子,身影在灰暗之中显得特别诡异。
  “来自深渊之地的钢羽守卫,现在我命令惨败的你,成为我北海墓最忠诚的奴仆!”
  明黄色的法阵在钢羽巨禽身体下亮起,一种灼热感让它发出一声声悲鸣,连枫叶都感觉耳朵生疼。
  鹤知归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他怎么能收服深渊之地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