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三十二章 移动的经验包们
  深渊的核心之地已经充满了暴虐的属性力量,各种力量交汇,接二连三地爆发出来。
  中心有一个菱形的核,悬浮在半空中。
  凌昭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不远处,隔着接近千米的距离感受着那中心传来的威力。
  “好暴烈的力量,这东西真的能杀掉吗?”
  月玖儿嘀咕道,这一层玩家不说全都是歪瓜裂枣,但也差不多了。
  在这一层里,凌昭就算顶层中顶层了,连他都感觉到中心力量的可怕,别人就更别说了。
  鹤知归悄悄发来私信:
  「要不开打之后,咱们先溜?打这东西没意义啊,还累的要死。」
  说实话,凌昭也有临阵逃跑的想法。
  25级的深渊守卫就几乎要秒人了,那这35级的主宰虚影,不是一巴掌一个小萌新吗。
  而且……
  凌昭看了眼北海墓的背影,这家伙绝对可能随时翻脸,击杀掉主宰虚影后,其他人都不是雷龙的对手,如何安全离开?
  北海墓似乎没察觉到他们的小心思,依旧面朝着主宰虚影那边,说道:“别被这东西气势唬住了,前半血虚影都是不会主动攻击的,只要跑图别被领域里的力量伤到就行。后半血它会收回领域,随机切换力量使用,好杀的很。”
  他的语气很淡定,似乎根本没把主宰虚影放在眼里。
  「鹤知归:这逼装的,我想打他。」
  「凌昭:……」
  「鹤知归:做好决定没?跑还是啥?」
  「凌昭:我想想……」
  「鹤知归:等你想好,尸体都凉了。」
  凌昭又一次陷入沉思。
  也许理论上来讲,是开溜比较好,北海墓也是个疯子,翻脸几率太大了。
  最开始他们不是冲着人头来的吗?结果又是打守卫怪又是被北海墓劫持打工。
  “会不会有人来呢?应该所有人都收到了提示吧?还有那些抢不到高层深渊主宰的家伙,会不会开小号来这一层呢……”
  北海墓环顾着只有零星几个人影的四周,虽然这会儿没人,但他敢肯定待会儿肯定会有一帮人过来。
  只不过他们的抢夺是徒劳的,北海墓完全不嫌弃这些到来的帮手。
  “哦对,雷龙应该收起来,不然都知道我的实力,没人打工了。”
  北海墓让凌昭几人落下雷龙,他身后亮起巨大法阵,将雷龙收了进去,取而代之,在他肩头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猫咪,就是之前凌昭也见过的魇怪。
  过了一会儿远处依稀出现几个人影,都是试探着接近这个充满各种恐怖气息的领域。
  他们也好奇地打量着这边这个看起来不是很强的队伍,以为他们也是来这里凑热闹的萌新。
  “其实可以接近一点,只要不主动攻击中间的核心,就算被外围伤害击中,也是不会触发仇恨的。”北海墓说道。
  他们逐渐接近核心,凌昭突然回头,发现苹岁岁呆滞在原地。
  下线了?这么明目张胆地逃跑?
  要说苹岁岁还真没有什么操作技术,她只能靠着她师傅给的符箓道具在深渊之地混,然而这些东西,一见面就被西海莲用特殊手段抢走了,说起来凌昭也不知道为什么北海墓要留着她。
  现在她下线,北海墓也发现了她的行为,但是却也不予理会,总感觉他的行为举止无法理解。
  西海莲倒是看了看下线的苹岁岁,眼神奇妙。
  “你们要是想离开的话,现在也可以走了。”北海墓突然说道。
  要说起来,其实击杀了所有守卫之后,他还真不需要什么队友了。因为这一层人少,他才需要找帮手,尽快杀完守卫,过程中他还拉了两个队友,可惜那两个家伙不争气,被守卫秒了,西海莲都没来的及放治疗。
  可以确定,等会儿还会有人到达主宰虚影这里,不缺凌昭他们这点输出。
  “那我们撤了,后会有期。”凌昭完全不含糊,让北海墓都有些愣住了。
  “哦?”北海墓饶有兴致地问道,“你们不打算抢夺一下掉落?”
  “没兴趣,而且不一定能抢到,掉级就不好玩了。”凌昭面无表情地回答。
  北海墓颇为遗憾地将三人移出了队伍,而后走进混乱领域。
  “他们没离开,绕到……另一边了。”
  西海莲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开口说道。
  北海墓挑了下眉,笑道:“还在嘛?为什么要退队伍?”
  “慕,他们会不会……”
  “没关系,主宰灵牌我势在必得,谁都抢不走。”
  ……
  与西海莲说的一致,凌昭确实是没走,而是绕到了另一边。
  鹤知归指着周围的混乱元素,淡定地说道:“其实这些暴动的能量移动速度很慢的,你们不至于连这些东西都躲不开。”
  不知为何,凌昭突然就很想去触碰一下这些能量,甚至手已经伸出了一半,被鹤知归拽了回来。
  “想什么呢小伙子,别搞事。”
  凌昭收起“自虐”的心思,现在还是应该保证自己的状态。
  “人多起来了啊……”
  可以看到,从四面八方到来了许多人,凌昭粗略一算,他们能看到的就有几十人了。
  他们也正是冲着这一点留下来的。
  人多,受伤的也多了,残血的就多了,那补个刀不是美滋滋?
  这是鹤知归突然的想法,他之前还准备直接下线,后来突然想到这一点,拉着凌昭和月玖儿偷偷摸摸绕了过来。
  这些人在鹤知归眼中就是一个个移动的经验包。
  只有月玖儿不解,她很郁闷,为什么总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啥都不知道。
  “那片火域要更新位置了,往这边一点。”鹤知归招呼道。
  “哎?那里有个误入撕裂空间的倒霉家伙,我去补刀!”
  在寻找残血这一点上,凌昭发现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居然不如鹤知归,一旦视野中有人失误踏入暴虐元素里,他马上就能跑过去给上最后一击。
  好在有时候,那些人位置太远,鹤知归无法穿过层层阻碍移动到那边去,才让凌昭有机会。
  “箭矢消失了?”
  凌昭刚对着一个残血玩家释放百步穿杨,就发现他使用的那根,从苹岁岁那里抢来的冰元素箭矢,融化在中间的火域之中。
  那个玩家反应过来喝了一瓶红药,恢复了大半生命值,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之间远处有个弓箭手少年眼神不善地看着自己这边。
  “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这名玩家不屑地说道。
  他还摆了个鄙视的手势,正在朝他原本的前进方向行走,突然前方场景一变,原本的空旷小路变得剑影弥漫,他没能刹住车,直接走进了剑影区域,瞬间被刮到残血。
  “我去……”又剩一个血皮了,他正在感觉到幸运呢,突然眼前就变成灰色,然后陷入短暂的黑暗了。
  「惊弦造成1532伤害」
  「你已被击杀」
  这名玩家不是第一个被捡残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