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三十三章 主宰灵牌
  可以看到,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已经走进了这片混乱领域,有些人还在外围观看。
  不知是谁第一个朝核心发起攻击的,整片领域都晃动了一下,变幻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一些,让凌昭都差点没反应过来受伤。
  “多少经验值了?”鹤知归问道。
  凌昭查看了一下经验条,应该足够升到25级往上了,这其中有一半是击杀深渊守卫获得的,另一半是蚀星诀提供的。
  鹤知归则要比他少上一些。
  “90%血量了,看来这个boss也不是很难……”
  凌昭观察着核心。
  这个掉血速度也正常,这东西飞在空中,那些手短的职业打不到,但同一时间正在攻击主宰虚影的也起码有上百人。
  “别东张西望了,多注意旁边,非要我浪费技力给你加血。”
  月玖儿一副不爽的样子。
  到现在凌昭对她的感观其实有一些变化了,虽然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性格很差,但是靠谱方面没的说,也不会因为对他的敌意而卖队友什么的。
  “天天搞事,到时候别被揪出去揍了。”
  凌昭不置可否,继续找着有没有被误伤到的小萌新。
  可惜还真没找到几个,会在这里乱晃的小萌新们已经基本全部阵亡了。
  鹤知归颇为遗憾地看着周围的暴虐力量:“看来他们应该都熟悉了这里的变化了吧,等下主宰虚影切换形态之后应该就会有残血了。”
  主宰虚影血量在飞速下降,不过十几分钟,已经掉落到60%以下。
  凌昭好奇地盯着菱形核心,好奇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它的血条依旧不急不缓地下降着,知道达到50%的一瞬间——
  “愚蠢的凡人——你们的死期已到!”
  还是之前那个浑厚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回响着。
  大地开始振动,像是在响应着主宰虚影的怒火。
  周围的混乱力量开始升腾,飞向半空中的核心。
  在核心之地的玩家们无一不是抬头看着这个颇有气势的场景。
  一股玄妙的声音从菱形核心里传出,一个个颜色各异的光斑从核心表面显露出来,即将冲碎暗色的表面飞出。
  被束缚住的力量爆发开来,在原本核心的地方行程一个巨大的身影,目测几乎和雷龙一样高。
  “是……人形的?”
  黑色雾气萦绕在主宰虚影身边,阻挡着来自玩家们的攻击。
  但是这样也能看出那是一个披着黑袍的魁梧的高大人影。
  他刚一出现,就以无可匹敌的力量,击飞了身旁的一圈人,然后随机盯上了一个人。
  “烈炎,焚烧——”
  他首先展现出的力量,是褐红色的火焰之力,从他的身体里升腾而出,席卷向周围。
  被主宰虚影盯上的那个人,承受着比其他方向更强的攻击,不过他作为小号来讲,并没有慌乱。
  “保护我。”
  他沉着冷静地对自己的队友说道。
  隔距很远的距离,凌昭都能感觉到中心传来的炽热感,这股力量看起来比他们之前击杀的炎魔守卫还要强。
  主宰虚影大声怒吼,连空气都变得炽热起来,凌昭可以嗅到一股焦土的味道,皮肤上有一种刺痛感,正在持续掉着生命值。
  处于主宰虚影旁边的人,多数都是听闻第一层召唤了主宰而来的小号,大多数都配合良好,伤害给力。
  不过有时候也会起争斗。
  “你他妈的那个法师有病啊,开群伤!”
  “你脑子有坑吗?打我干嘛?”
  “是不是想打一架?”
  对他们来讲,小号的等级不值一提,被混乱之中,甚至有人产生矛盾打了起来。
  而凌昭和鹤知归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在混乱的边缘游走着,只要看见有残血的玩家,就偷偷摸摸补上一个技能,吃一波经验。
  “巽风,撕裂——”
  此时中心的主宰虚影,突然切换了能量,之前的炽热感还没散去,一股狂风席卷了这片空间。
  “这是之前钢羽守卫的力量吗?”
  这股熟悉的气息不正是凌昭他们击杀的第一个守卫,钢羽巨禽。
  果然随后从天上落下的乱羽,证实了凌昭的想法,他们从容地在飞羽和罡风之间闪避着。
  “幻魇,混乱——”
  “剑侍,诀斩——”
  每过一段时间,主宰虚影就会换一种力量,让他身边的人应对不暇。
  对比一开始,现在讨伐他的的人已经少了一小半,有死在主宰虚影手下的,只有内斗死亡的。
  他切换的力量中也出现了几种凌昭没有见过的守卫力量,比如刺悬和阴光等,因为这些都是他没能接触到的守卫。
  不过这其中也有一件让人惊异的事情,在主宰虚影召唤荒雷力量的时候,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段时间里他就这样被活生生当做靶子,被打掉了大量血量。
  关于雷龙被北海墓收服的事情,这里知道的,基本只有几个人,其他人只以为是出了bug,还谈笑着吐槽,难得这个游戏会出bug。
  还没到这里之前,凌昭曾经思索过,自己会被主宰虚影虐成什么样子,结果到头来自己是在边缘划水收人头,基本上没有参与的讨伐战之中。
  他们旁边倒是有个小胖子,一直用奇怪的眼光看他们,让凌昭有些做贼心虚。
  鹤知归朝他他打了个招呼:“怎么了?朋友,看什么呢?”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们是打人呢?看错了,看错了。”
  鹤知归意味深长地转过头,悄声说道:“要不要干掉他?”
  “算了吧……”凌昭摇头,倒不是出于仁义,而是满血的话不太好杀,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捡两个漏。
  没过多久,深渊主宰的血量已经见底了,就算是如此强大的他也顶不过一大堆人的群殴。
  “快死了,快死了,注意抢东西。”
  “我记得会随机出现很多宝箱,对吧?”
  人群开始纷乱起来,每个人都想着能不能抢到深渊主宰虚影掉落的东西。
  “虚空,破碎——”
  在最后的时候,主宰虚影召唤来了虚空的力量,许多人不注意,被空间碎片撕扯,直接消失在面前。
  主宰虚影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的身上,漫布着衰败和绝望的的气息,想要自爆发出最后一击。
  可是到最后他都没能施展出同归于尽的力量。
  “入侵者啊……你们将永远受到深渊的诅咒!”
  主宰虚影发出最后的悲鸣,而后化作云烟消散。
  凌昭看到在不同地方,都分散地出现了许多小箱子,而玩家们,几乎是同时转变目标,朝着小箱子跑去。
  有时候凌昭真的觉得自己的运气是不是好的有点过分,就好像幸运会不定时降落在自己头上。
  比如,现在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的这个箱子。
  “……”
  鹤知归疑惑地盯着他,“你开外挂了了?怎么你每次都运气这么好?”
  他们处在人群的边缘,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快速来抢夺,除了之前注意到他们三人的那个小胖子。
  此刻这个叫“吃饱不饿”的小胖子直挺挺地跑过来,就想从凌昭面前抢过这个出现在他不远处的箱子。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鹤知归跃跃欲试地挥动着手中的巫杵,本来还打算放过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到门来了。
  小胖子刚跑过来,就被凌昭一脚踹住,差点没摔倒,有些茫然。
  “咳咳,见者有份,别逼我动手啊,你们几个。”
  凌昭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默默抬起了弓箭。
  当然,这个小胖子最后的结果,也是被他们俩送出了这个地方。
  趁着旁边没什么人,凌昭打开箱子,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一把浅青色的钥匙。
  “这是什么?山海密钥。”
  凌昭好奇的取出钥匙,看着弹出的介绍:“进入山海洞天内层的凭证,山海洞天是什么?”
  鹤知归麻木了,“真就运气无敌呗?还炫耀呢?赶紧收起来。”
  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凌昭赶紧把钥匙收了起来,听鹤知归对语气好像是个挺厉害的东西。
  其他地方也在发生相同的一幕,掉落不大相同,有低级装备的,有宝石之类的,只可惜没有爆技能书出来。
  而在他们抢箱子的同时,原本主宰虚影所在的地方,一道光芒依旧悬浮在半空中。
  光芒之中,一面暗红色令牌清晰可见,这也将会是所有人争夺主要的目标——主宰灵牌。
  有人率先出手了,是一名刺客,他是拥有瞬闪技能的,直接瞬移到令牌旁边,伸手准备摘下。
  只要握住令牌,他可以随时开启隐匿技能离开。
  不过他的想法不错,现实却是,有太多人盯着令牌了。
  “想明目张胆偷东西,给我下去吧!”
  说话的是一名战坦,他本身就处于离令牌比较近的地方,直接一刀给这个刺客打落下去。
  这也拉开了抢夺的帷幕,之前在攻打虚影的时候,本就多误伤,多算计,这个时候就更不会给彼此脸了。
  各种花哨的技能全部扔了出来,精彩纷呈。
  “我们要不要抢一手?”月玖儿好奇地询问。
  “为什么要抢?一层的令牌还不如凌昭的山海密钥呢。”鹤知归倒是很淡定。
  凌昭时不时看一眼,放在背包中的山海密钥,鹤知归还没说这是什么东西,只说了价值几千块,他没有金钱的概念,只知道很厉害就对了。
  他们正在观战,而核心之地一道平地惊雷突然响起,在亮起的法阵之中,一个高大的黑影现形。
  “都打的差不多呢,应该出手了。”
  北海牧站在雷龙背上,笑嘻嘻地看着状态,不是很好的玩家们,打了个响指,随着清脆的响指声,天雷轰然落下。
  “主宰灵牌我的囊中之物,你们,可以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