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三十五章 怪物
  “轰”的一声,两人的攻击生生砸在圣山牢笼之上,半透明的墙面上都出现了许多裂纹。
  圣山牢笼无论是防御还是控制都是很强的,但缺点也在于凌昭三人也被锁在牢笼之中了,和那个刺客一起。
  “还能撑两秒,秒不掉他。”鹤知归一边说着,一边使用出渡虚技能,给憨子套上了虚弱状态。
  圣山牢笼之外,逐阳队伍里的法师也已经接近了,开始吟唱。
  “天火陨落——”
  法师傲然而立,举起法杖,表情轻佻。
  法杖上空法阵亮起,一串火焰从她面前凭空飞出,卷起一股股炽热的火浪,带起一道绚丽的拖尾冲向牢笼。
  “紫足豹,出来。”
  这是队伍里的召唤师的召唤兽,等级是正常的15级,看起来有些凶残。其实这场战斗已经几乎没这个召唤师什么事了,他也只是喊出自己的召唤兽来充个数而已。
  流火砸在圣山牢笼之上,火与冰在碰撞之间,破碎的白色裂片飞溅开来,本来预算能撑更久的墙壁瞬间破碎。
  而那位战坦和剑客也看准了时间,开启速度技能,冲上去用手中的武器攻击就在几米之外的凌昭。
  “风漩——”
  浅青色犀利风刃从凌昭脚底旋绕而出,他早有预备,在圣山牢笼破碎的那一刻,已经准备好使用风漩技能,赶来的这两人,以及本身就在旁边的刺客憨子,在青色旋风出现之时,便被甩飞出去。
  只是,这也只是拖延一段时间而已,凌昭趁机后退,拉开了一点与他们的距离。
  与此同时,一股寒气飘散出来,零零散散的雪花飘落,将对方人群笼罩在暮雪落范围里,阻碍着他们的移动。
  鹤知归举着巫杵,表情不佳,等级低就是难受,技能太少了。
  他们也准备趁着这段控制时间后退,剑客意识到自己已经追不上他们了,不假思索地往前挥剑,“剑狱!”
  无视了十几米的距离,幻影般的剑气直接锁定凌昭,让他避无可避。
  被锁定住时,明明可以看清剑气的走向,但却仿佛被某种力量操控了一般无法闪避。
  “真烦!”
  这种奇异的机制让他的真正实力掉了一大截,也让他们逃生的几率下降到零。
  坚不可摧剑影错落地刺过凌昭的身侧,将他锁在了原地,无法挣脱。
  无论是神祝师的圣灵还是治疗师的清明,都只对意志类负面效果生效,这种定身则无能为力。
  三秒的定身时间,足够他们一拥而上秒掉凌昭了。
  “定住他了!秒他!”
  剑客大喊道,果然这种时候还是要靠他尤何啊!
  队伍里的其他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定身状态,状态都兴奋起来,接二连三使用了各种伤害最高的技能,务必秒杀凌昭,不给后面那个治疗师发挥的时间。
  流火,剑影,飞箭等汇聚在一起,目标就是凌昭,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在这波攻势之下灰飞烟灭。
  在这波技能轰击之下,连地面都出现了一块塌陷,灰尘和技能余波混杂在一起,让他们看不太清凌昭的身影,只知道凌昭还是站立着。
  “奇怪,没有收到伤害提示。”
  尤何离凌昭最近,迫切地跑向凌昭,想看清现在的情况。
  只是他刚接近,一道电光从他脑袋侧边直接飞射过去,给他吓得一个激灵。
  “切,不是朝我来的。”
  尤何刚舒口气,心想这个家伙真顽强,突然收到系统提示。
  「队友憨子死亡」
  “什么情况!”
  明明死的应该是对面那个弓箭手啊!
  不仅他懵了,他的队友们也懵了。
  “不可能,大半管血他凭什么秒人!”
  逐阳刚刚赶到,憨子就被这一箭形似电光的箭矢秒杀了。
  他明明刚才还有一万三千多血量,这可是20级,伤害怎么可能……
  就算是伤害最高的百步穿杨技能,这个等级也就两千伤害,被自己追杀的那个家伙,是怪物吗!?
  几人都被这一变故镇住了,竟然一时间没有追加伤害。
  凌昭的身影也清晰起来,让他们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承受了他们几乎全部人的最强攻击之后,他现在的状态,是满血。
  “怎么可能……”
  法师没搞清状况,刚才她可是交出了两个当前等级最强技能的,落空不可能,没有造成伤害更不可能啊。
  逐阳也慌乱了,不过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要自乱阵脚,我明白了,那是神祝师的无敌技能,那个技能cd很长,他扛不住第二波的。”
  逐阳猜的没错,鹤知归不可能坐视凌昭被秒,在第一时间使用了意绝咒。
  而后因为技能特效和尘土掩盖了凌昭的身形,让他们无法选中攻击对象,给了凌昭反击的时间。
  只是,凌昭也没想到这一箭有那么强。
  现在他手上拿着的还是那张新手长弓,只是上面有浅青色的幽光,另一只手中拿着的是一支雷电缠绕的箭矢,这也是得自苹岁岁的元素箭矢。
  之前凌昭拿到之后查看了属性,元素箭矢的属性是将本身能造成的伤害转化为相应属性,增加弓箭手职业的伤害类型,可以针对不同攻击目标更换。
  当时凌昭就有一个想法,如果这类箭矢配上秘术「破魔」,那是不是可以直接伤害翻倍。
  而且刚才他就为了更高一点的输出,将20级的附风宝石安在了武器上,技能附带一百风系伤害。
  也是趁着那一段地方无法攻击的真空期,凌昭迅速主动解除了意绝,释放出了刚刚冷却完成的百步穿杨。
  风雷交汇,破魔,还有凌昭一直远超常人的会心率,缺一不可。
  一万三伤害,一箭秒杀有虚弱破防状态的刺客,让双方都在那一瞬间窒息了。
  月玖儿瞪大着好看的眼睛,自言自语:“这混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开挂一样啊……”
  「蚀星诀:经验+1200」
  系统提示出现,凌昭没有回味这一箭的时间,之后可没有第二个破魔技能了。
  不只是破魔,鹤知归的意绝咒,圣山牢笼,神佑护盾冷却都长的很,接下来绝不会像刚才那样轻松,思考怎样应对他们才是现在重要的事。
  “尤何,你和恭爵去杀那个那个神祝师,赤夏你和南玉河攻击那个治疗师!”
  恭爵是他们队伍里那个坦,赤夏和南玉河则是法师和召唤师。
  逐阳心境恢复过来,开始指挥道。
  就是这两个头疼的辅助,让凌昭在必死的局面下存活下来,现在他们只剩六人,他居然觉得自己会不会打不过。
  他急忙把这种想法驱逐,就算凌昭很强,就算是小号,也没法在这种差别不大的等级反杀。
  他留下另一个弓箭手和他一起拖住凌昭,二打一,没有任何技巧,不能打不过吧……
  可是憨子的死依旧压在逐阳的心头,那种可怕的力量,凌昭到底能不能使用第二次?他不敢肯定。
  “要分开对付了吗……”凌昭心里一沉,鹤知归和月玖儿是真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样逐个击破,完全是可行的。
  月玖儿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轻声说道:“快跑吧,你跟他们拉扯,还能活下来。我还以为是你必须依靠我,没想到我倒是成了累赘。”
  听到月玖儿带着不明情绪的话,凌昭感觉胸口闷得慌,仿佛有种令人窒息的情绪,一直在被压抑着发泄不出来。
  烦躁,愤怒,暴虐……
  雷箭在他手里噼啪作响着,方法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凌昭死死地盯着逐阳等人,就是这群人把他逼上绝境的。
  这种绝望感,真是让人熟悉得想发狂。
  上一次,是因为自己犯了错,这一次是因为什么——
  “呃——”
  杀了他们!
  该死的家伙们!
  有个声音在凌昭脑海里不停环绕着,逼迫着他对逐阳发起攻击。
  此时鹤知归已经被两人围攻住了,他叹了口气,虽然这个时候还是应该反抗的可是好像没什么用。
  他无奈地看着凌昭,刚想来两句玩笑,突然发现凌昭的状态有些不对,“凌昭?凌昭!你怎么了?”
  逐阳看着凌昭这副凶厉的模样,居然害怕地后退了一步,连放技能都忘了。
  “逐阳?你干嘛?”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弓箭手追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松开弓弦,一箭百步穿杨技能已经放了出去。
  “没,没事,我认真点……”逐阳摇了摇头,刚准备接上技能,却看见了又让他惊吓的一幕。
  那一箭本来是朝着凌昭胸口射过去的,凌昭甚至可笑地抬起手也不知道干嘛,本来眼见已经命中了,可下一秒,这个家伙直接空手捏住了那支箭矢!
  凌昭抬起头来,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逐阳:“死……”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接住技能!”逐阳本来搭在弓弦上的箭矢都因为手抖直接掉了下去。
  然而凌昭没有给他震惊的机会,脚下发力,整个人也仿佛离弦之间一般以极快地速度朝逐阳奔去。
  “破灵,破灵箭!控住他!”逐阳手忙脚乱地说道,破灵箭破空而去。
  但是让他吸冷气的是,这一箭同样被挡住了,不是用手,而是被凌昭手上那张弓身细长的木弓生生击飞偏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而且他疾行诀没cd吗?为什么这么快!”
  惊弦——被挡。
  长翼——被挡。
  百步穿杨——还是被挡。
  追星也呆住了,“他,他是怪物吗?”
  五十米的距离,只用了不到四秒,震惊的两人此刻才想起来逃窜,只是,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