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神语幻想 > 第三十六章 一剑渡厄
  逐阳大号虽然不是弓箭手,但是他也是很清楚的明白,飞行中的箭矢除了技能和其他人,不然一锁定就是必定命中的。
  凌昭,是怪物吗?
  他为什么可以这样挡住自己的技能?
  “别管那两个人了!过来保护我们!”他连忙朝另外几人吼道。
  另外几人也懵了,为什么两人会被一个人追着打啊,你们不都是相同职业一样等级吗?
  逐阳还不算太愚蠢,这个时候没有朝远离队友的地方逃跑,而是朝着剑客尤何和战坦恭爵的方向移动。
  凌昭没有使用技能,而是使用箭矢作为武器,当做短剑一般,一边朝逐阳逼近一边攻击,那里受的伤害高往哪里刺。
  当然,箭矢过于脆弱,每次刚伤到逐阳,基本就报废了,只是凌昭不在意这些,下一刻就是一根崭新箭矢出现在手中。
  率先支援到的是法师赤夏的流火技能,一阵吟唱之后,就向着凌昭落下。
  火系法术技能都是附带混乱效果的,赤夏相信这下逐阳一定能摆脱这个怪物都追赶,等到支援。
  只是她并不知道逐阳被反追杀的具体原因,正在信心满满地筹备下一个技能时,就看到凌昭头也不转,抬起手中的木弓,那灼热的火球,被打散在空中,只有小部分落到了凌昭身上,造成了无伤大雅的伤害。
  “开玩笑的吧……”
  赤夏呆在了原地,就这发愣的一刻,月玖儿趁机攻击了她。
  月玖儿玉笛横吹,展露出一个极具挑衅意味的笑容,“别分心啊,法师姐姐,你们不是要针对我吗?”
  “该死,这个治疗师还敢还手!”赤夏讨厌这个看起来特漂亮,就算被围攻还很淡定的女孩子,她完全没有思考,直接放下了逐阳那边。
  围攻还杀不掉,那真是铁废物了,自己不困住治疗师让她支援到了那更打不过。
  召唤师南玉河则是带着他的紫足豹回去帮忙,鹤知归那边剑客也转变了目标回去应对凌昭。
  “真是的,逐阳你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了。”尤何终归刚才是没有看清凌昭干了什么,提着他的长剑就朝着凌昭砍去。
  凌昭也注意到了从身后而来的尤何,仿佛预知一般,转身格挡住了这一剑,而后在尤何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脚踢在他的腹部,将他击退了几米。
  “咔嚓——”
  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双方都还没反应过来,凌昭手中的木弓终于因为收到损伤太多而报废。
  「耗损度100%,该武器已不可装备」
  逐阳等人眼前一亮,刚才他真是被吓破胆了,忘记了远程职业武器都很脆弱的,这下没有武器了,看凌昭怎么办!
  凌昭面无表情地直接扔开断裂的木弓,干脆得不像是被迫抛弃武器,而是嫌弃木弓碍手。
  “他没有武器了,快动手!”
  拉开距离的逐阳兴奋地张弓使用技能,追星也同时射出箭矢。
  就在他们以为凌昭终于要受伤之时,一道寒芒闪过,断去了他们的念想。
  依旧是熟悉的场景,只是已经不是那张脆弱的木弓,握在凌昭手中的是一把锋利的冰蓝色长剑,散发着寒气,击落的断裂箭矢躺在凌昭脚下,上面还布满着寒霜。
  “剑?”
  没等他们想明白,凌昭已经转向离他最近的尤何。
  “剑狱!”
  还是之前那个定身技能,刚刚冷却完成,尤何便放了出来。
  数道剑影锁链一般飞向凌昭,要将他锁在原地,只是下一秒尤何就傻了。
  明明之前就是一瞬间锁住的凌昭,可是现在,剑影仿佛过于蠢笨,直接从凌昭身边滑了过去,没有丝毫碰到他。
  不对,不是剑影太笨拙,而是凌昭此刻太灵活了,行走侧转之间便全部躲了过去。
  “剑灵护体!”
  尤何把长剑往身前一立,霎时无数道稀碎剑影围绕他飞出,将他层层包裹,基本任何来自外界的攻击都能被挡住……
  只是,这也是无用的。
  凌昭手中寒川剑向前平刺,仿佛就要直挺挺撞向尤何身边的护体剑影。
  寒芒亮起,那一瞬尤何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意,而后寒川剑直接穿过剑影翻飞之间的缝隙,刺向他的胸口。
  “唔——”
  尤何感觉自己已经失控混乱了,本来有序飞行的剑影同时溃散,受了重击一般全部破碎消失,而他本人也直接掉了一截血量。
  “剑灵被破了,这……”
  尤何懵了,他现在也陷入了逐日那样的迷惑状态中,而后被迫后退。
  没有花里胡哨的技能,凌昭用的只是最基本的剑式,但是每一剑都精妙绝伦,逼迫得尤何甚至没有放技能的时间,全程只能后退。
  与剑客技能打开大和不同,凌昭只是盯着尤何的要害下手,基本每一击都能得手。
  “如果是在现实中,我早死了——”
  尤何几乎要窒息了,他现在血量已经见底了,每次他想学着凌昭一样用长剑挡住攻势,凌昭都能剑锋一转攻击他的另一处要害。
  而且在寒川剑的寒气影响之下,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行动已经完全跟不上思维了。
  紫足豹在旁边阴冷地盯着凌昭,而后选了一个时机,化作紫电扑向他,然而这也是徒劳的。
  凌昭逼开尤何之后,寒川剑横扫,寒芒与紫电碰撞,还是寒芒更胜一筹,紫电直接被砍成两截,紫足豹身首异处。
  “啊——”
  南玉河还没看清,就感觉到脑中一阵刺痛,召唤兽死亡了。
  不过这一瞬也给了尤何反击的机会。
  “剑影莲华!”
  剑客前期的最强技能,无数道剑气仿佛莲花一般绽放,美丽的画面之下隐藏的是锋芒毕露的杀机。
  错落的剑气之间,根本没有容人通过的缝隙,无可闪避。
  尤何已经预见到凌昭受伤的画面了,可是迎接他的是一道冰蓝色的剑光。
  比剑影莲华还要快,还要狠,在那无数道剑气降临之前,落到了尤何身上。
  本来就血量不佳的他,受到了最后一击,直接死亡。
  “你妈的,我是剑客还是他是剑客啊!”
  这是那一刻尤何的想法,他开始怀疑自己这游戏玩的跟傻子似的,被一个弓箭手拿着剑追着砍。
  他当然不知道,凌昭虽然在这里的职业是弓箭手,但他本身就是剑修,而且还是顶级剑修。
  “尤……尤何。”
  战坦恭爵本来已经打算放弃鹤知归去救尤何了,但是被圣山牢笼生生困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死亡。
  “逐阳,现在怎么办……我们怕是……”追星拉开长弓的手僵住了,他看向自己的队友。
  “还能怎么办?继续啊!我不信他能一直坚持下去!”逐阳狠厉地说道。
  凌昭现在已经没管他们俩了,提着寒川剑向着赤夏而去。
  “疯子!还打个锤子啊,我可不想小号掉级!”
  这个骄傲的法师衡量一番,直接准备逃跑,现在相当于四打三,群殴都被反杀两个加一头召唤兽,现在拿什么继续打?
  “赤夏!他肯定是用了特殊技能!这个状态不可能持续太久的!状态一过,没有武器——”
  然而赤夏可没有理会他,这种没有希望胜利的局势凭什么死撑?
  她刚才说完,便收起法杖,看月玖儿没有追赶自己的意思,还无奈地说道:“不是你的就别强求了,玩个游戏那么认真干嘛?我走了。”
  “赤夏!”
  逐阳想不到她跑的这么干脆,可是这更增加了他的怒火,“恭爵,控住这个家伙,今天不死不休!”
  恭爵才摆脱圣山牢笼,听到逐阳的话,只有苦笑。
  鹤知归舒了一口气,淡淡笑道:“不死不休?你们觉得能战胜我的朋友吗?”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凌昭都有碾压性的优势,追星和恭爵还算讲义气没有逃跑,可是没有了斗志的这两人,也只是送菜而已。
  时间拖的越长,逐阳心情就越来越低沉,他的血量越来越残,而反观月玖儿腾出手来,还可以弥补上凌昭因为失误而掉的血量。
  最终,逐阳不甘心地死于寒川剑下。
  该死!该死!为什么会被反杀的!都怪憨子被秒了!都怪赤夏逃跑!
  在复活点重生的逐阳已经无法正经思考这些了,思来想去,最后恶狠狠地在安州地区频道发了几条消息。
  「深渊一层,弓箭手凌昭身上有主宰虚影掉落的洞天密钥」
  他知道一定会有贪婪之徒进入深渊,他绝不会让那个怪物一样的弓箭手好过!
  ……
  逐阳,追星和恭爵都相继死于剑下,而南玉河也学赤夏一样逃跑了。
  击杀恭爵之后,凌昭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用尽力气一般直接向前倒去。
  “凌昭!”
  鹤知归急忙扶住他,而后发现凌昭此刻已经昏迷过去了。
  月玖儿尝试使用清心明镜技能唤醒凌昭,但是在柔和笛音的安抚之下,他也没有醒来。
  “不用忙活了,应该是累的……”鹤知归摇头淡淡说道,“过来帮我扶他一下,这里应该还会有人来,太危险了。”
  月玖儿点头,帮着他背起凌昭。
  “他刚才,好可怕……”月玖儿跟在鹤知归身侧,小声地说道。
  鹤知归也不知道凌昭什么情况,仿佛失去意识只剩下战斗本能一般,过于怪异。
  而且,如果鹤知归没看错的话,他的战斗方式完全违背了游戏设定,超越了限制,居然没有被阻止,不过想想如果是这家伙的话还能理解。
  “感觉他又变了好多……”月玖儿还在碎碎念着。
  鹤知归叹了口气,想腾出手来揉揉她的脑袋但是无能为力,“你呀,应该态度好一点。”
  “才不要呢,我讨厌死他了!”
  鹤知归无奈,也许现在不应该想别的,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