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七章 已经入土为安了
  看着白木俊的表情,羽川岚顿时感觉有些不妙,她不放心的追问。
  “白木桑,你是如何驱除那只丧灵的?”
  如何驱除?
  用我勤劳的双手,咻,啪......
  当然,白木俊是不可能这样说出来的。
  他指着地面,温和道。
  “羽川桑不用多想,那只丧灵,已经入土为安了。”
  羽川岚三脸蒙圈。
  入土为安?
  这是什么全新的除灵手段?
  莫非......
  她忽然打了个冷战。
  想起来了小时候看过的极道电影。
  难道这个看起来性格温和的白木神官,把丧灵浇成了水泥桩,沉到了东京湾吗?
  这......
  太凶残了吧?
  不过无论如何,既然确认丧灵已经被驱逐,她也就不用再操这份心了。
  羽川岚手腕一抖,十四颗佛珠微微一颤,躬身道。
  “白木桑,既然丧灵不是由我驱除,那我还要再走一趟,将收下的订金退还给人家。”
  “所以说,可以陪我一起吗?可能需要你证明一下。”
  “嗯?退钱?”白木俊一愣。
  严格说来,羽川岚接到委托的时间比自己还要早,他算是抢了羽川岚的生意。
  想到这,白木俊略微感到一丝愧疚。
  他手伸进自己的口袋。
  那里还放着昨天从三井先生那收来的一万日元。
  “要退多少?身上带的钱够吗?我这里还有一些,不够可以先借你。”。
  “啊,这个就白木君不用操心了,订金没有多少的。”羽川岚笑着摆手示意。
  “就十万日元而已。”
  白木俊目瞪口呆。
  什么叫就十万?
  你是不是对十万日元有什么误解?
  他缓缓低头,盯着羽川岚好看的双眸,神情专注且严肃。
  “羽川桑,我有一个问题要向你请教。”
  “白木桑请讲。”羽川岚一愣,不知道白木俊为何突然变得这么严肃。
  她刚才说的话,哪里触怒到这个神官了吗
  “雷鸣寺,除灵一次的收费是多少?”
  “那个......基本上是从三十万日元到五十万日元左右吧,怎么了吗?”羽川岚小心翼翼的说道。
  莫非是因为寺庙除灵太便宜,扰乱市场价格,引起l了白木君的不满?
  回去之后一定要建议方丈涨价!
  三十万日元到五十万日元?
  白木俊耳边响起了哗哗的金钱流水声。
  同样的祓除对象,他一次才收八千日元!
  往低了算,也差了足足有四十倍!
  这就是雷鸣寺的品牌效应吗?
  好想加入啊!
  想到这,白木俊诚心发问。
  “羽川桑,咱们寺庙还缺打手吗?”
  哈?
  羽川岚怔怔的看着白木俊。
  下一刻扑哧一声,笑了出声。
  “白木神官,你要皈依我佛吗?”
  “羽川桑你误会了,我说的打手是那种单纯的肉体关系,在下当然还是要信奉自己神社的神明,这是作为一个神官的底线......”白木俊试图解释清楚。
  可白木俊越是辩解,羽川岚便更是忍不住的笑。
  这个小神官,还挺有意思的。
  眼看天色已经有点晚,羽川岚深吸了两口气,勉强忍住笑意,问道。
  “白木桑,待会有时间吗,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非常好吃的天妇罗店。作为补偿,处理完事情后我请你吃饭吧,”
  白木俊倒没有客气,点了点头。
  就当报销来回的电车票钱了。
  “那太好了!”
  羽川岚脸上的笑容灿烂,正要带路,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接听后,笑容逐渐收敛,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大和警部,我知道了,好,我这就赶过去......嗯,我明白。”
  挂断电话,羽川岚满脸歉意的看向白木俊:“抱歉,突然有些事情要处理,我现在必须要走了,吃饭的事情只能等下次。”
  “我懂,羽川桑。正事要紧。”
  白木俊十分体谅。
  说实话,他心中还有点小羡慕。
  对方这是又有生意找上门啊!
  起码三十万日元入账。
  生意兴隆。
  当然白木俊也仅仅只是羡慕了一小下。
  毕竟雷鸣寺作为传承了数百年的古寺,历代出过无数高僧,能有这个价格也是人们认可的。
  自己仅仅只是个小神官,天集神社又是个没名气的小神社,怎么可能和人家有几百年除灵经验的泰斗比。
  况且对于那些古寺,除灵的收入可能只占寺庙收入的一点,那些大德高僧们可能都不在乎。
  他们往往有真正的大宏愿。
  庇佑世人,度化世人。
  这也是白木俊所尊敬的。
  但不免心中还是有些可惜。
  少蹭了顿饭。
  与羽川岚告别,白木俊正打算离开。
  这时,另一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这次是白木俊的手机。
  他点击接通。
  “摩西摩西?”
  片刻后,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稍显柔弱的声音。
  “是......白木桑吗?”
  “是的,你是?”白木俊疑惑道。
  “我......我是九重玲奈,你有印象吗?我们在秀之院高中是同一个班的......”
  电话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小。
  “啊,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九重同学?”白木俊想起来了。
  “是的!”九重玲奈有些惊喜。
  白木同学记得我哎!
  人生无憾了......
  飘飘然之际,她也没有忘记自己打电话的理由。
  “白木桑,你还记得我朋友吗?小鸟游佑理,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也是我们班同学,我们经常在一起的。”
  “嗯,有印象。”白木俊点了点头。
  说的应该是正数第三排第四列的小鸟游佑理。
  白木俊还是对着座位表把同学认全了的。
  “这个......那个......”九重玲奈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九重同学,有什么事直说就好,我若是能帮到,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白木俊体谅道。
  同学之间的事情,能帮就帮,这样才能培养美好的友谊。
  除非是什么很特殊的事情。
  比如说给他介绍女朋友的话,那就免了。
  本神官目前以学业为重。
  电话那头九重玲奈深吸一口气,猛地九十度弯腰,大声喊道。
  “思米马赛!”
  “昨天我们不该跟踪你的,不该撞破你的身份!”
  “不过我发誓我们一定会保密,不会说出去的!”
  “所以说,请白木同学高抬贵手,把佑理酱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