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十章 照亮瀑丘的掌
  虽然声音很难听,不过白木俊也不是什么声控。
  既然人家诚心诚意的发问了,就算是鬼物,也要好好回答,给人家起码的尊重。
  他清了清嗓子道。
  “在下白木俊,是天集神社的首席神官,来到此处是为了找失踪的几位同学。”
  “神官......神官?”
  “和尚刚走,就又来了神官?”
  “你们到底和我有什么冤仇,醒来的每一天,都有人想把大人从我手中抢走......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
  刚开始,鬼母还是喃喃念着,她的双手紧紧掐着肩膀,指甲嵌入腐肉中。
  再往后,已经完全失控,拽着自己的头发,疯狂的撕扯下来,大量黑发落地。
  “都死,都去死!来了这里的人,就去给我死!”
  随着刺耳的厉喝,散落一地的黑发猛的弹起,眨眼间就顺着白木俊的四肢缠绕而上,二话不说就将毫无防备的白木俊捆了个结实。
  “嘻嘻嘻嘻......”鬼母望着中招的白木俊,惨白的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
  那些和尚自以为重伤了她,其实反而让这瀑丘里的阴气汇入她体内,让她的力量进一步强大起来。
  如今的她,想要杀掉那日的和尚,简直易如反掌!
  “祭品.....不嫌多。”
  “只要摘下你们的头,将你们的血肉献给大人,大人一定会更爱我......”
  随着鬼母的喃喃自语,越来越多的发丝顺着缠到白木俊身上,一层层覆盖,眼看就要缠住全身。
  如同一个巨大的发茧。
  但白木俊却根本不慌。
  因为他体内的法力,正是这等邪祟阴邪之物的头号克星。
  这些发丝上散发出的阴气非但不能对白木俊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还可以在这个稍有些寒冷的秋夜起到保暖的效果......
  相当一件毛衣。
  当然,最好还是要在发丝封住五官前挣脱,不然会有窒息的危险。
  毕竟法力只是带给了他强大的自愈能力,还不能代替氧气,供细胞呼吸作用分解葡萄糖,释放能量。
  虽然不能代替氧气,但是可以憋气憋得久一点。
  据白木俊简单实验,半个小时还是可以的。
  因此白木俊没有立即挣脱,而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看向鬼母。
  危险归危险,随意打断别人施法,有点不太礼貌。
  况且等这些鬼物手段尽出之后,他再出手破除,最后再笑吟吟的来上一句。
  “不过如此。”
  这才是大神官的范!
  鬼母仿佛被白木俊的眼神刺中了伤口,它停下了动作,盯着白木俊,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在......嘲笑我?”
  “并没有。”白木俊脸上写满了真诚,示意鬼母不要多想,继续施法。
  “住嘴!”鬼母宛如被戳到了痛处,发疯似的叫着。
  “你也是,你也这么觉得......你也觉得大人不爱我!”
  “为了他,我牺牲了多少,你们怎么会懂,怎么敢用那种眼神看我!”
  “但我能证明,证明给你看......”
  鬼母嘶喊着,畸形的双手颤巍巍的撩起胸前垂下的黑发。
  糜烂的胸膛上,镶嵌着一张中年男性的脸。
  梳着古代的发髻,额头皱纹密密麻麻。
  脸上充斥着痛苦、麻木、恐惧、哀伤......
  无数表情糅杂成一团。
  仿佛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承受着难以言喻的折磨。
  鬼母低下头,望着那张面孔。
  语气难得的冷静下来,眼神里甚至有一丝甜蜜。
  “大人,你说。
  “说吧,说说我为你付出了多少。”
  男人的脸一脸呆滞,对鬼母的话充耳不闻。。
  而这恰恰触怒了鬼母,她猛然嘶吼。
  “说啊,大人,说给他听!”
  “啊呜啊啊......”在鬼母的怒吼下,那张面孔痛苦的张大了嘴,发出一堆毫无意义的音节。
  鬼母的身躯再度激烈的颤抖起来。
  “我让你说爱我!废物、废物!”
  一团团黑发猛然塞进他嘴中,整张脸都剧烈抽搐起来。
  “说啊!!!!”鬼母嘶哑的喊道。
  “到此为止吧。”
  “说不出来的话,就不要强迫了。”
  看着那张扭曲变形的脸,白木俊有些唏嘘。
  这竟然就是谋划了这一切的人。
  怪不得下落不明,原来是落到了自己养就的鬼母手上。
  只能说玩火者,必自焚。
  这只鬼母,很可能就是他生前的正室,或是宠姬,是愿意为了他的计划牺牲的人。
  可从现在这张脸上,白木俊只看到了苦痛与折磨,以及那渴望解脱的眼神。
  可惜了。
  “不是的!我能证明,我能......你该死!”
  鬼母狞叫着,突然猛的挥手。
  黑发铺天盖地的涌上来,瞬间缠绕成一个茧,将白木俊牢牢捆在里面。
  “对了,头发......”
  鬼母痴痴的念着,笑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陡然发力向后拖动,将发茧拖入怀中。
  她抱着发茧,喃喃念着。
  “对,头发......就是我和大人爱情的见证,头发有多坚韧,我们爱的就有多真切......”
  “大人,赢了......又赢了,他们都要死在这里,死在我们手上——”
  忽然,她双目瞪的笔直,不可置信的望着手中的发茧。
  怀中的黑色发茧里,亮起一点刺眼的光。
  随即响起劈里啪啦的绷断声。
  下一秒,一抹银光透出,如同最锋利的刀剑,将坚韧的发茧轻而易举的戳开了一个大洞。
  那是白木俊的手掌。
  此刻如玉般圆润的手掌高高扬起,掌心银光大盛,璀璨夺目,远胜夜空中的残星。
  如同......
  一轮新月。
  美,好美。
  是这一生都未曾见过的光。
  可鬼母还来不及欣赏这等美景,这手掌便已经拍在了她脑门上。
  啪!
  刹那间,新月初升。
  银光照亮了大半座瀑丘。
  林间的地缚灵在被银光照到的一瞬间,就一声不吭的化作灰烬消散。
  而实力强大的鬼母,在这银光之下——
  也没能多坚持一瞬。
  连怒吼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还是那怔怔的表情。
  她的身躯随即四分五裂,胸前的那张脸也随之脱落,露出几分解脱感。
  在落地之前,也已化作飞灰,离开了尘世。
  发茧消散,白木俊也重新落在地上。
  他看着地面那一小撮灰烬,眼神带着一丝不确定。
  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