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十四章 羽川桑真是我的福星
  “羽川法师辛苦了!”
  “白木神官辛苦了!”
  一路上,有路过的灵异六课的警员不断向两人问好。
  刚走出警署,羽川岚就从袈裟袖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白木俊。
  “白木君,这是这次的报酬,五十万日元。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会再转五十万日元给你。”
  “羽川桑,你这是干什么。”白木俊义正言辞的握住信封,“我不是那种人。”
  “不行,白木君必须要收下。”羽川岚固执的将信封塞到白木俊的口袋里。
  这次的除灵,对她而言,相当于花五十万日元买了十点除灵值。
  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
  毕竟除灵值是非常珍贵的。
  如果白木君再执意不收,那人情就欠的更大了。
  攒到最后,自己拿什么还?
  不行不行,一定要给!
  白木俊看见羽川岚如此懂事,赞许的点了点头。
  施主,你的路走宽了。
  看到白木俊答应收下,羽川岚脸上这才展露出笑容。
  两人随即交换了line,白木俊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羽川岚,同时不忘贴心的多嘱咐一句。
  “转账用三铃银行,到账快。”
  “嗯。”羽川岚满口答应。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开口问道。
  “对了,白木君,你十月十一号有事吗?”
  十月十一号,下个星期的星期二。
  白木俊点点头道:“要说的话,就是要去学校上课。”
  “那晚上呢?有时间吗?”
  “晚上要在神社上晚自修。”
  “那,白木君的神社在什么位置?”羽川岚不死心的追问。
  “在荒川区,平雄山。”
  “啊?这么远?”
  羽川岚眼里有一丝失落。
  “羽川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有一处除灵的地点,我观察了很久,但觉得委托等级可能高了些,担心出什么问题,所以才想叫白木君一起去,这下看来只能自己去了——”
  “羽川桑怎么不早说。”白木俊毫不犹豫的打断。
  他注视着羽川岚的双眸,责怪似说道。
  “你一个人去,我怎么能放心。”
  之前在青石公园,那一杖打在白木俊身上时,白木俊就判断出来了羽川岚的实力。
  并不强。
  起码不如他。
  理由是那几杖只对他造成了物理伤害,法术伤害微乎其微。
  这样子的羽川岚说要去除灵,白木俊还真有点不放心。
  除灵可是很危险的。
  万一实力不够......
  让灵异跑了怎么办?
  那可是会跑的一百万啊!
  不行,我必须在场!
  至于学校里的课程,白木俊早在一年前就全部预习完成,课业无忧,只要确保出勤率即可。
  别问,问就是学霸。
  羽川岚怔怔的看着白木俊。
  耳边回荡着白木俊那温和且真挚的声音。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呀!
  这是什么话?
  羽川岚触电般后撤一步,脸颊泛红,小声问道。
  “可、可是,白木君不是要去学校吗?还是要以课业为重......”
  “那也要看和什么比。”白木俊不假思索道。
  和一百万日元比,一天的课算什么!
  别说一天了,两天都行!
  要看和什么比?
  羽川岚一怔。
  意思是和学业比起来,她更加重要吗?
  这这这这......这也太大胆了!
  羽川岚紧咬嘴角。
  冷静,羽川岚,这是佛祖在考验你,冷静......
  但仿佛有股神秘的力量,在不停的撩拨着她的心弦。
  这让人怎么冷静的下来嘛!
  修行近十年,羽川岚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乱了。
  “那到时候再联系,白木君,我忽然想起来寺庙里的煤气忘关了,告辞!”她强装镇定道别,拖着禅杖逃离现场。
  白木俊自然的挥手告别。
  待警车走远,他才放下手,迫不及待的塞入口袋里。
  用两根手指掂量了一下五十万日元的重量。
  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好有份量,好满足。
  白木俊抬头看着警车离去的方向,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羽川桑,真是我的福星啊!
  ......
  离开警署,白木俊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请警员将自己送到了神社附近的便利店。
  买好神明下个星期的供奉,才拎着大包小包,返回神社。
  正要回自己的小屋,却看到本殿内依旧灯火通明。
  神明还没睡吗?
  白木俊轻轻推开殿门。
  本殿内,神明披着一件浅绿色的卡比兽睡袍,搂着膝盖,蹲在电视前,双目微红。
  荧幕上,一只秋田犬正蹲在车站前,守望着。
  风雪飘摇,秋田犬愈发孱弱,神明的泪水也随之在眼眶内打转。
  触景生情,自己一个孤家寡神,也在这里等人归来......
  如果等不到的话,自己就会和小八一样,在某天夜里,神殿被积雪压塌,自己则被埋在下面,默默无闻的离开人世间......
  神明噙着泪水,坚强的摇了摇头。
  她坚信,白木神官会回来的!
  因为......因为......
  因为牛顿说过,神官是不能随便离开神明的!
  “神明大人,该休息了。”
  熟悉的嗓音传来,唤回神明飘散的思绪。
  神明不可置信的扭过头,看着殿门处的身影。
  一时都忘了将电影暂停,便如同一道光一般闪现过来,抱着白木俊的手臂,两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的脸。
  千言万语化作一个字。
  “嘤!”
  看着神明满眼泪光的样子,白木俊只能安慰的拍了拍神明的头,稍微讲了讲今夜发生的事。
  得知白木俊今晚又去祓除,神明止住泪水,奋力摇晃白木俊的胳膊,责怪道。
  “为什么不和本神讲啊,自己贸然去祓除,就那么点法力,要是不够了怎么办?会死的!”
  白木俊无奈的一笑。
  自己就那么弱吗?
  果然,就算自己有着近三万点法力,但在神明眼里还是如孩童一般稚嫩,不值一提。
  “答应本神,不许有下次了,快去休息——”
  神明话音一止,她忽然扯起白木俊的袖子,捧到鼻子下仔细的嗅着。
  半响,她抬起头,两眼微眯,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
  “白木神官,你身上怎么有股香香的味道?”
  香味?
  白木俊疑惑的看了神明一眼。
  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香味。
  莫非......
  是那五十万日元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