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三十七章 神社门口的工作
  一掌通灵。
  虽然白木俊不太清楚这在同行里算是什么水平。
  不过看羽川夜夜的表情,应该不算太差。
  起码也是中上游。
  不过白木俊刚刚曾担心,被自己这一掌召唤来的,会是什么蛤蟆、大蛇、蛞蝓之类的奇怪生物。
  但随着光亮汇聚而来,身影逐渐凝实,他也就安下了心。
  几息间,一个身穿灰色和服、身形瘦弱,但面色慈祥的老妇人站在了几人面前。
  此刻,她缓缓睁开了并不澄明的双目,似乎对眼前的世界有些陌生,纳闷的念叨着。
  “怎么回事,我应该在医院里才对......”
  她疑惑的看向身旁的白木俊,直至看到一旁身穿巫女服的羽川夜夜,仿佛知道了什么。
  随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嘴角才有了些释怀。
  “难怪......”
  “巫女大人,我应该已经死了吧?”她转身询问道。
  羽川夜夜犹豫着,但终究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道。
  “布野婆婆,您已经离世二十年了。”
  “二十年......这么久啊。”老妇人有些感慨。
  “不过,这二十年里,大家都没有忘记您,每年都会去吊唁......”仿佛察觉到老妇人的伤感,为了避免其被内心的怨气扰乱心智,堕落成为灵异一样的存在,羽川夜夜连忙补充道。
  “巫女大人不要在意。”老妇人慈祥一笑,“我的生命早就走到头了,只是没想到死后还能再看一眼这个世界,感觉有些奇怪——”
  “嗷呜,嗷呜!”犬神一跃而起,它兴奋的围在老妇人身边,撒欢似的跑动着。
  “小太郎?”看着这熟悉的身影,老妇人颇为意外,“真的是你吗?”
  她惊喜的张开双臂,小太郎纵身而起,扑到她怀里。
  抚摸着它背部的毛发,老妇人突然有些不忍,喃喃念着。
  “小家伙,你的生命也结束了吗?”
  不过也立刻释怀,安抚般拍了拍它的背,以长辈独有的温柔语气说道。
  “当年还真是抱歉,那场病没给我剩下多少时间......”
  “可现在好了,我终于有时间可以补偿一下你,陪你一起玩耍了。有时候,死亡意外的不是件坏事啊。”
  听着老妇人的话,小太郎憨憨的蹭了蹭着老妇人的脸,呼哧呼哧的吐着热气。
  老妇人忽然一愣,抚摸小太郎的手臂一停。
  她呆呆的望着小太郎灰色的双瞳,脸上忽然绽放出别样的笑。
  “原来......还没有结束啊,真是太好了,小太郎。”
  “哦,对了。”
  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从和服腰带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原本应该是放置扇子的地方,拿出来了一根骨头形状的磨牙棒。
  看着这根骨头棒,老妇人不禁埋怨道。
  “尾太也真是的,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让我带走了......”
  “没了这东西,你这些年一定很寂寞吧?”
  她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的笑,甩手道。
  “来吧,小太郎,接着!”
  随即用力向远处丢去。
  “嗷呜!”小太郎仿佛排练过无数次,默契无比的转过身,直直的向着骨头飞走的方向奔去。
  趁小太郎去捡骨头的空当,老妇人转过身,向着将她通灵出来的白木俊深深一鞠躬。
  神色无比郑重,却又轻松了许多。
  “那小太郎,就拜托您了。”
  待小太郎再返回时,不论是眼前的老妇人,还是它嘴里的磨牙棒,此刻都已化作光点消散。
  掠过众人身旁,没有再落回房屋之中,而是向着无穷无垠的天空之中飘走。
  白木俊也缅怀的望向天空。
  灵在完成夙愿之后,便会升天。
  至于是去往神国还是佛国,就要看自己的信仰来定。
  而小太郎望着这漫天光点,愣愣的张大了嘴,几乎要伤心的哀嚎出声。
  但仿佛感受到身旁光的温暖,最终啜泣几下,随即蹲踞在原地。
  如同以前,送布野出门的样子。
  羽川夜夜陪在它身旁,安抚着它的毛发,一同望着。
  等到最后一颗光点也不见,白木俊转过身,看着小太郎,温和道:
  “小太郎阁下,你还有什么别的心结吗?”
  小太郎抬起狗爪擦了擦遮挡眼眶的泪水:“我......没有了。”
  白木俊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那既然布野婆婆已经离去,你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你可以自己选一条。”
  “第一,继续和我们动手,然后被祓除掉。”
  话语温和,说出来的话却无比可怖。
  这人类不会看看气氛吗?
  小太郎吓得四爪接连后退,直往羽川夜夜怀里钻去。
  颤声道。
  “我,我选第二个......”
  “那好,我们神社门口刚好差两个狛犬石像,我看你之前那个样子,还挺合适的。”白木俊微笑道,“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愿来我们神社门口工作?”
  所谓狛犬,在神道教观念中是守护神明的差使,通常摆放在神社的入口或本殿前,造型比较像前世的石狮子。
  当然,也有神社不会摆放狛犬,而是选择狐狸、兔子,但寓意都是一样的。
  去神社门口工作?
  小太郎狗脸一拉。
  说的这么高大上,不就是叫本妖扮石像吗?
  本妖可是堂堂犬神啊!
  未免也太不把本妖放在眼里了,人类!
  但是看着已经开始在活动手腕、满脸微笑的白木俊,便又把这些想法丢去一旁。
  声音不搀一丝虚假,一副我生来为此的表情,嗷嗷叫道:“大师,我愿意!”
  不自觉间,小太郎已经改换了称呼,称呼白木俊为大师。
  对于这种舔狗的本能——
  啊,不。
  是对于小太郎有如此高的觉悟,白木俊表示十分欣慰。
  虽然一般神社前面的狛犬都是摆一对的。
  单独摆一只,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要想解决,只能以后看看哪里再闹犬神,出去再抓一只差不多大小的回来。
  “那,小太郎阁下还有什么要带走的东西吗?等你收拾完之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白木俊示意小太郎可以先去收拾行礼了。
  “不行,大师,我不能离开此处。”小太郎表情苦涩。
  白木俊颇为意外:“这是为何?”
  小太郎缓缓抬起自己的右爪。
  白木俊和羽川夜夜好奇的凑上去看着。
  一道乌黑色的暗环如金箍般紧紧的捆在它的小臂上,四周如同植株般蔓延出无数的丝状物,扎进了皮肤之中,此刻还在蠕动着。
  单单用肉眼观看看上去,便能看出一种十分污秽阴暗、邪祟作怪的气息。
  更不要说用法力直接观察了。
  白木俊有些惊讶的抬起头:“这是什么?”
  “这是专门用来束缚我们、防止我们逃离的印记。”小太郎声音隐隐含有一丝怒意。
  “目黑区的妖怪,远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