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五十七章 此事必有蹊跷
  世田谷区。
  一栋豪华独栋别墅前。
  刚从地铁站走出的白木俊,远远的便看到了路边拉开的隔离带,与严严实实站成一排,遮挡住往来行人视线的灵异六课警员。
  “白木神官,这边。”
  众人身后,一身黑西装、胸肌发达的大和警部悄悄挥手示意。
  警员们默契的向两边分开,露出一道供一人通过的小缝,待白木俊通过后再次合拢。
  二人向着别墅走去。
  “麻烦白木神官跑一趟了。”大和警部边走边说,“本来这件事该是羽川法师负责的,但雷鸣寺的方丈说羽川法师身体有些不适,不能前来。”
  “不过羽川法师之前曾跟我提过,如果碰到难处理的案子,可以联系白木神官你。”
  白木俊点了点头。
  这也难怪。
  昨晚忙到那么晚,羽川桑又不像自己一样,可以靠着法力恢复,现在应该正在寺庙中休息。
  这样说起来,自己这是又抢了羽川桑的委托吗?
  感觉都有点习惯了。
  他随即微笑道:“大和警部客气了,为东京都的和平出一份力,也是在下应该做的。”
  “另外大和警部,你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白木俊看着大和警部略显苍白的面色,有些疑惑道。
  “咳咳,没事没事。”
  大和警部勉强一笑,有些尴尬道
  “只是没想到一大早就会看到了这么让人不舒服的东西,没做好准备。”
  “在灵异六课,真是一刻也不能松懈啊。”
  仿佛想起了什么画面,大和警部打了个哆嗦,嘱咐道。
  “白木神官,待会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木俊点了点头。
  说话间,二人已经穿过别墅的庭院。
  “白木神官,这里就是发现死者的地方。”大和警部向前指去。
  别墅的门敞开着,一张单薄的白布铺在入口的玄关位置处。
  按理来说,下面盖着的,应该就是受害人的尸体。
  可......
  白布下的凸起,仅仅只能看出头颅的形状。
  身体呢?
  白木俊脚步一停。
  下意识开启第二法海。
  通透视角之下,已经看到了白布下那张面孔。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外貌,已经彻底僵硬在了死亡的那一瞬间。
  眸子中惊骇的表情,仍未合拢的嘴唇。
  难以想象,当时她究竟看到了多么令人恐惧的东西。
  不过可怖的不是在这里。
  而是其余地方。
  头部以下,尽管所有部位完整,但瘪的像一张纸,铺在了光滑的实木地板上。
  仿佛体内的一切,早已从身体里流干散尽。
  看着这副惨状,白木俊略微有些不忍。
  收回目光,在心里默默给其念上一段祷文。
  一旁的大和警部当然不知道,白木俊已经通过通透视角,将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他拿过夹子,小心翼翼的掀开白布一角,示意白木俊抓紧看。
  待白木俊示意可以了之后,才迅速放下,退回白木俊身边。
  “白木神官,死者名叫藤板真由美,是秀之院学园的一名学生......”
  说到这,大和警部忽然想起了什么,试探着道。
  “差点忘了,白木神官也在秀之院上学吧?你们熟吗?”
  白木俊摇头:“或许有过一面之缘,但没什么交际。”
  尽管语调依旧平淡,但大和警部白木俊紧锁的眉头,心中也明白了几分。
  看着自己身边的同学受到灵异迫害,白木神官心中想必也十分难过。
  只是尽量克制住而已。
  但一码归一码,大和警部只能咳嗽两声,继续向下说道。
  “死者身体内其余的器官,包括骨头,全都从体内消失了。”
  “但是奇怪的是,死者身上非但没有任何伤口,连现场都没发现一点血迹。”
  “所以搜查课那些家伙推测是某种超自然力量作祟,联系了我们灵异六课。”
  听着大和警部的话,白木俊的目光重新落回面前的白布。
  通透视角之下,藤板真由美的遗体上逐渐出现出了一道道的爬痕,密密麻麻的充斥在每一寸角落。
  像是曾被什么东西,翻来覆去的碾压。
  最终导致了死亡。
  白木俊几乎可以确定,这并不是妖怪所为。
  因为现场,充斥着一股非常浓郁的阴气。
  显然是鬼物活动的迹象。
  大和警部继续说道。
  “这样的凶杀案,在昨晚的不同时间,发生了三起。”
  “死者都是相同的死法,身体被掏的一干二净......”
  “大和警部,死者之间应该有什么联系吧?”白木俊忽然问道。
  大和警部点了点头:“正如白木神官所说,其余两名死者,是藤板真由美的同班同学。”
  “而且受害者可能不止三人,而是四人。”
  “我们解锁了被害者的手机,发现里面有许多三名死者同时露面的图片以及视频。”
  “但其中涉及的内容,大多和她们班一名叫作石上佑子的同学有所关联。”
  “据我们推测,藤板真由美三人,对石上佑子实施了长期的身体以及精神上的虐待,也就是所谓的校园暴力。”
  “但是,石上佑子在两天前,由其家人报案失踪。”
  大和警部声音一顿。
  “白木神官,你怎么看?”
  白木俊沉吟一会。
  如果是拍电影的话,那按照剧情,应该是石上佑子在失踪之后,变成了鬼物,前来找几人复仇。
  但现实不是电影。
  鬼物,是说变就能变的吗?
  数百年的时间,几十代神官的研究,也没能搞清楚其中的原理。
  况且即便是真的变成鬼物,往往也只剩一些简单的本能。
  还能上门寻仇,定点行凶?
  哪有这么智能!
  这么厉害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白木俊眉头一皱,察觉此事必有蹊跷。
  他缓缓道。
  “这些事,或许只有等其再度现身之后,才能知道。”
  “在下会随时注意这股阴气,只要它出现,便会立刻赶去。”
  大和警部一愣,但随即点头道:“那拜托白木神官了。”
  白木俊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际的太阳。
  眼下还是中午。
  阳气正盛,鬼物潜伏。
  要想等到其出现,起码也要等到入夜之后。
  ......
  夜幕降临。
  东京都,杉并区。
  “嗯哼哼~”
  刚刚洗完澡的九重玲奈裹着浴巾,站在浴室的镜子前。
  正拿着电吹风,轻轻吹着尚未干透的头发。
  有水滴被吹动,顺着光滑的皮肤划下,跃过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
  吹完头发,九重玲奈并未立刻离开,而是蹙眉紧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半晌,才松了口气。
  镜子里,始终都是自己的模样。
  看来那天,真的是自己的幻觉。
  说来也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妖怪呢......
  她刚要转身,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咚,咚......”
  玄关处,突然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对此,九重玲奈却并不意外。
  她母亲之前给她打过电话,说今晚有可能回来。
  看来是又忘带钥匙了。
  真是的,好粗心啊......
  “咚,咚......”
  敲门声依旧不停。
  “这就来!”
  九重玲奈应了一声,将电吹风重新挂回在挂架上,随即向门口走去。
  还没等她走到门前。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吱嘎声。
  像是牙根紧紧咬在一起,死命摩擦后发出的声音。
  在静谧的夜晚,分外清晰。
  “不要......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