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 > 第一百一十章 打得好啊白木神官
  雷鸣寺中。
  寺庙内的建筑物,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轰隆的倒塌声中,掺杂着一连串凄惨的叠音。
  “啊!”
  “啊!啊!”
  止戈之鬼被锤翻在地,翻滚着划出一道深深的辙痕,顺便砸塌了一座僧房。
  引以为傲的强横妖躯上,此刻已经伤痕累累,裂开了大大小小的豁口。
  不过止戈之鬼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脖子上贪、嗔、痴三张面孔,紧紧龟缩在一起,散发着灰蒙蒙的光。
  大部分妖力,都集中在此,防御着。
  全力防止被神官爆头。
  刚刚最危险的时候,贪脸和痴脸一齐被打爆了。
  幸好嗔脸闪的快,堪堪躲过了那一拳。
  止戈之鬼很清楚。
  如果三张面孔连同里面的妖丹一起被摧毁,即便是它,也没有办法再恢复。
  而且刚刚,或许是神官故意没有打中嗔脸......
  他在拿自己练手!
  想到这,止戈之鬼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到极点。
  它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
  因为白木俊随着与它的交手,对于自己身体力道的控制,越来越熟练。
  已经做到想打哪就打哪的境界了。
  眼下的情形,对于止戈之鬼而言,已经是无比的劣势。
  它三个脑袋一起开动,拼命想要找到翻盘点。
  可是却找不到。
  它从没有意料到。
  从沉眠中苏醒、获得了霓虹最强的妖怪肉身、要去找神明复仇的自己......
  竟然还没出门,就被一个神官,给按在地上摩擦?
  刚刚还只是一个孱弱的人类......
  下一秒,就正面硬碰硬的打赢了自己!
  这是什么成长速度?
  而且这强化身躯的妖术,竟然和自己的如出一辙!
  偷老子的妖术打老子?
  虽然不知道白木俊是如何做到的,但止戈之鬼忍不住的气抖冷。
  在它思考对策时。
  面前一片灿烂的银光,夹杂着更为猛烈的拳风袭来。
  这次是贪脸与嗔脸躲闪不及,齐齐被打爆。
  仅剩的痴脸望着徐徐走来的白木俊,眼神里也不禁流露出恐惧的光芒。
  看着呈现出深深惧意的止戈之鬼,白木俊开口,语调平和的问道。
  “说起来,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阁下解答。”
  “阁下当年,为什么要袭击东京都?”
  “为什么单单要将雷鸣寺屠净,而对旁边的浅草寺置若罔闻?”
  “阁下为何放心鬼派的妖怪,认定它们会在自己沉睡的时候,继续执行日之眼计划?”
  在他提问时,被打爆贪脸与嗔脸迅速的重新愈合。
  听着白木俊的问题,脸色更加难看,仿佛在思考,要不要回答。
  白木俊也没有催促。
  他在观看天邪鬼的四魂时,知道了一点非常关键的信息。
  止戈之鬼,是一只非常特殊的妖怪。
  特殊之处,就在于它......
  没有四魂。
  虽然很诧异没有四魂的妖怪是如何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
  但没有四魂,白木俊就没有办法使用神道器,进行对局。
  只能像这样一步步击溃止戈之鬼的心理防线。
  听完白木俊的问题,嗔脸的表情变得无比愤怒,开口咆哮道。
  “人类,你休想从本尊嘴里面问出一个字......”
  下一秒,嗔脸再度被毫不留情的一拳打爆,碎屑溅了贪脸和痴脸一脸。
  而且还有一股温暖而又光明的法力,镇压在嗔脸上。
  这温暖的法力,对于嗔脸来说却比猛毒更为恐怖,让其无法复原。
  痴脸楞楞的看着缓缓将拳头冲准自己的俊秀青年。
  汗如雨下。
  拳威慑。
  这是拳威慑!
  它满脸都是惧意,忙不迭道:“不要动手,我说,我说......”
  贪脸听见了顿觉无比气恼,它不可置信的扭头看向痴脸:“什么?痴脸?难道你要背叛自己吗!”
  “闭嘴?蠢货!为了活下去,我什么都可以做!”痴脸扭头看向贪脸,脸色狰狞。
  它转头看向白木俊,目露讨好之色?仰起头。
  “我——”
  只说了一个字,痴脸的脸皮却突然膨胀起来,如同包袱皮一般遮住了白木俊的视线。
  同时高吼。
  “另一个我,快溜啊!”
  这转折,让贪脸都愣了一瞬。
  心中有些感慨。
  没想到最没骨气的痴脸,竟然会为了生命的延续挺身而出。
  好兄弟,我不会忘了你。
  不过感动归感动,贪脸逃跑的速度可是丝毫未受影响。
  在痴脸被打爆的同时,它毫不犹豫地张开嘴,一枚灰白色的妖丹从它口中急速射出。
  十年前,它就是这么从那位神明手上溜走的!
  三枚妖丹,只要能跑掉一个,止戈之鬼,就能再度重现于这个世间!
  而且对付人类的方法,贪脸其实已经想到了。
  就算这个人类猛的不像话......
  他终究也还是人类!
  会有寿命论来制裁他!
  只要自己能忍住寂寞,龟个一百年。
  再出来的时候,那个人类也不过是一抔黄土!
  贪脸心中无比愉悦的想着。
  东京都,霓虹......
  一百年后再见!
  到那时,本尊将无敌于世间!
  嗖!
  它化作一道阴沉的灰芒,向远方飞快遁去。
  虽然它逃遁的速度极快,不过却感觉有点不对劲。
  前面这几根柱子,为什么感觉看到好几次了......
  贪脸的妖丹,心中忽然打了个寒颤。
  它不再逃遁。
  而是缓缓转了个身。
  看到了白木俊那清澈明亮的双眸。
  它......
  始终在白木俊的手心之中!
  贪脸突然十分想骂人。
  可是作为妖丹,它木的嘴。
  淦。
  白木俊摊开手心。
  虽然神国不能将止戈之鬼纳入。
  但却可以收纳它的妖丹。
  在自己的神国之中,想要逃出去,就是痴人说梦了。
  看着这枚在自己掌间急速抖动的妖丹,白木俊叹了口气。
  “看来阁下,已经不能回答问题了。”
  他收拢五指,强大的法力在指尖层层叠叠形成禁制,将其镇压住。
  这个妖丹,他也只能暂存起来,直到将来找到从中获取信息的办法。
  在白木俊压制住妖丹的一瞬间。
  止戈之鬼原本的身躯,忽然跪倒在地,化成光点缓缓消散。
  看到这一幕,白木俊心念一动。
  雷鸣寺的老方丈随即出现在白木俊身旁。
  脸上的表情是一脸懵逼。
  刚刚他本是打算靠一腔热血,与止戈之鬼拼个你死我活。
  可下一瞬间,就被传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换谁谁都懵逼。
  “方丈。”白木俊十分尊敬的向前行礼道。
  “哦,施主是......”老方丈回过神来,竖掌回礼。
  “在下白木俊,是天集神社的神官,与贵寺的羽川法师在除灵上有所交集。”
  “你就是白木俊?”老方丈一愣。
  他随即瞪大了双眼,盯着白木俊的脸,细细端详了几秒。
  忽然叹了口气。
  “你比老衲当年更胜一筹。”
  这句话让白木俊有些不明所以。
  可能是说自己祓除掉止戈之鬼吧。
  “白木施主——”
  老方丈愣住了。
  他越过白木俊的后背,看到了他身后满目疮痍、再起不能的雷鸣寺。
  霎时间,衰老的身体忍不住的发抖,声音包含怒意。
  “它......它竟然还敢将我雷鸣寺毁成这番模样......”
  “我寺传承了千年的僧房!”
  “大殿!”
  “连藏经阁都......”
  “可恶啊混蛋!老衲必让它血债血偿!”
  “白木施主,那妖怪现在在哪?”
  “在您身后。”白木俊伸出手指,指向老方丈身后。
  什么?
  方丈猛地扭过头,差点扯到脖子。
  随即楞楞的看着他背后,正化作光点消失的止戈之鬼的躯体。
  “这这这......”这震撼人心得一幕,让老方丈差点咬到舌头。
  他转头看向白木俊,惊魂不定道。
  “白木施主,这是你干的?”
  白木俊点了点头,同时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
  “而且方丈,关于贵寺的损毁,在下也有很大的责任。”
  “其中相当多一部分,是在下刚刚失手,不小心打出来的。”
  听到这话,老方丈一愣。
  沉默了一小会,忽然竖掌称赞道。
  “阿弥陀佛。好,打得好啊!”
  “其实老衲,早就想将寺庙重新修正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