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赛博人不死于无限 > 第四十七章.一捧杀意绝纤尘
  恋上你看书网,赛博人不死于无限
  “不不不,这可不是威胁。”妙见仍然是抚摸着身下的装甲鬼神,好似感觉到空气中即将勃发而出的深沉杀意,连抬起头正视着伍停薪都没有。
  “这只是最单纯的陈述事实而已,不然……你以为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她话音声顿了顿,在最后俏皮的留下了一个翘音,给对方留下了充足的遐思余地。
  ,这是一句想怎么解释就可以怎么去解释的话,既可以理解为是妙见在暗示她背后的指使者,又可以理解为是她在提醒伍停薪有人在试图对他不利。
  不论是对方相信了哪一个,在让她有机会出声埋下这根心刺的时候,妙见最原本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挑拨离间这种小手段,你难道认为对于我有意义吗?”伍停薪漠然的反问道,明白这是妙音这个女人堂堂正正的阳谋。
  在他的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怪异的声响便从他的身体内部传出了,仿佛是弩弓上弦、仿佛是枪炮上膛、又仿佛是庞大机械体内的齿轮一个个开始咬合,令大气分子开始加快运动,摩擦出了庞大的热量。
  武道中有着“气血烘炉”的说法,将修行有成的武人身躯比为一座自动运行的炼钢炉,通过不断摄取外界的物质和信息,运转炉中之火,来让自身的体积得到增殖扩大。
  此刻,当伍停薪的气机勾连到外界天地之后,就仿佛是将这条小巷子也精准的纳入到了自身的循环系统之中了一般,熔炉的荒唐热量,也开始无差别的在这个空间中蔓延。
  “难道非要给什么行为都赋予意义的吗?难道就不能是咱单纯的想去做而已吗?”妙见笑吟吟的反问,终于抬起了头,正视着那随时好似会动手的伍停薪,嘴角笑容反而越来越愉快了。
  阴影翻涌,仿佛是沸腾了,在她的脚下,那狰狞的庞大轮廓已是明显和周边区别了开来,显示出一抹锋锐到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铁光。
  祂钢铁铸就的机械手掌攀着阴影的边缘,一条臂膀以横在地面上的手肘和小臂支撑着探出阴影的上半身,另一只手则从渊深的黑暗中,缓缓抽出了一把只有‘祂’这等体型的庞大怪物才能挥洒得动的巨型夸张长刀。
  ——酒非凡酒,乃杯中草木积血。铁非凡铁,乃炉中土石积骨。
  ——今以杯中血而祓祝火中骨,即言……此刃非凡刃,此刃乃净刃!如祭神之酒,似淬铁之火!
  ——刀铭-!
  立身于那嗜血的钢铁恶鬼身侧,妙见像是在抚摸着什么毛茸茸的大狗狗一样,轻轻拍了拍的手臂,然后转头朝着伍停薪这边,轻笑道:“意义那种东西也太无聊了,咱只是想出来转转,随便玩几下,不行吗?”
  “……当然可以。”
  伍停薪沉默了一会,最后竟然是意外的点了点头,收起不断和占据着小巷另一半空间的阴影相互摩擦的炽烈气机,好似放弃了和妙见动手的打算。
  然而,就在这时……
  “这就准备走人了吗?不对啊,这可不像你这条喜欢见人就咬的疯狗的性格啊。”
  从空气的细微振动,妙见疑惑的声音被伍停薪敏锐的五感捕捉到了,让他刚准备抬起来的脚,便又落回到了原地,震起了一地的飞灰。
  “我都准备将这件事情揭过去,当今晚根本没见过你了……啧,就这么你修你的缘觉乘,我修我的声闻乘难道不行吗?”伍停薪眉头拧紧,不由得问道。
  “咱觉得不行哦。”妙见轻声否定,身侧的钢铁鬼神随之也调整为便于以最快的速度发动拔刀的架势。
  “东国的那句古话怎么讲来着……”她仰头思索,旋即一锤手心,故作恍然大悟道:“是,没错吧!”
  “咱这一次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的,要是再不好好表现,天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肯再让咱出来放一次风的。”妙见掩嘴轻笑,拎起她今天传的这一身黑色收腰长裙的裙角,微微前倾身子,同样无比真诚的说道:“作为咱预订的伴手礼之一,伍停薪先生,能麻烦你稍微牺牲一下自己,好让咱带回去一部分,当做证明吗?”
  好似想象到了沈询收到这份伴手礼后,会对自己的夸奖,黑发少女的笑容越发甜蜜,并双手合十祈求:“虽然他对什么部位的话,不一定有具体要求,但我想啊,还是把最好的部位给他最好吧……唔,就比如说敌人的头颅什么的,就是最好不过了~”
  “妙音,你疯了。”伍停薪摇了摇头,将“妙音”到妙见的转变,理解成了这一切问题的根由症结之所在。
  勾连外部天地的庞大气机已经被他全部收回于身,此刻,他看起来便是一副朴素至极的模样,明明没有特殊、没有异像、没有出奇的地方,可在那莫名充盈的森冷杀机威胁之下,却是让所有人都能明白,这个家伙绝对是危险至极的。
  “不,唯独这一点你绝对是说错了,咱啊……从一开始不就是疯的吗。”妙见轻笑着抬起头,迎着伍停薪那渐渐变得越发冰冷的目光,将几缕被风吹乱的漆黑长发撩到耳后,拍了拍旁边的机身。
  “并且,要说疯了的程度,伍停薪你这将声闻乘的五门禅倒修的魔罗门徒,不是还要远胜于我这等修缘觉乘的极乐天众吗?”
  空气一瞬间寂静,仿佛凝滞。
  在根底被揭穿之后,伍停薪的神色仍然没有变化,仿佛眼前的并非是什么美人,而只是一具再平凡不过的苍白骷髅。
  五门禅者,又名五停心观也,为使过失停止于心,而观众生不净多贪以对治贪欲、观众生痛苦多嗔以对治嗔恚、观众生因缘流转以对治痴愚、观众生四大和合以对治我执、观众生心念起伏以对治散乱之心。
  伍停薪修习这五门禅法之后,观众生之悲苦,反而是领悟出了与原版大相径庭的经义,渐使眼中惟见得死尸骷髅、愚痴烦恼、造业恒久之民。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相皆是空相,我见那些不听佛法教化的傻逼玩意沉沦于苦海之中,不过便是生了仁慈心,早日送了一场涅槃清净而已。”他嘴角裂开了大笑,明明是一副乱糟糟的邋遢扮相,在此刻,却是有了一种禅意深蕴、宝相庄严的韵味。
  “大肚容众生,开口笑自在——礼赞未来佛祖,天冠娑婆波旬弥勒魔王!”
  崩!
  话音落下,骤然炸裂的空气摩擦出了宛如雷霆鼓荡的巨响,不容妙见再浪费时间的,伍停薪他以植入型灵能炉猛然推动着躯体内那一系列人造战斗器官的“齿轮”相互咬合,踩踏大地,只是轻轻的一跺脚,狂猛粗暴、但却又同时细致入微的劲力便钻入到了大地之中,无比精确的给这条小巷“翻动了一下身子”!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想挑拨离间我也好,想真的摘下我的人头也好,要完完整整的吃下我的这份礼物,那你就尽管过来拿啊!”伍停薪嗤笑不已,话语声随着电磁信号而扩散,一瞬间便被捕捉到了感知系统之中。
  翻涌的土石浪潮之中,混杂着遍布锈迹的机械零件,而在那动荡的中心,铁灰色的装甲恶鬼姿态仍是毫无动摇,一只手掌稳稳按压在地面上,便让从属于祂的那一整片区域重新恢复了平静,好似一小块独立的净土,将一切不属于自身的外物以斥力排除了出去。
  不知何时间,与妙见的身影重叠了,如水乳交融一般,毫无隔阂的融合为了一体后,同步的抬起手臂,在陡然迸发的如雷巨响中,不急不缓的向下按落!
  【——操作权限确认完毕。】
  【——第二授箓者已登录上线。】
  【斥力制御单元解放率-197%!】
  在那一瞬间,空气停止了流动,而大地上翻涌的波纹也被骤然倾轧而下的庞大力场强行抹除掉了,仿佛是时间的刻度定格了一般,在那烟尘之中,已然无比欺近的伍停薪抬手挥洒出来的那一袭绚丽银芒,是如此动人心魄的美丽……
  那是刀光?
  不……
  ——那是杀意!
  只见伍停薪嘴角边诡异的掀起了一抹笑容,三根手指捻起,手腕翻转,那一袭深沉杀意凝就的绚丽银芒便在极小的尺度中高频率震荡着,割破了长空,划开动荡的浪潮,将一切身前阻拦的事物一分为二!
  嚓啦!
  钢铁相互摩擦的尖锐刺耳之声响起,迎着那不可匹敌的杀意锋芒,装甲的恶鬼却是直接抬起手,凭着那一层层积累于身体表面的护甲力场作为防护,不顾手掌被割裂的风险,硬生生把那袭来的一片绚丽银芒攥握在手心之中,磨动五指,在擦出了一大片炽热的火花后,竟是将其化作了一捧从手指缝隙间悄然洒落的细微沙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