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芳华时代 > 第3章 课堂上的打脸
  讲台上,万友超用一口夹杂着土味方言的普通话讲解着语文试卷。
  而班级最后排,顾秋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开始神游天外。
  一些往事渐渐浮上了心头。
  虽然事隔六七年,但顾秋风却清楚地记得,2013年鄂省文科一本分数线是531分,二本分数线是480分。
  他的高考成绩正好是500分,其中语文100分,数学90分,英语109分,文科综合201分。
  这个分数,是顾秋风拼了老命,加上老天爷赋予的运气取得的。
  而这一年,高三班光600分以上的就有五人,500~600分这个区间有接近三十余人。
  所以,即使顾秋风属于班级里“逆袭”的典型,高考的“黑马”,但在万友超看来,这不过是咸鱼打了个尾波,依然……是条咸鱼。
  顾爸顾妈也不甚满意,因为儿子当初是以班级第五名考入JC县最好的中学—江川一中的,可是后来却沉迷于网络游戏和小说,成绩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滑,最终一落千丈,成为了班级里垫底的存在。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在一本和二本的学费相差不大,顾爸顾妈只好让顾秋风去外省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大学,成为了一名文学专业的学生。
  或许是受到这些事情的刺激,整个大学时代,顾秋风非常拼命的学习,甚至比高考最后冲刺的那段时间更努力。
  他的大学是枯燥乏味的。
  大学时,顾秋风没有加入任何社团,也很少参加什么聚会和活动,他的眼中只有学习,朋友也只有两三人而已,至于女票……好吧……连话都没和女孩说几句,即使有女孩追求他,也被他委婉地拒绝了。
  但人生的事就是这样,有失必有得。
  大学四年,各种奖学金他拿得手软,还熟练地掌握了英语,四级、六级都是620多分通过的,是文学院公认的第一学霸。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四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毕业后,考虑到家庭的经济条件,他没有去读研究生,而是早早就选择了工作。
  步入社会成为一名高中语文教师后,各种人际关系复杂了,需要考虑的事情也更多了,在繁重的工作中,他才对高考和大学有了全新的认识,尤其是高考这个人生的重要转折点,让他有着深深的遗憾和悔恨,以至于在“宏信”教育文化公司的办公室里,他不知道将当年鄂省的高考语文试卷和答案解析看了多少遍,这还不止,他又从其他同事的手中借来鄂省的数学,英语,文科综合的试卷和答案看了又看。
  豪不夸张的说,如今的顾秋风不仅对31天要考的内容了如指掌,而且对标准答案也知道得大体不差。
  没错,比开了挂还夸张!
  ……
  ……
  “诶,秋风,中午去哪儿吃啊?”
  就在顾秋风脑海中回忆往事时,耳边响起郭明的声音,右手手臂也被推了一下。
  顾秋风回过神来,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还能去哪儿?食堂呗,你又不是不知道?”
  顾秋风的爸妈一个在出版社上班,一个在银行上班,工作单位离家差不多有三十分钟的车程,一来一去,耗时不说,中午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所以他和爸妈一商量,干脆中午和晚上直接在学校食堂里吃了。顾爸顾妈刚开始还不同意,说什么儿子快要高考了,他们的后勤也要到位,但在顾秋风的坚持之下,他们只得同意了。
  “食堂里能有什么好吃的?”郭明压低了声音,“无非就是些白菜啊,萝卜啊,土豆丝,豆腐什么的……”说到这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变,“上次我在食堂吃饭,土豆丝炒肉,那阿姨居然抖勺子,把肉给分了出去,只给我一大勺土豆丝,么的,气死我了。”
  “槽!”顾秋风张口就是一句国骂,“你特么都胖成球了,还吃,你应该去吃草,减肥。”
  “不许说我胖!”郭明气得不行,“再说我胖,咱们就绝交。”
  “……”顾秋风无言以对。
  不到三秒钟,郭明又开口说话了:“中午去河对面的那家饭馆,我请客。”
  “行。”顾秋风点了点头,郭明家境不错,他也就不怎么客气了,想了想,问道:“老郭,今天几号啊?么的,玩游戏都玩得有些迷糊了。”
  顾秋风说这番话的时候,还装模作样地捏了捏鼻梁。
  郭明不疑有他,回道:“5月7号,星期二。”
  “嗯……”顾秋风沉吟道:“哪一年啊?”
  “卧槽!不会吧!你玩游戏都玩傻了吧!真牛逼!”郭明毫不留情地吐着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顾秋风,几息后才回道:“2013年。”
  ……
  ……
  此刻,讲台上的万友超正讲到诗词赏析,看着下边无精打采的学生,声音不由高了几分,一抬头,正好看见最后排摇头晃脑的顾秋风。
  至于为什么没看到郭明,则是因为这家伙讲话时把脑袋躲在书山后面,从讲台上看去,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万友超张嘴就准备呵斥顾秋风几句,但念头一转,便大声道:“明代杨慎说:放翁词,纤丽处似淮海,雄快处似东坡。顾秋风,你来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全班同学的目光投了过来。
  顾秋风毫不理会这些看笑话的目光,他明明听很清楚了,但却假装没听到,慢吞吞地站起来,神情懒洋洋,“哪句话啊?”
  万友超的脸立马黑了,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并补充了一句:“上课开小差,不好好听讲,怎么样?答不出来了吧?”
  顾秋风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回答道:“放翁是南宋词人陆游,淮海和东坡分别指的是北宋词人秦观和苏轼,这句话是说,陆游的词,隐曲幽微、节奏轻缓的地方像婉约派词人秦观,而雄奇奔放、沉郁悲凉的地方像豪放派词人苏轼,对……吗?”
  最后两个字,他加重了语气,拖长了声音。
  万友超的脸更黑了,他听出了话中的火药味,他本来以为顾秋风答不上来的,之所以提问顾秋风,只是想在批评他的同时提醒班上的其他同学上课打起精神来,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顾秋风居然完美地答出来了,而他刚才嘴上却是毫不留情嘲讽顾秋风,结果,这一下子就被啪啪打脸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
  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坐下吧。”万友超皱着眉头,仍是一脸便秘的模样。
  同学们没有看到想看的情景,纷纷转过头去。
  他们没有惊讶,没有震撼,更没有羡慕。
  回答对了又怎么样?
  学渣依然是学渣!
  再说没准是手机百度的呢?
  但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郭明。
  郭明刚刚一直同顾秋风讲话,他注意到,顾秋风课堂上一直走神,连手机都没拿出来,面前的桌子上干干净净,连份语文卷子都没有。
  可是他居然随口蹦出了好几个牛逼的词语,连万大魔头都不得不认怂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语文成绩明明比我还差啊!
  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郭明心里如此嘀咕着。
  顾秋风刚刚坐下,郭明就冲他竖起大拇指,笑道:“牛逼!”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顾秋风不以为然。
  “切!”郭明心里佩服,嘴上却哼哼唧唧道:“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你就是再牛逼,还能有段小丹牛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