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芳华时代 > 第226章 闲谈(求订阅)
  星期五晚上,按照赵弘生教授的要求,顾秋风等人齐聚405室,等待老教授发起视频组会。
  七点钟,一切准备就绪后,视频组会正式开始。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视频一开,直奔主题。
  通过视频交流,已经完成课题的五位师兄师姐在赵弘生教授的建议下又确定了新的研究方向。
  吴刚、施文秀、孔泽三人的方向分别是明代中叶的杂剧、复古文学和传奇。
  郑宗绪和李小红的题目要小一点,一个研究的是清代戏曲小说家李渔,另一个是《沧浪诗话》的作者南宋严羽。
  顾秋风也确定了第二篇论文的题目——《论纳兰词的意象构建和审美》。
  临近八点,视频组会才结束。
  关闭摄影头,六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露出了笑。
  喝了两口咖啡,吴刚兴致勃勃地说道:“我最近在看明代中叶的杂剧,《仲山狼》、《一文钱》、《郁轮袍》都知道吧。”
  几个人之间已经形成了默契,闻听此言,李小红道:“《仲山狼》我知道,就跟寓言故事“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一个意思,讽刺的是明代上琉社会忘恩负义、人心不古的现象。”
  “《一文钱》的作者我忘了。”施文秀皱着眉头道,“好像讲的是一个吝啬鬼商人,明明富甲连城,可是为了积财保命,就连家中的妻小都不免忍饥挨饿,我记得有个桥段,他在捡到区区一文钱后,算计了许久才去集市上买了点芝麻,又生怕家人看见,便偷偷地躲到山上去吃。”
  二人说完,见无人接茬,顾秋风便道:“《郁轮袍》是一部讽刺杂剧,作者是王衡,它讲的无耻文痞王推,冒充大诗人王维,先在岐王李范处拜礼,又于九公主面前献,媚,竟然将真王维的状元挤掉,自己骗得了状元。在这样一个真假难辨、关系网笼罩的辐白社会中,热衷于功名的王维最终看破了现实,后来一切真相大白,面对再度送过来的状元桂冠,王维拒绝了,而后飘然归隐而去。”
  “呀!”
  孔泽突然恶作剧般地叫了一声,道:“看满目兴亡真惨凄,笑吴是何人越是谁?”
  “你这说的是明代中期三大传奇之一的《浣纱记》里面的内容。”郑宗绪神色如常,语气不疾不徐,“《浣纱记》、《鸣凤记》、《宝剑记》,我最喜欢《宝剑记》里的林冲,记得初中课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后面,李开先还写了一首诗来描写林冲:登高欲穷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空作悲愁赋。回首西山月又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顾秋风耐心听着,并不插话。
  他知道,《宝剑记》是李开先抒发内心愤懑、化解心中垒块的有感之作,共52出,取材于古典小说《水浒传》,写的是林冲落草的故事。
  《水浒传》中林冲的性格特征是怎样的?
  逆来顺受、忍辱负重、委屈求全。
  面对一连串的变故,林冲的策略很简单——我忍,我忍,我再忍!
  直到想苟安而又不能苟安,忍无可忍,走途无路的时候,他才走向梁山,走向反抗。
  与小说《水浒传》中被动反抗的林冲不同,在《宝剑记》中,李开先把林冲塑造成了一个主动出击型的英雄。
  他的开局仍然和《水浒传》一样,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只不过是因为弹劾坚臣而遭贬谪。
  原本的身份是征西统制,官宦之后,文武兼修。
  他与高俅、童贯的斗铮,都是清醒、自觉而坚毅的。
  他一再上本参奏童贯、高俅的祸果殃民的罪过,数落童贯在歪交上败祖宗的不是。又强调“宦官不许封王”的原则,结果落得个“毁谤大臣之罪”,被降至处理。然而林冲却仍然不改忧果忧民的脾气,依然怀着救四海苍生于水火的急切心肠,请求面奏君王。
  ……
  在《水浒传》中,林冲是被迫上梁山的,而在《宝剑记》中,林冲是主动投奔梁山的,在去梁山的路上,他脚步轻快,居然还有心情去看天上的星星,上了梁山之后,他和宋公明哥哥相见恨晚,相谈甚欢,积极参与梁山的建设,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时时刻刻充满了战斗力,值得一提的是,促使他行动的不是“家仇”,而是“果难”。而在《水浒传》里,自打上了梁山,林冲一直郁郁寡欢,后来听到妻子和岳父的死讯,他人生的希望已经被掐灭,人虽在,心已死,魂寂灭。
  在结局上,《水浒传》中的林冲最后抑郁而终,而《宝剑记》中的林冲最后是手刃仇人、报仇雪恨、加官进爵、封妻荫子。
  这么说吧,《水浒传》和《宝剑记》林冲除了名字相同,二者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尽管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在做这些事情当中凸显的个性却有明显的区别。
  读了《水浒传》,不免令人气闷,而读《宝剑记》,却如春风拂面,《宝剑记》中的林冲,该骂就骂,该杀就杀,快意恩仇,令人拍手叫好!
  也难怪郑宗绪喜欢《宝剑记》中的他了!
  “学弟学弟。”李小红叫唤道,“我研究的是南宋严羽,你认为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哈哈!”
  顾秋风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问赵老师去!”
  其他四位师兄师姐喝着咖啡,一脸笑意,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足足打了半分钟“太极”,见李小红态度坚决,顾秋风只好笑着说了下自己的看法,“三个方面吧。一是严羽其人,他自号沧浪逋客,这一看就知道他有隐逸的思想,但是这种隐逸的思想是如何形成的,值得探讨。二是他的那本诗话着作《沧浪诗话》,以什么为中心,又有什么样的诗学思想等等,这些就要重点论述了。三则是《沧浪诗话》的影响。这个也是重点。因为《沧浪诗话》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在宋人的诗话中有鹤立鸡群之姿。”
  最后,他还给李小红安利了两本书籍:郭绍虞《沧浪诗话校释》、张健《沧浪诗话校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