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芳华时代 > 第228章 宗法盛唐的根本原因(求订阅)
  宋代的诗歌创作和理论批评自苏轼以后,黄庭坚和姜西诗派的理论、创作几乎主宰了整个诗坛。
  严羽《沧浪诗话》中所提出的一系列的理论观点都是针对姜西诗派的弊病的。
  他在《答出继叔临安吴景仙书》中说:“仆之《诗辨》,乃断百年公案,诚惊世绝俗之谈,至当归之一论。其间说姜西诗病,真取心肝刽,子,手。”
  较与唐代,宋代诗歌发展出了自己的新路,运用古文创作的方法来写诗,细腻流畅而富有理趣,议论深邃而饶有兴味,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散文化的特点。然而,古文所包含的范围十分广泛,文学和非文学的界限很不容易分清楚,因此也造成了文学观念上的混乱,所以散文化在另一方面又容易使人忽略诗歌艺术的审美特性,把它变成押韵的文章,以大段的议论代替生动的形象,以枯燥的说理代替感人的抒情,以典故的堆砌代替幽美的意境,以险僻的文辞和烦琐的声律代替逼真自然、如在目前的情景描写,以抽象的理论思维代替具体的艺术思维。这样,就会走上违背艺术本身规律的错误创作道路。这在苏轼、黄庭坚诗歌创作中已经有所表现,但并没有成为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是苏轼并没有因为散文化而忽略了诗歌艺术本身的特殊规律。
  与苏轼重视自然天成不同,黄庭坚代表了讲究文字雕琢、典故堆砌的另一种创作倾向,但他在创作中也还是比较注意诗歌艺术的。
  可是他们的后学,特别是以黄庭坚为宗师的姜西诗派,则片面地发展了这种创作风气,使宋诗的散文化逐渐走向它的反面,以说理、议论、用事、押韵为工,而不重视意象之精妙和意境之深远,这不能不说是诗歌发展中的一个危机。
  是故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本朝人尚理而病于意兴。”
  特别是在《诗辨》中,他指出:“近代诸公乃作奇特解会,遂以文字为师,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夫岂不工,终非古人之诗也。盖于一唱三叹之音,有所歉焉。”
  严羽的“别材”、“别趣”说,正是针对宋诗的这种弊病而提出来的。
  严羽把诗歌艺术特点归纳为“兴趣”二字,他最佩服的盛唐诗人之所以不可及,就是在于他们“惟在兴趣”。
  关于“兴趣”,严羽《沧浪诗话》中有三种提法:一是兴趣;二是兴致;三是意兴。
  这里,兴趣、兴致、意兴三者基本意思是一样的,只是用在不同的地方,其含意略有侧重而已:兴趣侧重趣,兴致侧重兴,意兴侧重意象。
  诗歌是以“兴趣”为其特点的,而“兴趣”是不能靠知识学问来获得的,它要靠“妙悟”来领会和掌握。“妙悟”本事坲家术语,尤为禅宗所重,指对坲法的心解和觉悟,而严羽则是“借禅以为喻”,以“定诗之宗旨”,其所谓“妙悟”是针对“兴趣”而说的。
  他说:“论诗如论禅”,“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在《答出继叔临安吴景仙书》中他也说:“以禅喻诗,莫此亲切……”
  严羽认为,对于诗家来说,妙悟是高于一切的,因为艺术家必须懂得艺术的特殊规律,诗人必须深谙诗家之三昧。
  所以他说:“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
  把领会诗歌艺术的特殊性作为诗人创作最重要的条件,在理论上提得如此明确,强调得如此突出,这在严羽之前不曾有过。
  以禅喻诗,讲究悟入,并非始于严羽,但是严羽的诗禅说比他以前各家之诗禅说,是大大高出一头的,在理论上也深刻得多,系统得多,它对后世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影响,绝非偶然。
  严羽重在兴趣,以妙悟言诗,其最终的落脚点是在“以盛唐为法”。
  他在《诗辨》中认为盛唐诸公是“大乘正法眼者”。
  “盛唐诸公,惟在兴趣”。
  “盛唐诸公之诗,如颜鲁公书,既笔力雄壮,又气象浑厚。”
  “唐人与本朝人诗,未论工拙,直是气象不同。”
  “……”
  由于严羽竭力提倡,“盛唐气象”遂成为“建安风骨”并驾其驱,甚至超过“建安风骨”而扬名后世的诗歌史上的最重要的艺术现象。
  “盛唐诸公,全在意象朝诣。”
  盛唐这种诗歌意境在严羽看来,至少包含着四个方面的艺术特征,这些特征,同时也是严羽对诗歌创作的要求:
  第一,有浑然一体的整体意象美。
  第二,有韵味深长的朦胧含蓄美。
  第三,有不落痕迹的自然化工美。
  第四,有抑扬顿挫的诗歌格律美。
  看着运笔如飞的郑宗绪和孔泽,顾秋风停顿了片刻,而后作了总结:“严羽提倡学习盛唐的根本原因,是他论诗以“兴趣”为主,而盛唐诗是最重“兴趣”的,姜西诗派则以学问、道理代替“兴趣”,江湖派、永嘉四灵虽反姜西诗派,然而晚唐贾岛姚合等则偏向苦吟、怪异,更非诗之正路,离“兴趣”颇远,所以严羽提出“截然谓当以盛唐为法”,是以“兴趣”言诗的具体途径,目的是在强调诗歌艺术的美学特征。严羽的“以盛唐为法”,确有它识见超人的一面,因为盛唐诗歌确实达到了大夏古典诗歌艺术的高峰,成为后代难以企及典范,然而严羽诗论的致命弱点也正在这里,他把诗歌创作的源泉完全归于学习古人,而忽略了效法自然、向现实生活学习的主要方面,因而他并不能从根本上破除姜西诗派在古人作品中求生计、找出路的弊病,就这一点说,他还不如陆游、杨万里能看出姜西诗派的要害所在,当然也就更赶不上苏轼的清醒与卓越的见识了。不过严羽诗论自有他自己的巨大历史贡献,又是苏、陆、杨等人所不及的。这需要从大夏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发展史中去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