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四八章 高大人良言
  “如今南州人马调出不少在秦国占领地,正是出兵的大好时机……”
  商建雄侃侃而谈,意图很明显,想说服两位长老,取得逍遥宫和灵剑山的全力支持。
  听完他的高见,席遥沉吟道:“陛下所言不无道理,可韩国的态度明摆着,出兵的话,一旦韩国挥兵介入,咱们根本没有胜算,出兵恐也于事无补。”
  骆名剑微微点头,这正是这边担心的,否则岂容紫金洞这般吃相难看,似狼吞虎咽般。
  商建雄哼道:“依寡人看,韩国乃虚张声势。如今韩国要经营占据的秦地,又要防范宋国,哪有什么真出兵的打算,吓唬的可能性很大。二位长老,还望尽快上报宗门,请早做决断!”
  高见成忽冒出一句,“若韩国真出兵呢?”
  商建雄霍然回头,怒视,貌似在问,你是站哪边的?
  骆名剑问:“高大人似冷眼旁观,看着颇为淡定,莫非有什么高见?”
  高见成的确淡定,迎着商建雄怒视的目光,从容不迫的来了句,“依老臣之见,商朝宗想要,便给他好了,不值得大动干戈,也免得外人看燕国内乱的笑话。”
  此话一出,很是耸人听闻,殿内几道目光齐刷刷盯在了他的脸上,包括大内总管田雨。
  田雨明显有些惊愕,身为陛下的心腹大臣,难道不知陛下心意,何出此言?就算有意见,也不该说的这般直白吧?
  商建雄脸部肌肉抽搐,眼中有冒火的意味,一字一句道:“高见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高见成还是那句话,“陛下,若韩国真的出兵怎么办?”
  商建雄怒斥,“你何以断定韩国一定会出兵?”按他的心意,哪怕韩国出兵,也不能让商朝宗轻易得逞。
  实在是商朝宗那边的战略动机太明显了,仗着南州的地利优势,想掐住两边来往的咽喉,斩断朝廷的伸手,好对秦国占领地进行经营。
  南州倚仗地利优势,率先出兵,占了大量的地盘不说,还趁机抢先收编了不少的秦军,这是想干什么?
  一旦让商朝宗经营稳固了那些地盘,整个秦国占领地怕都要成为商朝宗的囊中物,届时被掐断了朝廷支援的占领地人马虚弱不堪根本不可能是商朝宗的对手,还不是商朝宗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可以想象,一旦眼前让商朝宗得逞,商朝宗立马要对朝廷人马动手,大动干戈也许不至于,但肯定会挤压的朝廷人马无法立足。秦地可谓是接连饱受战乱之苦,百废待兴,贫瘠不已,没有朝廷的资源,根本无法立足。
  届时加上商朝宗本已掌控的地盘,等于商朝宗一人便控制着整个大燕三分之一的地盘。
  如今的商朝宗从不来京觐见皇帝陛下,拥兵自重,不把朝廷给放在眼里,已经是让朝廷忌惮,再让商朝宗的势力迅猛扩张的话,届时的商朝宗会干出什么来,商建雄想想都不寒而栗。
  若非如此,他又岂会把心爱的女人轻易割舍出去。
  殊不知,商朝宗敢如此肆无忌惮出手,敢如此吃相难看,皆因背后有牛有道兜底。
  牛有道已经发话了,让他做好全面接手燕国的准备,他自然是要抓住机会抢先布局的。
  席遥略抬手,“陛下稍安勿躁,高大人这般说,想必是有什么打算,不妨听听再说。”
  “哼!”商建雄甩袖负手,拭目以待,倒要听听是怎么回事,他稍一冷静也觉得高见成不会无的放矢,但仍觉得高见成的话太过刺耳。
  高见成:“韩国无利不起早,为何要帮商朝宗?说有什么好心,老臣是不信的。事情明摆着,韩国分明就是有意扶持商朝宗,想在燕国内部制造掣肘。这样既能令内有羁绊的燕国无法对韩国乱来,也是在为韩国有需要的时候令燕国无法集中力量应对。韩国此举,既是扶持商朝宗,也是为了加深朝廷和商朝宗之间的矛盾。”
  “还是那句话,韩国若真的出兵怎么办?一旦韩国出兵了,我们就算出兵,也改变不了结果,反而会让朝廷颜面大失。一旦朝廷兵败,让燕国上下臣民如何看待?将越发助长商朝宗的气焰。”
  商建雄反问:“你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再次逼问,“你何以笃定韩国会出兵?”
  高见成反问:“陛下,商朝宗何以敢在这个时候,敢在兵力扩散的情况下行此事?他难道不知朝廷不会坐视?明知朝廷不会坐视,还敢这般吃相难看,是为何?他必然是有什么把握,笃定了韩国一定会出兵相助,否则岂会冒这么大的得不偿失的风险?”
  此话一出,殿内瞬间陷入了静默,是啊,商朝宗若无把握,岂敢这样做?
  有把握?那岂不是证明了韩国一定会出兵?
  众人思索之际,高见成观察了一下众人的神色反应,忽又轻飘飘道:“朝廷做出了让步,未必是吃亏。而商朝宗吃下去了,也未必消化的了。”
  众人立刻看来,骆名剑当即虚心请教,“高大人此话怎讲?”
  高见成:“明眼人都知道,齐国已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多久。晋国本就兵甲犀利,已是一手捏住了粮仓,一旦又一手掌控住了战马资源,挥兵东进是必然的事情,晋国野心人尽皆知。”
  “敢问,晋国兵出西屏关,谁来挡之?若朝廷人马在西屏关前,便是朝堂挡之。若是庸亲王人马在西屏关前,那自然是庸亲王去挡。朝廷人马与晋国死战,以晋国兵锋之利,则是朝廷实力大损。庸亲王人马与晋国死战,以晋国兵锋之利,则是庸亲王实力大损。”
  众人目光略闪亮了一下,皆若有所思,终于明白了高见成的意图。
  商建雄的情绪明显也平复了下来,迟疑着问道:“若晋国挥兵东进,商朝宗战败,朝廷也难免与晋国交锋,能挡?”
  高见成:“陛下,没那么容易轮到朝廷与晋国交战。韩国不是摆设,岂能坐视商朝宗兵败?晋国兵出西屏关,韩国必然与商朝宗联手血战。双方联手之下,晋国想轻而易举得胜也不太可能,胜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一旦秦地兵败,一旦晋国兵锋打到了我们边上,轮到朝廷出手了,就意味着商朝宗的实力差不多已经损失殆尽了。商朝宗没了退路,可韩国还有秦地之外的广袤土地,还有韩国本土的大量子民。”
  “可以想象,一旦商朝宗实力损失殆尽,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韩国不可能一家独挡晋军,接下来必然要来求我燕国,要与我燕国联手对抗晋国。届时我燕国也并非是孤军奋战!”
  “而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商朝宗,只要陛下开口,迫于形势,韩国必然舍弃庸亲王。”
  “而对紫金洞来说,商朝宗没了利用价值,秦地的利益又失去了,可燕国本土还有紫金洞的不少利益,紫金洞是要保的。加之紫金洞之前支持商朝宗与晋军征战,商朝宗兵败,也必然导致紫金洞自身的实力大损。”
  “到了那个地步,只要陛下开口,不但韩国要舍弃庸亲王,紫金洞也同样要将商朝宗当做弃子,紫金洞必将商朝宗捆缚押来,拱手献给陛下来处置!”
  听到这,商建雄目光闪烁不已,商朝宗是他的肉中刺,眼中钉,一想到商朝宗被捆绑押到自己跟前任由他处置的情形,眉头不由急剧挑动了几下。
  高见成继续道:“至于最后能不能战胜晋国,那是另一回事,朝廷必须留待能抵抗到最后的力量,而不是只顾眼前,一旦朝廷实力大损,朝廷又无力抗拒,商朝宗怕是要趁机谋朝篡位。敢问两位长老,一旦到了需商朝宗来稳定燕国人心抗击晋国的地步,灵剑山和逍遥宫又会如何抉择,还会力保陛下吗?”
  两位长老相视一眼,心知肚明不吭声。
  高见成义正言辞道:“老臣与南州系势力乃死敌,老臣绝不许商朝宗最终得逞!”
  又拱手,貌似苦口婆心道:“陛下,既然眼前出兵也改变不了结果,不妨为长远打算。请陛下决断!”
  席遥和骆名剑闻言已是连连点头,似已开悟。
  席遥赞道:“听高大人一言,茅塞顿开!”
  骆名剑道:“陛下,高大人良言,乃老成谋国之策。”
  商建雄不吭声,却是忍不住仰天长叹,心中隐隐作痛。
  若知会闹成这样,若知将阿雀儿献给聂震庭也改变不了什么,自己又何苦割爱?
  若最后结果真如高见成所说,韩国回头也有求这边的一天,也许还能将阿雀儿给要回来,只是真要到了那一天的话,又有何面目再去面对阿雀儿?
  从牧卓真手中把人弄来时,已遭人非议,这送了出去做别人的女人,再要回来做自己女人的话,这算怎么回事?普通人也许没关系,可他是一国君王啊!满朝上下岂能容他这般肆意妄为?大燕君父这个样子,何以做大燕的表率?
  念及此,锥心刺骨般的悔恨不绝于肺腑,心中哀鸣不甘:寡人的雀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