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02章 不负等待(1)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人想尝试新的事物,都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来的。
  一大步迈出去,往往到达不了目的地。
  这就是苏简安替陆薄言主持会议的理由。
  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只是想,如果她连一件这么小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以后要怎么帮陆薄言处理急事?
  磕磕碰碰中,会议还算圆满的结束了。
  苏简安的表现虽然不能说十分优秀,但她做到了镇定自若、毫不怯场。
  称不上完美,但也无可挑剔。
  已经很难得了。
  此时此刻,苏简安已经从会议中抽身出来,她没有后怕,反而十分平静。
  但是,透过她平静的神色,陆薄言仿佛看见她走进会议室之前的纠结,还有她主持会议的时候,紧张得几乎要凝结的呼吸。
  会议的过程中,苏简安说她不紧张是假的。
  但是,为了他,苏简安硬生生熬过了这一关,通过了这场考验。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眸底流露出一股肯定的欣赏,说:“简安,你做得很好。”
  “……”苏简安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笑。但是看得出来,她的眸色明显亮了几分。
  陆薄言接着说:“解决好康瑞城的事情,就在公司给你安排个正经职位。”
  “哎?”苏简安愣愣的看着陆薄言,“我现在这个职位,有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吗?”
  陆薄言摸了摸苏简安的耳朵,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没有不正经的地方,但是随时有不正经的可能。”
  他手上的皮肤并不细腻,触感甚至有些粗砺。
  但是他的手很暖,温度传到苏简安的耳际,苏简安感觉浑身都颤栗了一下。
  随时……
  那就很有可能是现在啊!
  “咳!”苏简安忙忙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问,“陆总,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出去工作了。”
  陆薄言察觉到苏简安的耳根已经红了,也就没有继续逗她,“嗯”了声,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他当然不想就这么放过苏简安,但这毕竟是公司。
  意犹未尽欲罢不能什么的……比较适合发生在家里。
  苏简安一出办公室,就对上Daisy意味深长的笑脸。
  Daisy刚才在办公室里,应该多少看出了一些端倪。
  她要怎么应付Daisy?
  当然是装傻啊!
  苏简安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说:“我去一趟茶水间。”
  从茶水间回来,苏简安已经调整好面部表情,进入工作状态。
  最近一段时间公司事情很多,哪怕是苏简安也忙得马不停蹄,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休时间了。
  办公室的秘书和助理们,有人约着去公司附近吃日料,有人说在公司餐厅吃,还有女孩嚷嚷着说要减肥,只吃从自己家带来的粗粮和水果。
  很快地,总裁办就人去办公室空了。
  苏简安也从座位上起来,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美好。
  生活很美好。
  身边那些工作时冷静果断、休息时活力满满的同事们,也很美好。
  时间差不多了,苏简安准备去陆薄言的办公室叫她一起去吃饭。
  陆薄言早上早早就离开了,早餐肯定是随便应付的,午餐绝对不能让他再“故技重施”了。
  苏简安还没迈步,陆薄言就推开办公室的门出来。
  她笑了笑,说:“今天还挺自觉。”
  陆薄言似乎是不解,蹙了蹙眉:“什么?”
  苏简安一边替陆薄言整理衣领,一边说:“我以为你不会意识到该吃饭了,甚至忽略要吃饭的事情,要等我进去叫你。”
  陆薄言挑了挑眉,若有所指的说:“只要你在,我就不会忘。”
  “唔?”苏简安表示荣幸,好奇的问,“为什么?”
  陆薄言沉吟了片刻,说:“大概……跟主人不会忘记喂宠物一个道理。”
  “……”
  苏简安听出来了,陆薄言这是说她像小狗呢,还是不能按时吃饭就嗷嗷叫的那种。
  这样的比喻一点都不萌,还很气人啊!
  苏简安抓着包作势要去打陆薄言,但陆薄言没有让她得手,轻而易举地闪开了。
  她打不到,总可以追吧?
  直到进了电梯,顾及到监控,陆薄言和苏简安才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
  离开公司后,陆薄言带着苏简安去了前不久两人才去过的一家私房菜馆。
  老爷子和老太太身兼老板和老板娘、主厨和服务员等等数职,除了陆薄言和穆司爵几个人之外,其他人来统统都要预约。
  最重要的是,不是提前预约就能成功。
  老爷子接不接受预约,全看当下心情如何。
  这样一来,陆薄言的“特权”,就显得弥足珍贵。
  苏简安上次吃完,一直都很怀念老爷子的厨艺,这一次再来,几乎是怀着敬畏的心情进门的。
  老太太正在修剪院子里的植物,看见陆薄言和苏简安,眉开眼笑,招呼道:“今天天气凉,坐屋里吧。”
  上次因为天气暖和,陆薄言和沈越川一行人坐在了院子外面。
  今天的天气,不太适合坐外面。
  陆薄言点点头,带着苏简安跟着老太太进屋,在餐厅坐下。
  餐厅临窗,窗外就是花园优雅宁静的景色。
  在这样的地方吃法,饭菜都会变得更加可口。
  “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老太太慈爱的笑着说,“今天有很多食材,你们想吃什么尽管说。”
  平时的预约单,老爷子是不接受客人点菜的,他高兴做什么菜,客人就得吃什么菜。
  老爷子始终坚信,按照固定的程序一步一步做出来的菜,味道也许不差,但一定比不上厨师用心烹调出来的菜品。
  他高兴,自然就会用心做,客人自然也能从菜品里品尝到他的用心。
  但是,陆薄言和沈越川几个人不一样,他们想吃什么,他就可以做什么。
  不管他们想吃什么,他都可以很用心地做。
  苏简安说:“我还想吃上次的青橘鲈鱼。”
  “没问题。”老太太笑着点点头,又说,“我今天煲了汤,一会给你们盛两碗,再让老爷子另外给你们炒两个菜。”
  “嗯。”苏简安的声音里都是期待,“谢谢阿姨。”
  “不客气。”老太太给陆薄言和苏简安倒了杯茶,随后进了厨房。
  苏简安突然好奇,问陆薄言:“叔叔和阿姨没有儿女吗?”她来了两次,都只看见老爷子和老太太。
  “在国外,每个季度都会接叔叔和阿姨过去跟他们住一段时间。”陆薄言看着苏简安,“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苏简安抿了抿唇,避重就轻的说:“虽然儿女都不在身边,但我觉得叔叔和阿姨一点都不孤单。”因为两个老人家感情好,他们就是彼此最好的陪伴。
  顿了顿,苏简安还是兴致勃勃的接着问:“你说我们老了会怎么样?”
  陆薄言想了想,说:“我们永远都会像现在这样。”
  苏简安觉得不太实际,摇摇头说:“我们会老的。”
  “你害怕?”陆薄言问。
  苏简安笑了笑,笑得格外柔软,说:“曾经害怕,但是现在不怕。”
  一个人生活的那几年,她看不到自己和陆薄言有任何希望,也无法接受除了陆薄言以外的人。
  她仿佛看见自己生活的尽头——依然是一个人。
  那一刻,她是害怕老去的。
  或者说,她害怕一个人孤独地老去。
  但是现在,她有陆薄言。
  她确定,他们会永远陪伴在彼此身边,一起老去。
  所以,她什么都不害怕了。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说:“不用怕。”
  “唔?”苏简安等着陆薄言的下文。
  陆薄言不紧不慢的说:“我会跟你一起变老。而且,我永远比你老。”
  他大苏简安六岁,人生经历和经验,永远比她丰富一截。他永远都可以陪伴在她身边,在她茫然的时候,做她的引路人。
  所以,苏简安大可不必害怕。
  苏简安本来只是不害怕了,听见陆薄言这句话,她又觉得心安。
  以为自己和陆薄言没有可能的那段日子,她偶尔会迷茫无措,偶尔也会空虚。
  但是现在,陆薄言填满了她生命里所有的空隙。
  她不必再迷茫无措,更不会再感到生命空虚。
  因为她的身边,从此会永远站着一个爱护她的、和她并肩同行的人。
  不管未来的生活是阳光万里,还是有风雪袭来,他们都会牵着手一起面对。
  不止是人生的这一程,而是一生一世,永生永世,他们都会在一起。
  这大概就是相爱的人要结婚和组建家庭的意义。
  苏简安看着陆薄言,目光愈发柔软,笑着点点头,说:“老了之后,不管我们在哪里、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我们都会在一起。”
  陆薄言只是“嗯”了一声,淡淡的语气里,却有着不容反驳的笃定。
  不一会,老太太端着青橘鲈鱼从厨房出来。
  客厅没有其他人,安静到只有陆薄言和苏简安说话的声音。
  两个人音量都不大,静静的,流淌着爱情的气息。
  相爱的人坐在一起,散发出来的气场是不一样的。
  老太太太熟悉陆薄言和苏简安脸上的神情了。
  如果不是确定对方就是生命中的那个人,他们脸上不会有这种柔软而又默契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