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笑傲仙缘 > 第99章 攻打焚天宗
  花如雪,佟巨狂,厉化天,向飘然等人遇害,所有线索都指向尤慧珠和凌云两个人,卓不凡急怒攻心之下,失去了理智,也想找尤慧珠拼命。
  经凌云一提醒,尤慧珠和凌云两人确实是没有理由杀花如雪等人,大家一路上患难与共,在飞羽剑阵引爆“乾天霹雳”的时候,还多亏凌云的精灵宝钻,大家才得以逃生。
  花如雪妙手仁心,救人无数,却换来了“天煞孤星”的称号,肯定是有人在陷害她,而杀花如雪的人很可能就是陷害她的人,“紫霞仙境”太大了,要找出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有如大海捞针,确实是不太可能。
  不过,他可以守在出口处,杀花如雪的凶手想要离开“紫霞仙境”,肯定会经过那条时空隧道,只要守在时空隧道的出口处,凶手也就无所遁形了。
  想到这里,卓不凡就毫不迟疑的御剑往时空隧道的出口处飞去,他一定要在时空隧道开启前赶到,不能让凶手跑了。
  卓不凡在时空隧道附近只看到了被梅傲雪逐出了飞羽宫的几位宫女,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卓不凡守在了时空隧道出口处,等到了时空隧道开启,飞羽宫的宫女们相继离开了,他等了大半天,没有看到别的人,连凌云等人都没有出来,也许凌云等人还没有找齐天材地宝吧。
  略一沉吟,卓不凡决定先离开“紫霞仙境”,守在外面,如果这次时空隧道关闭的时候,凶手没有出来,他决定先把佟巨狂,厉化天,向飘然三位堂主的死讯通知门主,再多带一些人过来,只要凶手出来,自然难逃他卓不凡的天罗地网。
  卓不凡等到时空隧道关闭,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出去,下一次时空隧道要半个月后才会开启,守在这儿也没有用,就先回天星门了。
  天星门的门主是方百川,一袭青衫,看上去约莫中年左右,但那头发,却是黑白交加,其双眉略粗,双目却是炯炯有神,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威严味道,显然是身处高位之人方才能够具备。
  方百川听完卓不凡的报告后,微笑道:“不凡,你对我们天星门三位堂主的死有什么看法?”
  卓不凡说道:“我认为凶手肯定不是尤宫主和凌云两人,一定是另有其人,我打算带几位长老守在‘紫霞仙境’的出口,只要凶手敢出来,我们一定要手刃凶手,为花仙子还有三位堂主报仇。”
  方百川说道:“不凡,听几位长老说,你倾心于蓬莱宫的那位尤宫主,你会不会因为私心,才不愿意承认尤宫主杀了我们天星门的三位堂主,我好像听你说,我们天星门的堂主厉化天临死前留下了一张纸条,指证凶手就是尤宫主和凌云。”
  卓不凡从乾坤袋里拿出了厉化天临死前留下的纸条,解释道:“方门主,你看这纸条上的字迹,和化天的字迹还是有区别的,如果尤宫主和凌云两人真的杀了三位堂主,凭他们的实力绝对可以把我留在‘紫霞仙境’,不会放我出来的。”
  方百川说道:“不凡,我刚才听你说凌云是尤宫主的徒弟?听说焚天宗的蓬莱宫一向不收男弟子的,他又是那儿冒出来的?他的修为怎么样?”
  卓不凡说道:“凌云确实是尤宫主的徒弟,至于蓬莱宫为什么会破例收男弟子,我也不太清楚,凌云只是灵动境的修为。”
  方百川笑道:“这样说来,这个凌云没有能力杀我们天星门的三位堂主了,现在可以肯定,凶手就是蓬莱宫的尤宫主了。”
  闻言,卓不凡大吃一惊,心道:“方门主今天是怎么了?我都和他说不关尤宫主的事了,怎么他还说三位堂主是尤宫主杀的?难道我解释得不清楚吗?”
  想到这儿,卓不凡说道:“方门主,三位堂主之死疑点重重,请门主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紫霞仙境’调查此事,不凡一定会给门主一个满意的交待。”
  轻叹了一口气,方百川瞥了一眼卓不凡,心道:“这卓不凡不愧为‘君子剑’,为人太过正直,行事处世也太过迂腐了,不知道变通,那蓬莱宫的尤宫主精通炼丹之术,那可是无价之宝呀。现在我们天星门的三位堂主之死,表面上是尤宫主所为,正是天助我们天星门,我们现在师出有名,正好趁机杀上焚天宗,逼焚天宗交出尤宫主,来帮我们天星门炼丹赎罪,有了源源不断的丹药供应,不出几年,天星门的势力必将超过飞羽宫,成为昆仑山第一大势力。”
  一念至此,方百川说道:“我身为天星门的门主,有义务为我们天星门三位堂主讨回一个公道,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取尤宫主的性命,但是,她杀了我们天星门的三位堂主,我只是想请她过来天星门帮我们炼丹赎罪,你不是一直想追尤宫主吗?尤宫主来我们天星门后,你也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也是两全其美的事呀。”
  闻言,卓不凡心道:“原来方门主关心的是天星门的未来,向飘然三位堂主的生死,他并不在乎,究竟谁是凶手他也不在意。”
  卓不凡说道:“方门主,你一心为天星门的千秋大业着想,不凡自愧不如。但是,焚天宗肯轻易的放人吗?到时候如果兵戎相见,我们天星门就会无端端地树立一个大敌。”
  方百川大笑道:“不凡,焚天宗连宗主都没有,各位长老又有如一盘散沙,不足为惧,我们天星门还有‘乾天霹雳’这种逆天的法宝,如果焚天宗的人真的敢反抗,扔几颗‘乾天霹雳’过去,焚天宗也就被我们炸平了。你不用再多说了,通知各位长老,整装待命,每位长老带三位堂主,每位堂主再带几位灵动境修为的弟子去壮壮声势,其他的人留在天星门,明天一早就出发。”
  卓不凡想不到一向优柔寡断的方百川,在这件事情上却是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心知方百川心意已决,再提出反对意见也没有用,只得说道:
  “方门主,现在尤宫主还在‘紫霞仙境’没有出来,我们现在去焚天宗也没有用。”
  方百川笑道:“不凡,你这就不懂了,我们早点过去,先给焚天宗的那几位长老通通气,许一点好处,再以势力震慑一下,只要几位长老答应不出手,到时候尤宫主回到焚天宗的时候,就孤立无援了,还不乖乖地跟我们回天星门,如果等尤宫主回来后我们再过去,如果她说服其他几位长老帮她,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卓不凡沉默了一会,叹息道:“既然方门主胸有成竹,不凡遵命,我派人去通知其他长老。”
  第二天,在方百川的带领下,天星门的十三位长老后面跟着一百多位天星门的弟子,浩浩荡荡地向焚天宗出发了。
  卓不凡本来想向方百川请辞不去焚天宗的,但想到如果两派真的起冲突了,也可以出面调和一下,以减少伤亡,也就跟着队伍一起出发了。
  ............
  司空摘星接到探子来报后,也是大吃一惊,这天星门究竟怎么了?所有长老都出动了,难道是想要攻打焚天宗?
  司空摘星不敢怠慢,只有紧急召集焚天宗各位长老商量对策了,一个一个找太慢了,恐怕来不及了,略一沉吟,他决定敲响了焚天峰上的钟声。
  “当!当!当!......”焚天峰上响起了响亮的钟吟声,悠长嘹亮的在焚天峰上空,回荡而起。
  焚天峰上的钟声虽然这几十年都没有响起过了,但是,大家都知道,除非强敌来袭,面临宗派存亡的生死头头,焚天宗是不会敲响钟声的。
  整个焚天宗有权限敲响钟声,也只有三清殿神秘的长老司空摘星了。
  钟声一响,焚天宗所有的人都要去焚天峰上集合。
  听到钟声后,天雷殿长老公孙毅,青轩殿的长老商凯捷,落鹰殿的长老程乐章,玄雾殿两位长老赫连新、赫连树等人带领各殿的人往焚天峰集合。
  戚香珠,春兰,夏竹,秋菊,冬梅五人带领蓬莱宫的人也来到了焚天峰。
  叶皓明,秋海棠两人分别带领飞虎殿和猎豹殿的人也来到了焚天峰。
  高台之上,司空摘星轻轻咳嗽了一声,淡然的目光扫视着全场,半晌后,场中喧闹的声音缓缓安静,苍老而平缓的语调,响彻在了每一个人耳边:
  “各位,据探子来报,天星门的门主方百川正率领天星门的十三位长老,带领门下上百人向焚天宗而来,如果天星门真的打算对我们焚天宗不利,大家一定要放下芥蒂,联手抵御天星门。”
  “我们天雷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天雷殿要他们有来无回!”天雷殿长老公孙毅朗声说道。
  “我们天雷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天雷殿要他们有来无回!”公孙毅的话音刚落,天雷殿众弟子顿时激动得齐声高吼,震耳欲聋的吼声,直冲云霄。
  “我们青轩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青轩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落鹰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落鹰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玄雾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玄雾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三清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三清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蓬莱宫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蓬莱宫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飞虎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飞虎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猎豹殿誓死保卫焚天宗,天星门敢来攻打焚天宗,我们猎豹殿要他们有来无回!”
  ............
  在天雷殿激情洋溢的宣誓后,焚天宗各殿众人都被深深感染,大家声音洪亮、慷慨激昂,他们的誓词似春雷,似松涛,似战鼓,使人激情豪迈,斗志昂扬。
  “誓死保卫焚天宗!”
  焚天宗各殿众人义愤填膺,激情澎湃,双手握拳冲天高举,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大家惊天动地的喊声将焚天峰上的气氛推向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