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笑傲仙缘 > 第523章 逃学威龙
  如果确定是处在梦境世界中,有一种简单粗暴地脱离梦境的方法,不需要担心,直接冲出去和那些永恒主宰拼死一博。
  如果挂了,也许直接离开梦境世界了。
  如果赢了,困局也不存在了。
  不过,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可能不是在梦境世界中。
  就算真在梦境世界中,假设对方的心力是宇宙境的,他也不知道宇宙境的真正威力,在梦境中挂了后,意识还有没有可能回归。
  不管是不是梦境,尽量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避免受伤,才是最好的选择。
  陈语嫣既然没有暴露,暂时还是隐藏在暗处,到大家真的应付不了的时候,才是她出手的时候。
  钟志彬虽然对大家说,只是将大家逼到绝境,让大家找到晋级的契机,却也很难保证,他的话是不是为了让大家放松戒心。
  正因为钟志彬的动机不明,大家出手的时候是将无间联盟的人打残了,还是直接灭了,意见还是有分岐。
  要让叶皓明、楚俊杰、叶麒麟等人与永恒主宰有一战之力,凌云必须暴露自己最重要的底牌,剑逆乾坤。
  凌云将对付无间联盟永恒主宰的方法和几人说了一遍,道:
  “第一次用剑逆乾坤可以取到出奇制胜的效果,如果留活口,他们可能找出对付剑逆乾的策略,失去这个依仗,我们只有退入无尽虚空了。”
  如果那些被困在剑逆乾坤中的人活着离开,对剑逆乾坤的威力也是很清楚,如果敌人有以法宝或别的对抗剑逆乾坤改变时间流速的神通,剑逆乾坤可能会被破。
  凌云如果已经是永恒主宰了,可以发挥剑逆乾坤的真正威力了,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
  问题是,凭他现在的实力只能发挥剑逆乾坤两三成威力,只能用于出奇制胜。
  如果暴露了,凭无量宗的底藴,可能轻松地想出破解之策。
  叶皓明说道: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先杀几人以立威。
  能因此让其他人不敢再对我们出手最好了。
  否则,只能将无间联盟的成员全都消灭了。”
  叶皓明知道凌云的真正实力,并不怀疑凌云是否有诛杀永恒主宰的实力,只是在该不该手下留情提出自己的建议。
  楚俊杰笑道:
  “能诛杀永恒主宰,就算无法涅盘成功,也足以自傲了。”
  叶麒麟笑道:“能将永恒主宰踩在脚底下,我很期待。”
  李诗涵提醒道:“不是踩在脚底下,而是要直接诛杀,待永恒主宰们缓过神来,他们的反扑不是你可以挡得住的。”
  叶麒麟脸上笑容一敛,立正、敬礼,郑重道:
  “是,谨遵领导吩咐!”
  李诗涵被叶麒麟假装认真的样子逗笑了,给了他一爆栗,淬道:
  “谁是你领导了,就喜欢胡说。”
  叶麒麟腰挺得更直了,大声道:
  “领导说不许说,我就不说,一切都听领导的。”
  叶皓明见两人狂撒狗粮,又开始想念家里的几位夫人了。
  楚俊杰也有点想念星辰中的独孤小萱了,只希望快点解决当前困局,早点返回无尽雷域。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殚精竭虑,谋划了无数种猎杀计划,只待一年之期的到来。
  大家也将以前和无间联盟切磋,总结出的经验进行了共享。
  一年时间确实不长,也无法让大家的实力有一个质的飞跃,也没人触动涅盘帝,大家还都是涅盘帝君。
  当钟志彬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宫殿外面,真正的生死存亡之战宣告正式爆发。
  钟志彬还是一样的彬彬有礼,双手抱拳,慷概激昂地陈词:
  “各位上仙,一年之期已经到了,你们的实力毫无进步,我真的很失望。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依照约定,使出雷霆手段了。”
  凌云冷笑道:“我们在被围攻的倒计时中没有崩溃,你确实是应该失望。”
  轻轻叹了一口气,钟志彬脸上闪过一抹好心不被理解的无奈,道:
  “各位上仙,我们都是为你们好,就算被误解,在将来,你们也会感激我们今天的行动。”
  凌云眸中闪过两缕冰冷若刀锋的寒芒,冷冷地说道:
  “既然你们一意孤行,不听劝告,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们出手不会留情,会直接将你们诛杀。
  你们做出了今天的选择,就需要为你们的选择负责。”
  也许是因为凌云此刻的气势,也许是因为凌云的自信,钟志彬等人心头一颤,他们感到了致命的威胁。
  有些人有点后悔参加这次行动了,也许凌云真的有诛杀他们的实力。
  不过,他们有两百多位永恒主宰,而凌云这方只有五位涅盘帝君,双方实力悬殊,似乎也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钟志彬双目炯炯有神,朗声宣布:
  “揠苗助长行动正式开始,在各位上仙涅盘成功之前,我们要当他们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两百多位永恒主宰各站一个方位,早就已经结成须弥天罡阵,钟志彬一声令下,大阵立即开始运转。
  磅礴的灵力在天地间涌动,迅速地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道韵流转的漩涡,浩瀚的威压弥漫了开来。
  凌云明白,在这种攻势之下,宫殿外围的大阵支撑不了多久。
  在被围攻的情况之下,直接冲出去,也不是明智之举。
  先脱离包围,在无间联盟的永恒主宰进行地毯式搜索的时候,就是他们各个击破的时候了。
  在这之前,凌云打算去凉亭中诳诳,既然决定全力出手了,探索一番凉亭中的秘密也算是了了一椿心事。
  三十六座凉亭的名称对应着三十六天罡星,韦智文虽然说凉亭的存在是为了维持无量大阵的运转,以避开虚空乱流,也不可全信。
  想知道亭中的秘密,只进入亭中,才可以揭晓答案。
  三十六座凉亭阵势的威力,也许更甚于两百位永恒主宰的须弥天罡阵,甚至有可能是同一种阵法。
  如果避到凉亭中,无间联盟的永恒主宰对他追杀时,在打斗的过程中如果能毁掉一座或数座凉亭就更好了。
  凌云将叶皓明、楚俊杰等人收进仙府之中直接挪移到了天闲亭外。
  轰隆隆!
  在同一瞬间,宫殿也在两百多位永恒主宰的攻势中崩塌。
  天闲亭中,韦智文还是一样温文尔雅,微笑举杯,道:
  “凌兄,你的宫殿似乎不怎么结实,轰的一声过处,就已经倒塌了。”
  凌云面色一变,惊恐之状溢于言表,道:
  “韦兄,我被一帮忘恩负义之辈追杀,特来向韦兄求助,请韦兄伸出仗义之手。”
  韦智文戏谑地笑道:
  “你我一见如故,凌兄有难,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请快快入亭。”
  凌云喜上眉梢,笑道:
  “韦兄高义,佩服!佩服!
  我们可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我现在入亭,你可不能见死不救,一定要帮我挡住强敌呀。”
  话毕,凌云向凉亭正门走去。
  凌云竟然真的进来了,韦智文很惊讶,对一旁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
  侍女会意,拿岀酒杯,轻轻地放在桌上,将之倒满,又退到一旁。
  凌云第一次进入亭中,也有点紧张,随时准备对付可能到来的攻击。
  没有任何攻击,也没有阵法的存在,也没有亭中世界,普普通通,就像在亭外看到的一样。
  天闲亭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了,只是没有展露其真实的一面而已。
  韦智文笑道:“凌兄既然已经入亭了,肯定也不介意试试我喝的究竟是酒还是水了?”
  凌云摇头道:
  “强敌未退,无心饮酒。待强敌退走,我不介意与韦兄大醉以庆祝。”
  韦智文大笑道:
  “能与凌兄共谋一醉,是韦某生平幸事。
  不管你的敌人是谁,他都别想进亭。”
  凌云举目四顾,叹道:
  “韦兄,你这亭子四面透光,实非理想的藏身之处。
  如果别有天地,不妨让兄弟见识一番。”
  韦智文头仰得高高的,环目四顾,傲然道:
  “没有韦某允许,谁敢入亭一步?
  凌兄请放心,有韦某坐镇的天闲亭,那些无胆鼠类绝对不敢靠近。”
  说话间,钟志彬带着两百多位永恒主宰已经将凉亭包围了。
  韦智文面不改色,似乎颇为自信。
  凌云赞道:“韦兄果然厉害,失敬!失敬!”
  韦智文笑道:
  “劣徒不懂事,将他们的师兄弟都带过来。
  亭子太小了,招待不了这么多人,我们就当没看见就行了。”
  钟志彬躬身一礼,道:“钟志彬见过韦师叔。”
  韦智文摆了摆手,道:
  “不用多礼,你们都散了吧。
  今天有贵客登门,不方便招待你们这邦乌合之众。
  改天有时间,记得过来喝酒。”
  钟志彬说道:
  “我们今天过来,并不是过来喝酒的,只是想找韦师叔的贵宾,也就是上仙。
  上仙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想助上仙找到永恒之路。
  上仙惊才绝艳,却也有点小孩子脾气,不肯好好修炼,遇到困难了,不是迎难而上,而是选择逃避。”
  韦智文似乎被说动了,点头道:
  “逃学是不好的,凌兄不是周星星,逃学也不会变成威龙,努力提高自己,才是当务之急。”
  钟志彬大喜,长揖及地,道:
  “韦师叔明白弟子的苦心,弟子感激不尽,请韦叔帮忙劝劝上仙。”
  韦智文将钟志彬扶起,道:
  “凌兄可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你肯帮凌兄,就是帮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凌云见韦智文和钟志彬狼狈为奸,谈笑间将他卖了,怒叱道:
  “韦兄,你可真不是个东西,你竟然出卖兄弟?”
  韦智文压低声音,无奈地说道:
  “对方人多势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为了让他们放松戒心,不得不如此说。
  请相信我,我立场坚定不移,还是站在凌兄这边的。
  如果凌兄决定冲出去,我韦某舍命陪兄弟。”
  凌云心中一凛,赞道:“韦兄,真英雄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韦智文并没有开启大阵对付他,却也没有以之阻止钟志彬等人,阵线不明,似乎想做壁上观。
  凌云不想在天闲亭多作停留,打算去天罡亭诳诳,试试天罡主宰的立场。
  一念之此,凌云催动时空本源,直接挪移到了天罡亭外。
  小巧迎了出来,裣衽一礼,嫣然笑道:
  “贵客登门,令天罡亭蓬荜生辉,小巧有失远迎,还请贵客恕罪。”
  凌云笑道:“我想拜访天罡主宰,还请小巧姑娘代为通传一声。”
  小巧素手轻抬,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笑道:
  “贵宾见外了,主人吩咐过,随时恭候贵客光临,不需要通传。”
  话毕,小巧当先在前引路。
  凌云跟在小巧后面,小心翼翼地往天罡亭中走去,想像中的危险并没有出现。
  现在的天罡亭也只是一座普通的亭子,天罡主宰似乎也没有让他见识一番天罡亭威力的想法。
  天罡主宰满脸笑容,起身相迎,笑呵呵地说道:
  “小兄弟光临天罡亭,老朽受宠若惊,快快请坐。
  小巧,看茶。”
  小巧乖巧地应了一声,端上一杯热腾腾、清香四溢的茶,浅笑道:
  “贵客请用茶。”
  凌云愁眉紧锁,叹道:
  “实不相瞒,我是过来避难的,天罡亭可有藏身之处?”
  天罡主宰白眉一掀,怒道:
  “什么人敢在天罡亭找小兄弟的麻烦就是和老朽过不去。
  想和老朽过不去的人,就必须承受考朽的雷霆之怒。
  小兄弟请放心,只要你在天罡亭中,绝对没人敢对你动手。”
  凌云大喜,赞道:“天罡主宰侠肝义胆,在下佩服。”
  说话间,钟志彬带着两百多位永恒主宰,已经将天罡亭团团围住。
  凌云大惊道:“强敌临门,请主宰为我主持公道。”
  天罡主罡笑道:“小兄弟误会了,是劣徒带着一帮师兄弟过来向老朽请安。”
  顿了顿,天罡主宰暴喝道: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赶快带着你们的师兄弟撤了吧。
  今天有贵宾登门,你们不用过来请安了。”
  天罡主宰声若雷霆,声传千里,喝得山野震荡,林木梀然。
  三位青年男子大惊失色,吓得赶紧跪负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叫道:
  “师傅恕罪,弟子不孝。”
  钟志彬躬身一礼,道:
  “钟志彬拜见天罡师伯。”
  天罡主宰怒喝道:
  “无知小儿,你竟敢对老朽的贵客无礼,可别怪老朽发飚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钟志彬长揖及地,声泪俱下,悲声道:
  “弟子只为报恩,还请天罡师伯成全。”
  天罡主宰冷哼一声,道:
  “你报你的恩,只要不打扰到老朽的贵客,老朽自然不会阻止。”
  钟志彬垂泪道:
  “弟子报恩的对象就是天罡师伯的贵客,还请天罡师伯成全。”
  天罡主宰将钟志彬扶起,笑道:
  “既然是报恩,老朽自然不会阻止,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老朽愿意做和事佬,替你们化解误会。”
  钟志彬有好心被误会的满脸委屈,却又有些许愤愤不平的神态,说道:
  “弟子能有今日的成就,多亏上仙给我机会。
  而如今,上仙沉迷于享乐,不思进取,弟子不愿上仙虚度光阴,只是带着一帮师兄弟陪上仙切磋而已。
  上仙嫌累,躲到天罡师伯这儿来了,弟子也就跟了过来。
  天罡师伯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才有此误会。”
  天罡主宰笑道:“这事简单,待我去劝劝上仙。”
  话毕,天罡主宰走到凌云身边,压低声音道:
  “对方人多势众,却也很尊重老朽,给足老朽面子,老朽已经尽力帮你拖延了。”
  凌云表示理解,不想让天罡主宰为难,又挪移到天威亭。
  凌云拜访完三十六座凉亭,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却也发现了一个共同点,三十六位永恒主宰的演技真的挺不错的。
  演技最好的当然还是钟志彬了,属于影帝级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