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仓颉渡劫(求订阅)
  .............
  天悲经一出,生灵震撼,众人仿佛从这三个大字之中,感受到那冥冥当中的人道命运,蕴含着匪夷所思的玄奥。
  顿时天生异象。
  天雨栗,鬼夜哭,造化不能藏其密,灵怪不能遁其形。
  天上瓢泼大作,俨如鬼哭神嚎,狂风卷起冲云霄,霎时之间,万里无云,风云变色,一片愁云惨雾,仿佛天地间所有鬼神尽皆跪地哭泣。
  隐约之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人族的沧桑文明在这天悲经之中闪现,贯穿古今。
  从女娲造人之像,三祖搏击长空,广成子教化人族,伏羲一画开天,神农死女斩龙,轩辕破尽迷茫——
  诸般异象,尽在书页之中闪过,天地恸哭,山河失色。宛如大势已去,天地将倾,无数气运崩塌。
  人道气数,天地间原本属于各大种族的人道气运之气,一道接着一道逐渐弥漫在这本天悲经上面,让人心惊胆颤。
  “至宝........这天悲经乃无上人道至宝!!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一件!!”
  “不错!!这天悲经一经问世,直接强硬的将各族的大部分人道气运,全部掠夺,人族大势已成。”
  “这可真是我等的无上机缘啊!!没想到此次竟然还能得见这一至宝问世,上天助我也!!”
  人道至宝,乃是无上至宝,为数不多的存在,但毫无疑问都有玄之又玄的功用。
  每一件都丝毫不逊色于先天至宝的存在,看到如今又是一尊至宝现世。
  再一次加重了众生心里的贪欲,若能够得到此宝,那非但日后修行可以一日千里,并且还能得到人族的气运。
  而且这至宝主人仓颉修为低微,可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好似一小儿拿着至宝招摇过市,自然让众人眼红。
  “根基断了!天地主角彻底立下,我等再也无望了,根基彻底断了!完了,完了,难不成我万族真正的就要臣服在人族的脚下!!”
  “这让我等怎么甘心,仓颉一定要把这仓颉彻底扼杀,并且报这个天悲经抢过来!!”
  “.........”
  而此刻洪荒天地之中,亦有人此刻却是暴跳如雷。
  人族为尊,虽然天地间各大势力之首,早有预料,不过到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却没有一人能够接受了。
  无数人都不禁火冒三丈,面孔涨红,全无往日里的飘飘淡然,此时面色狰狞的远望着那白水之上的仓颉。
  “我等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所有的人一同出手,将这天悲经抢下来了,让其中气运作为我族气数!!”
  “杀!!”
  “............”
  顿时在场的众人率先按耐不住了,齐齐奔涌而上,势要将这天悲经收入囊中。
  恐怖的神威波动令得万里无云,晴朗的天空也立刻被渲染无穷色彩,层层虚空壁垒被破开,可见其中透露而出的无上威能。
  “尔等休要狂妄,胆敢伤害我天庭的客人,就看你们有多少份量了。我们可不是吃素的!!”
  “杀!!”
  而一旁隐匿在暗处的玄女以及众多天庭修士,此刻见众人不顾一切的朝仓颉杀来,也都看不下去了。
  直接冲在前面和这些修士硬撼到一起。
  先不说玄女它们是听从昊天的吩咐,光是这些年广成子有意无意对它们护卫的一些指点,就值得他们出手了。
  于情于理他们都不能坐视不管。
  当下一场天崩地裂的激战在此爆发。
  一道道恐怖绝伦的余波肆虐在人族白水之上,不知屠戮了多少平常百姓。
  滴答滴答!!
  仓颉见此惨状,面色不为所动,可心里却掀起一阵悲哀,眼神不瞬,右手一招,这天悲经就被他握在掌中,书页一翻。
  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淅淅沥沥的声音从仓颉面上传来。
  仓颉此刻冥冥之中散发出非同一般的人道气息。
  只见他同样想那九天十地的魔神一般,悲从中来,泪如雨下,背哭起来。
  而他所流出的泪水,正是源源不断的——血泪。
  “天悲!!”
  伴随着仓颉口中话音一落,血泪落下,并没有归于大地,反而轻轻转动,宛如水滴一般,向着一旁在攻伐的贪婪众人洒落而去。
  “啊——”周围不少修士立刻惨叫,道体当场化为齑粉,纵然是血泪中溢出的点点悲意,也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泪雨成悲,人道都为之倾倒,绝强无匹,在人道气运加持下的天悲经,首次展现出他绝对的伟力。
  在场很多强者,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被这股深入到灵魂深处的悲意炼化,自身一切化成了天地灵气,即使到死都犹未可知。
  只要不入先天,多强的灵宝都无从抵御,无人能与之争斗,原本混战中的修士,就在他们自己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丝尸首都没能留下。
  但凡被血泪流淌过的,莫不丧命。
  周围,激烈争斗的氛围也随之一扫而空,无数人为之骇然失色。
  这诡异的手段,竟然让强大的修士毫无抵抗能力的毙命,而且这手段极其残忍,尸骨无存,比魔道还魔道。
  若不是他们方才还在一起并肩战斗,恐怕他们还会以为这是错觉不过。
  便是那天庭一行人见此也为之震撼,它们这些年暗中守护仓颉,也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力量,难不成这就是文师收这个弟子的奇异之处?!!
  不过见局势大好,他们也士气振奋起来。
  也不谈在场众人是怎么样的,与此同时,突然那洪荒天地之中各大势力之首,也带着门下一众势力,纷纷来到这人族白水城之旁。
  看到这傲然林立的仓颉,他们顿时气在心头,纷纷大喝道。
  “仓颉,你夺我族气运,我等不死不休,今日便是文师在此都护不了你!!去死吧!!??”
  顿时诸多族群之中不少准圣老怪,卷起风云,恐怖的异象,在他们周身浮现,一道道法则神链在他们头顶庆云涌动,好似一座座大千世界在虚空涌现。
  甚至有不少准圣更是将自己的三尸化身全部招来。
  要知道这三尸可是修士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本体陨落,那三尸虽然不在是本我,不过也可以说是另类的‘活着’。
  而现在他们竟然断绝自己的后路,势要倾尽全力将仓颉一举除掉,绝对不能留他一线生机,可想而知众人对仓颉的无穷恨意。
  而仓颉抬头见此情景,神色丝毫不动,俨然达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境界,堂堂正正,不偏不倚。
  “我可不能有负师尊盛名!!”
  要说广成子门下弟子各有各的性格。
  如果说瑶岚是无尽冷漠、独尊。孔宣骨子里的孤高。伏羲是如同春风般亲和。神农是一如既往的憨厚。轩辕是一个和蔼的王者。
  那仓颉就是一个坚定的求学者,心境古若不惊,甚至到达一众固执呆板的模样,这也带个他一种无上的心境,足以应对一切。
  “天悲!!”
  又是一道血泪淅淅沥沥的留下,无边的人道气运加持其上,虽然仅是大罗金仙的仓颉,但让在场数位准圣老怪都升起一股违和感。
  好似这仓颉能和他们平起平坐一般,不过恍惚间就回过神来,手掌落下,加重了手上的动作。
  无论仓颉耍什么鬼把戏,都得死!!
  血泪落下,直接化为仓颉方才创出的三千文字。
  陡然又凝成一条虚幻的长河,这是人族的历史长河,其中记载这人族上下无数年来所积攒的悲怨,在天悲的引导下,化为最恐怖的力量,逆天而去。
  仓颉与一众准圣大能的攻势发出阵阵铿锵之音,霞光万道,瑞彩纷呈,一片瑰丽,可是在这美丽之下却隐藏着无边的杀机。
  这股杀机极其凝练,宛如万载寒冰一般,沁人心脾。
  仓颉的天悲固然玄妙,有大神通,不过还是离准圣之境有不少的差距,一次碰撞之后,仓颉虽然极为沉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过还是在一力降十会之下,节节败退起来,呕血连连,全力支撑着。
  他还是太嫩了。
  当下堪堪到来以人族三祖为首的一众人族修士,看到这仓颉隐隐落入下风的形式,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们心里明白,即便这仓颉很强,不过这准圣的鸿沟可不是现在的仓颉能够跨越的,能僵持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难得的天资了。
  有巢氏道:“燧人,这小子怕是要出事了,我等若是不出手,恐怕他就要陨落了。”
  有巢氏反应很快,有些急切的对燧人氏说道,一旁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
  这仓颉造出人族文字,可是人族的大功臣,再加上他还是广成子的真传弟子,种种身份之下,他们必须要帮对方一把,立刻也就纷纷请示道。
  “是啊!!仓颉不能有事。”
  “........”
  “不错,于公于私,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仓颉必须救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有事!!”
  燧人氏也点头示意,看着这不断围杀仓颉的修士,眼中慢慢的都是杀意。
  他们正想要出手相助之际,突然,那有巢氏好似感觉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激动,伸手拦下了众人。
  “看来不用我们出手了。正主来了!!”
  突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白云飘荡,满是肃然的战场之中青色的生机勃勃生出,一修士屹立在秋风里,如那九天的仙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