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装腔作势(求订阅)
  ...........
  突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白云飘荡,满是肃然的战场之中青色的生机勃勃生出,一修士屹立在秋风里,如那九天的仙王一般。
  此人不正是广成子!!
  广成子迈着宛如丈量一般的步伐,从一旁的阴影之中走出,一双眼看看一旁隐匿的燧人氏他们,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接着又看向了天空中的一众准圣大能,过了许久才轻轻一叹,有些摇了摇头:“有些人啊,就是认不清自己,不知死活啊。”
  “咳咳!!”
  稍稍感慨之后,广成子右手捂着嘴巴,轻咳几声,配上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给人一种命不久矣的感觉。
  真的装饰的惟妙惟肖!!
  听到这一声轻咳之声响起,原本想要一举将仓颉最后一丝生机铲除的众人,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浑身僵硬,好似中了什么定身之法一般。
  “嗖——”
  众人有些踉踉跄跄的落下了身子,坠落在地,他们怕了。
  “广成子.........文师!”众人一瞬间仿佛是一只受惊的猫儿般,猛然望了过去。
  看着那道缓步走来月白人影,眼中满是毛骨悚然之色,一时间他们还沉静在广成子天地第一的威势之下,拘谨的好似一个小孩子一般。
  “你们也真是的,无事找事,这不自找麻烦吗??这兴致匆匆的是想挑衅我们师徒俩的吗??咳咳!!”
  广成子那静若古井般的眸子冷冷的扫过众人,接着又看向了面色很是狼狈的仓颉,屈指一弹将仓颉体内凌乱的灵力扶正,接着也低沉的道。
  “你们前来找麻烦,终归是有什么理由?说出来吧!!”
  “我等——我等——不过是因为得知文师新收弟子,一定又是纵横洪荒的强者,所以特来此地想要和他结交一番、
  方才仅仅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玩笑罢了!”
  众人满是尴尬的讪笑道。
  他们听闻广成子冷到极致的声音,一时间,原本杀虐天下的暴戾心性立刻冷静了下来,背后的衣衫不知不觉间都被渗出的汗水打湿了。
  眼前的这个广成子虽然周身并没有丝毫气势,苍白的脸庞,瘦弱的身形,让人不禁升起一丝轻视。
  不过在场的众人,无论是高高在上的准圣大能,还是称霸一方的大罗金仙都不敢都丝毫的异动。
  因为他们的本能灵识告诉他们,此时的广成子很愤怒,自己若是一个不好,极有可能性命堪忧。
  “师尊,您不是闭关了吗?怎么这一会时间就出关了!”仓颉整理一番自己凌乱的身形,一双眼睛有些惊喜的望着广成子,快步走到他跟前。
  “你这小子,真是一头犟驴,一味的正值刚猛终究会吃苦头的,看,现在吃瘪了吧!!如今的你还未曾圆满,遇到强敌能避就避?
  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
  广成子没好气的瞪了仓颉一眼,手指直接敲在了仓颉的头上。
  “砰!!”
  瞬间,仓颉好似收到了无穷大力一样,倒飞出去数十丈远,才最终停留下。
  “疼!!!”
  正中广成子一击,顿时仓颉头上就撑起一个大包,他当下直接大叫起来。
  “你还知道疼!!”广成子白了一眼仓颉。
  “师尊,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现在想改也没法改了——”
  仓颉再一次来到广成子身前,讪讪一笑,不过他的双眼之中充满了严肃与认真。
  “更何况,以我推算,弟子应该都能应付此次劫难,可是我真没料到,此番竟然能将名震洪荒的几大势力都吸引来了!!
  当然这仅为一次失误,下次弟子绝对不会了!!”
  广成子听闻后,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个人的道路,若是他能坚定不移的走上这条艰辛之路,那此人未来的成就一定不会低。
  而他这个做师傅有这么可能阻挠呢??
  舒适、宽松的风格也是广成子门下的一个特点。
  “嗯!!既然如此,那你就勇往直前吧!!为师不会干涉,不过有人敢以大欺小,肆意的欺辱我门下弟子,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广成子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对仓颉的承认,不过瞬息之间,又化作一抹荒芜的冰冷,扫视不远处的众人。
  护短、帮扶也是他门下的一个特点。
  正好,先前的时空至尊法则,他还没运用纯属呢!!
  “我先前偶然听你们说,就算是贫道的面子都不给,要和贫道不死不休,贫道没听错吧!
  不知贫道也和你们开个玩笑好不好!!当然若是现在有意离去的,那贫道也不拦着,你们自己看着办!”
  广成子面色苍白,眼神淡漠到极致,静静的站在仓颉身前,一双眼睛看着前往的众人,然后视线落在了其中气势最为强盛之人身上。
  “咳咳咳——”伴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一阵醒目的咳嗽之声,传扬了这片大地,卷起了一道道凶猛的清风。
  原本众人听到广成子这低沉到让人窒息的声音之后,连死的心都有了,眼前的这广成子可是史上第一个想必也是最后一位曾经弑杀过圣人的修士了。
  他们这几人虽然因为仓颉损失惨重,不过他们怎么会如此不智??说出不死不休的言语呢!!
  他们真是被鬼迷了心窍。
  一时间他们懊悔不已,大部分人都心生退却之意。广成子一来此事只有不了了之,他们可不想正面承受文师的怒火。
  不过他们又听见这透露出虚弱之意的咳嗽之声,又让他们心中升起一丝希冀,眼睛一亮。
  瞧着广成子那蜡白的俏脸,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没有半点恢复的样子,这才确定了他们心中的一个想法。
  他们早就听说了广成子在弑杀准提之际,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根基有损,不过一直不知道这传言是否属实。
  当年崆峒山之行,让无数人吃了大亏,所以让他们心生畏惧,不敢直面广成子。
  而如今看眼下的情况,传言却是真的了,这个结果让在场众人心中稍定,恢复了几分自信。
  .............
  “呵呵!不知道是不是我等的幸运还是倒霉,这广成子明显是一副遭受了重创,伤势未愈的样子,我等的机会是不是也随之来了!!”
  “哦!!那你们的意思是说,广成子文师现在不过是外强中干,想和我们玩空城计,将我们吓退了?”
  “不错,这极有可能!!我就不相信弑杀圣人,这文师不用付出一点代价!!
  道友们说不定,今日是我等的机缘之日,先不说这仓颉和天悲经,若是能探知文师那弑杀圣人的秘密,那今日死在这里都值了!!”
  有人按耐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他倒没说想要彻底诛杀了广成子之类的话,毕竟广成子从近古而来,身上不知有多少底牌。
  期间无数人想要除去广成子,都没能如愿。他们可不会认为广成子会死在他们手里。
  只想要捞点好处就不得了了,此行绝对赚大发了。
  众人随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过那修为最是高深的书林道人提醒道。
  “不过我等还需要小心,文师虽然受伤,精气神有损,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一个不小心,那我们也得栽进去,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的文师,即便根基有损,也依旧是哪个天下少有能敌的无上大能啊!!”
  “说得不错,所以一会我等一定同心协力,谁也不准掉队,我等群拥而上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
  “好就这么办!!”
  瞬息之间,一大部分也认同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不过仍然有一小部分人,则是觉得蹊跷,直接身形一顿,消失不见了。
  “这几个懦夫,居然连嘴边的肉都不吃,如此没有心性意志,难成巅峰!!”
  看到一部分人离去,有人小声的嘀咕道,一阵鄙夷,不过也没有阻拦,他们这个联合本来就极为松散,无有束缚。
  ——
  不过一旁远走的部分人同样也是一脸讥讽的说道。
  “这几个家伙真的不要命,贪心不足蛇吞象,迟早要被吃的干干净净,先不说能不能获得好处,就算有了好处我们几个吃得到吗??
  还想挑衅文师,简直做梦,当世之下,有谁敢直言稳胜文师一筹,不然为何广成子自出道以来在洪荒之中横行无忌的依据是什么??”
  ............
  将剩下的人数整合过之后,书林道人以及众人的面色有些难看的望着广成子。
  他们之前居然被对方吓住了,差点缴械投降,简直白修炼了无数岁月!
  这是耻辱!!
  越想,众人心中的怒意就越大,心中慢慢的耻辱和不甘。
  被人家一句话给吓退了,而且是受损严重的广成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他们这几个有头有脸的在洪荒之中如何行走?
  “先前我等是和仓颉道友开个玩笑不错,不过也存心想计较一二。”
  “何况,我们早就听说文师曾经因为主持弑杀圣人的剑阵,所以道体受损严重,涉及根基,一身实力吗??也十不存一,不知这传言是否属实??”
  那书林道人鼓起勇气,有些轻浮的试探道。
  ps:今日外出,回来有些晚了,原本三更自然要实现,不过我也不知今日能不能吗完,不过希望道友明日看,看看之后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