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比干心劫(求订阅)
  .............
  洪荒虽然风云异动,但因一众大千世界离洪荒天地太过遥远,想要完全抵达尚需不少时日。
  所以也仅限一众大能之间流传,相互准备,而下面的各个修士都被蒙在鼓里,各自行动。
  此刻人族也过了十余年,同样掀起了一场场的惊天大战,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浪荡无依。
  却是那苏护和崇侯虎的讨逆之战。
  苏护自从提笔截了殷商气运,纣王气急之下,直接派崇侯虎讨伐苏护。
  常年下来,两人之间成为主臣,不想内耗,所以也各有默契。
  但纣王却不耐烦,崇侯虎无奈之下,只能军阵压人。
  苏护不过只有一州之地,如何能敌得过崇侯虎这大诸侯,很快便濒临绝境,被困一城之中,黑云压城。
  无数百姓大难的生死存亡也都系于冀州候苏护的一念之间。
  最后在西伯侯姬昌的调节之下,苏护无奈只能献出自己的爱女妲己,进宫面圣,祈求纣王原谅。
  当然此妲己非彼妲己,崇侯虎本就不想打,见此自然也便退兵了。
  妲己身受女娲娘娘之命,当下也便无视了姬昌之子伯邑考的情意,将全部精力都寄托到纣王身上。
  不过短短数年时间,纣王便受九尾狐附身的妲己媚惑,日益失德,昏庸不堪,不仅将朝中大部分兵力全都派往闻仲之处,令其整肃叛乱,灭杀西方教门人。
  同时也开始对朝中大臣或有或无的迫害,导致君臣离心,殷商已然是岌岌可威。
  乱世更显正直,殷商丞相商容虽是文气大成,可惜未入仙道,寿元已尽。
  是故,而今便有那纣王皇叔比干,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且天生文道奇才,为人且刚正不阿,拜入仓颉为门下亲传弟子。
  在洪荒之中也少有名气,铮铮铁骨,浩然冲天,昔日不知一口喝死了多少妖魔鬼怪。
  无数邪魔不禁闻风丧胆。
  比干乃正义之士,一心为大商朝效忠,拜别仓颉之后,也成了这殷商丞相,如何一见纣王离心离德,满朝昏庸的模样,也心生怒火。
  武成王黄飞虎不管政事,比干也只能行快刀斩乱麻之事,一边呵斥纣王昏庸无道,一边整肃朝政。
  原本正在殷商布局的申公豹,也乐意这比干的大刀阔斧,暗地里也大力支持。
  纣王虽然心神被蒙蔽,七情六欲被放大到极致,但本能的还是对比干心存顾忌。
  一时间殷商竟有起死回生之像。
  等到比干有时间腾出手来,也再次将目光转向这迷惑纣王的罪魁祸首,妲己。
  在一细致调查之下,终于发现这妲己的狐狸尾巴,比干也不禁暗狠一声妖孽,当即便找到了妲己的老巢轩辕坟。
  一口正气之火吐出,立刻便将一众作恶多端的妲己子嗣烧个抱头鼠窜,再无生机,连同那琵琶精和雉鸡精,也一同殒命其中。
  次日上朝,比干为了引出妲己的真面目,也立刻向纣王禀告此事,惊得朝中是啧啧称奇。
  而妲己见自己血脉,姐妹尽数消亡,强颜欢笑,但心中只觉如同刀割,五脏俱焚,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比干,她必杀之。
  但比干文道早已大成,身上还孕有殷商气运,刀兵不能加起身,水火不能倾其体,浩然正气之下,便是妲己早已证就仙道,也无可奈何。
  妲己苦思冥想之后才计上心头,一次直接装作重病,百药不愈,纣王心急如焚,只询问名医,究竟如何才能治好妲己。
  可试过了无数种方法都不见妲己有一丝好转。
  纣王心中难过之际,这次突然听到有一位修士故作为难支支吾吾的片刻,才说道。
  “据说丞相比干的心,乃七窍玲珑心,作为药引,可医天下决战,娘娘伤病定不在话下。”
  这修士早被妲己迷惑,语气坚定,让纣王不禁大喜,好似拽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此时他心中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治好妲己,莫说是比干的心,就算是让他让出江山,他都不会犹豫。
  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比干。
  当即也就急忙召比干上朝。
  “爱妃你在忍耐一下,在等一会变好,王叔定会治好你的。”纣王摸着妲己的秀发,柔声道。
  .........
  而远在百里之外的比干此刻也骤然心跳剧烈,有种不好的预感,听闻纣王唤自己上朝,虽然心神不宁,但还是只身前往。
  不过没想到,他刚踏入宫门一步,就见纣王看了妲己一眼,看到其一病不起的模样,也连忙对比干道。
  “本王召王叔前来,主要想问叔借一物,望丞相一定答应。”
  "何物?“
  “求借一颗七窍玲珑心。”
  比干乍一听,身躯也不禁晃了一晃,面上满是悲痛之色,没想到骤然竟然昏庸到如此地步,听信此等谗言。
  当下也好似老了十岁一般,厉声道。
  “心乃五脏之首,火之本源,陛下要臣之心,为何不直接赐死臣下?”
  看着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侄子,如今竟然要取自己的心,如此丧心病狂的话,这已经不是人了,好似魔鬼,伤透了他的心。
  纣王见比干怒喝,本能的有些退缩,但他眼下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治好妲己,至于比干能不能活下去,他管不着,也不想管。
  “丞相此言差矣,本王不过借心一用,莫不是丞相要拒绝本王不成?”
  比干闻言,也终于怒骂道:“大王糊涂,听妖妇所言,今乃我殷商基业就要亡与此了吗?社稷不存啊!”
  纣王一心全都系在妲己身上,丝毫不听比干直言,仅仅看了一眼比干,语气冰冷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本王也不要你的性命,只要玲珑心做药引便可,难不成你要抗旨吗?”
  “呵呵.....哈哈哈!!”
  比干冷笑了两声,接着也心灰意冷的大笑了起来,大声道。
  接着比干直接拔出一柄匕首,整理了一番衣衫,先是恭恭敬敬的朝着首阳山方向拜倒,叩了九个响头。
  “弟子有负师恩!定当来世再报!”
  接着他又望了大商太庙,流露一行血泪道:“大商历代君王,若是在天有灵,还请保佑大商六百年,今日臣下便在此尽忠!”
  说罢,比干宽衣解带,用匕首直接将胸腹剖开,精光一闪,竟然无血流出。
  接着比干伸手用力直接将自己的心脏剜出,呈现于大堂之上,顿时七彩神光大盛,茫茫文气演化长河,极致骇然。
  往纣王跟前一掷,便头也不回,直接出宫而去了。
  当下,也有黄飞虎等人看见这比干面如金纸,生机尽失的模样,也不禁心中惊骇。
  待打听之后,得知这借心一说,顿时几人正直之士,面色狂变,脸色阴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从此,殷商恐怕大势已去,再也无力回天了。
  比干漫步出了宫门,也凭借本心漫无目的的朝着街道上走去,良久之后,却见一老妇正买卖着空心菜。
  这老妇不正是那妲己化形,想要彻底铲除后患。
  比干见此空心菜也心有所感,直接停下脚步,朝着那老妇问道:“你所卖乃是何物?”
  比干一颗文心已失,如何识别这妲己的真面目,满是浑浑噩噩。
  妲己见此说道:“在下买卖乃是空心之菜?”
  比干又说道:“菜无心可活,那人若无心?”
  妲己一脸狂笑,当即便道:“人无心,便........”
  可还不等她口中‘死’字说出口,顿时一道声音从九天之外传来,直入妲己元神深处。
  “看在女娲娘娘的面子上,贫道今日对你小惩大诫,日后再犯,身死道消。”
  一时间,妲己只觉得一道神光直接从九天之上的虚空降下,演化一恐怖古字,直印在她的灵魂之上。
  嗤!!嗤!!
  “啊!”
  妲己遭逢大变,即可便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无比的苍白,她原本仙境的修为,竟然在一字之下,被强行封印,一颗心脏也好似被生生剜出一般,浑身传出一股剧痛。
  当即,只能手指比干,说不出话来。
  “还请前辈饶在下一命,妲己必不敢推辞,定粉身来报。”
  比干等了良久,也不见妲己回复,也便说道:“罢了,既然你不知,那我也不过问了!”
  言罢,他望着一旁的一座文阁,也闪过一丝怀念,径直的朝着期内行去了。
  妲己亲眼见比干离去,也不敢有丝毫仇恨,对着空中一拜,也直接回宫了。
  而比干却径直的走进了文阁之中,望着这亭台楼阁,金色的面色也闪过一丝温情,走进大殿之上。
  看见那端坐在上的广成子塑像,以及其下的酆都,紫薇,人昊三位帝王,最后却是在手持书卷的仓颉雕塑之前直直跪了下来,也不言语。
  “唉!痴儿,殷商大势已去,上行下效,连截教都偃旗息鼓,你又何必逆天而行!”
  只听忽然一声叹息从仓颉雕像之中传来。接着一道白光一闪,仓颉的一道化身直接附身在雕像之上,有些感慨的对比干说道,神色满是怜惜。